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金瞳》陈遥顾心仪全文免费阅读_《鉴宝金瞳》完结版免费阅读

鉴宝金瞳》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将军怒的火热小说。讲述了:陈遥本是普通一屌丝,父亲病重住院,为筹集医药费,将爷爷留下的鸾佩拿去拍卖,却被人骗钱
无奈之下只好去古董店,得知不值钱后,心生绝望,不慎失手打碎鸾佩,却因祸得福获得鉴宝能力,从此人生发生巨大转折
天下万物皆可鉴定,修复古董无人能及,成为世界闻名的鉴宝之神

鉴宝金瞳

《鉴宝金瞳》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勾心斗角

两人谈妥之后。

顾心仪送陈遥回到医院。

果然如约定,立刻安排将陈遥父亲转到豪华单人病房,并请来全国著名的心脑专家韩风,准备在七天后为其主刀。

陈遥心头大石暂时落地。

将顾心仪送出医院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

约好后天上午派人来接并相互留下电话。

陈遥回到病房,让母亲先回去休息,自己留下照顾昏睡中的老爸。

人走后,陈遥小心翼翼将摔成两瓣还沾着自己血迹的鸾佩仔细包好放在口袋,拿出从徐泰处得来的两件古董。

一个印章跟一个瓷碟。

瓷碟是清雍正细路民窑珐琅彩瓷碟,落有澹宁堂款。

也是件价值百万的好东西。

不过陈遥看中的,却是那个不起眼的漆黑印章。

包浆老厚,犀牛角所制,光是这么大块老犀角市场价便要十几万。

但这章的真正价值,并不在材质上。

而是底下所刻的单一篆文“云”。

徐泰虽是古玩大家,但限于其知识储备并不能面面俱到,所以即便知道这是老物件,但也很难猜出其历史渊源。

所以才放在博古架上,供客人观鉴。

但陈遥却一眼看出,这章是明代大儒王守仁之物,绝对是不可多得的宝物,估价千万。

要是被人知道这章的真实身份,恐怕立刻就要轰动全城。

陈遥欣赏了一会,便仔细放回口袋。

以他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以把这么贵重的东西出手。

再加上医药费用已经被顾心仪解决,暂时不用再为钱发愁,这块章他便打算暂时先藏着,等到时机合适才让它抛头露面……

一天一夜。

陈遥守在父亲身边寸步不离,夜里便睡在病房的椅子上。

直到第三天早上,顾心仪打来电话,才想起寿宴的事,连忙洗漱一通,跟母亲打了个招呼,奔出医院。

……

兴原顾家。

趁着四十年前环境大开放的机会,一跃而起,成为兴原第一豪门。

资源之多,人脉之广,无人能出其右。

今天,不但是顾家老太太的八十大寿,而且更是顾家确定继承人的大日子。

兴原名流,无不闻风而动,前来庆贺。

庄园里,早早便停满了各式各样的豪车。

陈遥到时,顾心仪正等在庄园内的别墅门口,见陈遥下车,笑颜盛开迎上去问道:“鸾佩带了吗?”

“在呢。”陈遥拍拍口袋。

“走,我带你去见奶奶。”顾心仪带着着陈瑶朝别墅大门走去。

别墅内,已经来了不少宾客。

两人一进门,立刻吸引了不少目光。

“那小伙子谁呀?怎么跟顾大小姐走在一块。”

“听说顾大小姐向来清高,追她的富二代连成一排,她看都不带看一眼的,怎么会带在这大日子带个男人回家?”

“顾家也奇怪,第二代的男丁病的病,死的死,就剩下两个孙子一个孙女,顾大小姐可是老太太掌上明珠,要是能攀上她这根高枝,不得少奋斗一辈子。”

“要是被那些削破了头都想进门的富二代知道,恐怕要嫉妒死。”

……

顿时,人群中发出阵阵议论之声。

“顾心仪,今天可是咱们顾家的大日子,你什么人你都敢往家带。”就在这时,一个刺耳的声音,在人群中出现。

人群中,一个头发油光锃亮,满身名牌名表的青年,脸色不善走了出来。

眼神落在陈遥身上,满是鄙视之色。

陈遥这两天在医院本就没怎么睡好,脸色较差,身上衣服也都是普通货色,跟这些名流一比,土气十足。

顾心仪闻言,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冷冷说道:“顾鸿,我请什么朋友来,轮不到你管吧?”

她这辈有一个堂哥,一个堂弟。

面前的便是大伯家的儿子,堂哥顾鸿。

为了争夺家产,一直以来,跟她关系都水火不容。

平日里勾心斗角,不知给她使过多少绊子,所以说话间毫无亲情可言。

“你交朋友我当然没意见,不过交些不三不四的人,我怕你上当受骗,当败家女啊。”顾鸿说话时看着的是陈遥,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肆无忌惮地嘲讽道。

陈遥闻言,心里不由升起一股怒气。

他在电视里就见过不少大家族里争端多的例子,但没想到才刚来,就被人冷嘲热讽。

看着顾鸿那张臭屁的脸,陈遥恨不得狠狠揍他一拳。

不过想到顾心仪手里的那块鸾佩,不得不深呼吸几次,压住怒火。

“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的好意。”

顾心仪不想当众跟他起冲突,让外人看笑话。

说完便想领着陈遥进书房。

“等等,顾心仪,今天可是奶奶大寿,我怎么一直见你空手来着?难道你连件像样的礼物都没准备吗?”顾鸿显然不想放她就此离开,一脸得意之色说道:“亏得奶奶平时最疼你,你却一点孝道都不懂。”

“我这个做哥哥的,真是替你汗颜呐。”

老太太喜欢顾心仪,人尽皆知。

堂弟顾渐年纪还小在读大学,今天这场寿宴,就是他跟顾心仪的角斗场。

继承人必会在他们两人中间敲定。

所以顾鸿早已视顾心仪为最大对手,密切注意着她一举一动。

就连前天到古玩市去买古董的事,他都了如指掌。

可以确定的是,到目前为止,顾心仪并没有买到合适的礼物。

这便是他最大的机会。

趁机盖上一顶大帽子,让奶奶对她心生不满。

他这么一喊,顿时客厅里的人,纷纷聚拢过来,看着热闹。

“有你这种哥哥,还真是三生不幸。”

陈遥忍不住摇头叹道。

“乡巴佬,这有你说话的份吗?”

顾鸿没想到陈遥竟然敢挖苦他,脸色眼中阴色一闪。

本想发火,但见周围客人太多,没好意思发出来。

表情变了变了,挂上一脸虚伪笑容,转头再看向顾心仪:“看来,我这个做哥哥的得给你做个榜样。”

说完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首饰盒打开。

露出里面一串金灿灿圆滚滚的珠子。

“看到这串澳洲南洋金珠没有?这可是民国总统袁大头大姨太沈氏的宝贝,我花了整整半年时间才找到,两千万!这可是奶奶一直惦记的东西。”

顾鸿表情夸张,拿着盒子朝四周展示着。

顿时引来众宾客阵阵惊叫和羡慕声。

顾心仪的脸色却不由白了几分。

她没想到,顾鸿竟然这么大手笔,相比之下她除了陈遥以外,没有找到任何合适的礼物。

突然。

“哈哈……”

一阵笑声突然响起。

在人群中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其中一人身上。

不是别人,正是陈遥。

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快笑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