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如烟火般绚烂》南风萧崖天最新章节阅读_《你如烟火般绚烂》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你如烟火般绚烂

作者:许知栀

主角:南风萧崖天

简介:《你如烟火般绚烂》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南风萧崖天,讲述了​南风是南城一中的学霸校花,才华横溢,却与校霸兼学渣的萧崖天成了最好的朋友
萧崖天对她一见倾心,却爱意藏心底
经历种种,两人感情日渐深厚,朋友之上,恋人未满
直到心中的“白月光”出现,南风的偏爱让萧崖天嫉妒得发了疯
离别的几年,南风才发现她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其实一直在身边
所幸,他一直都在等待
所幸,她没有错过

你如烟火般绚烂

《你如烟火般绚烂》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一眼万年

过完十七岁生日的第二天,南若邻收拾好行李跟随父母回南城的外婆家。

第一次真正离开这座生活已久的城市,她竟有点舍不得,却也对未知的将来充满了期待。

但南若邻不会想到,这一次短暂的离别却改变了她的人生。

火车沿着铁轨前行,绿油油的水田从车窗外跳进来,那大片的绿色仿佛无际的草原。

清风送来野花青草的馨香,清新的空气,水洗过般湛蓝的天空,还有那一排排飞快闪过的小小的房子,都那么的令人喜爱。

南若邻靠在窗边,下巴枕在交叠的双手上,晶莹明澈的双眸新鲜而又好奇地看着窗外迷人的乡村景色。

虽然稍纵即逝,连看第二眼都很难,但她还是很欣喜。

城市里难得见到的风景令人心旷神怡,让人向往。

回头看了一眼互相靠着在休息的父母,她嘴角扬起一抹幸福的微笑,帮他们盖好往下掉的外套后她再次把视线投向窗外。

车厢里的乘客不是很多,凉爽的早晨,车厢里很安静。

有早醒的人,或在看书,或戴着耳机听音乐,有的也和她一样百无聊赖地看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色。

一个小时后,火车停站了。

站台上人头攒动,来来往往,南若邻和父母向外走去。

一个在出站口等候多时的老太太看到他们,顿时喜上眉梢,兴奋地挥动着双手,生怕他们看不见。

“若邻,若邻,外婆在这!”

“外婆!”

看到好久不见的外婆,南若邻高兴地向着外婆奔去。祖孙俩抱在一起,别提多高兴。

对此温馨的情景,南正宇和妻子相视一笑。

“妈,不是让你在家等着吗,火车站多拥挤,万一摔了可不好。”

“我身体硬朗得很,我想若邻了,想早点看见她不行啊!”

外婆鄙视杞人忧天的女儿,总是用老弱病残的眼光看她,想当年生她前几天她还扛着锄头在地里干活呢!

“好啦好啦,我们先回去吧。”

南正宇打断了妻子快要开口的话,朝她眨眨眼示意她别说了,老人家开心怎么都好。

“对,我们快回家,我做了好多好吃的给我们若邻呢!”

外婆笑不拢嘴,不管女儿女婿就和外孙先走了,真是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心肝宝贝给盼来了。

外婆家并不在市中心,而是在郊区。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地方,有青山绿水,有鸟语花香,既热闹,又安静,远离了市中心的喧哗。

南若邻最喜欢的就是外婆家夏天的夜晚,那是另一个热闹美丽的世界。

虫鸣四起,晚风送来花草馨香,蛙声接连不断,像在演奏一曲仲夏夜之梦。

夜晚晴朗时,满天繁星,萤火飞舞。

那个梦幻般的画面,仿佛只有二次元里的世界才有。

存留在小时候记忆中的这些美好,终于可以再次目睹,侧耳聆听。

有了那个人,这些美好更加珍贵,这也是南若邻多年后不能忘怀的。

午后,阳光明媚,清风和谐。

纵横交错的田垄上,穿梭着一抹玲珑的白色身影。

南若邻一身洁白的连衣裙,头上戴着一顶插花小草帽,独自一人出门游览山野景色。

清风微拂,绿油油的水稻摇曳生姿,小小的稻花漂浮到空中,像一群飞舞的小精灵。

南若邻一手压紧被吹起的帽子,一手压着飞舞的裙摆,小声埋怨了一句这调皮的风。

深深呼吸了一口这清甜的空气,她享受地张开双臂,想要把这美好的夏日景色拥抱在怀。

通往市中心的路口,有一条不大不小的野生河流,河床很高,因此河水的深度不到人的膝盖,清澈可见的河底更是铺满了各种各样的鹅卵石。

一座再普通不过的石头桥架于其上,石头桥的下方是一个小水潭。

河水从上面急速往下,形成一个小小的瀑布的同时也把水潭冲刷得更深,黑乎乎的一个水潭让人光是看着就不寒而栗。

南若邻很喜欢这条小河,她以前总是很羡慕左邻右舍的孩子可以无所顾忌地在河里玩打水战。

可惜,她总是那个站在岸上观看的人。

不过今日不同了,她长大了,外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跟在她屁股后面絮絮叨叨地说“不能下河玩”、“河里很危险”。

