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想躺着做大梦《新世界练手》最新章节阅读_新世界练手最新热门小说

小说名:新世界练手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躺着做大梦

主角:李想躺着做大梦

简介:小说叫做《新世界练手》,是作者躺着做大梦写的小说,主角是李想躺着做大梦。本书精彩片段:男主角李想是一名热爱篮球的大学生,和大家一样,喜欢且打的不错,但与职业篮球几乎无缘
大二期间在一场无关紧要的比赛中,李想被恶意犯规受伤,醒来后整个世界的设定却发生了许多改变
这不是穿越,李想没有带着未来的记忆回到过去,但他却有机会面对一个未知陌生的未来,这个新世界也给了他一次能接触更高阶篮球赛事的机会
李想在这新世界的篮球路能走多远,又会与自己的朋友、队友、对手等等发生什么故事,还有为什么会发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一切的故事我们得慢慢展开

新世界练手

《新世界练手》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这个世界太疯狂

“李想,你醒了?感觉好点了没有?”,丁蕊推开门连忙问道,看着李想正坐在病床上,虽然没穿病号服,但却还是能看出来明显的不适,谁在断片之后不是这样呢,既神奇又后怕的。

“嗯……还行,就是感觉跟喝多了一样,有点懵懵的”,李想腼腆着、略带憨笑、礼貌的回应道,这么生硬的回答,显然又是紧张了,不过这回多蹦跶出几个字,算是进步了。

然而更让李想一头雾水的是,何队来算是例行公事,丁蕊来是为了哪门子?总不可能是要鼓起勇气来表达对自己的爱慕吧,李想对自己这个想法感到幼稚,却又想不出其它原因。

李想这人挺客观,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大帅哥、大才子的,也了解自己没有惨到是什么癞蛤蟆,就是普通准帅哥一枚,而丁蕊虽然受欢迎,但也没有到达女神的高度,但此时此刻,李想觉得自己就是个癞蛤蟆,丁蕊就像是白天鹅,竟然能跟白天鹅搭上话,看来春天要来了,心里不禁憨憨的一声傻笑。

“哦,那你这几天再多休息下,抓紧缓缓,还有大半个月,S32就开始了,你就是左脚踝扭伤,不过不严重,按时擦药,这期间的训练就只练上肢力量和投篮,等脚好了再逐步恢复正常训练”丁蕊嘱咐道。

!?李想更听不明白了,S32是啥?队里训练不就是每周两次,跑跑操场,然后大概练练一些简单的战术,最后分组对抗比赛一下就完事了,什么时候还要单练力量和单项了,我练了也没处使啊。

“李想啊,这回是我这个当队长的失……”

“猪油渣,你先等等”李想打断了何队,他不想听猪油渣又要怎么拐着弯的嘲讽自己,“丁蕊,S32是什么?我去哪练力量?学校的健身广场?”

“李想,你…失忆了?”丁蕊诧异道。

“李想,这回是我这个当队长的失职,不过医生检查了说没有任何问题,虽然你中间确实昏睡了一小阵子,但是医生也检查不出什么,你就是…”何队赶紧说道。

“猪油渣,你先等等,丁蕊,我应该是没失忆吧,我是不是友谊赛第三节最后时间压哨上篮的时候被人从后面一把干倒在地,我应该是受了些轻伤,可能是昏迷了,中间的过程像是断片,但是好像有点冷,像是在下雪,但那可能是在做梦,然后我就醒了,你们就来了,我没说错吧,还有……,你…为什么会来?”

“李想,你就是左脚扭伤,因为确实伤的不重,所以我们就没跟你的家里人联系,怕反而让你家里人担心,要不你还是跟家里人说一声,报个平安,虽然你中间迷迷糊糊的说了点胡话,可能是梦话,谁也没听懂,但是你确实……”何队赶紧插话说道,尽量的解释着。

“猪油渣,何队长,我没事,我知道,家里那边我自然会打电话说一声,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事无巨细了,我只想知道我不知道的,啥S32,要不你说也行,……该不会是……”。

