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归(瑶白木帆)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界归)全集在线阅读

书名:界归

作者:白木帆

主角:瑶白木帆

简介:《界归》这部小说的主角是瑶白木帆,《界归》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都市小说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有遥远的传说,一万年前人间,仙界,灵界,妖界,鬼域之间相互连接
有人说,世界并非末法时代,只是所有普通人的记忆都被篡改,只记得平凡的世界
有人说,所有的一切,都回来了!

界归

《界归》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四章 墓葬

“带他们去吧。”

有个黑帽下发出沙哑的声音,像条饼干吃多了的毒蛇。

有人点头,往孤山上走去。

“跟上。”

在几人前进之时,瑶脑袋里突然冒出一些文字。

那是他在孤儿院翻到的一本破书,里面讲的什么他不记得了,毕竟那个时候自己还没有超算意识。

但他记得里面的一些东西,他把每一段文字第一个字连起来,竟然有大发现。

“商和南,河山环绕,流水四围,此一墓也……”

“……其进而出,墓壁坚,无可进者,无险……”

瑶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商和,不过这些不重要,活下来才重要。

两千年前的商和,就是今天的大林县。

而在很久以前,这里有座湖中岛,这就是流水四围,只是现在已然干涸。

往山上走,没几步就没了去路,孤山四壁垂直九十度,但石壁前有块方形石块,似乎深入地下很深,石块表面是一面围棋棋盘。

“把手伸出来。”沙哑的毒蛇男对着瑶九人说道。

几人颤颤巍巍的伸出右手,瑶也装作害怕的样子,表情略带惊恐,手指打颤。

另一个黑帽掏出小刀,在几人食指上划了道伤口,血液立马流了出来,她们害怕归害怕,但没有人尖叫或者缩回去,因为害怕到了一定程度,连反抗都不敢。

瑶给这个划刀子的黑帽取名矮个子,因为他在九人中最矮,带他们来这里的人被自己命名风男,他太快了。

“把血滴在这上面。”沙哑男指着棋盘石块命令。

几人不敢稍作耽误,立马把手指上的血滴在石面上。

“啪嗒,啪嗒……”

血液落在上面,立马就被吸收,连血渍都看不见。

瑶只能说神奇。

这过程中,黑帽们个个呼吸急促,却又想压制他们表现的紧张,看起来还颇有意思。

“咔!”

一声细弱蚊吟的机关启动的声音从石壁内传来,瑶此时背对孤山,耳朵不自觉的动了动。

“完了!”

瑶心里突然一凉,他知道,刚刚自己这个微小的动作被看到了,是沙哑男。

下一刻,孤山上突然大雾四起,方圆十里白茫茫一片,能见度极低,三米之外不辨人畜。

可惜的是,瑶八人和黑帽们相隔不到一米。

九个男人也听到那声音,他们眼中冒着疯狂贪婪的色彩,因为他们知道,门,要开了。

光滑石壁上突然出现门形划痕,接着划痕内凹,形成一条朝外的石柱。

“轰!”

一声巨响,石柱往内缩去,留下一条长长的甬道。

“啧啧啧,还真是难得啊。”沙哑男咧开嘴笑着,粗糙的手指指向瑶八人道,“你们几个往里面走。”

几人小腿大腿都在发软,就算他们再傻也知道,这是一个墓葬,一个颠覆他们认知的墓葬,往里走,九死一生。

但他们还是走了,因为不走,没准十死无生。

瑶是八人中最后一个,他耸了耸鼻子,有股淡淡的花香从甬道内传来,这就离谱!

甬道内很黑暗,但其实对于瑶来说白天黑夜没有区别。

一分钟后,瑶注意到,走在最前面的人消失了,第二人往前踏一步,也消失了,接着是第三个。

到瑶站在那个分界线前时,他没有再往前走。

“其进而出……无可进者……”

“你们怎么出来了!”

沙哑男很不高兴,看着那七人返回,他很愤怒。

“我……我们不知道,走着走着……就……就出来了!”

有个人被吓的一下倒地上,害怕的说。

“哼。”

“走!”

沙哑男瞪了他一眼,然后把这七人打晕,带着风男八人往甬道里走去,因为他们知道,有个人留在里面了。

他们进入甬道后没有像瑶那样看得清楚,但也不妨碍他们行动,因为他们带了手电筒。

瑶跨出了那一步,他并没有出现在甬道口。

眼前场景一下变得宽广。

一间婚房!四周点着红色蜡烛,很喜庆,喜床上坐着个新娘,看起来端庄大方,大红盖头让瑶看不见她的真容。

瑶猜测,下面要么是具枯骨,要么是个等着他揭盖头的妖怪。

所以瑶没有去碰,他打量四周,自然看到了桌上没饮的交杯酒,但他在意的是这里还有道门。

沙哑男九人进入婚房,也看到这奇怪的一幕,但没看到瑶。

几人目光停留在新娘身上,他们没有闻到花香。

“九号,去看看。”沙哑男命令。

风男点头,一步步往喜床走去,他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刚刚那个新娘,红盖头好像动了一点点,她的头似乎往上抬了零点几度。

风男手指碰到了盖头边缘。

“刷!”

大红盖头被他抓起,但下一秒风男已经到了沙哑男旁边。

新娘的样子让九人顿时双眼大睁。

她样貌绝美,皮肤白皙,朱唇微抿,似淡淡的微笑。

“快走!”沙哑男几人不敢稍作停留,大红盖头被丢在地上。

待九人离去几分钟后,新娘从床上起来,她轻轻拾起盖头,但也是在这时,又有人进来了。

之前装害怕的那个女孩,她望着新娘,瞳孔收缩,但不是害怕。

因为新娘和她,样貌竟然一模一样,只是她被风男抓来的时候她刚好在一个水滩边摔了一跤,身上脸上都是泥,这才没有被九人察觉到。

新娘似没有恶意,她轻掸去盖头上的灰尘,把它递给女孩,自始至终,新娘没有睁眼。

……

瑶看着眼前数不尽的兵马俑,陷入了沉思,果然,它们都是彩色的。

他从将军腰间拔出柄长剑,想了想直接丢掉,去拔另一位将军的刀。

刀剑的差异就在于,刀更容易操作,而剑容易伤到自己,不然政治书为什么会拿其它东西比作双刃剑?

瑶在这里走走停停,不断打量四周,好吧,他在找出路。

他实在没办法把婚房和兵马俑联系起来。

难道是某位帝王,死前极其思念曾经的妻子,然后吩咐子孙后代,在他死后给自己弄个婚房,但这新郎官却跑了,把新娘一人留在那里独守空房。

果然,这个男人最后还是选择了天下。

瑶走了半小时,终于走到兵马俑的尽头,同样,这里也有一道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