南若邻小心翼翼地在水里走着,脚底接触到冰凉又光滑的鹅卵石时,传来一阵阵**而又刺激的感觉。

如果外婆此刻在这里,肯定会急得跺脚,然后狠狠地骂她一顿。

老一辈最怕小孩去河里玩,因为他们认为河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可南若邻不相信,除了小时候的她年龄还比较小所有人都不准她下水之外,其他的孩子都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到夏天就往河里跳,像一条条小鱼一样欢快得不得了。

而且他们会把石头搬来搭在小河的中间,这样河水就会被拦截,流速就会减慢,慢慢就会形成一个小小的游泳池。

只有到了秋天,这个小小的游泳池才会被拆掉。

每年如此,不过今年她却没有看到这个简陋的游泳池。

或许是童年走远了,没人再玩这个,又或许是这里已经被长大的孩子抛弃了。

精挑细选了几颗拥有漂亮花纹的鹅卵石,南若邻爱不释手。

落日前的太阳还是有点猛,南若邻时不时抬手抹掉脸上滚下的汗珠,雪白的手臂上细嫩的皮肤也有点不堪重负,发出烧灼的疼痛信号提醒她赶紧防晒。

重物落水的声音冷不防地从上游传来,南若邻受到惊吓猛然抬头,湿漉漉地用手抬起帽檐。

水珠顺着她的手臂滑落,在手肘处一颗颗滴落,带着落日余晖金色的光芒。

一阵风吹起了她耳边的几缕秀发,她眨了下眼睛,茫然地望过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白色的宽大T恤,黑色短裤,露出两条笔直白皙的长腿,一顶白色太阳帽倒扣于脑后,留出遮住了双眉的刘海。

看到是个高挑帅气的男生,南若邻怔了一下,恍惚中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萧崖天表情呆滞,清澈的眼眸里满是惊艳,两片薄唇微张,竟无法言语。

他一手拿着一片碧绿的大荷叶,脚下的河水里静静地躺着几个地瓜,新鲜的泥土已经被河水洗刷干净,露出夺目的红,色泽很是诱人。

他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同样一脸惊愕望着自己的南若邻,惊鸿一瞥的眼神里有着惊艳了时光的奇异色彩。

那清新不失可爱的小白裙,浓墨般闪着光泽的长发,纯真的脸庞,一下子就让他失了神丢了魂。

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男生直勾勾地盯着看,但这次南若邻却不好意思地转过了头,把帽檐拉低了遮住脸上的羞涩。

回到岸边匆匆穿好鞋子,她摘下帽子把鹅卵石全都装了进去。

然而还没等她离开这岸边,那个男生已经冲了上来,二话不说就抓住了她的手腕。

南若邻吓得惊呼出声,帽子从手中掉落,鹅卵石撒了一地。

“我的石头!”

没等她弯腰去捡,男生已快速地抓起了她的帽子,捡了鹅卵石后拉着她躲进了不远处一片灌木丛,茂盛的枝叶一下子把他们两个人完全遮掩。

萧崖天把食指放在唇边,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南若邻立马了然,听话地点了点头,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男生把她的头压低了点,然后自己也放低了身子。

一声又一声焦急的叫唤由远及近,一个手持木棍的短发女孩沿着河道走来,快速扫视了一遍发现这里没人后又生气地转身离开。

确定女孩真的离开后,萧崖天松了一口气,他一屁股坐在地上。

擦了擦脸颊两旁的汗珠,留意到旁边的女孩还毫无知觉,依然紧绷着神经捂着自己的嘴巴,萧崖天不由得笑出声,拍拍她的肩头。

“没事了,人走了。”

真的?

她用眼神询问他。

萧崖天点点头,然后发现自己还握着她的手,吓得慌忙松开,脸颊顿时一红。

“不好意思,冒犯了。要是被我妹妹发现我偷溜出来玩不干活会被她打死的!”

南若邻的脸色惊骇了一下,显然被他的话吓到,这世界上会有这么粗暴的妹妹吗?

而萧崖天却被她这个略显夸张却又真实的表情可爱到了。

“你的帽子,还有石头。”

萧崖天帮她把帽子戴好,然后把鹅卵石放到她的掌心。

“我先走了,谢谢你的帮忙。”

“不用,不用。”

南若邻笑笑,嘴角弯弯,秋水般的眼眸里溢满友好的笑意。

萧崖天一愣,抓了抓衣角,走了几步后果断折回来,看着准备回家的南若邻欲言又止。

南若邻见他回来,忽闪着双眼疑惑道:“你还有事吗?”

“我要去“打泥屋”,有兴趣一起吗?”

萧崖天略微害羞地邀请她。

“打……泥屋?”

南若邻不懂什么意思,一脸茫然,没事打泥屋干嘛?

“就是烤地瓜。”

看到她脸上的疑惑,萧崖天就知道她不是村里的人,不然也不会不知道“打泥屋”是什么。

“嗯……”

南若邻微微皱起眉头,轻咬嘴唇陷入了思考。

萧崖天耐心地等待着,嘴角笑容浅浅,带着一丝柔意。

“好吧。”

下定了决心,南若邻欣然接受,反正时间尚早,不着急回去。而且她也很好奇,去探究一二也无妨。

“那走吧!”

萧崖天喜不自禁地拉起她的手回到河边,把地瓜洗干净了装好,然后带她往自己家的地瓜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