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她带走了江城首富的孩子)南宫丞沈茉染精彩小说_(那一夜,她带走了江城首富的孩子)全文阅读

书名:那一夜,她带走了江城首富的孩子

简介:《那一夜,她带走了江城首富的孩子》是作者“那柳依依”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南宫丞沈茉染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萌宝+总裁+甜宠+双洁】
顶着私生子头衔长大的南宫丞是一个冷漠阴郁的男人,不婚主义,厌恶女人
一次偶然的机会,沈茉染上了他的床,醒来后却被他扔在一边
四年后
沈茉染蜕变归来,南宫丞把她堵在墙角,“原来那一夜,是你!”
“你不是说了嘛,数字随意填,忘了这一夜

南宫丞不上当,“孩子呢,是不是我的?”
“孩子跟你无关!”
恰此时,一个男孩儿跳出来,“放开我妈妈,”旁边还有熟悉的沈柒柒

那一夜,她带走了江城首富的孩子

《那一夜,她带走了江城首富的孩子》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帅气爸爸,你也来相亲吗?

翌日下午六点,沈茉染见到了那个男人。他西装整洁,发际线上升,目光高冷,行动不太张扬,一看就是个金融男。

他在沈茉染对面站定,“沈小姐,幸会!”

沈茉染款然起身,“幸会!”

那男人示意一下,他们两个坐了下来,他周身打量沈茉染。

头小脸小,贞静纤弱,气质说得上清冷卓绝,和气温柔。他嘴角上扬,淡淡一笑。

恰此时,服务员走了过来,“请问两位需要点儿什么?”

那男人扭过头,没有问沈茉染的意见,直接说道:“你们这里最有名的牛排和鹅肝来一份。”

那服务员记了一下,又问道:“女士,那您呢?”

沈茉染淡然道:“一份牛排就可以了。”

在等待的时候,沈茉染隐约听到后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南宫总,我听说您私底下很少相亲,看来我是例外!”

沈茉染一听到南宫二字,下意识的头往下压了压,往里面坐了坐,要是后面坐的是南宫丞,在这种场合见面,说来总有些尴尬!

对面男人一听到“南宫总”,则半站起身,瞅着那边,暗暗低语,“南宫总,难道是南宫丞在那边。”

这个地方不是很明亮,是故意营造出来的一种暧昧暖黄色,再加上中间隔了一簇鲜花,看不清楚很是正常。

在那男人数次起身间,沈茉染闻到一股刺鼻的臭汗腺味,那味道浓郁的很,闻来令人作呕。

她稍稍侧过身,反而听清楚了背后男人的一句,“你不例外!我是不婚主义者,我今日过来完全是不想伤了家母的心,程小姐不必过分解读。”

程小姐似乎被东西噎了一下,好久不说话。

那个金融男开始喋喋不休起来,“今日真是好运气,我们对面坐的那个是江城才俊南宫丞。

你知道南宫丞吧,南氏集团的总裁,收购丰和盛都,开发养老项目,他一直有着不凡的商业嗅觉。”

沈茉染对他说的话似乎不感兴趣,垂眸喝了一口果汁。

那男人看着沈茉染淡漠的样子,更加来了兴致,说的满嘴吐沫星子乱飞,“他可不是富二代,他是富一代,南氏集团在他手里,商业版图整整拓宽了三倍。”

沈茉染正要抬眸搭话,那男人却迅速低下了头。

一阵清风飘过,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烟草清香,南宫丞阔步向外走着,灯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是唯美神秘。

南宫丞刚走到门边,就被一只肉乎乎的小手拉住,“帅气爸爸,你也是来相亲的吗?”

南宫丞被小可爱拉住,垂眸看去,却见到一个穿着粉色裙子的小女孩儿站在他面前,小手轻轻拉住他的衣襟,又问了句,“你也是来相亲的吗?”

清冷月色下,南宫丞认出了那个小女孩,她是沈柒柒。

他半蹲下身子,一板一眼的对她说:“我不是你爸爸,你不要这么叫我,你是谁家的孩子?”

