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萌宝:弃女修仙要逆天》阮心池金银全章节免费阅读_绝世萌宝:弃女修仙要逆天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绝世萌宝:弃女修仙要逆天

作者:池金银

主角:阮心池金银

简介:《绝世萌宝:弃女修仙要逆天》是作者“ 池金银”的倾心著作,阮心池金银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空间+萌宝+团宠》人人都以为那个带娃的女修是下界无根无基的小可怜都想踩上两脚,各方大能怒了,他们争着抢着都来不及宠的人也敢欺负?众人得知她就是仙界一直苦苦寻找的丹神、器神、符箓阵法大神时,六界震惊个个跪求原谅!

绝世萌宝:弃女修仙要逆天

《绝世萌宝:弃女修仙要逆天》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留仙村

天渐渐黑了,也没办法找地方把自己身上的臭味给洗了,她们母女两个身上的味道是一样的臭。

阮心觉得吃的那红色的果子,可能有洗精伐髓的效果,把她们体内的杂质都给排出来,所以才会那么臭。

她现在浑身感觉暖洋洋的,比之前有劲多了,就连手上之前摔破的伤口都快不见了只有肉粉色的疤,匕首割破的手指也已经闭合结痂。

阮心不再赶路,找了一棵比较高大粗壮的树,树有她三个粗,顶上有几个树杈子,把团团换了个方向,背在了身后,用剑在树身上砍了几个可供她往上攀爬的借力点。

爬到树枝杈上的时候停了下来,远处传来狼的吼叫声她也不带怕的,听那狼吼声离得远呢,这棵树够高,今晚呆在上面应该也比较安全。

在枝杈上坐好,又小心翼翼的把团团解开抱在身前,小家伙可能吃了那果子不饿了,这会儿睡得正香。

下午到现在团团也再没有发过热了,阮心放下心,只要从这个森林里出去,她们母女就能在外好好的生活了。

又小心翼翼地把团团系在身前,这树上太高抱着不安全。

拿出之前从那两老头身上得来的白色中衣,顶在团团的包被上,多少也能挡点寒气,不过这森林里的夜晚倒是没想象的冷。

阮心在树上坐了一夜都没敢闭眼睛,怕自己睡着了掉下去。

好在一夜都有惊无险,并没有什么野兽过来,可能是因为她们身上太臭了,就算有什么也给熏跑了吧。

天边露出鱼肚白时,阮心从树上小心翼翼的下去。

因为下树的动作,怀里的团团醒了,睁大眼睛看阮心,突然哇的一声哭出来。

声音比起昨日中气十足。

“团团怎么了?是妈妈呀,哦哦不哭不哭。”

团团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顿住哭声,疑惑地看着阮心。

阮心也才发现团团脸上黑乎乎的还有点黏,用手擦了一下,结果团团被擦的地方露出一小片雪白的皮肤,但是手上是真的臭。

阮心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肯定她脸上也是这样呗。

然而团团看着一脸黑的阮心又哭了。

“好了好了,咱团团不哭,是不是饿了?妈妈给你吃果子啊。”

阮心怕孩子再哭引来野兽什么的就不好了,用袖子在脸上蹭了一下,露出了一些她原本的容貌。

团团看了看,还是委屈地呜呜,却比之前小声了许多。

阮心把手在身上擦干净,从储物袋里拿了一颗朱果出来,把果子啃破了一点皮,然后对着团团的嘴使劲一挤一捏,果子里的汁水全都流淌出来。

团团也是在喝到这甜甜的果汁后,顿住了哭声。

阮心自己也吃了一个。

她觉得吧,她们脸上这东西还是不要弄掉的好,毕竟这臭味有可能防野兽。

喂好团团又把包被解开看看她有没有尿,昨天刚吃了果子又拉又尿的,倒是一晚上小屁屁上还是干净的。

母女两人都吃饱,阮心又背着团团上路,手里拿着那把断剑遇见了障碍,挥手就是一下,终于在两天后走出了这一片森林。

看着前面被人种过的庄稼地阮心激动的都要哭了。

再走不出那森林,都不知道最后自己和闺女是要被饿死呢,还是要被野兽给吃了。

说起来她也奇怪,这两天里她只偶尔看到过野鸡野兔,至于豺狼虎豹的什么倒是没有遇到,可能是时来运转了吧。

而她没发现的是,她走后身后的森林里露出几个野兔鸟儿的身影皆是一脸庆幸:那一大坨屎终于走了,它们又能自由自在的在森林里面玩耍了。

*

两年后,留仙镇里的留仙村,王家小院里。

阮心正练习控物术晾晒草药,旁边一个三四岁扎着冲天辫的小女娃,跑来跑去的,给她递草药。

“娘,给。”

“哎哟谢谢团团,要是没团团的帮忙,娘亲可要干大半天都忙不完呢!”

团团听自己原来这么有用,露出了甜甜的笑。

“嘻嘻…娘也棒!”

院外一个背着背篓的老头推开门进来,团团看到,高兴的一蹦一跳跑过去迎接。

“爷爷回来啦!”

“哎哟,咱们团团在帮娘亲干活呢,真乖!”

阮心上前帮着王曲宏把背上的背篓取下来,把里面的草药分门归类,要炮制的放在一边,可以晾晒的直接晾在了架子上。

“心儿歇歇。”

“爹我不累呢。”

阮心快手快脚把草药都整理好。

“团团瞧爷爷给你带了什么回来!”

只见王曲宏从被背篓底下掏出了一只野兔,这是他在山上采药的时候,设了一个陷阱猎到的。

团团大眼睛不灵不灵的露出惊喜表情,整个小人儿开心的在原地转起圈圈。

“(⊙o⊙)哇是兔子!是兔子!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

“哈哈哈,爷爷一会给做个笼子,团团把这兔子养起来好不好?”

却没想团团摇摇头,一脸正色道:“兔子那么可爱,吃红烧兔子吧!”

“哦哈哈哈……好好吃红烧兔子!”

王曲宏捋着胡子笑哈哈,拎着兔子就要去剥皮了。

阮心宠溺的看着团团,叫住王曲宏,“爹,我来吧,您坐着歇歇。”

团团听娘亲这么说,赶忙去给爷爷端了小马扎来。

“团团给爷爷捶腿。”

“哈哈好好…”

两年前阮心带着团团从森林里出来,顺着人迹找到了这留仙村。

王曲宏是这十里八村的赤脚大夫,也是村里唯一一个识字的人,家里只他一人。当初看她母女二人可怜就收留了她们,发现阮心做的一手好饭菜,听她自己说是要饭的,索性就认了阮心做闺女,更是真心把团团当做孙女疼爱。

阮心每天除了洗刷做些家务外,就是帮着王曲宏晒草药跟他学认字晚上修炼。

如今她也是一个炼气六层的小修士,修炼功法自然是之前森林里那两个打斗的老头那里得来的。

没想到这里是一个有修士存在的世界,森林里那两个老头也不是什么武功高强的人而是修士,据其中一本手札她推测出,当初的他们都是炼气圆满的修士,而他们要争夺的那红色的朱果,是洗精伐髓的灵果。

两个老头都到了瓶颈期,为了更进一步找到了朱果,却是谁都想独吞,最后落得两败俱死的下场。

修仙界这样的事屡见不鲜。

“王大爷在家吗?

有人找你家阮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