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屿伊诺(杀死那只奥塔维亚)完整版在线阅读_陈小屿伊诺全文阅读

小说:杀死那只奥塔维亚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我皮飞

角色:陈小屿伊诺

简介:小说叫做《杀死那只奥塔维亚》,是作者我皮飞写的小说,主角是陈小屿伊诺。本书精彩片段:扑街作者惊讶的发现,他写的书里,竟然自成了一方世界
主要的角色们发现自身居然只是别人笔下的人物,纷纷决定打破这个盒子,突破这本书的一方世界
作者为了自己的狗命,只好用手中之笔,不断的写出新情节,只为写死这些角色
角色们发现,自己的所作所为,都会被作者知晓,于是合力制造了一个神秘空间,在让作者无法知晓的情况下,利用神秘空间的机制,挑选突破盒子的先驱者
而突破盒子的最后一道坎,就是杀死那只看门的,奥塔维亚
可是,成为突破盒子,杀死作者的先驱者,就连曾经的主角,都办不到啊…

评论专区

神豪无极限:都市精品

百度宅男当崇祯:写的很好,我知道啊,可是你是明朝题材啊。我已经不想评论了,但写的还是很不错的。

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卡卡西的兄长不是卡卡东差评。

杀死那只奥塔维亚

《杀死那只奥塔维亚》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第一阶段任务

在车厢之时,张敬富已经给大伙儿梳理了生化危机一大约的剧情走向,那么GANTZ给出的任务就很耐人寻味了。

在关闭火焰女皇主板之前,蜂巢设施内的丧尸都是被闸门关在原先所处的地方,而那些培养皿里的舔舐者更是被中断了营养源,处于休眠状态。

那么,第一阶段任务为什么会是,保护詹姆斯,直到抵达火焰女皇房间呢。

只有一个原因。

激光通道。

原剧情里,詹姆斯带领着两名雇佣兵,踏进了激光通道,被火焰女皇启动的防御系统,所制造的横向切割激光团灭。

女医疗兵断头,男雇佣兵腰斩,队长詹姆斯则是被蛛网状的激光切成了无数个肉块。

想到此处,几人不禁打了个寒战,没有人会想走进这住了死神的激光通道,那等于是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

抱着这个疑问,陈小屿和张敬富,一边跟随着队伍的脚步,一边思考着。

蜂巢作为保护伞公司在国内规模最大,投资最多的地下研究设施,其大小等于是一个完整的地下堡垒,从负一层往下足足有四十层,也不知当初究竟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

由于火焰女皇的缘故,两部电梯已经成为了十几名受感染员工的断头台,当卡普兰和雷恩用力掰开电梯门后,将照明弹扔下,闪烁着绿色光芒的烟火,一直持续的下坠,直到彻底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中。

“看来电梯用不了了,走楼梯,快。”

詹姆斯看了眼手表,示意大家赶快跟上他的脚步。

十余人的队伍,在钢筋做成的简易楼梯上,一个接着一个的急行往下,还好这是往下,如果是爬楼梯,别说张敬富这个小毛孩了,就连陈小屿都不一定跟得上。

接近四十层的楼梯,因为电力供给不足,楼道两旁的照明忽明忽暗,从黑球空间而来的五人一边紧跟着的队伍,一边努力的喘匀呼吸,伴随着下楼的脚步,眼前的景色千篇一律,很快便麻木了起来。

终于下到了目标楼层,推开了逃生门,雇佣兵几人已经手持枪械站好位置,以便应对可能的突发情况,而黑球空间的五人则是气喘吁吁,毕竟不是专业人士。

王美丽走出门后,向前踉跄了几步,将身体靠在前方的玻璃门上,透明的玻璃门将那处房间围绕起来,里面已经被注满了黄色的水,像是黄河地下翻腾的泥浆,什么都看不见。

双手撑着玻璃门,王美丽身子半勾着,嘴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自己平日里根本就缺乏运动,仅有的激烈运动也是榜一大哥来临的时候才有的那么几分钟,如今这四十层楼的急行军,差点就喘不过来气了。

“哈…哈…哈…”

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王美丽此时身上穿着家里用的睡裙,没办法,谁让她进来之前,刚好被原配抓住在天台暴打了。

而因为身子半勾着,一片好风光,全被旁边一双藏在镜片之下的眼睛,尽数收起。

“哈…哈…啊啊啊!!!”

