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逢春蜀山夜雨(乱世旱灾:开局成太监带皇后私奔)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乱世旱灾:开局成太监带皇后私奔完整版免费阅读

书名:乱世旱灾:开局成太监带皇后私奔

主角:林逢春蜀山夜雨

简介:《乱世旱灾:开局成太监带皇后私奔》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林逢春蜀山夜雨,《乱世旱灾:开局成太监带皇后私奔》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军事历史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失意的打工人林逢春,偶然间得到了一身医武绝学,可却穿越到了一个叫天朝的朝代,而且正逢乱世,又是大旱之年,民不聊生,惨不忍睹
他还成了一个被人操控的傀儡皇帝的贴身太监
皇后美艳无双,权臣想收为已有,皇帝却无力保护她
于是无奈之下,皇后让林逢春带着她与几个美人从秘道逃离
从此,他带着几人流落民间,开始了属于自己的传奇……

乱世旱灾:开局成太监带皇后私奔

《乱世旱灾:开局成太监带皇后私奔》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这个尺寸塞你嘴里,刚刚好

“裂口女是一个穿着风衣,手拿大剪刀,披着长头发,戴着口罩的女人。

她会问你“我漂亮吗?”,如果回答“漂亮”,她就会摘下口罩,露出恐怖的面孔。再次询问“这样呢?”

如果回答“不漂亮”。她就会用剪刀杀了你;

如果回答漂亮,她就会把你的嘴巴剪开,跟自己一样漂亮。

相传她的尸体是在一场地震中,从衣柜里复活出来的。所以我觉得如果要收她做卡牌的话,找到那个衣柜是至关重要的。”

张皓提防着一旁的韭菜盒子,小声把裂口女的背景说给陈辞听。

“行,我明白了。你现在帮我做个东西,可以瞬间弄飞裂口女的。”

…弄飞裂口女,大佬是想要炸弹吗,但是那玩意儿要怎么做来着??

还没等韭菜盒子问他们在密谋什么,就听见了鸡哥的声音。

“呦,你们三个人要去哪里呀,不会是要去进行多人运动吧!”

看样子,他现在是恨上了他们三人,才会特意见到他们后,跑出来叫嚣。

三人默契的理都不理他,坐电梯下楼了。

鸡哥又再一次在他们这里下不来台。

“你他妈的这么傲!”

生性暴躁,爱面子的他,把牙齿咬得“咯咯”响,凶神恶煞的脸变得更扭曲丑陋。

他像只暴怒的雄狮,直接朝他们冲过去。

房间内的几位玩家面面相觑后,也跟着鸡哥出来了。

陈辞三人坐电梯到了楼下。裂口女也已经走到了公寓楼下,和他们相距不远。

韭菜盒子和张皓都清晰见到了在玻璃门外,身穿风衣的诡异女人。

裂口女此时站在门外,拿把染了血的大剪刀,刀尖处不断滴落着不知名人士的血液,眼神无比阴森,直勾勾的看着他们。

张皓开始频繁吞咽着口水,四肢颤抖。即便如此,他还是有努力在克制内心的恐惧。

这可是小日本都市传说之一的裂口女呀!妈妈呀,真的太可怕了!

韭菜盒子看着比张皓胆子大许多。

表面上看只是往后退了几步,**的唇色变得有些泛白。

她余光看向挡在他们面前的如一,没有一丝害怕,眼神中甚至很兴奋,恨不得冲出去的样子。

虽然隔着一扇玻璃门。

裂口女不知为什么见到这个露出和善微笑的男人,心里开始有些发怵。

她停留在原地,不敢向前一步,似乎门后的不是猎物而是黑洞,被吸进去了就会出不来。

陈辞本来想等裂口女走进来。

见到她始终停在原地,他想或许是有什么游戏限制,一定要人走出去才可以。

贴心的他,直接一步一步朝门外走去。

裂口女见这个男人居然不按常理出牌,想向她走过来,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

见到这一幕。

韭菜盒子表面强装冷静的脸,逐渐破裂开。瞪大双眼,瞳孔地震,呆住了。

啊…这,是副本里的鬼怪太弱?还是我视力5.0的眼睛出问题了?

这时,鸡哥和其他人也跟着下来了,刚好见到了站在门口的裂口女。

“啊——有鬼!”

那两名新人玩家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害怕得直接喊叫出来,声音很是凄厉。

却没见到,站在身旁她们所依赖的胖子和石银,看向她们如死人的眼神。

互不相识的两人。在这一刻心怀鬼胎的相互打了个眼色。

见到裂口女因为如一朝她走去,十分忌惮的向后退。

其余玩家和韭菜盒子一样,也都惊呆了。嘴角抽搐,鸦雀无声的看着这诡异又搞笑的一幕。

作为鬼怪,这后退半步的动作,你是认真的吗?

