(顾娇娇李长安)七零空间,禁欲糙汉撩妻有术热门小说_《七零空间,禁欲糙汉撩妻有术》全本阅读

小说:七零空间,禁欲糙汉撩妻有术

作者:九个丸丸

角色:顾娇娇李长安

简介:《七零空间,禁欲糙汉撩妻有术》,以顾娇娇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顾娇娇”倾力打造的一本爽文,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空间+物资+带崽+宠妻+虐渣+糙汉】
末世‘艰难’活下去顾娇娇穿越了,一觉睡醒穿成死了男人立马要生孩子的寡妇
极品婆婆,奇葩小姑子,最离谱的是,原主逆来顺受,以至于婆婆要原主在牛棚生孩子
  她顾娇娇这辈子,下辈子也不可能受这么大苦
  嘴上经常挂的一句话是:“我不大度,既往不咎这个词太虚伪,我喜欢风水轮流转

  分了家的顾娇娇,带着刚出生的崽,住小洋楼,日子过得美滋滋
  可是某一天,捡到一个野人,日子就不那么安逸了
  夜半野人爬上床,用好听到怀孕的嗓音说:“我不是野人,叫老公

  顾娇娇:“???”
  看清野人那张脸,顾娇娇吓得一个哆嗦,两人恰好对上视线
呀,这野人老公还挺帅
  ——[长安归‘顾李’,‘顾李’有长安]

评论专区

重生之最强鬼修:单机无脑干。。。国家**不存在

战锤40k之远东风暴:和理想中的战锤差挺远的,浪费了好背景。文笔和故事性充其量只能说一般。

英雄联盟之灾变时代:节奏太乱了

七零空间,禁欲糙汉撩妻有术

《七零空间,禁欲糙汉撩妻有术》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这小姑子抽的轻了?

卜姚莲好不容易把这事捋顺了,哪里能让她家四丫捣乱,赶紧道:“你可闭嘴吧,少在这里瞎掺和,去去去,回你屋去!”

跟钱沾上边的事,李四丫哪里会善罢甘休。

哪怕有卜姚莲拽着,这会儿也往顾娇娇面前扑。

顾娇娇也不惯着她,眼看恶婆婆抓着李四丫的胳膊不能动,又是一个大嘴巴子抽上去。

李四丫瞬间懵了。

作为家里唯一且最小的女儿,爹娘疼,三个哥哥护,从来都是娇生惯养的,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委屈?

她嗷的一嗓子嚎出来,就要扑上去跟顾娇娇对打,哪里知道顾娇娇嗓门比她还大。

“李家怎么就生出来你这么个玩意?你三哥是没了,尸骨才刚下墓地里,你就一口一个死啊死的,你娘没教你这么说话不吉利?”

这一番话,也让卜姚莲反应过来,直接押着李四丫的胳膊往屋子里推。

直到把人送进屋子里,众人才听到从屋里传来牛叫似的哭声。

卜姚莲也心疼啊,可她闺女再这么闹下去,对她也没有好处。

她现在只想把顾娇娇这个扫把星赶走。

这会儿把那七百块钱往顾娇娇手里一塞,冷声道:“村长,这下你应该看到了,我这东西给了钱也给了,连房子都分了,这下没我啥事了吧?”

村长点点头:“嗯,我们都看着呢,行了,就这么着吧,你们也都别跟着凑热闹了,一会儿又该上工了。”

众人闻言,原本还想再看一会热闹的,没想到家分得这么快。

一众人慢慢散去,顾娇娇也把门口堆的米面趁机带回屋里,等到没人的时候,直接把白米白面还有一块肉五斤红薯,连带着七百块钱全都放进空间那一栋小三层里。

闪身进了空间,小丫头已经醒来了,此刻躺在床上,一双大眼睛看着天花板,安安静静的,让人看了就喜欢。

顾娇娇知道,她要想自由自在的生活,还得往山里去。

她是在老太婆分她的两间屋子里进的空间,两间屋子的空间也就比她的小三层小不了多少,来回进出,到底还是不方便。

这会放好了东西,又抱着小丫头出来,见着外面没什么人,抱着孩子就往山上的方向走了。

路上遇到有村里的人,打了招呼问一句:“娇娇,你抱着娃上哪儿呢?”