李想突然惊讶的表情看着何队和丁蕊,他俩不会好了吧,所以猪油渣吃醋,总打断我和丁蕊说话,怕我魅力比他大,感到危机了,难怪丁蕊也跟着来了,这真真的是癞蛤蟆呀,这个世界怎么了,疯了吗,李想内心再一次掀起无比波澜,我就是睡了一觉,就冒出个S32,老天还撮合了这么一对男女来刺激我,我要消化的东西也太多了吧。

“你俩…在…一…起…了?”李想小心翼翼的问道。

“说啥呢,李想你要是失忆了我帮你好好回忆一下,不要乱扯”丁蕊急忙撇清着。

“李想,啧啧,你这小子,怎么说话呢,不是没可能,但现还在不是”何队则笑呵呵打趣道,而且眼神中还带着一丝感谢,好像在说兄弟行啊,这给哥们我这桥搭的,虽然简单粗暴,但我喜欢。

“没可能,至少我这边单方面没可能”,行了这“桥”也被丁蕊简单粗暴的一脚踹翻了。

“嗯……是这样的,下个月初S32锦标赛就要开始了,今年我们华北赛区又还是一样那么激烈,应该是有127所高校,8个锦标赛名额,今年的赛制都已经出来了,都在丁蕊那,到时她会跟大家再细说的,我这还有些报纸,上面有不少关于今年赛事的前瞻分析,想着你在这无聊可以打发时间,不过看你这气色应该也能回去了,报纸你还是拿着吧,那要不我们收拾收拾就回?你有什么不太清楚的再问我,我慢慢跟你解释,哥们摔的这下可还真是不轻,都给摔失忆了,不过还好,没把你老队长忘了,呵呵…”何队突然一本正经的说了起来,语气云淡风轻,好一副少年老成、谈笑风生的气质,可能何队觉得这是化解尴尬的最儒雅的方式了。

“总之,据说今年关于赛事的报道和电视的直播方面会有更大的投入和升级,你们今年就再好好拼一把,今年目标是保底S32,冲击锦标赛16强”,丁蕊接受了何队化解尴尬的方式,同时又更加把何队的希望火苗踩的灭灭的。

他俩是不尴尬了,李想也是真懵了,脑中讯息飞速串流,这一切自己似乎都知道,但又很陌生,就像一个好久没玩的游戏,账号里的人物级数和装备都在,但太久没玩了,还得一个一个看解释说明,回忆一下都是些什么,该怎么用。

李想下意识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2007年5月4日,时间没变,我没穿越,要真穿越我也不信啊。

李想又顺手打开手机相册,走马观花的翻看着,里面断断续续有自己收藏的图片,也有一些大学时期的照片,每一张都能知道是谁在哪,但又总觉得自己什么时候拍了这么些照片。

接过何队的报纸,随手翻开一看,还真是关于高校比赛的一些分析报道,有对球队的采访,也有关于一些明星球员的介绍,还有周边信息,现在连高校篮球的关注都这么高了?那看来除了报纸和电视,网站上信息肯定更多。

李想又掏出手机,准备打开手机浏览器,打算搜索更多信息,感觉这事在医院就得弄得明明白白,可是奇怪了,手机里的浏览器怎么也找不到。

“你干嘛呢,先别捣鼓手机了,我们回吧”何队催促着。

“稍等,我上网查一点东西,马上”李想还在埋头苦找着。

“你啥牌子手机啊?还能用手机上网?”何队惊讶着问。

“索爱啊,咋了,虽然慢,但还是能看看新闻、查查资料啥的,你用的是黑白机吗?”李想一边回答,一边继续寻找浏览器,等等!手机难道不能上网了?急忙看了下手机右上角,显示的是信号格,并没有提示E网络,而且浏览器真的找不了。

“何队,丁蕊,你们的手机是不是也没法收到E网络?”

