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绒正阳(归墟古国治:快穿之觅爱)热门小说_(归墟古国治:快穿之觅爱)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归墟古国治:快穿之觅爱

作者:糖公子

角色:艾绒正阳

简介:《归墟古国治:快穿之觅爱》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糖公子的火热小说。讲述了:三魂七魄不全,七情六欲没有
这不是天生的,而是被人打散的
艾绒走上了找回自己三魂七魄,七情六欲之路
这一路注定坎坷……

并发现,每一世都在他身上
一个看似是猎物,其实是狩猎者;
一个看似是狩猎者,实则早已成了猎物
请看这两人如何走出属于他们的爱情之路

评论专区

我没想当影帝:这书的时间线一开始就到16年了,等你写到19年。那后面还写个屁呀。在时间线上吃亏的娱乐文已经很多了,这么幼稚的错误还犯?

贼胆:还可以的,属于早期类型的优秀网游

混在抗战:快乐抗战

归墟古国治:快穿之觅爱

《归墟古国治:快穿之觅爱》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6章 撩拨.权利

艾绒一进来,苏就感觉到了,抬头看到艾绒眼睛一亮,又飞快的转回头哼了一声。

艾绒脚步一顿,这是生气了?不至于吧?

“等了很久吗?”艾绒还是小心的问了出来,视频里说不能晾着生气的人不然就更不好哄了,还要学会主动认错的道歉:“今天看一些古籍多用了一些时间就来晚了。”

其实苏也没有等多久,只是一想到自己先来等着就忍不住想发泄一下,现在的也只是做做样子增进一下两个人的关系,听到艾绒主动认错也就说道:

“没有。”苏说着轻敲了一下水面,把手收了回来。

在两个人一个有心,一个有意的情况下,关系倒是真的拉近了不少,至少艾绒这么觉得。

“你有什么愿望吗?”

艾绒还是决定来点直接的,她看的那些视频里面的男人哄女人开心总是砸东西说软话,然后女人就会很开心。

现在苏不开心,自己也学一下那些方法就好了。

青叶一定想不到自己的视频被艾绒拿来这么用了,她借鉴了里面的处理方法,而忽略了两个人的性别关系。

艾绒想着古代人的思想或许比较纯粹,作为前朝遗孤最大的愿望也就是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吧。

从没想过在黑暗里开出来的花,怎么会如外面一般纯粹。

苏的反应不可谓不快,虽然不知道一天的时间艾绒发生了什么,但是艾绒对自己的态度还是能感觉到明显的变化的,心念一动苏觉得试试艾绒的底线:“什么愿望都可以?”

“什么愿望都可以。”艾绒继续说道。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把这个国家拿来给我玩玩吧!”

苏说的随意,脸上也一副无聊极了的表情,就好像只是随口一提,又好像纯粹是为了刁难艾绒,话落还伸出手对着指尖吹了一口气。

虽然苏表现的很随意,但是心还是提了起来,余光注意着艾绒的表情等着她的答复。

这个男人的指甲也好看,透她喜欢的健康的粉色。艾绒的的视线也随着苏的吹气挪到了他的手上。

“好啊。”嘴里随意的说着。

“你有听到我说了什么吗?”苏说着放下手惊讶的看着艾绒。

他想到了她会答应自己一些事儿毕竟话都放出来了,这个她拒绝以后自己再提下一个她一定不会拒绝,却没想到艾绒一口答应了下来。

“听到了,你要这个国家。“艾绒无所谓的说道,视线从手上挪到了苏的脸上:“把我的消息透露给丛帝吧。”山不过来她得过去,这将是属于高层之间的博弈,总不能她凭空把丛帝弄死,她可没那个能力。

而且可以的话,她还是不想牵连上无辜的百姓。

不论什么时候,生活在底层的人们都是最难的。

苏的眸光几经变换还是不想相信她答应的这么干脆,美目流转风情无限的试探到:“透露给他干嘛,就一个年过半百的臭老头,哪有我俊俏。”

又似嗔似怨横了艾绒一眼说道:“你有我还不够吗?”说着看向了艾绒的眼睛。

“够,只要你。”艾绒只觉得那一眼看的自己想哆嗦一下,还是回答了这个话,谁让苏是她的任务呢。

苏没想到艾绒回复到这么干脆,她的眼睛澄澈的仿若十岁孩童,干净的不染杂质里面倒映着小小的自己,只有自己!

苏觉的有一团火从那双眼睛里,一直烧到了自己的心里,有什么陌生的东西一点点滋生。

或许,他应该做些什么。

艾绒奇怪的看了苏一眼,什么毛病说说话耳朵就红了。

“所以,可以吗?”艾绒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

“可……可以……”苏有些磕磕巴巴的说着,随即又凶了一点:“你说的只要我,要是让我发现你骗我……我就……杀了你!”

艾绒惊讶的看着苏,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解释。苏好像误会她的问题了,可是又想了想自己的任务,好吧自己的任务目标 ,要宠着只能顺着苏的话说道:“好。”

“那可以把我的事情透露给灵帝了吗?”

