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椒妻尚小)陈秋年王氏完结版在线阅读_《椒妻尚小》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椒妻尚小

类型:其他小说

作者:秦青词

主角:陈秋年王氏

简介:《椒妻尚小》是作者“ 秦青词”的倾心著作,陈秋年王氏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他们高傲,踩着众人的头颅,猖狂而贪婪,横眉怒眼,叫嚣着不可一世;
他们卑贱,匍匐在脏水之中,舔舐着脚趾,巧言献媚,只为那丁点荣光
她贵为侯府嫡女,却步步维艰;
庭院深深,到底何方才是归宿?
软弱是嘲笑的把柄,无能是欺辱的源头——这世上唯一的抗争之道,便是迎难而上!
与人斗,其乐无穷!

椒妻尚小

《椒妻尚小》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六章:沉眸一眼见先机

  久站在梨树下的君夫人眉头已经拢起,雪白微粉的花瓣堆叠在她的肩头,欲坠似坠,如履薄冰。挥落肩头得花瓣,从容走入凉亭。举止优雅端方,步子不深不浅,直成一线。

  “昨日曾遗留一题,以梨为诗,不知诸位小娘子可都有作成。”

  “君夫人,清容已经写完,您请看。”陈清容缓缓起身,杏眸明亮。涂着嫣红丹寇的手指捧着雪白的宣纸上前,步履从容,显然是对着自己的诗词极为自信。

  “不错,二姑娘的诗词是日益精进,然而这满地二字,二姑娘还尚需斟酌,方得其诗词之精妙。”

  君夫人认真品鉴了一番,才将宣纸还递回去,口中分析点评,眉宇严厉不减风仪。

  “谢,夫人。”陈清容一贯优雅含笑的唇角有一刻僵硬,显然是对君夫人的评语不甚满意。

  君夫人果然一如既往的犀利,不给任何人留面子。陈清熙眼中闪过一丝轻笑,再看看自己手中的宣纸,心中略显惋惜。虽然她也日夜苦读,尤其父亲最喜诗词格为用心,却也没陈清容随笔摘来的有灵气。

  “尚可,此一句落尽梨花日又西很有意境,以景寄情,却也无太出彩的地方,四姑娘还需多作练习。”

  “五姑娘?”

  “夫人,我,我这还没写完,可否稍缓片刻。”五姑娘露齿一笑,面上焦急而讨好,不待君夫人回应,抓起毛笔,就在满是字迹的纸上涂写着什么。

  柳姨娘出身乡野,自然不懂得什么诗词歌赋,也不曾叮嘱过陈清露半分。五姑娘肖象其母,没有遗传到父亲半分风花雪月般的才情,所以每次吟诗斗酒五姑娘输得最惨,着实可笑的很。

  陈霜晚抿唇而笑,或许这便是每次陈清露找茬,陈霜晚都能容忍的原因吧。毕竟用唇舌碾压一个本就蠢笨的人也没啥成就感。

  君夫无奈摇了摇头。“晚娘子。”

  “君夫人,晚儿也有?”陈霜晚愕然,怎么她也要写,她不是没上课吗?

  “当然,这满园梨杏开的正美,晚娘子莫要辜负这春光。半刻钟后,与五姑娘一同交上来。”君夫人说完,自有丫鬟燃香计时。

  陈霜晚无奈勾唇,看来这不写还真是不成了。眺目望去,正巧有春风吹过,那雪白的花瓣便沙沙的落下,打在屋檐,婉转飞入巷角,铺在深色的泥土上,阵阵幽香扑鼻。落花护泥,那般凄美与壮阔。

  此时五姑娘已经落笔写完,见此情景,嘲笑道:“大姐还在想,那满地的落花就算被你都给数了一遍,估计也作不出像二姐这般优美动人的诗句。所以大姐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伤神伤身了呢!。”

  一侧的二姑娘依旧含笑的提笔落字,动作优雅闲适。那种淡看闲庭落花般的笑意,宛若仕女图般优雅动人。

  永襄侯府的大小姐,家中唯一的嫡女,对于她们这些出身低微的庶女来说,谁不嫉妒,谁不想踩上两脚。

  只不过,有些人是做在明面上,口角之争。而有些人,却在温柔软语,浅笑含情时,狠狠的将所有的东西都抢走。

  “五姑娘写完了,便呈上来。”君夫人眉黛微皱,没想这五姑娘这般不懂事,她尚在此处,依然不减小女儿间的嫉妒心思。

  “是,夫人。”五姑娘小脸瞬间瘪了,慢慢吞的将宣纸交了上去。

  “五姑娘,可曾用心?”君夫人无言的看着满是墨迹的宣纸,乱糟糟的几行大字,字丑不说,竟完全不通其意。

  五姑娘忙不迭的点头,杏眼湿漉漉的乞求的君夫人,力求让她能看到自己的用心。“用了,用了。露儿想了好久,比真金还真。”

  “朽木!朽木!”君夫人无奈的抚额,朽木不可雕也。

  此时陈霜晚心神一动,研墨执笔,写下那般决绝的诗句。

  “罢了,去将女诫抄写三遍,不通诗词,多读女诫明理也可。”

