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韵然言铭《病娇大佬的金丝雀》完整版在线阅读_《病娇大佬的金丝雀》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病娇大佬的金丝雀

作者:第九俞

主角:顾韵然言铭

简介:《病娇大佬的金丝雀》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顾韵然言铭,讲述了​【豪门总裁+狗血+病娇+有甜有虐+无女主】
【金丝雀反杀错饲主】
【又名:罗素家族】
不正经简介:顾韵然在和初恋江鸿分手后,又被言铭拐走,当了几年金丝雀反杀言铭后,却被他的养子盯上?
结局:he
正经简介:金丝雀反杀饲主后,才发现正真的毒蛇竟然一直潜伏在自己身边
可到这个时候,他的整颗心已经给他,只得与他共沉沦

病娇大佬的金丝雀

《病娇大佬的金丝雀》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崩溃

“干嘛送我玫瑰?”古顾韵然将手背在后面,跑到前面问道。

言铭替他抚平衣服上的褶子,说道:“你不喜欢玫瑰?”

他的手很宽大,虎口处有茧子。

“喜欢。”

反正自己也喜欢玫瑰,一片心意,买了就收着吧。

……

心跳检测仪突然滴一声,在寂静的病房里很是明显。

背对着病床的男人突然身躯一抖,他扭头看向床上的男人。

消瘦的男人缓缓睁开眼睛,空洞地看着他。

已经过去三个月,终于醒来了——

“你醒了,我帮你叫医生过来。”言铭起身靠近病床。

躺在床上的顾韵然突然瞳孔急缩,他不顾身上万般的涨疼,他想动自己的腿,可是一动便是钻心般的疼痛。

我的腿——

少年翻身,努力攀住旁边的床头柜,往外面爬,嘴里用法语颤抖地喊道:“救命,救命。”

他很明显地感受到他在害怕自己,果然,他什么都知道了。

言铭单膝跪在床上,拉住他的右手,右手上的细针已经将皮肤划出一个大口子,鲜血慢慢溢出来,滴落在床上,快速被床单吸收,留下一朵诡异的图案。

“别害怕,没有人会伤害你。”

他想抱住他,顾韵然扭头给了他一巴掌,他刚刚醒来,根本使不上劲。

这点痛,完全比不上心疼,他眼里那种恐惧和厌恶让他感到心疼。

眼泪很快就溢出来,此时医生也赶到,看到这个场景也愣住了,他赶忙上前抱住顾韵然,“不要刺激患者,他现在不适合情绪这么激动。”

“让他滚,让他滚!”

顾韵然口里喊着这句言铭教他的脏话,声音很是沙哑,脸色涨红,每说一句话都用尽他的全力。

“咳咳咳咳咳咳——”

一阵剧烈的咳嗽后,他的嘴里冒出鲜血,流出嘴角,医生的白大褂上也被喷出许多的血滴,他虚弱地靠在他的手臂上。

医生无奈,目前他的状况无法承受镇静剂带来的副作用,他只得捂住他的嘴,“你还要不要自己的嗓子了?”

这话一出,顾韵然果然不再乱吼乱叫,但他的肩膀止不住颤抖,他低着头,垂头丧气,眼神里都是恐惧,肩膀忍不住颤抖。

嘴里还是在呜咽,他用力重复那几个字。

苍白的手臂上,青筋暴起,营造出病态的美感。

言铭知道他在说什么,他松开他,漠然地看一眼这个已经三个月没有进食的少年,消瘦到一个极端,还在用自己的全力表示对他的厌恶。

“我先出去了。”他眼中的心痛和心碎让人怜爱。

听到关门声后,他终于放松下来,如同一块烂泥一般瘫倒在医生的手臂上。

这么一闹,他的所有体力都耗尽,用力地喘息。

“喘不上气?”医生替他擦拭嘴角和脖子上的血迹。

少年已经无法回应他,他的胸脯在剧烈的起伏,空气里的氧气在他那里似乎稀薄了很多,怎么也吸不起来。

“把吸氧器拿过来。”

……

开学第一天——

顾韵然来到宿舍,与他同住的也是一位留学生,他有着一双水光潋滟的桃花眼,如同玫瑰花瓣一般水润泛红的嘴唇,他留着长发,在后脑勺打了一个圈。

穿着一件黑色卫衣,破洞牛仔裤,一双白花花的小腿露在外面。

但是相比起言铭,他的眼睛却不是那么勾人,该怎么形容他那双如同宝石般明媚动人的眼睛,他看谁都会让人觉得他对那人深情不寿。

“你好,室友,我是南天,你叫什么名字?”

南天很热情奔放,他弯腰帮顾韵然把行李箱拉过来。

顾韵然很开心和这样热情活泼的室友相处,“我叫顾韵然。”

听完他的话,他有些好奇地打量顾韵然,清爽的面孔,一双纯真的眼睛,眼角微挑,很是阳光,高挺的鼻梁,若是在国内,活脱脱校草一枚。

他忍不住赞叹道:“韵然,你简直是极品,相信我们学校很多的1会喜欢上你,简直就是白月光。”

这么热情?

少年皱眉,脸上有些尴尬地说道:“我喜欢女生。”

“哦,有点可惜,但是值得尊重。”南天又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顾韵然没有不适,一个有素质的人应该尊重别人的取向。

顾韵然浅笑,“你也很棒,很高兴认识你。”

“嘴真甜,”他用手轻点他的下巴,“你听说今晚的迎新晚会吗?”

“嗯,听说过。”少年将自己的行李箱推进自己的房间里。

南天转一个圈,“我已经准备好开始甜甜的恋爱了。”

恋爱?

顾韵然倒是没有想过这些,他准备找一个工作,“你一定可以的。”

“你呢,你有没有准备礼服?”南天问道。

“行李箱里有西服。”

“太好了,我要和你一起惊艳全场。”

看南天那么激动的模样,他心情也被带动,对于晚上的迎新晚会在心里也有了很多的期待。

……

等到顾韵然睡去后,言铭再进来时,床单已经换好了,整整齐齐,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已经在电话里通知孩子们过来,或许看见孩子,他就不会这么激动。

窗外的树木上应该会有有鸟的叫声,如今是燥热的夏天,空调扇在运作,因为房间隔音效果很不错,安静如针。

医生向他解释过,可能是受伤后的应激反应,他又想起周成的话,第一次感到深深地无力感。

为了让他不再想起那天的创伤,他遵从医生的吩咐,换下黑色的西服,穿上一件宽松的衣服。

若是他记恨的真的是自己,又该怎么办?

他眼里的恐惧与厌恶,几乎可以灼烧他,这漫长的等待中,他一直在为自己焦躁不安的心找理由。

一定是应激反应,他不知道真相的……

……

和悦趴在窗台上看外面的天空,云朵飘过一片又一片,慎释今日穿了一件休闲的黄色裤子,他坐在沙发上,正在处理言铭交给他的任务。

只有宫山坐在床边,替紧闭双眼的顾韵然擦拭额头的汗珠。

医生说了,他现在的皮肤很是娇嫩,汗珠会造成伤害,只是额头上的汗珠,怎么越擦越多。

“哥,房间里的温度太高了吗,他怎么出这么多汗?”

病床上的顾韵然突然皱眉,他摇头,从嘴里挤出几个含糊的音标,呜呜咽咽,像被伤到的小兽在舔舐伤口时,抑制不住的呜咽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