“好吧,正好明天我要参加王小姐的茶话会,帮你传播一下好了。”苏一脸傲娇的应承下来,像一只刚被主人撸过的猫。

艾绒看着好笑,这个男人明明第一眼看着妩媚又冷艳,怎么几次接触下来这么可爱呢。

她哪里知道苏在下属面前的样子,杀起人来更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笑着就能把刀推进敌人的心脏。

“下次如果你不想这么早睡,可以正常就寝,我如果要入梦找你,你会感到困倦到时候再就寝就好。”艾绒还是有点介意刚才进来时苏的反应,她要宠着任务目标,给他好的心情。

艾绒以及在进来之前和青叶确认过了,这个苏就是自己的承载者,自己的命魂可在苏的身上呢,总要让他以后心甘情愿的给自己。

外面看着艾绒睡去的青叶发出了不怀好意的声音:“再找找,还得再找找,刚才给少主看的都太含蓄了,这样完全不能拿下那位大人啊!没有大人的真爱一吻,这命魄怎么收回啊。”

她要是知道梦里的两人现在的状况,一定不会这么着急了,只会仰天大笑,喊一声机智如我。

“你已经有计划了吗?”苏还是问出了口。

只有知道她的计划,他们才能随机应变减少不必要的周折。

“或许,一个让大家信服的神使,会让国王给她更高的待遇,也会让国民对她的决定更加信服。”

艾绒说的云里雾里,苏却一下子就明白了。

艾绒是想好好利用自己巫女的身份造势,倒是和他们想的如出一辙,就是不知道艾绒到底有多大的能耐了。

“会成功的对吧?”

“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想方设法给你。”为了任务目标也要成功啊。

苏的心底刮起了狂风暴雨,这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对自己:“只因为我是我吗?”还是因为我是望帝的遗孤?苏的心里产生了巨大的恐慌。

“对,因为你,只是因为你是你。”你是我命魂的承载者,仅此而已无关身份。

“哪怕为了我去死?”苏继续追问。

艾绒犹豫着怎么回答,也不是不可以啦,但是也要等到苏成年自己完成望帝的嘱托才可以。

艾绒的犹豫被苏看在眼里,垂下眼帘自嘲的一笑,哪里会有人因为他这个人而愿意付出生命呢。

“5年,5年以后等我完成你的愿望,哪怕你需要我去死也可以。”因为这个时间望帝的任务也完成了,自己是死是活就不那么重要了。

苏轻笑一声,刚要嘲讽艾绒骗人,就看到艾绒真挚的眼睛,张了张嘴挤出一句:“记住你说的话。”

是的苏还是不信,经历了太多的人情冷暖的他,在心里觉得艾绒一定是骗他的,不然也不会说什么5年,只是自己还要用到艾绒。才装作信了而已。

她只是比那些小姐们更合自己心意而已。

此刻的苏没有意识到,他已经动心了,正是这份不信任,让他意识到自己的心意时正是他失去的时候。

艾绒对他来讲和别的女人已经不一样了。

艾绒本就敏感,按理说能感受到苏的不信任,只是苏的演技太好了,艾绒没抓住这丝怀疑。

艾绒看着苏想着额说些什么比较好,这个话题不太适合继续聊下去了,还没等她转变话题,苏又问道:

“要是我想找你怎么办?”不能掌控的感觉他不喜欢的。

艾绒目前也没什么好办法,大巫的手札里也没讲这些奇淫巧计,看来只能回去问问青叶了她知道的一定更多。

“我会尽快想办法给你联系我的方式。”艾绒承诺道。“你那边要是消息传播的快点,或许我们很快就会见面。”

“恩。”苏佯装开心的笑了起来,眉眼弯弯如诗如画。

艾绒也学着他笑了起来,果然苏真是越看越耐看,笑起来就更好看了。

两个人结束了交谈,艾绒从苏的梦里退了出来。

第二天早早起床重复了昨天的流程,早饭结束后艾绒主动问阿朵:“族长在哪里,我要见她。”

“族长这两天都在安排族人的召回,以及整理家什为您做准备。”阿朵回答着艾绒的问题,也变相又解释了一次昨天的事儿。

“恩,那带路吧。我有事和她商谈。”那边有苏传播她的消息,她在这边确实也要早做准备了。

“是。”阿朵应到,引着艾绒向议事大厅走去。

“青叶你说有什么方法可以让速联系到我?他连飞鸽传书都不方便吧?蜀国传递信息我记得还是靠马匹,太慢了也太容易被人截获了。”万一丛帝看了两人的信件,内容再被人过度解读,威胁到苏的人身安全怎么办。

青叶眼睛一转,有了主意:“相思蛊啊。”

艾绒看了青叶一眼确认到:“你确定相思蛊可以让苏联系到我?”

青叶肯定的回答:“没错,这种蛊一定能做到。”那可是情人的一线牵,这要是做不到那不是白担了这个名字。

艾绒目视前方向议事厅走着,错过了青叶眼底的狡黠。

啊,怎么办,现在的少主也太好骗了,说什么信什么,怎么办?忍不住想欺负唉!青叶想着,双手捧着脸晕乎乎的飘着跟了上去。

艾绒一路走来,都能看到忙碌的男男女女。

每个人看到艾绒都会停下手里的工作,左手放到眉上轻施一礼目送艾绒,等艾绒离开后才继续手里的工作。

艾绒一边点头回应着,一边感慨古人的虔诚。

就这样来到了议事大厅。

原来正是前天族长和自己交谈的地方。

“巫女大人!”聂香扶着拐杖起身施礼,看着艾绒入座主位后,才颤抖着开口:

“大人,那个孩子,可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