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综修罗场,在神明怀中肆意撩火》陆宴姜软软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陆宴姜软软)全集在线阅读

小说:恋综修罗场,在神明怀中肆意撩火

作者:赤豆奶冻

角色:陆宴姜软软

简介:《恋综修罗场,在神明怀中肆意撩火》中的人物陆宴姜软软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小说,赤豆奶冻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恋综修罗场,在神明怀中肆意撩火》内容概括:【直播➕生存➕恋综➕修罗场➕娱乐圈,甜宠1v1双强】
(披着娇软外皮的武打小演员vs病娇变态恶趣味神明)
姜软软被经纪公司出卖了,等她恢复意识,人已经来到四面是海的孤岛上
被困岛屿,逃离方法只有一个:每晚与某人成为搭档cp
配对成功的人当晚可搬去\”情人岛”,享受优质食物和住宿,而未找到伴的人,晚上得在孤岛自力更生
直播间弹幕里观众都在期待着刺激的画面……
这场游戏最大的神明亲自下场,他享受男女为了世俗目标而争夺的混乱画面
他自持神明的天堂神圣,埋藏在骨子里面是撒旦魔鬼的贪婪
陆宴伪装成孤僻又弱小的“玩家”,融入这群人中
落单的她被压在角落动弹不得,陆宴的手恰好盖住她半张脸,只露出那双灵动且惊慌的双眼
陆宴舌尖抵着唇边虎牙,而后一字一句慢吞吞地说:“别那么大反应,这可是直播,要全网都知道我们的关系……”

评论专区

非主流清穿:送电钻了

汉儿不为奴:新会吃人事件出自屈大均的《广东新语》,是比较可信的史料,但他的很多著作毁于鞑子。有兴趣的可以去翻翻这些流传下来的笔记、史料,看清楚野猪皮的真面目,国人想要强大的就要自强、自新、自立,杜绝被满狗蒙蔽。

科技之锤:感情戏就是在喂*

恋综修罗场,在神明怀中肆意撩火

《恋综修罗场,在神明怀中肆意撩火》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10章 把她藏起来独自享受

听到熟悉的男声,饶是姜软软此刻视线阻碍,但也不妨碍她摇头做挣扎。

有过上一次他抓人到树干后面强行壁咚的经验,陆宴很是自然将腿压住她挣扎的下半身,以防她“反杀”自己。

控制了她的身体,陆宴倒是很放心的将捂嘴的手松开。

姜软软挣扎的有些呼吸乱了节奏,但是眼前漆黑一片,反而让她眼前的重影有很大程度上的缓和。

“你不去跟苗阿酒接触一下,尝试去情人岛,拦我算什么?”她说话夹枪带棒,有些激动的边沿却因为心中顾虑,不得不用气音说话。

听着小姑娘娇软的声音带着气腔,先前在篝火前,陆宴阴沉的情绪在这一瞬间很大的化解了阴郁。

他空闲的手转而扼住了女人的下颚,强迫她抬起头来。

上面是女生帐篷,半透明的米色帐篷透出里面昏黄的光线,将这阴暗的一角勉强有点薄弱的光线。

隐约能看到高大的男人正扣押着身形娇小的人。

昏暗的环境下,姜软软那双明亮的眸子即便眼神涣散,但是那眼瞳光在这样的环境下依旧能熠熠生辉。

陆宴舌尖抵着他唇边那颗小虎牙,随后他咬着漫不经心的语调,故作随意却又有质问的语调说道:“选别人也不选我,是我们之前谈的合作条件让你觉得不愉快了?”

刚刚投票的排序,陆宴就比苗阿酒晚了一步,他眼睁睁看着苗阿酒走进投票处。

虽然事实如此,可脑海里总是忍不住浮现出主持人播报姜软软选择的人广播,就像是一圈又一圈的回音,连连荡漾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却又耿耿于怀。

“我没有让你见识到我的厉害?”男人高挑的身形此刻微微俯下身来。

高大的身形笼罩着弱小的她,又因为身高差距的原因,陆宴不得不弯腰下来,如此一来,姜软软的娇弱就衬得更加楚楚可怜了。

低沉的声线夹带着若有若无的呼吸落入她的耳畔,姜软软眼神微微闪烁着。

还不等她做出反击,上方帐篷里传出苗阿酒略显尖锐的嗓音。

“软软人去哪里了?不会直接去找珑杰联络感情了吧?”