  陈清露捧着宣纸默默的走了回去,小脸泫然欲泣,紧皱巴巴的。

  “夫人。”陈霜晚低着眉眼将宣纸递了过去,让一直注意她的君夫人眉头拢起。今日的晚娘子似乎格外的沉默,更细心的发现那宣纸的边角也被她捏发皱。

  宣纸中心,墨黑的小楷高逸清婉,流畅瘦洁,没有任何的涂鸦和修改,只写着简简单单的两行诗句。

  落尽梨花,荡尽杏花,春也是伤心。

  别离枝丫,飞葬人家,再也不相亲。

  君夫人黛眉微弯,眼中探思,此句显然是随心所作。但正因为随心所做,却也让君夫人不好评说。

  “晚娘子,诗词舒性,通则雅意,然若人让别人自诗词中轻易探知你的心思,这便不好了。”

  “晚儿明白,只是以此词明志罢了!”

  “嗯,下去看书吧。”

  “是。”

  “故作玄虚,明明写得一点都不好,夫人偏心。”五姑娘陡然急喝一声,圆圆的杏眸满是泪水和怒色,小胸脯不停的欺负着,显然是气极了。

  “你们都只会怪我,怪我不好,明明是你们偏心。就因为她是嫡女,我是庶女,就活该被她压着一头吗?她母亲不过是一个商贾之女,哪里有资格当侯府夫人,她又哪里有资格当侯府嫡女。”

  “五妹妹,慎言!”陈清容一惊,连忙斥责。

  看着陈清露指责愤怒的目光,陈清熙默默垂眸。就因为是庶女,可不就天生就低了一头,五妹妹竟然这些都没看清,着实有些可笑了。

  “大姐,你说,是不是这样,是不是因为我是庶女,就活该被你压了一头。”陈清露句句逼迫,两步冲到陈霜晚身前,愤恨质问着。

  “五妹妹,你是这样想的。”陈霜晚低喃一声,心中阵疼。为何继父亲之后,连她的姐妹也来逼迫与她。明明她已经处处忍让,从不在意嫡庶之分,五妹妹竟恨她至此。那二妹妹和四妹妹呢,是不是也是如此!

  陈霜晚很生气,伤心而又绝望的愤怒,怒眼对上陈清露的双眸,还未来的及说些什么,身体瞬间脱离了陈霜晚的掌控。

  又来了,陈霜晚牙龈紧张咬合在一起,努力不去害怕,反而用力瞪视着眼前闪过的一道道影像,像是要以自己凶恶的神态将那些鬼魅全部都瞪走。

  静,仿若万物就此沉寂;黑,黑夜的魔爪已经将苍穹染成墨水。

  自从失去那日记忆之后,后来她只要看见某些特定的人,便会有一瞬间进入丧失对身体的控制,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的状态。

  须臾,眼前骤亮,一道道鲜活的人影出现,四周景色骤变,仿若有人将她突然塞到另一个空间之中。

  出现的是熟悉的来仪厅,厅内气氛喧嚣,站着许多华衣的妇人,妇人们面上都带着笑意,手中捧着礼品,冲着楠木椅上的祖母说着贺寿的美词佳句。

  忽然一声软糯的尖叫突然盖过满堂喜气,只见陈清露满面惊恐的瞪着手中的已经被翻开的书籍,神色诡异恐惧,仿佛那书籍中有什么妖魔鬼怪欲要择人而噬。

  “祖母,佛祖发怒了,好恐怖,大姐姐献上的经书有血字……”五姑娘神情很是怪异,随后身体软绵,竟是吓昏了过去。

  那些突然出现影像,正在有序不乱的演绎,仿若是一个片段,又似乎是一个需要铭记的时刻。

  须臾,影像淡去,无感回归,就这样,被强迫,被控制,看完眼前流走而过的画面。

  然而那本经书中的血字还充斥在陈霜晚的眼前。流畅瘦洁的簪花小字,别具一格的风雅,赫然是陈霜晚辛苦练就的簪花小楷。那本经书,正是她一笔一划书写而成,给祖母献寿之礼。

  瞳孔前白光蔓延,陈霜晚紧握成拳的掌心已经布满湿腻冰凉的汗水。在对上陈清露嫉妒的双眸,干涩的眼睛快速眨了又眨,陈霜晚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呼吸骤急起来。

  诸天神佛保佑,幸好,她挺过去了,她又出来了,没有什么妖魔鬼怪占去身体。

  “嫡女本就被庶女尊贵,五妹妹,要怪就怪你为何投了柳姨娘的肚子。”陈霜晚心中惊惧,见陈清露憎恶的目光,口不择言的反击。语罢,亦不愿再留,匆匆对君夫人告了罪,转身离去。

  “呜呜,二姐姐,你看大姐姐竟然这样说!”

  君如人征愣,看着这狼藉的场景,心中暗叹,侯府的女儿都大了,此处已成是之地。罢了!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