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空间快递:携糙汉丈夫躺赢了)乔小槿凌寒北全文阅读_(八零空间快递:携糙汉丈夫躺赢了)全集免费阅读

小说:八零空间快递:携糙汉丈夫躺赢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花猫七千岁

角色:乔小槿凌寒北

简介:小说叫做《八零空间快递:携糙汉丈夫躺赢了》是花猫七千岁的小说。内容精选:【甜宠+双洁+赚钱+苏爽虐渣】
乔小槿只是半夜抢网购优惠券,竟然意外穿越到了八十年代,成了刚投河自尽的小媳妇
没想到亲奶奶和堂姐连她的尸体都不放过,还要捞钱
现代的灵魂的乔小槿可不惯他们毛病,全都撂倒在地
上天眷顾,竟然还给乔小槿开了金手指,让她拥有能跨时空购物的空间
在这个对古董还没什么概念的年代,砚台跟废铜一个价,她一块钱收来的东西,转手在空间就净赚五千八
等等,别说这便宜丈夫长得还挺俊俏,并且他懂古玩鉴赏,这不是珠联璧合么?得找个时候把他扑倒
某人:听说你要扑倒我,我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开始?

书评专区

我,肯尼斯,今年十八岁:他终究叕叒又太监了,不亏是太监王软软。

会穿越的道士:一会儿毒点扎堆,一会儿亮点诱人,你是说我给毒草还是给干粮呢?我感觉很难受

重生之超级战舰:硬科幻=硬是说他是科幻

八零空间快递:携糙汉丈夫躺赢了

《八零空间快递:携糙汉丈夫躺赢了》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古董砚台竟然一块钱

凌寒北打开箱子,里边还有几个不同大小的木盒子,都很精致。

乔小槿摸着那些盒子,这些木盒估计也都是老物件,备不住有什么紫檀,什么黄花梨之类的,反正自己不太懂,但是感觉不简单。

凌寒北拿出来最上边一个木盒子打开:“这是对汉白玉瑞兽镇纸,王府流出来的,算是极品了。”

乔小槿都不敢伸手去摸了,生怕弄掉地上坏了:“这些就这么放在家里,不能丢了吧?”

凌寒北笑着道:“这东西懂得人少,并且说起来,咱们这边很多人家都有些祖传的老物件,一般人也不会去偷人家的这些东西,偷人家祖传东西,那不是缺德么?”

乔小槿虽然明白这个时候的想法跟以后不太一样,但是还是担心:“要不咱们弄个铁柜子把这些锁起来?”

凌寒北有点不解了,这个媳妇忽然就不一样了,不光是性格神态变了,这关注点也忽然的就很……清奇。

他道:“那不至于,我这东西不算多,没有大件,师傅当年逃难过来的,身上也就剩下这对汉白玉瑞兽镇纸和一个鎏金护甲套,还有个戴在手上的玉扳指。其他那些是在村里收购的,有价值的我就放箱子里了,那些砚台供销社采购站按照废铜收,两块二一斤,一个也就块八毛钱的,也不值得偷。”

“啥?一方砚台不到一块钱?”乔小槿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成首富的感觉,这不是发财了?在村里收砚台,然后网上卖,那简直就是一本万利啊。

当然,她也知道这事得快点,要不过两年,懂行的人多,就有来村里收这些的二道贩了,自己现在得抢先机。

凌寒北完全跟不上媳妇的节奏了,但是还是认真的跟她讲解:“嗯,有的砚台小也就二两多重,一斤铜两块二,也就五毛钱就能收到。”

乔小槿的双眼放光:“那咱们收购一些,然后拿到省城去卖呗,听说那边有人专门收藏这些老物件,保证能卖上价格。”

凌寒北对乔小槿忽然这个想法有些不解:“你是说咱们做生意?”

