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兰行)兰倾城傅恒宇完结版免费阅读_(兰倾城傅恒宇)全文免费阅读

书名:赴兰行

简介: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雪糕芥末创作的《赴兰行》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我穿越到一个架空朝代,把妥妥的女主搞成女配,相亲相得京城媒婆都不搭理我,为了保住京城户籍,我嫁给一个病秧子王爷傅恒宇
谁知婚后进宫见太后之后,一切都变了
我本以为没有什么比变成草包更悲的事,谁知竟出现了紫癜狂者……

赴兰行

《赴兰行》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三章傅恒宇死了

太后左一站的是前未婚夫太子,左二是视我为死对头的林碧云,也是未来太子妃,左三是我母亲塑料姐妹花的儿子柳质,也是太后的外孙,更是我喝醉酒表白对象,结果当然是被拒绝,因为我是草包!

右一是安阳,曾经很崇拜我,后来知我是个草包,而嫌弃我,右二是我喝花酒时,为了一个男姬而互殴的皇帝的掌上明珠福安公主,右三是我让媒婆安排二十次相亲的户部侍郎之子李言。

这些人都曾扬言,见我一次,羞辱我一次。唉!新妇进门头一天,我还想没婆婆真好,现下看来好什么好,婆婆的婆婆太后分明是针对我。

“宇儿,到皇祖母这儿!”太后年过花甲,满头白发却只一紫玉双蝶对钗,再无其他装饰,连耳饰也无。一身绛紫色衣服色泽略微陈旧。

看来传闻中太后节俭是真的。可别一直让我保持行礼的姿势呀,我腿酸了。

“你……也过来!”

我挪着小步过去,只听太后道:“看来确实草包了些,宇儿委屈你了!”

傅恒宇轻咳几声,软绵绵道:“不委屈,有皇祖母疼爱,一点也不委屈!”

太后又问我:“昨夜可累着?”

我登时耳根子都红了,太子抢话:“皇祖母,宇弟身子不大好,自然是入不了洞房!”

太后眼神奇怪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傅恒宇:“宇儿保重身体要紧!”

我见傅恒宇脸上显示几分尴尬,我接过太后的话,娇羞一笑:“王爷,你昨晚可说,只要娘子需要,为夫不行也得行!是以昨夜断断续续折腾了一宿才睡,导致早晨都贪睡了好久。”

太后顿了一下,开怀大笑:“好好好!年轻就是好,我有些乏了,你刚过门,多跟他们走动走动。”

我乖巧点头:“是!”

待太后离开。各个本性暴露无疑。

太子:“就他那半截子入土的样子,还折腾一宿,私下哄哄老人就罢了,还敢拿台面上说,真不怕丢人!”

林碧云:“殿下可别忘了,她已然草包一个,哪里还懂得礼义廉耻!”

柳质:“林小姐说得对,草包就是草包,一具皮囊而已,白送给我都不要!”

安阳看我的眼神更加厌恶,仿佛我是脏东西,碍着她眼了。她走到我跟前,盯着我看,忽然道:“草包,本公主要是你,就一头撞死,好过活着受人折辱!”

林碧云上着淡粉锦衫,下穿同色系百褶拽地裙,愈发衬得她出水芙蓉,婀娜多姿,尤其笑起来一对月牙眼,让人忍不住沉沦在她的笑容里。

她轻快步伐移到安阳公主身边,以安慰她的口吻道:“公主别生气,兴许是觉着我们才华难以入她眼,她只是以这种方式躲着我们吧!”

安阳一听眉目一沉,太子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谁料到安阳反手一巴掌打到林碧云脸上:“本公主与她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别以为坐稳了京城第一才女的宝座,就有资格在本公主面前叽叽喳喳!再说,她现是宇王王妃,你个丞相之女,哪有资格置喙她!”

太子立即将林碧云护在怀里:“她现在已经是未来太子妃,安阳你别太过分!”

