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秋茹欧阳柏(农女福妃来种田)完结版免费阅读_上官秋茹欧阳柏全章节免费阅读

书名:农女福妃来种田

作者:荷兰豆炒腊肉

主角:上官秋茹欧阳柏

简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荷兰豆炒腊肉创作的《农女福妃来种田》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三十大龄的上官秋茹在赶去相亲的路上出车祸死了,却在古代乡下一个三岁的幼童身上活了过来,还没来得及认清现实,奇葩的亲戚又想活活把她掐死算了,这还怎么得了?都要欺负自己了,上官秋茹又怎么会让别人如意?从此,小姑娘揍人赚钱一个不落,把身家一点点攒了起来,十岁就成了这片土地最有钱的小孩,却不想那个对她疼爱入骨的邻家哥哥居然是个腹黑的!

农女福妃来种田

《农女福妃来种田》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死不悔改的林氏

要说这村长夫人这么硬气,不仅是因为她是村长夫人,而是镇长女儿的缘故。

安平村只是属于安宁镇的其中一个村,除了安平村,还有其他八九个村,这些婶婆不少都是从其他村嫁过来的。

安平村这些年每年都陆陆续续出过秀才,也是安宁镇最富裕的一个村。而上官这个姓氏,是村子的本地户最多的。

根据原主的回忆,这安平村从现任皇帝的太祖打下江山前就存在了,历史非常悠久,就是村里的大部分老人都记不清祖先是什么时候搬过来的。

安平村这里是一个非常大的盆地,几乎四面都环山,中间一条河从北向南横穿而过,出村的大路就是跟着河岸靠西的山下一路建成。

安平村的祠堂在盆地的西北方向,整体坐北朝南,约占了七八亩地,坐落在一处略高的平地上,也是青砖瓦房,横梁漆成了红色,梁上还有刻有许多瑞兽,瓦片的色泽更泛着淡绿色,看着便觉威严肃穆。

还没进大门,林氏就慌得不行,她抱着门口的石柱怎么都不肯进去,像个无尾熊一样,手脚并用死死扒着石柱,拉都拉不开。

她的男人上官闵和村长上官立也已经带着不少族人赶了过来,上官闵见到村长夫人押着他儿子和媳妇在祠堂门口还没有进祠堂,他立马跪在了村长夫人的面前。

“婶娘,是我错了,我没有管教好自己的婆娘,是我的错,请您饶过她不懂事吧,我的孩子还小,不能没有娘啊!”上官闵哭得一脸凄惨,向村长夫人和村长族老用力磕着头。

村长夫人眼里闪过一丝恻隐,又看看那林氏听到她丈夫的话后露出窃喜的样子,村长夫人的最后一丝恻隐也没了。

“掰开她的手脚,要是敢嚎就打断她手脚让她痛快嚎!”村长夫人怒不可遏,这种三番两次害人性命的恶妇,连自己妯娌的孩子都敢害,以后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婶娘,婶娘,您饶了她吧,我一定把她管教好,以后一定不会再犯,婶娘,村长叔,求您说句话,侄子不想家破人亡啊,我孩子还小…”上官闵如何痛哭流涕也没能阻止他婆娘被拖进了祠堂,小儿子欲哭不哭在他脚边拉着他的衣角。

“你不想自己也被逐出去,就闭嘴!”村长上官立终于说了自过来后的第一句话,却让上官闵的嘴巴顿时被封住一样,叫都叫不出来。

如果说村长夫人说了除族他可以不信,但村长发话了,那就是无力挽回了。

上官闵低下头,眼里布满了狰狞的恨意,他凭什么要遭受这种对待,不就是上官秋茹那个赔钱货,还有村长夫人那个死了七八年的赔钱货!一时间,上官闵把所有人都恨了,认为所有人都对不起他,他一定要报复,让这些人以后跪着求他!

上官闵拍了拍膝盖,拉着小儿子就跟着进了祠堂,一声不发地站在边上。

林氏根本想不到,她会被除族,而且即将被族老强制给一份休书。在场的人都知道,当初林氏就在和氏还怀着上官秋茹的害过一次,而且那次差点就是没了两条人命!

因为家丑不可外扬,族里怕影响太大,就决定先把事情压下,就连和氏那边也和她说好,是她不小心摔了一跤导致的早产。

和氏最后还是忍下了,因为当初她生上官秋茹最困难的时候,是族老拿出救命的人参给她,才让她有力气把孩子生下来。

但这次,叫她怎么忍,从田地里跑过来一身泥巴的上官显也忍不了,当时族老劝了他很久,好说歹说他才同意放过他二嫂,可这次,女儿都要没了,让他夫妇二人如何忍!

简直,欺人太甚!

上官显一进祠堂就看到了他那位好二哥,也不顾礼仪尊卑,上前就是一拳直接让他二哥脸上见了血。

自从他那次被他二哥按在地上打,媳妇怀着孕被欺负后,他意识到他自己太过文弱,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这个弱书生根本保护不了他的家人,所以他就跟他爹说了他也要下田干活,而且他们两兄弟的土地要对半分,各管各的。

经过这几年的劳作,他早就不是那个被摁着打的白面书生上官安仔,而是有着麦色肌肤的农家汉子,手臂上全是结实的肌肉,一拳就打出了上官闵的鼻血。

上官显气愤不已,又踢了一脚把他二哥踢了个闷哼才被族老拉开。

“各位族老有什么看法,如果没有意见,林氏恶妇就逐出村子,阿闵写一份休书给她。”村长站在中间发完言,族老和其他族人们就议论纷纷起来。

虽然这件事是发生在上官显家,但一个村子的人互相来往,免不了要打交道的,谁能保证,这贪心又恶毒的林氏,会不会有一天害在她们头上呢?

所以大半部分的族人都觉得将林氏逐出村子最合适,而且可以看出,这林氏带出来的孩子也是长歪的,也幸亏孩子也就两岁多,还可以纠正过来,不然才是真的麻烦。

“茹丫头现在这情况还没定论,如果只是逐出村子也太便宜她了。”说这话的人是上官显本家的十姑婆,是上官显他爹上官丞的父亲那一辈的长辈,十姑婆是上官丞的爷爷的老来嫡女,今年已经六十多高龄,是目前族里辈分最高的长寿老人。

这几年一直发生大旱洪涝等灾害,即使安平村是这附近最富裕的一个村子,但老人还是难扛过这些恶劣的天气,十姑婆的那些子侄们都先后过世了不少,其中包括上官显的爷爷。还有十姑婆的相公在那年也病逝了,伤心的十姑婆为了不睹物思人,就回了娘家安平村这准备安度晚年。

“十姑说的没错,我建议不妨先把林氏关在祠堂,等明日茹丫头的恢复情况再处置这个林氏。”说话的是已经五十多岁的族老,族人都称他“七叔公”,是前前任族长的小儿子,也是现任族长的七叔。

现任族长因为有事外出暂时不在村里,话语权最高的两位族老都发话了,其他人都没有什么意见,将林氏关在了祠堂又叫了两个妇人看着,然后族里派了几个代表去上官显家里看望上官秋茹,其他人就各自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