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重星微语(怨种:混子竟薅两位系统大佬羊毛)完结版阅读_(元重星微语)完整版免费阅读

书名:怨种:混子竟薅两位系统大佬羊毛

主角:元重星微语

简介:小说叫做《怨种:混子竟薅两位系统大佬羊毛》,是作者星微语写的小说,主角是元重星微语。本书精彩片段:简介:三位扑街作者想要杂糅世界同写一部最终选择太监
不甘就此消失的系统变异出独立人格抛弃原本两位狂拽炫酷吊炸天的潜在主角选定另一名混子做唯一主角
并且恶趣味的系统没有告知主角的身份,甚至忽悠主角别人才是真正的主角
通过内鬼系统里应外合把两位拽炫酷和大怨种耍得团团转
原本就是混子的元重被系统选定为主角从此成为官方认证的怨种,只能在两位大佬的针锋相对中寻求一线生机
一边混一边苟,怎么苟着苟着我好像成大佬了
不是我都成大佬了怎么还是这么怨种啊!

怨种:混子竟薅两位系统大佬羊毛

《怨种:混子竟薅两位系统大佬羊毛》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成为怨种的耻辱过程

突然响起的提示音让元重的笑容为之一滞,他抬头看向眼前江南四少中的两大少,龙傲天倒还好,笑吟吟的,毕竟他看得出来今天要不是元重出了幺蛾子自己真就落赵日天的套里去了。

赵日天强颜欢笑的本事可真不咋地,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就差直接指着元重说:把丫给我打残了!

元重一看赵日天这副德行,拿了钱连忙开溜。

在自己的小电驴上,元重呼出系统:你要玩死我啊,得罪大人物了。

系统倒是满不在乎:得罪就得罪喽,又不是我得罪,何况你的人设本来就是怨种,不得罪点你惹不起的人还是怨种吗?

元重欲哭无泪,他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自己原本应该是剧情中可有可无的超级酱油,一个送外卖的能占二十个字吗?感觉也就这个水平了,结果被这个天杀的系统盯上了。

想到盯上时的理由他都很想吐血,前几天他刚送完单子准备回家睡觉,脑中突然想起了系统的提示音:滴!宿主已选定,成功开启系统。

刚听到的时候元重开心的不能自已,他当然知道被系统选定是什么概念,金手指啊!气运之子啊!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啊!这可不是他NPC该有的待遇,这不直接阶级跃迁了吗?

他兴冲冲地问系统:系统大佬?请问我是走什么路线的主角?

然而系统的下一番话就一桶冰水把他刚燃烧起来的火苗彻底浇灭,哇凉哇凉的:主角?什么主角?我们缺个怨种配角,觉得你很合适。

元重连忙抗议:坑爹呢这是!配角就算了还怨种配角,我怎么就合适了。不能因为我叫元重就让我当怨种啊,谐音梗要扣钱的啊。

系统充分展现了一个职业系统的不叫道理以及冰冷无情:宿主拒绝寄生,保密考虑允许执行抹杀。抹杀系统启动中。

停停停!我没说我不同意,别抹杀,别抹杀!

宿主同意寄生,怨种设定配置成功。感谢您的支持。

元重在心中大喊:苍天啊!你玩死我吧!这什么狗系统啊!不当怨种就直接噶,没人性啊!还感谢我的支持,我支持你妹啊!

系统提示音再次响起:滴!请对接配角剧情。

元重适时提出疑问:稍等稍等,请问当怨种有什么好处吗?

然而系统根本没有回答他的打算:请在规定时间内对接配角剧情,否则执行抹杀。

我对!我对!我这就对!别执行!

于是,元重就成了一个恰当的,正确的,官方承认的,彻头彻尾的怨种。

当他对接完系统他也明白了自己所处的世界,有两个疑似男主的人。

其一是龙傲天,真名叶良辰,此子血脉纯正程度堪称家族数百年之最,家族曾是华夏数一数二的暗面势力,后遭人暗算元气大伤,家中血亲更是死伤大半,秉着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其父带其逃亡江南改名换姓成为江南四大家之一,背负血海深仇的叶良辰誓要让仇人付出代价!良辰从不说空话。

其二便是赵日天,此人家产万贯,江南四家虽并称,但真论底蕴还是赵家更胜一筹,赵家也是四家中和暗面势力接触最深的存在,但是家族血脉在暗面中只能算中上称,话语力一般。然而赵日天的出现让赵家看到了成为暗面中顶级势力的希望,此子天赋异禀,又是变异体质,论资质在暗面中都是凤毛麟角。

考虑到家族势力还有所不足,两子都未成气候,现阶段两人还都在蛰伏,并且彼此意识到会是未来的一大阻力所以多有碰撞。

至于他元重,形容起来不必这般繁琐,四字足矣:狗屁不是。

看到这的时候元重感觉自己又被系统捅了一刀,他知道自己比起这两位大佬……哦不,他根本不配和这两位大佬比,但是也没必要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这件事。

而他这位怨种配角的任务就是,没啥任务,他看了半天没看出这两位大佬针锋相对关自己屁事,你说你选个有实力的进去和稀泥当搅屎棍都可以,选他这么个弟弟放到两位大佬中间锤子用没有,太弟弟辣!

而且两位大佬交锋总要掉点装备,对于他们这些大佬来说都是垃圾,对于他这种弟弟来说那可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贝,比如今天他就赚了六十万,这可是实打实的元子,他甚至都想直接躺平了。

对此他没忍住向系统发起了疑问,这次系统倒是没说抹杀他,只是回复了他三个字:我乐意。

今天捡钱是他经历的第一个任务,本来系统几天没找自己他还以为系统都把他这个怨种忘了,现在看来是没到怨种出场的场合。

而经过今天这么一场小交锋元重对自己的定位也明了了一些,首先,这两位大佬确实可以随便碾死他,其次,至少赵日天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已经想弄他了,特么的你自己扔钱扔儿童银行玩脱了凭什么怪我。

但是就此他也感觉到自己的怨种怨到哪了,于是叫出系统询问:其实我不是必需角色吧。完全是你为了找乐子随便找到,既不是反派也不是正派,你就想看龙虎斗中间却出现一只老鼠,然后看看这只老鼠能夹在中间活到什么时候。

系统:bingoヾ(≧▽≦*)o

元重:你真不是人。

系统:我本来也不是人。

元重:你真不要脸。

系统:我没有这种器官。

元重:你真……

系统:抹杀程序……

元重:我错了。

系统:原谅你。

元重气不打一处来又敢怒不敢言,只能躺在床上,他已经回宿舍了,目前宿舍只有他一个人,现在正值晚高峰,室友们都在外面赚元子,他看着自己床上的十万现金还有手中那张非常少女的银行卡,嘴角抹上一丝笑意,跑单?

跑勾八!

两位大佬只要交锋自己边缘OB一下就有好处捞,开始躺平!就指着两位大佬活着了。

说着摊开被子就要睡觉,滴!还没等他躺下系统提示音再次响起:不跑单抹杀你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