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霸总穿越七零做咸鱼)陆景行顾南墨全章节在线阅读_女霸总穿越七零做咸鱼完整版阅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女霸总穿越七零做咸鱼》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胖丫胖了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女霸总穿越七零做咸鱼》内容概括:【苏爽甜宠】【无极品】【不狗血】【商场空间】【挖宝暴富】
顾南墨觉得自己是一个孤魂野鬼,无论在哪里,别人都在一家团聚,欢度佳节的时候,自己却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过节
刚穿越过来的自己,就像一只躲在黑暗里的影子,没有办法独自走在阳光底下,有很多时候,顾南墨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实的活在世上
一路打怪、捡装备,收获很多,但是很空虚,觉得自己的世界一片虚无
可是家里来了两个京城的知青,给了她阳光般的温暖,陆景行对顾南墨说“无论你是什么,只要你是你,三哥护你一世周全,不,三哥护你生生世世

这是一个霸总,被活生生宠成咸鱼的故事

女霸总穿越七零做咸鱼

《女霸总穿越七零做咸鱼》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进城

顶着压力吃完饭后,顾南墨觉得自己胃疼,有点消化不良。但还是乖巧的坐在院子里跟崔家人唠着嗑。

崔家的院子有顾家的两倍大,房子也是砖瓦房呈U形,窗户也是玻璃的,这应该是整个村里除了村委会最好的房子了。

有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是崔永富大哥家的孙子,怯生生的走到顾南墨面前,管顾南墨叫姑姑,顾南墨把他抱在怀里,小男孩对顾南墨说“姑姑身上是橘子的味道。”

顾南墨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洗澡用的是水果味的儿童沐浴液,哎呀!疏忽了,大意了!这时候的人穷一点的用碱面和着草木灰洗澡和头发,好一点的人家用的是肥皂,也叫胰子。一块上海牌香皂能被当做一份体面的嫁妆。看来以后要用无香型的沐浴液了。

顾南墨用兜里的大白兔奶糖转移了小男孩的注意力,又赶紧接着给崔家每个孩子发了一块,连崔小娟和崔志新也发了一块,大白兔奶糖的含金量果然不是盖的。刚发完糖,就发现刚刚在饭桌上瞪着自己的崔永富大嫂,对自己眉开眼笑的。

崔婶收拾完碗筷就把顾南墨叫到一旁,递给顾南墨一个包裹,包裹里面是纸钱,告诉顾南墨正好今天是顾妈的“三七”,让顾南墨拿回去在自家的屋里偷偷的给顾妈烧掉,然后让崔小娟和崔志新带着顾南墨出去溜达溜达,完了给顾南墨送回家。

顾南墨一边跟崔小娟和崔志新在小河边上溜达,一边借着聊天套话,啊,原来村里的牛棚里没有大佬,大佬都在很远的农场里统一管理着,村里的牛棚是给类似低保户住的,牛也归他们管。

啊,村里周围的山上是没有野猪的,野猪都在真正的深山老林里,这周围的山,十几岁的孩子都敢自己上去。就有点野鸡野兔什么的,偶尔运气好能碰见傻狍子和梅花鹿,但也是很少见。

啊,山上是没有人参的,人参是长在海拔高的深山里并不是,是个山里就有人参。

啊,山上也是没有灵芝的,灵芝一般要长在有岩石或是断崖的山上的。

都给顾南墨聊郁闷了,怎么的,这是穿越的方式不对?为啥别人就能野猪人参的往空间里搂,到自己这就只能是采蘑菇的小姑娘?