安阳冷哼一声:“太子哥哥,该睁大你的双眼看看,就算是被你退婚的草包,她林碧云也还是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太子一巴掌扇到安阳脸上,他点住安阳穴道,安阳一动不动,接着他又走向我,捏住我的手腕,力道越来越大,他目光望向傅恒宇:“宇王,十一年不见,今日本不想为难你,但你的王妃让本殿下的太子妃白白挨了安阳的耳光,你说还怎么偿还?”

“殿下,你这般带头羞辱我和我的王妃,莫不是看我病秧子好欺负,我纵使再不济,也是……咳咳……咳咳也是父皇的儿子,你……你……!”傅恒宇猛咳!

我一嘴咬到太子手臂,挣脱他的钳制:“你们若是把王爷气死了,我便一头撞死在这里,也要为王爷讨个公道!”

太子冷哼:“装什么伉俪情深,几个月前可还跟达官贵人相亲,你这个样子真恶心。”

久不说话的福安公主,拉着李言走到太子身边:“太子,这是皇祖母的寝宫,你别让谁都下不了台!”

又看向我:“兰倾城,你服个软,这事不宜闹大,你曾经本就抢惯了风头,今日这局面也算是因果循环。”

我冷哼,体内热血慢慢升腾:“服软?呵!招惹我的是他们,他们最好是给我道歉……”

福安公主推了我一下,怒声道:“怎么?还要让他们道歉,我今日能放下恩怨调和僵局,已是对你仁慈,既然你不知好歹,我便同你算算,你纠缠我未来夫君这笔账!”

林碧云听后,盈盈一笑:“呵!你好大的胆子,连公主的人都敢觊觎。”

我热血上头,扫视他们每个人的神情,对我充满惊恐与愤怒,我朝他们一笑:“呵!你们一个个,都赶着趟的来羞辱我,那我就陪你们玩玩!”

我走近太子身边,踮起脚,贴近他耳边,轻声说:“听说太子急于立功,逮着谁,谁就是紫癜狂者,斩人头颅,陛下这些时日可没少收到大臣废太子的折子,我不介意再火上添把油……”

林碧云大声呵斥:“贱人,离太子远一点!”

太子掐住我的脖子双目愤怒到极致:“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近身贴本殿下?”

下一秒他被我反手掐住他的脖子,我说:“我……现在可是个能决定你生死的东西,也不知道你是想向我道歉,跪地求饶呢还是想让我喝一口你的血?你人这么坏,血应该很美味吧!”

林碧云,柳质,福安、李言被我这一举动吓得瘫倒在地。

“他是当朝太子,你……你……你……休得胡来!”福安被吓得结结巴巴道。

我将太子狠狠扔到地上,解开安阳的穴道,单手揉擦她白嫩光滑的脸蛋:“安阳公主教育过我,对付这种人,要这样做!”

我指着林碧云、福安、柳质、李言,还有倒在地上的太子道:“你们几个互相扇巴掌,声音不大,嘴不肿者统统……被我折断脖子!”

他们不动,我目光一紧,呵斥道:“还不快动手!”

我顺势扯过林碧云的身子,指尖来回划过她脖子:“你的脖子,肌肤似雪,你说,我用手掐断,会不会把白皮染成红皮。”

“你……你……你……”林碧云被我掐断的面色发红,口齿不清!

“松手……松手……咳咳!”傅恒宇大声制止我。

我另一手对他做“嘘”的动作,一手松开林碧云的脖子!她大口喘气。

我走到傅恒宇身边,手附在他细瘦的手腕处,弯下腰,脸与他平齐,慢慢靠近他脸庞,绽放笑容:“你……”

他伸手敏捷的摸了下我的左后耳根,我瞬间打了个冷颤,体内沸腾的热血慢慢停下来。脑袋一瞬空白,似乎忘记了什么事,见他们几人如见鬼魅一般看着我,我吓得连忙站在傅恒宇身边,嘴巴念叨着:“三、二、一!”我也不知为什么自己要念这数字,但每次念完都挺开心的。

太子他们看我的眼神又不一样了,就是看草包的那种。

傅恒宇突然狂吐鲜血。我不知所措,因为我……我晕血呀!