此刻的“珑杰”依旧禁锢着姜软软的去路,墙角下的两个人,一个被迫抬起头,一个自愿俯身望向她。

双眸对视的一瞬间,犹有千万种烟花碰撞激起火花。

“在泥搭档跟我们仅仅一个帐篷之隔,禁锢我是觉得偷情比正派搭档要来得suang吗?”

姜软软的双颊被他扼住,导致她那种红润的小唇不由自主的嘟起来,连带着说话都有些口齿不清的。

他们的交谈始终保持着气音,达到仅仅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音量。姜软软刚刚说出的那句话,着实是有些大胆了。

陆宴半眯起深邃的桃花眼,深眸中带着明目张胆的探究,意味深长地勾唇笑了笑。

“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有趣,”他又扼紧一分力道,“怎么办,比起正规搭档,我确实更喜欢跟你在阴暗的地方偷情要来的刺激。”

他的语调带着魅魔一般勾人心魄,吐字带起来的呼吸落在她敏感的耳朵上,很快姜软软原先白皙的耳朵染上了绯红的颜色。

她眼前的黑影消散的差不多了,眼睛里的弱点散去以后。她那圆润的明眸闪过一分果断。

明明摸起来柔软无骨的小手却能准确无误地扣住陆宴的手腕,大拇指只需轻轻用上力道,就能摸到他手腕上那根筋骨,毫不犹豫的摁掐下去——

一瞬间从手腕到手臂传来**过电触感,让陆宴被迫失去了禁锢的力量,而在下一个呼吸间,熟悉的反扣押在阴暗的角落里重新上演了。

还是从陆宴背后扣住他的手腕,男人正面压在高台墙壁上,她娴熟的靠着一系列武打动作,防止他发力挣扎。

“名不正言不顺的刺激,我做不到。”

陆宴侧着头,虽然看不见身后女人的微表情,但他脑海里快速脑补出那娇软的脸蛋上是何种自傲的小表情。

怎么办,她越在他面前自傲,他就越想摧残这样的傲骨。

男人嗤声一笑,“珑杰跟我之间能力差距,你这么聪明肯定比我还通透他的能力。凭他盲目下手,你还想拿榜单第一?”

“小傻瓜,怎么不考虑考虑更有机会的人。”

他每一句话就像深夜里那引诱人心的恶魔,一步步引导她走进深渊。

与他共沉沦这无尽的黑暗,享受黑暗带来的自由。

姜软软半眯起眸子来,陆宴第一个环节就坐不住想要跟她打合作,这是嫌现在六个人的水搅和的不够深?

他到底想干什么……

“所以这就是邀请我跟你合作的方式,把人带到角落里,要求别人就范?”姜软软咬着略带恼怒的语气,小声说着。

说话似乎不够她发泄这个情绪,她甚至十分带有胁迫含义的往陆宴身上压了压。

她迷惑在心头上,一时半会竟然忘了男女力量上的差距。浑然不知,自己胁迫式压人,在陆宴这个男人眼里,跟鸿毛掠过水面连点涟漪都荡不起来。

“妹妹喜欢什么方式强迫你就范,我改。”陆宴眉眼舒展开来。

他本就英俊五官此刻因心情愉悦,虽谈不上冷清俊秀,但也是俊朗熠熠。

姜软软听得眉心一跳,她甩开陆宴的双手,快速往后退了一步。

甚至小声的唾骂了一句,“流氓。”

陆宴背后没有压迫感,不得不说,他心里此刻竟然会有一丝失落,还没等他察觉到这个失落的意识是从哪里升起来的,就看见小姑娘脚步生风一般跑出隐晦的角落。

那身形窈窕,腰肢纤细的身影步入光明之中,就像无数的光线笼罩在她身上,犹如渡上一层圣光。

他在阴暗深渊里看着披着圣光的女人朝着光明走去,深眸的瞬间席卷出万千波澜,仿佛下一秒想要动用黑暗,吞噬那束绚丽多彩的光。

把她藏起来,独享这小家伙独有的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