聊了一个多小时,聊得那两人像看傻子似的看自己,聊得自己的心拔凉拔凉的,一共才九件大事,啥都没干就划掉两。

顾总不开心了,顾总要回家了。

回到家后,天也暗了下来,锁好了门,顾南墨就进了商场里到卖古玩的楼层找到沉香,又去厨房拿了一个碗装了一碗米,回到爸妈的房间里。

找出爸妈的相片立在炕上,把香插在米里,点燃,磕头,在心里默念“希望你们一家在天上好好的,谢谢你们让我穿越到了这里,也谢谢你们给我留了那么多的遗产,我会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替小南墨好好的生活下去”,念叨完就把崔婶给的纸钱烧了。

烧完纸以后就拿着手电去了小姑娘的房间,坐在炕上,因为顾南墨发现这个空间是进去前是什么姿势,出来后还是什么姿势。

回到样板间。拿着自己之前做的穿越笔记,划掉两项。顾南墨想着自己明天应该去县城,刚刚在崔家才知道屋里墙上的日历的不对的,今天都4月8号了,可以去把顾爸的抚恤金还有给自己的抚恤金领回来了。

反正有空间,那么多的现金也不怕,存折的钱就先放着。

顾南墨走进卫生间洗漱时就再一次的感慨空间的给力,她发现淋浴间已经恢复干净,就连玻璃门上的水珠都没有了。这就像住酒店一样,出门了有保洁人员在做清扫。

洗漱完,顾南墨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翌日早晨,顾南墨醒来洗漱完就跑到商场的十五楼广式茶点,喝了一碗艇仔粥,吃了一笼虾饺,感谢店家各式的粥都熬了一大桶。

吃完饭后,顾南墨就去后屋找到自行车,自行车是女士的,小姑娘学了几回因为怕摔都没有学会,但是顾南墨会,直到工作前顾南墨都是骑自行车的。

把户口本和烈士遗属证还有一些快过期的票和装进军挎包里,骑着自行车按照记忆里的线路往县城走去,因为不在县城里过夜,当天去当天回来,所以不用去找大队长开介绍信。

骑了大约半小时,就进入县城里了。一进城里,顾南墨就下来推着车子走,看见县城里的景象,就感觉自己身处在黑白老电影里,周围是灰突突的房子,远处有几座两三层的建筑。街道上的房子的墙上都有一颗大大的红星。街道的路也都是黄土路。

路上的行人穿的衣服只有黑、灰、蓝、绿、土黄五个颜色,脸上的精神很饱满,但是看上去都是蜡黄的,顾南墨脸上也涂着黄色的药膏,但是好像也比路上的行人要白一些。

顾南墨推着自行车走,收到很多的注目礼,这时顾南墨有点后悔了,应该叫一个人陪自己来县城好了,一个小姑娘推着自行车有点太张扬了。

永吉县的人口比较少,县城也不大,估计一把瓜子没嗑完就到头了,邮局很好找,一个外面有着大大的绿色邮筒的就是,顾南墨把自行车停在邮局门口,发现自行车没有锁,就推着进门。

“你干啥的?怎么把自行车推进来了?赶紧推出去!”一个中年大叔冲着顾南墨喊道,屋里的人全部都看了过来。

“叔叔好,我是来领烈士抚恤金的,我的自行车没有锁,我推进来就靠边放,一会办完我马上走可以吗?”

中年大叔一听是来领烈士抚恤金的,马上就答应了,而且给顾南墨带到前面插队去办理,这让顾南墨感觉到,这是一个贫穷的时代,也是一个热血的时代,军人、烈士在这个时代被很好的尊重着和拥护着。

邮政的工作人员问到为什么是顾南墨自己来领抚恤金,还是这么大额的抚恤金,3500元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大约是一般家庭将近10年的收入,也难怪工作人员问的时候都很小声,怕被人听到。

“我家里就我一个人了,我想把钱取出来将来上学用。”

工作人员建议顾南墨取出来再办个存折存进去,说这么多钱放在身上不安全,顾南墨一想空间里还有那么多现金,就同意了。

最后工作人员把每个月的抚恤金和粮票还有那个3500元的存折一起给了顾南墨,除了粮票又多给了顾南墨两张副食票,大概是因为听顾南墨说家里就剩自己一个人了觉得很可怜。

这个时代的人就是这样很纯粹,这是顾南墨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真的穿越到七零年代里来了,这种感觉很微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