“李想,你还真玩起时空穿梭了吗?手机上网的时代已经到来了?上网不是得用电脑吗?我们要不先回去,你之后慢慢跟我们说下你还知道些什么”丁蕊笑着说道,不知是假配合,还是真好奇。

“我们今年能杀到几强?”何队竟然直接问了起来,何队看似有些半信半疑,但又像是想直接戳破李想“拙劣”的表演。

“我没有什么时空穿梭,明天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但我只知道手机是可以浏览些简单的图文网页的,现在手机浏览器找不到,手机网络也没有,我还挺纳闷的”李想懵懵的说道。

“要不就再检查检查,看看你到底怎么了,我帮你给学校请个假,不过手机确实不能上网,骚虎的N97,够好的了,也没听说过能上网”

陪着李想去医生处说明了下情况,医生肯定不能以手机能否上网作为依据来判断病情,于是又安排了第二天的头部核磁检查,先确定下颅内是否有异常,再决定是否安排一些神经科的检查。

“那你就在这再辛苦一天,结果出来了跟我们说一声”何队和丁蕊与李想告别后转身离开。

李想不禁感叹道,猪油渣这人到底是演的哪出戏,简直跟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但不猥琐,还有那么点落落大方,关键是他竟然没跟我斗嘴?是因为要在丁蕊面前装样子吗,不对,他是装不出来的,毕竟2B了那么久了。

变了一个人?!李想琢磨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马赶上去叫住猪油渣。

“何队!”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忘说了?”

“呃…没什么,就是你以后要是想叫我艾佛森就叫吧,我就是想达到艾佛森的高度,虽然还差着十万八千里,但也没必要在一个称呼上这么斤斤计较的”。

“唉…李想,你说什么呢,我以前是开过玩笑,说你在篮球场上就像阿伦.艾佛森一样,只会埋头往前跑,但我也跟你道过歉了,我确实不该拿你的偶像开这种不合时宜的玩笑,要不我以后叫你阿伦怎样,人家的高度是国际田径的**传奇,不管现不现实,你也要书写你自己篮球路上的传奇哈”。

猪油渣这是怎么了,这还是那个曾经的“宿敌”吗?“书写篮球路上的传奇?”这是猪油渣会说出来的话吗?

还有就是,阿伦.艾佛森,田径传奇!!!???

李想全身猛的一下收紧了起来,是那种不自觉的肌肉收缩,五脏六腑都被夹着难受,一阵阵酸痒,心脏感觉被揉了一把,脑中则是模模糊糊的,画面是阴暗的,所有感觉都是熟悉的,但现在都是陌生的,巨大的反差,让自己就像个刚刚诞生于这世上的小婴儿,由于对新世界的未知,所以时不时的会有点恐惧。

何队跟丁蕊跟李想再次打了招呼,已经走远,李想下意识的招了下手,站在医院的走廊,看着窗外的建筑,马路上串流的车辆,过往的行人,没错,应该都是这个年代的,但李想无法相信这么离谱的事,没人会相信,但是确实发生了。

阿伦.艾佛森,李想第一次看他打球是在2001年的全明星赛上,当然是在电视上,看的还是体育频道的重播,李想那年上初一,小学期间打了四年的乒乓球,水平不上不下,也就渐渐没了兴趣,篮球接触过,但是由于胳膊劲不大,每次站在篮下投篮都费劲,就很少去了。

某个下午放学,李想他爸随便闲侃了几句,说有个叫艾佛森的小子,球打的真好,上蹿下跳的,特别灵活,单枪匹马,敢闯敢拼,长得还特别个性。

李想他爸,大学念的是中文系,后来工作也一直多多少少要跟文字打交道,业余喜欢喝上两杯,那个年代的父母,若是熟悉的朋友相约聚会,定个包间,一桌好菜,三五好友,几瓶白酒,酒过七巡,差不多就得高歌几曲了,李想他爸在的话,唱歌的概率就更大了。

他爸还有个固定节目就是每周末中午的《拳击周末》,拳击是这个爱喝酒、爱唱歌的中年父亲的最爱运动。

男人本该是说话简单、直接、利落的物种,男人和男人甚至有时都不用言语沟通,因为话都在酒里了,但男人与儿子,尤其是一个男人面对着自己逐渐长大,越来越成熟的儿子,有时在沟通上就变得特别的扭捏和拐弯抹角。

或许是李想他爸觉得小小少年,怎么能缺乏个体育爱好,爱运动才能身体好,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至于选什么项目,拳击肯定不合适,这么小年纪,将来也没打算走职业道路,只是想着强身健体的,可别到头来伤痕累累。