顾娇娇叹一口气:“家里容不下我们娘俩,我上山看看去,要是有地方,以后就住山上,有些人眼不见为净。”

这话一说,周围人觉得也有道理。

卜姚莲是个什么货色,他们比谁都知道。

虽说现在早就不封建迷信了,可是发生在顾娇娇身上的事也算离奇,因此村里人极少有主动跟她打照面的。

顾娇娇其实也落得清闲。

之所以跟人搭话,无非是让村里人奔走相告,她顾娇娇要带着孩子去山里住。

外面可真是冷啊,等她钻进树林里,见没有人,顾娇娇就闪身进了空间,往身上裹了一件羽绒服,才算是好受一些。

至于小丫头,因为怕她冻着,她干脆把小丫头放在空间里,自己赶路找地方,也算方便。

直到最后,顾娇娇终于在山上找到了一块好地方。

这地方比较隐蔽一些,地势相对平坦,她琢磨着如今刚生完孩子,这副身子骨又太虚,最起码要先把月子做好。

笃定之后,再一闪身就进了空间。

空间里完全与世隔绝,只要凭意念就可以进去。

里面光照充足,还有一片菜园子,再加上早些年她就凭一己之力改造了里面的水利电力,基本上可以自给自足。

说是坐月子,顾娇娇也没亏待自己,每日吃饱喝足,就带着小丫头晒晒太阳补补钙。

她还给小丫头取了个小名叫腊月,只因为小丫头出生那天刚好是腊八节。

最让她犯愁的事,应该是小丫头的口粮问题,小丫头现在还小,几罐奶粉现在还能撑几个月,可是后面就不行了。

这副身子骨底子差,一点奶水都没有,顾娇娇琢磨着,等她做完月子,那七百块钱就可以去城里多囤一些奶粉了。

顾娇娇是在认真坐月子,好不容易挨到一个月满,她终于有种刑满释放人员的感觉。

喂饱了小腊月,她把小腊月放在床上,自己跑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从空间出来的时候,顾娇娇惊喜地发现,她竟然整个人都站在雪地里。

此刻山林里裹上一层银装,看起来好看极了,穿着大棉袄雪地靴的她,脚踩在积雪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整个人心情舒畅。

哪知道就在这时候,不远处传来熟悉且刺耳的声音。

“我就说她肯定死了,我听我妈说,山里边有熊瞎子,大冷天的找不到吃的,遇到人还不饱餐一顿,呸,死了活该,就是可惜了我哥的那七百块钱。”

另一个声音道:“四丫,你别说了,那好歹是你嫂子……”

“嫂子?呸,哪门的嫂子,我悄悄跟你说,我哥娶她进门那天晚上,就让人叫走了,她肚子里出来的赔钱玩意,还不知道是不是我哥的种,所以死了好,死了一了百了。”

顾娇娇:“???”

看来是她上回抽得轻了?

顾娇娇往前走,远远就看到山底下两个人影一前一后,穿着花袄子走在最前面的,正是李四丫,走在后面的她依稀有点印象,叫李小芳。

顾娇娇在雪地里摸出来一颗石子,直接往穿花袄子的人砸去。

只听“啊——”的一声,那人就嚷嚷起来了:“谁!谁拿石头砸我?”

顾娇娇听到声音,再一个闪身躲进空间。

李四丫揉着脑门上被砸出来的大包,前后左右都看了一遍,但是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她旁边的李小芳也在这时候道:“四丫,没人啊,是你看错了吧,这大山林子里就咱们俩,哪里有别人。”

“就是有。”

李四丫低头给李小芳看她头上的大包:“你看,还说没人,要是真没人,我头上的包哪儿来的?鬼砸的不成?”

思及此,她立马想到一个人,扯起嗓门喊:“顾娇娇,是不是你砸的?你给老娘出来,不要脸的玩意,敢打不敢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