等我醒来,已在王府,春花站在我床头哭。

我连忙安慰她:“哭什么哭,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春花哭得更厉害:“小姐,你咋命这么苦啊!成婚还没到两天,夫君就死了!以后别人不仅要说你草包,还要说你克夫啊!”

“啊?”我很惊讶:“尸体在哪儿?”

春花领我到大堂,我惊呼这速度真快,灵堂都搭好了!

不一会儿家里来了好多人,说要送王爷最后一程。

我微笑道:“一个个排好队,别插队,时间还长!”

春花拉我到一边:“小姐,你要哭,哭的越伤心,陛下兴许就会免了你陪葬!”

我心想,这皇帝真不是个东西,可忽然想到三个月婚期没过,我这婚不是白结了么!

不成不成!我不能等死!“花儿,你把值钱的东西偷出,咱们晚上跑路!”

“那老爷和夫人咋办?”

我翻她白眼:“他们有免死金牌怕什么!我想好了,出了京就浪迹天涯!你赶紧收拾行李!”

太子带着一行人马闯了进来,身后是忤作:“宇王遭人毒杀,未查清之前,谁也不得离开!”

“殿下,我们知道你与王爷有过节,但不能连死人都不放过吧?”说话的是八王爷傅钧曜。

太子一副趾高气扬的嘴脸:“怎么!你如此心虚必定有鬼,来人把八王爷抓起来!”

“别吵!有声音!”我听到有人敲木板发出的响声!

“草包,原来是你,与八王爷勾结谋杀亲夫!来人!把她也抓起来!”

我闭上眼睛,体内热血沸腾,一抬手,大门砰的一声关闭,棺材板被掀起,满院白色陵条张牙舞爪,一睁眼,众人看我的目光充满惊恐与惊讶,像见了鬼一样。

我很享受他们此刻的目光,我朝他们邪魅一笑,太子的脖子已被我捏在手里,高举头顶:“太子啊太子,你不知好歹,非要惹怒我,我说有声音,你听不到吗?既然你的耳朵是摆设,那就一个都别留!”

“放开殿下!”傅钧曜声音很重,我不喜欢。

我撕拉扯掉太子的左耳,点他哑穴,朝地面一扔:“不想死,都给我闭嘴!”

我慢慢走向傅钧曜,食指和中指捏住他的剑,生生给他夹断,他后退,我上前,再退,我再上前,将他壁咚到棺材上:“你以后别在我面前说话,声音难听!”

微风阵阵吹过我的发梢,我手抚过他的鼻梁,轻声道:“想喝血吗?”

风太凉,平息我体内的热血。

我很茫然,为什么我和傅钧曜这个姿势,下一秒,我的嘴又开始不听使唤的念熟数字:三、二、一!

在场所有人都很错愕,连连说:“王爷生前太苦,阴魂不散,找人复仇来了。”纷纷跑开。

我很胆小,虽然我经过马克思主义的洗礼,不应该成为鬼神论者,但我就是怕鬼,更听不得鬼字!

傅钧曜一把将我搂在怀里,安慰我别怕!

嗯?什么情况!莫名其妙!我一把推开他,因身子不稳,又被黑纱遮面,大块布料捂住左耳的太子突如其来的一脚,把我踢飞进棺材,我的嘴还亲上躺在棺材里死人的嘴!

我吓得大叫,突然,身下的死尸动了!我的身体已被吓得僵硬,也发不出声!隐隐约约感觉到我后背有一只手慢慢爬到我头顶,再使劲薅我头发,因力道不大,那手又附上我后脖子,冰凉触感瞬间贯穿全身,我心一沉:完了,这下不用陪葬,直接让这个死鬼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