鸡哥见这小子出尽了风头,愤怒嫉恨的心情再次占据了上风。

他想这个裂口女一定是很弱,才会害怕这个只经历1次副本的菜鸡。

既然他可以,自己一定也行。

头脑简单的鸡哥不顾石银的阻拦,比陈辞更快的跑出门外,嚣张傲慢的态度走到裂口女面前。

这次支线任务的奖励一定是我的了!哈哈哈哈!

见裂口女不说话,傻愣愣的站在原地。鸡哥还以为她是怕了自己,心里愈发得意了起来。

裂口女真的生气了!她没想过终有一天,这种一捏就碎的人类居然敢这么挑衅自己。

他妈的,这人是不是傻叉?这么想死!

石银见如一此时停下步伐,颇有兴致的看向鸡哥,内心觉得有些不安。

裂口女渗人的白色竖瞳盯着鸡哥,阴冷怪异的声音问他。

“我漂亮吗?”

鸡哥还没来得及开口,巨大的压迫感使他得意的神色卡顿在脸上,显得很滑稽。

他这才觉得事情和自己想得不一样,意识到这个问题攸关着他的性命。内心的紧张感越发觉得不对劲,一股寒意涌上了后背,不禁汗毛竖立。

“漂,漂亮。”

一说完,他下意识用自己的天赋属性——速度,扭头跑回公寓。

但是,鸡哥实在是太低估「鬼蜮」里鬼怪的力量,他根本一动也动不了。

只见裂口女像提着小孩一样,轻而易举抓住了他,面朝着自己。

裂口女慢慢扯下白色口罩,声音幽幽的说。

脸上那两条狰狞恐怖的刀伤,从嘴角裂开到耳边,皮肉绽开,表情逐渐狰狞,令人觉得头皮发麻。

“这样呢?”

鸡哥可以清晰看到裂口女张嘴后,整个下巴像是脱臼一般,露出里面猩红的舌头和牙齿。

这么个健壮的男人此刻被恐惧死死的揪住,倍感绝望和后悔,身体直抖擞,当场吓尿了。

怎么,怎么和自己想得完全不一样啊!

“漂亮,漂亮!”

鸡哥话音刚落。裂口女裂开的嘴角勾起一丝狞笑,朝着他高高举起手中锋利的大剪刀。

“那你就和我一样变得漂亮吧!”

“嚓嚓”两下,剪开了鸡哥的嘴角。

嘴角连血带肉的掀起,鲜红的血液从嘴角飞溅出来。

“不要啊————啊!!”

鸡哥的惨叫声和血肉模糊的样子,吓得他们浑身颤栗,只顾着自己逃回2楼。

强烈的剧痛,令鸡哥捂着伤口,在一片血泊中满地打滚。切身的恐惧和疼痛使他拼尽全力想要爬回公寓里。

见了红的裂口女,怎么可能会放过眼前,奄奄一息的猎物。

她鼓起勇气,挑衅的看向陈辞。再一次举起了沾满血迹的大剪刀,对着鸡哥的脊椎骨用力的捅下去。

韭菜盒子和张皓都不忍心的将两手挡在眼前。过了一会儿,没听到惨叫声的两人同时从指缝中偷偷望去。

陈辞居然徒手挡住了裂口女的大剪刀!

这是多么可怕的力量,竟然能用一只手轻松挡过裂口女的武器!

裂口女见到他速度那么快出现在自己面前,像遇到天敌一般,刺激的神经马上变得紧绷起来,刚刚嚣张跋扈的火焰消失了。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视线大大地晃动,整个身体像是转了360度一样,瘫倒在血红的地面。

裂口女挣扎着想要起身,陈辞重重的压了下来,坐在她的身上。

“敢挑衅我?”

“你还是头一个。”

只见帅气的男人露出比她还恐怖的笑容,手里突然拿出来一个正在燃烧的烟花筒。

卧槽,哪来的烟花筒??!这人想干嘛!

“噼里啪啦———”

“想不想体验一下,什么叫一飞冲天?”

裂口女心里有非常不好的预感,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千方百计的想要起来。

“不用急,你就那么想快点体验升天的快感?”

但在韭菜盒子和张皓的眼里,裂口女已经被陈辞死死压制在了身下。

现在的她像只在砧板上的活鱼,不停的蹦跶着挣扎着,但依旧逃不出去男人的手掌心。

“我漂亮吗?”

想要活命的裂口女说出了那个关键问题,她想只要这个男人违反了规则,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陈辞见手里的烟花筒燃烧到一定程度。

“放心吧,论美貌你是赢不了我的。”

………我从未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之人!问你这个了吗??

陈辞回答后用力掰开了裂口女的嘴,无视她眼里的恳求和泪水,将烟花筒强行塞进里面。

“这个尺寸果然很适合你,你觉得呢?”

呜呜呜呜——

“是不是很开心呢!这就当作是我送你的合作礼物吧。”

以后就乖乖成为我的卡牌吧,裂口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