乔小槿点点头:“对呀,你懂这东西,咱们挑着有价值的买,然后我带到省城去找地方卖,一个就算是卖十块八块的,十个不就百八的?到时候咱们不光收购砚台,别的也收,遇见好东西咱们自己收藏也行,高价出售做成本也行,反正怎么做也不亏。”

她心里可是没想真去省城找地方卖几块钱,就是这么一说,让凌寒北别起疑心。

等自己拿到古董,然后进空间去卖,那可是翻了不知道多少倍。

凌寒北挑的,一个再便宜也得几千,好的那就不封顶了。

卖了钱之后,自己再从网上买点这个年代好卖的东西,换相应的现金带回来,也不会引起家里人的怀疑的。

等过几年有了本钱,再干实业,可以买地,做地产,自己本就学的建筑设计,以后挣钱不跟玩似的?

凌寒北看着歪着脑瓜,不知道想什么想的满脸笑意的乔小槿道:“你这个想法挺好,那你等我腿好了,咱们一起去省城看看,现在我帮不上你什么,你自己出去我也不放心。”

乔小槿可不想两人一起,要不然她怎么进空间?自己可不是真的想挣这点小钱,而是需要用空间里的某宝倒手,挣大钱的。

所以她赶紧道:“没事,我自己先试试,先去趟趟路,行不行的咱们心里也有点数,如果我不行,那等你腿好了,你去时候不也就有点路数了么?”

凌寒北听乔小槿这么说,觉得也有道理:“那倒也是,但是你没去过省城,要不然让寒光陪你去吧。”

凌寒光是凌寒北的弟弟,今年十九岁,这小子人缘好,性格也热情,朋友多,特别的讲义气,今个就是帮着外村一个朋友家盖房子去了,还没回来呢。

但是他有个很致命的毛病,就是嘴不严,所以乔小槿可不敢让这个小叔子跟着去。

她对着凌寒凌寒北道:“寒光心里放不住事,这事让他知道,那不是整个村都得知道?咱们也是刚尝试,能不能行都不一定的,说出去了,到时候没成,不得让人笑话么?”

说完,乔小槿心里有点后悔,凌寒光是凌寒北的亲弟弟,自己这么说虽然客观,但是毕竟人家是亲兄弟,可别让人误会自己的意思了。

凌寒北很了解弟弟,听完乔小槿的话,他很认同的点头道:“你说得对,寒光这小子心里放不了二两油,没成的事可不能让他知道,要不然传出去,收购的价格被抬高了,这买卖也就不用做了。”

乔小槿松了口气,对凌寒北这点也很欣赏的,他不会意气用事,不会盲目的护着家人,而是从实际出发,这样理智的人,自己愿意跟他相处。

她道:“那这事先就咱们俩偷着试试,成了再说,不成的话也没啥损失。”

凌寒北也同意乔小槿这个想法:“行,那你先拿两方普通的砚台去试试,这样品质的砚台,有钱在十里八村不难收到,那方麒麟随形砚算是有收藏价值的,等有点经验了,再出手。”

乔小槿对这些不懂,所以完全认同凌寒北的道:“嗯,那你把那方麒麟随形砚先放起来吧,这值钱的东西放在面上我心里不踏实。你把能让我自己瞎折腾的,留在面上,我也放的开手脚,你放心,我保证不赔钱。”

凌寒北笑了,她忽然发现媳妇不光爱说话了,她还幽默了:“小槿,你怎么忽然好像不一样了?”

乔小槿摸摸鼻子道:“那个,我都死过一次的人了,要是还活不明白,那还不如真的死了。”

凌寒北拽着乔小槿的胳膊,摸了一下桌子:“这种不吉利的话以后不许说,快摸摸木头。”

乔小槿笑看着凌寒北:“你是军人,怎么还这么迷信?”

凌寒北也笑了:“这不是迷信,是一种心理暗示吧,会让人心里舒服。”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关系忽然的感觉拉近了不少。

这时候外边传来凌寒光的声音:“爹,今个怎么炖鸡了,有啥好事?”他嗓门大,一进门就对着门口出来倒水的凌长江问。

今天一早,凌寒光就去外村帮着朋友家盖房子了,中午在朋友家吃的饭,也没回来,根本不知道家里出了这些事,这时候闻着炖鸡肉的味还挺高兴的。

凌长江是个有分寸的人,也没说乔小槿的事,对着凌寒光道:“赶紧洗洗,换件干净衣服,准备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