沈柒柒对于南宫丞不让喊他爸爸这件事好似没有什么芥蒂,继续娇俏的说道:“我不能和你说,我妈妈新入职了一家公司,她填写的是未婚。

外婆说不能让人知道她有孩子,否则她的公司就会以她伪造简历,不要她了。”

南宫丞一听眉心微动,这孩子灵慧的很,看起来也就不过两三岁年纪,却已知人事。

他突然想到自己,自己三岁的时候,同龄人骂他是没爹的孩子,他还和别人打了一架。

他往她身前移动了一下,虚拉住她的手,“这么晚了,你该回家了!”

沈柒柒歪了一下头,一双清水眸映在月色里,更加的清凉澄澈。

“你不愿意做我爸爸,是瞧不上我妈妈吗?我妈妈是好妈妈,她是个好女孩儿。”

这话一听就是大人常说,小孩子记住了。

沈柒柒看着他在思考,便又直接说道:“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的建议,做我的爸爸?我妈妈今天也来相亲了,她在……”

电话铃声响起,南宫丞一看是母亲,便默默挂断电话,对着陈青和说了一句,“你问问这是谁家的孩子,把她送回去!”

他正要起身离开,沈柒柒把一颗糖果塞到他的嘴里。

“你吃了我的糖果,就得做我爸爸,要是不乐意,就给我吐出来,还要一整个的!”

额额额……

南宫丞委顿一下,不知该如何回复。

沈柒柒一看霎时双手叉腰,拿出一副干仗的姿态,完全不见刚才软萌情状。

“你要知道,我不是你爸爸,我……”

沈柒柒走上前,“你就是我爸爸,我说你是你就是。”

原来女人不讲道理不是长大才会的,是天生就拥有的技能。

南宫丞实在无言以对,只好黯然离开。这是大街上,他不想在这儿耽搁太长时间。

他阔步上了车,在车窗即将合上时,扫了一眼窗外。沈柒柒还站在原地,正冲着他挥手,“我就当你答应了!”

车子渐行渐远,后视镜里,一个中年妇女走出来,伸手拉了沈柒柒一把,还向陈青和道谢。

车子里电话铃声又起,一连响了好几遍,南宫丞才接,刚放到耳边,就听到南宫知箩的声音:

“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母亲,你是不是觉得我老了,不中用了,想着把我一脚踢开?”

南宫丞眼飘向窗外,又听到南宫知箩继续道:“现在调转车头,去接着和程小姐谈。”

“妈……”

“你要是真当我是你妈,你现在就回去。饭吃到一半儿,人就没影了,以程小姐的家世哪一点儿配不上我们。你要是今日不回去,往后就别来见我。”

南宫知箩话音刚落,电话里就传来嘀嘀嘀的声音。

南宫丞黯然垂下眸子,对司机老李道:“李叔,我们回去。”

心里的窒息让他顿觉嘴里的甜蜜来。

餐厅里。

那男人正吃的大快朵颐,突然冲着沈茉染来了一句,“说实话你买不起房子就不该出来相亲。还有你未婚生子,其实这个我倒是不怎么介怀,反正我也不喜欢小孩子,养谁的都一样。”

沈茉染听了无奈一笑。

那男人见沈茉染一直没怎么动筷,“你还吃吗,你不吃我吃!”

“我动过了,你不……嫌弃?”

“光盘行动吗,嫌弃什么?”

沈茉染淡淡一笑,把盘子推到他面前,却听到一句,“这一盘是你不吃我才吃的,可不是我抢食啊,我们还得AA!”

沈茉染一听,直接把果汁放回了桌上,那人冲着她喊了一句,“记得把你的饭钱付了再走!”

“陈先生,我的工资虽然没有你高,但是请朋友吃一顿饭的钱还是有的,刚才去洗手间,我顺带把你的饭钱也付了。”

那男人占了便宜,喜上眉梢,不住地点头谢谢。

沈茉染就要收拾东西往外走,却看到南宫丞又回来了。

她扭头看了一眼后面,却看到程小姐旁边坐了一个男人,两人似乎还挺亲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