要不篮球,篮球挺好,看着电视里的艾佛森左突右投的,“想爸”瞬间觉得这个运动真不错,又主流,外面篮球场又多,跳着跳着说不定还能长个头,就算一个人,只要有个球,有个框,就可以练手。

如果当初电视里放的是C罗,不知道我们的主人公如今展开的会不会是一段足球之旅,但在那陌生的新世界里,李想与足球几乎只是一面之缘,至于为什么,故事的后面就慢慢知道了。

就这样,某个周末的晚上,李想一人在家,父母出去聚会,翻着电视台解闷,突然出现的篮球赛事重播,怎么里面的球员都穿的花花绿绿的,还怪好看的,这是几个队的人在比赛啊,怎么区分队友啊,这还有个麻花辫子,这发型从来没见过耶,胳膊上还带了白色袖套一样的东西,身上怎么有那么多纹身,原来纹身可以这样纹,脖子上竟然还一个汉字忠……

这个人带给李想的冲击太多,一时半会实在是消化不了,难道他就是老爸之前提到过的艾什么来着的?

就这样,李想一点点见证了艾佛森那个伟大的2000—2001赛季,得分王、抢断王、全明星MVP、常规赛MVP、入选最佳第一阵容,季后赛上与“UFO”卡特的疯狂对彪,与雄鹿三个“火枪手”的抢七大战,总决赛第一场爆冷力克“OK”组合,还有那经典的“世纪一跨”,到最后无可奈何连输四场,饮恨而归。

也一步步开始了在球场上练习起左右手交叉运球、变向运球、胯下运球,学会了篮下擦板球的技巧,掌握了三步上篮,知道了投篮要压腕,发现了自己在抢断上的天赋,也迷上了crossover变向过人。

这就是李想与阿伦.艾佛森之间的故事,也是李想篮球之路的起点,这段缘分现在你知、我知、李想知,就是艾佛森不知。

可如今,这个对李想的篮球生活影响巨大的偶像、启蒙者、坐标,变成了一名国际田径**传奇?

怎么个**法?

是世界变了,还是我变了,还是我跟世界都变了?总之,是变了。

李想觉得实在是太不可思议,自己不得不接受了一个特别脱离“现实”的现实,但也从来没有放下怀疑。

看了下时间,晚上10点多了,赶紧给家里打个电话吧,不是报平安,家人本来就不知道李想出事,而是想再确认一下这个“现实”。

“喂,小子”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和蔼、不失活泼的中年女性声音。

“喂,妈,没什么事,就是打个电话问问你们在干嘛,周末了有没有出去跟朋友吃吃喝喝的”

“我跟你爸才回来,这不是五四青年节,学校安排的晚会,我们教职工也上台表演了嘛”

“哦,《军港之夜》?不对,这歌也跟青年节没啥关系”

“谁说的,还真有《军港之夜》,怎么没关系,歌词里不是唱的年轻的水兵嘛,不过这次这个大合唱人更多了,我和你爸除了参加了这个,他还有一个七人合唱《敖包相会》”

“这首歌也太牵强了吧,这跟青年节又有什么关系,还有七人合唱是怎么个意思,都有大合唱了,为什么还要整个七人合唱?”

“怎么没有联系,这歌里也是歌颂年轻人美好的爱情的呀,一人叫独唱,两人叫对唱,三人以上就都是合唱呀,没谁规定合唱就一定要得是大合唱呀,七人、八人、九人那唱出来的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呀”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熟悉声音,还有跟老妈这东拉西扯的闲聊,李想感觉这世界似乎又没变,心里又踏实又疑惑。

“喂,我们的小李想同志,这么晚回去了没有,周末是不是跟同学出去烤肉啤酒去了?”电话那头这次传来的是我们“想爸”欢快的声音。

完了!这世界果然还是变了,我爸几乎没有主动要过电话跟我通话,小李想同志又是什么鬼,他就从没叫过我其它称呼,如此俏皮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又是怎么做到的,关键是他还很清醒,听出来了没喝酒。

“老爸,今天我没出去,学校有比赛,不过是场友谊赛人人参与那种,我就随便打了会儿就先走了,那个,我问你一事,你知道我喜欢的那个球员阿伦.艾佛森吧?”