突然,王美丽像是看到了自己的梦魇一般,尖叫着向后跌坐过去,摔在了地上,双眼惊恐的看着刚刚趴着的玻璃门。

以詹姆斯为首的雇佣兵如临大敌,纷纷举起手中的枪械,对准玻璃门。

此时,玻璃门内,不知何时浮出来了一具身着白大褂的女尸,一头长长的金发飘在水中,双眼紧闭,那无力的右手顺着水的浮力,搭在了内侧的玻璃门上。

没有人可以在这样的密封注水环境中,生存下来,雇佣兵们便放松了警惕。

雷恩,这名扎着短卷马尾,潇洒利落的女雇佣兵,走到了女尸前方,嘴里发出感叹。

“真可怜…”

“继续前进,不要浪费时间。”

詹姆斯催促到,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算充裕。

就在众人离开之后,女注水房间内的女尸,猛然的睁开了眼睛,灰白的瞳孔斜斜的注视着众人离去的方向。

……

由于这层便是火焰女皇主板藏身的楼层,极有可能便是恐怖分子聚集的地方,雇佣兵们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成互相掩护的队形朝前移动,速度自然不如刚刚下楼时的急行军。

“贼娃子?”

走在队伍的后方,陈小屿用其他人听不到的声音,轻声的喊着旁边的张敬富。

“贼娃子?”

“你是在叫我吗?”张敬富似乎很不爽陈小屿这么叫他,不耐烦的回应到。

“叫你贼娃子怎么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刚刚偷偷摸摸的藏了什么东西,是T病毒的解药吧?而且你的名字太不符合你的年纪了。”

“你有什么事吗?”贼娃子,哦不,张敬富问道。

“你还记得任务是什么吗?我怎么想,都没有一个很好的办法能让詹姆斯不进那个激光通道。”陈小屿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没错,尤其是现在,他明显对我们抱有怀疑态度。”张敬富说到此处,不着痕迹的看了看后方殿后的詹姆斯,詹姆斯虽然一直举着枪瞄准四周可能出现敌人的角落,但偶尔还是会将眼神放在自己几人身上。

“你有什么办法吗?贼娃子。“

”不着急,还有时间。“

说到这,两人的谈话便算结束了,陈小屿和张敬富两人,都开始思考,如何完成第一个任务。GANTZ虽然没有说任务失败会是什么后果,但肯定不会比抹杀好到哪去。

就在这时,那名双手被铐在身后的壮硕男子,主动朝着陈小屿靠了过去。

“你好,我是马特。”

“你好,陈小屿。”陈小屿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招呼,只能简单应付。

“你也是保护伞公司的员工吗?看来他们对亚裔还是很喜欢的,我妹妹她就说过办公室许多亚裔的同事。”

“呵呵…是吗…你为什么会被铐起来?”陈小屿明明知道原因,但是为了继续这个尴尬的谈话,只好问了出来。

“这群白痴雇佣兵,我说了我是**,他们却不信,但又不敢轻易背上袭警的罪名,只好先将我铐起来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就这么脆弱吗…”

信任?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在陈小屿有意无意的敷衍与马特的对话时,信任这个词,落在了旁边贼娃子的耳朵里。

贼娃子张敬富开始揪着脑袋上的头发,似乎根本不怕秃顶的样子,小眼珠滴溜溜的转着,很快,便思考出了什么结果一般。

随着前进的步伐,陈小屿发现,张敬富这个贼娃子,越来越靠近旁边独自行走的李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