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负卿)孟颜其;白茯苓画叁谦完结版在线阅读_(孟颜其;白茯苓画叁谦)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书名:何以负卿

主角:孟颜其;白茯苓画叁谦

简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画叁谦创作的《何以负卿》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为何她救人一命却被误了终身?
重活一世,为了不与他再有任何瓜葛:“不知你家可有什么值钱又稀罕的宝贝?”
“要论我家什么最稀罕,那就非我莫属了
姑娘这是要我——以身相许?”
白茯苓瞬间惊呆,要不是重活一世,不被他吓死也被他气死了
自己前世究竟造了什么孽,欠了他们多少债?

何以负卿

《何以负卿》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007章 恋亲人

白家家规甚严,凡白家男丁不得纳妾,除非正室无所出。

这田氏嫁到白家既不用对付妾室,也不必烦心庶子庶女。偏偏肚子又争气,连着生了一儿一女,稳固了在白家的地位。

平时除了管管账、理理家,一门心思只在自己一双儿女和孝敬婆婆上。

每日必到白老太太处晨昏定省、端茶递水,极尽孝道,婆媳之间关系非常和睦。

良性循环,家庭和睦了,夫妻关系自然也就和谐了。

自白老太爷去世后,白老太太特意搬到最偏远寂静的东院。白玉敬还特意取名“福寿堂”,寓意福寿两全。院子不大,却收拾得干干净净,井井有条。

进了院子,正在洒扫的丫鬟眼尖,忙放下手中的活行了礼,小声道:“太太、小姐。”

罗妈见了田氏行完礼朝屋内努了努嘴。田氏会意,轻手轻脚的进了正厅。

一阵檀香味扑鼻而来,原来这白老太太每日起床后,都会到自己的小佛堂虔诚的念佛祈福,任何人都不能打扰。

田氏坐在正厅喝了一盏茶的功夫,白老太太礼佛结束。清瘦的白老太太从里面出来,一双眼睛精神奕奕,一看就是精明强干的人。

看到白茯苓,口中念了一句佛,忙道:“哎哟~我的儿,可曾吓着了?祖母刚刚求了菩萨保佑你平平安安、事事顺遂。你赶紧到菩萨面前去拜一拜。”

白茯苓还未来得及动作,田氏在背后轻轻推了她一把。白茯苓几步到了白老太太面前,轻声唤道:“祖母。”

也不怪田氏会有这个举动,以往让她来跟祖母请安,都要说尽好话才不情不愿地过来。

老太太将她上下打量一番,见她面色无虞,才放下心来。

白家往上五代都是单传,到了这一代才多得了这一个丫头。若论白家谁最宠她,除了田氏便非白老太太莫属了。

白茯苓跟着祖母进了里面内设的小佛堂。房间很小,南边靠墙摆着一张案几,两边香台上的线香正缓缓冒着云纹一样的白烟。

正中供奉着一尊足踩红莲、手持玉瓶的白玉观音。观音慈眉善目,端庄肃然,嘴角含笑,俯瞰众生。仿佛所有的苦难到了她面前都会烟消云散。

白茯苓乖觉的走到香案下方的蒲团前,恭敬的跪下,双手合十,小小的身体伏在地上。心中诚心诚意的感谢上天给了她重生的机会……

一旁的田氏、白老太太对视一眼,欣慰的笑了。白茯苓一向活泼好动,今日难得如此安静乖巧。

出了佛堂,下人早已摆好早饭:一大白瓷碗青菜粥,一碟酱菜,几盘清炒的时令小菜,外加白馒头。

清淡得不能再清淡,简单得不能再简单。

田氏等白老太太坐定后,站在一旁亲自服侍婆婆用餐。

老太太见白茯苓在自己身高旁坐下,拿起了筷子。高兴地对一旁的罗妈道:

“难得今日茯苓肯到我这里吃早饭,她正长身体,可不能同我这老太婆子一样。你赶紧去吩咐厨房给她做最爱吃的红糖炸糕、桂花酥。”

白茯苓每日饭食很是讲究,且变着花样来。不合她的胃口她是不会吃饭的。

像这样简单粗糙的食物,她连看都懒得看。每次随着母亲到了祖母这里,一刻也不留,都是请完安就走。

想起自己以前如此不懂事,心中惭愧,忙道:“祖母,不用了,我吃这些就行了。娘和祖母吃得,我自然也吃得。”

说完举筷用餐,还吃的津津有味。前世在靖国公府,她虽然吃食不愁,却每日如同嚼蜡,食不下咽。

田氏和白老太太又对视一眼,眼中难掩惊讶。

田氏笑道:“这孩子早上受了惊吓,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白老太太道:“那是菩萨保佑!菩萨保佑!”说完赶紧双手合十,对着佛堂的方向,嘴中念念有词。

用完早饭,田氏陪着白老太太用茶闲聊家常,顺便汇报一下府里的情况。白老太太多年不过问府中之事,是以只听着,不发表任何意见。

只在听到田氏说给白茯苓又安排了一个丫鬟伺候时,点头道:“理应如此,毕竟是女娃,自然要娇贵一些。”

说完端起茶盏“呷”了一口茶,又道:“我像茯苓这么大的时候,身边就有七八个人伺候了。再给她添一个丫鬟正好,好事成双嘛!”

田氏抑制住内心的喜悦,她知道老太太发了话,此事就算定了。她和丈夫提过好几次,每次都被他几句话就敷衍过去。

白玉敬最有孝心,母亲的话等同圣旨。老太太这关过了,也免了她再多费口舌去同丈夫理论。

田氏极有眼色,见婆婆面带倦意,连忙带着白茯苓起身告退,留出时间让老太太休息。

出了福寿堂,白茯苓跟在田氏身边安静的走着。田氏时不时拿眼偷瞄她。

白茯苓知道自己走路一向不老实,不是上蹦下跳,就是左摇右晃。

若碰到蜜蜂、蝴蝶,总要去扑一扑、抓一抓。路边的水坑也要拿脚去踩一踩,反正一刻也不会安分。

她也想让自己像前世一样,但毕竟自己的灵魂已经近二十岁了,这种幼稚的事情委实做不来。索性由着母亲在一旁猜疑。

田氏终于按耐不住,开口道:“茯苓,你可有哪儿不舒服?我怎么感觉你今日怪怪的,和平时大不一样。”

白茯苓抿嘴一笑,脸颊露出一对浅浅的酒窝,“娘,你不是也说了女大十八变吗?女儿大了,性子自然会变啊!怎么,娘不喜欢我这样?”

“喜欢,当然喜欢!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娘都喜欢!”田氏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道:“你这变化也太突然了,为娘的一时接受不了啊!”

白茯苓心中叹气:“前世我仗着娘和祖母的宠爱,整日只顾着吃喝玩乐,很少有时间陪伴她们。出嫁后才明白亲情的可贵,可后悔却来不及了。这次我一定要好好陪伴家人,不再让他们替我操心。”

到了正院,田氏对白茯苓道:“难得你今日陪了我这么长时间,你自己去玩吧!”她知道自己的女儿一听到玩最是高兴不过。

作为母亲,她只希望自己的女儿在出嫁前开开心心,无忧无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