“球员…?艾佛森!我知道啊,怎么了,你不是早改篮球了吗,又想练回田径?可是你念的也不是专业体校,你们学校不是篮球强校嘛,老爸觉得篮球还是不错的,你有天赋,我们都相信你,不过听说艾佛森明年还是会参加奥运,宝刀未老啊,这下田径的金牌不好争了,尤其是跑步上面,好像我前不久才看的报纸,说是艾佛森在今年的世界田径铂金联赛上又平了自己哪一项纪录来着,唉…这小子就是厉害,我记得你那时候还是初中生的时候我好像就跟你……………”

听着老爸那边滔滔不绝的说着,李想更加确定了,老爸是不会在电话里说这么多的,我念的也不是什么篮球强校,我以前也没练过田径,艾佛森是代表过自己的国家队参加奥运,不过代表的是篮球队而不是田径队,体育新闻我也是常看的,听说过黄金联赛,从没听过什么铂金联赛。

“嗯、嗯,对呢,我知道了老爸,那你跟老妈回去早点休息,我也准备休息了,那我挂了哈,拜拜”

挂了电话,走回病房,今天住院病人不算多,三张床,一个空的,一个下午刚出院,今晚就李想一个人,本来算不上多大的病号,但现在看来,李想才是这世界上最大的一个“病号”,如果大家相信他身上发生的事,那他很可能得供人类研究一辈子。

如果你问身边的朋友,相不相信穿越之类的奇异现象,那大家无非都是回答信或不信,然后你再告诉他,我就是穿越而来的,那大家肯定会觉得这么无聊的天就不要聊下去了。

再如果,你真是穿越而来,你将未来的某些具体的事说给大家,带给大家一些未来文明的先进理念和创造等等,那或许真的能惊艳众人,让人瞠目结舌。

再再如果,你真是从过去穿越而来,那你能将过去年代的具体人事物讲述给大家,并展现出你那年代独有的特质,那也有可能会让个别人对你产生好奇,去探明你的真实身份。

TVB有两部经典的穿越剧,古天乐的《寻秦记》和江华的《九五至尊》讲的就是这么两个故事。

而李想的故事,两头都不是,没有穿越,他不知道未来,而且他所了解的世界就像被重新洗了牌一样,牌的顺序被打乱了,有些牌可能还在之前的位置,可有些牌早都变了花色大小,所以他跟别人说不出将来会发生什么,他跟别人说起过往,还有可能一大半都是对不上号的,他解释的越用力,也许大家越会觉得他不正常。

他倒是可以把那些“与众不同”的过往写成故事,比如艾佛森是一名篮球天才,如何在高中就展现天赋,橄榄球与篮球的双料冠军,又是如何在联盟里大杀四方等等,这样的故事可能会受欢迎吧,但他如果告诉大家,这些都是真的,至少我曾经的那个世界里,这些故事都是真实的,那大家可能还是会对他的失常感到惋惜。

李想也在思考这一点,走廊里灯没关,房间里灯没开,光影交织,思绪也错综复杂起来,我该何去何从,我的家人还是我的家人吗,老妈没变,老爸变得……算是有点油腻吧;同学变了,猪油渣变得没那么猥琐,且有点队长样子了,丁蕊也变成了老熟人;偶像变了,还是那么天赋异禀,只不过手上不拿篮球,纯靠腿了;世界变了,手机上不了E网,学校变篮球强校,还要打什么S32锦标赛了;我变了吗?李想坐在床边,叹了声气,双手自然的对大腿一拍。

“我*,我变了!!!”

一双线条分明,充满肌肉的大腿。

李想看着从来没有这么结实过的大腿,真是哭笑不得,也是,我“这个爸”刚刚跟我说的,我曾经可是练田径的,看来我在球队里应该是个挺能跑的。

如果这真的是个新世界,那这是李想在这世界的第一个黑夜,而明天是在这世界的第一个白天,以后的无数个日日夜夜即将开始,李想能适应这个“现实”吗?又会有什么新的故事发生,我们明儿第一个白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