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很凶(许不令优悠)完结版在线阅读_许不令优悠完整版在线阅读

书名:世子很凶

主角:许不令优悠

简介:火爆新书《世子很凶》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优悠,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庙堂尔虞我诈、江湖爱情仇恨、市井喜怒哀乐,无非皆是棋子罢了
昭鸿元年,坊间传言藩王窥视金殿上的龙椅
皇帝下召让藩王世子上京求学,实着质子
本该谨言慎行,结果……

世子很凶

《世子很凶》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九节娘娘

玄武街,在这里住的都是王侯将相,最醒目的就是萧家府邸,因为世代为相再加上萧氏祖宅在繁华的临安,家底可以说是堆积成山,其次就是陆家、许家,和前面两家比起来,萧王府看上去比较寒酸。

许不令回到萧王府的消息一下便传开了,那些来探望的王孙贵族都被陆夫人以监护人的身份一一打发走了。

这时,丫鬟紫鸳从宫里带来三位御医,都是行医多年有经验的老中医。

……

大昭朝尚武之风盛行,孝宗皇帝在世的时候意识到武人满街乱斗有失大国威严,后来下令把所有武馆赶到了子午街禁止私斗,但这个私斗是指兵器生死搏杀。

寻常不动刀子切磋,只要按规矩来,朝廷都会闭一只眼睁一只眼。

状元街上行人来来往往,在这里的大多数是从外地赶来的江湖人,他们有着自己的圈子、暗号,有些见不得人的任务都由他们这群刀口舔血的人来完成,虽然很危险,但赏银很多。

大雪纷飞,一位身着黑衣头戴斗笠手拿长剑妖娆的倩影正往小巷而去。

“不好意思,今天陈四爷不在家,你过几天再来”。

黑衣女子刚转过巷角,就听到了这一番对话。

“不行,今天我必须见到陈四爷,不……不然我回去就死了……”

说话的是一名高瘦男子,身上有多道伤口,鲜血不停的往外冒,语气却很着急。

黑衣女人没有上前打扰,作为江湖人本不该偷听别人的对话,但好奇心作祟,鬼使神差的躲在巷角边偷听他们的对话。

江湖有江湖的规矩,陈四爷作为长安城有名地下黑手之一,对自身的安全最为看重,不是什么人想见就能见的,拦着高瘦男子的男人是陈四爷打手之一。

“陈四爷今天受邀请出门了,没个两三天是不会回来的”。

男人瞧见高瘦男子脸色苍白呼吸急促,常年习武便一眼就能看出来此人受了很严重的伤势,寻求陈四爷肯定是为了找一个庇护所而已。

时间一晃三天过去。

景江丽苑,内院西厢房。

陆夫人一身白色冬裙,肩上披着白色狐裘,头发梳成最近流行的随云髻,一支发簪插在发髻之间,端庄气质未消,凭空多了几分明艳。

陆夫人站在许不令面前帮他整理衣襟和头发,柔声道:“自己出去小心点,你这张脸不知道能迷死玄武街多无知少女”。

语气酸酸的,就像自己养白菜被人窥视了一般。

许不令感觉到牙疼,这句话他不知道听了多少遍,摇头笑道:“陆姨,我又不是什么花花公子,见一个爱一个那种,我的人品你还不知道吗?”

“哼~,我就怕你瞒着我。你作为萧王的世子,以后是要继承你父王的王位,不是什么女人都能往家里带。好了,快去吧,老萧肯定等着急了”。

许不令笑了笑,轻轻抱了一下陆夫人便走出的房间。

“死小子,又吃我豆腐……”

陆夫人脸颊微红,起初对这样的拥抱有些抵触,但经过许不令的解释说是代表‘期待、不舍’才渐渐接受。

但对她一个守身如玉十多年的寡妇来说,心里没有一丝异样是不可能的。

内心告诉自己,这是令儿对自己的关心,不可能有其他想法,因为我是他姨。

念到此处,陆夫人才恢复杂七杂八的心神,坐到软榻上继续绣着公子袍……

走出景江丽苑后许不令换上一幅冷峻不凡的脸:“老萧,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老萧杵着拐杖跟在许不令身旁道:“小王爷,老七老八在今天早上找到了那天袭击我们的,可是……他都已经死了……”

许不令双眼一寒:“杀人灭口”。

“对了,小王爷,最近锦衣卫来了一群新兵蛋子,我们正好可以利用利用,重案库我们进不去,可以让他们帮我们效劳”。

许不令对老萧的提议很满意,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

“嘿嘿~放心,我老萧办事从来都是妥妥的”。

等老萧杵着拐杖离开后,许不令也没闲着,长安城表面上看似平静,但暗地里水浑浊无比。

聚集着五湖四海的江湖人,还有朝廷的通缉犯,俗话说‘最危险的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西市有镇三关庇护、东市有陈四爷庇护,换句话说他们就是地头蛇。

许不令回到萧王府从马棚里牵出‘踏雪’,翻身上马朝国子监而去。

——

“我想知道锦衣卫李奇的消息”。

黑衣女人的声音清冷,不带丝毫感情,或许是天生如此,对待任何人都这样。

坐在对面的陈四爷抿了一口茶,仔细的打量面前这个黑衣女人,不动声色道:“你是来杀他的?”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陈四爷已经见惯不怪了,李奇是锦衣卫的主官也是皇帝的培养的死士,当年血洗东海陆家牵连了不少江湖人,但也得罪了很多人,每天有不少人来寻仇,当然都是有去无回。

“我观姑娘的武艺杀不了李奇,反而会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黑衣女人没有说话,她性子本就清冷,对待生死已经看透了,只是担心师父,这次下山连个打招呼都没打,师父发现自己不见了肯定很着急。

陈四爷瞧见黑衣女人沉默不语,暗暗叹了口气,虽说他是地头蛇,但还有一颗人心,不像其他的地头蛇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姑娘,一个月后,太后会出宫赏景到曲江池宁园亭,身边有一群王侯贵妇陪同,护卫太后安全的就是锦衣卫李奇”。

黑衣女人闻言拱手行了一个江湖礼:“多谢!”

随后,陈四爷离开仁义堂,来到早已等候多时的门卫身边问道:“那人的身份查明白了吗?”

“回四爷,那人是朝廷的通缉犯,几天前袭击过许不令……”

陈四爷双眼微眯:”处理尸体的时候可有其他人看见?”

“……”

陈四爷了解自己的手下,瞧他这样知道肯定被人看见了,“长安城的浑水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参与的,皇族的争夺自古以来就是不死不休”。

“对了,四爷,我在曲江池遇见了九节娘娘……”

陈四爷瞳孔猛然睁大,满眼不可置信,九节娘娘是谁?是先帝的妃子也是江湖上顶顶有名的高手,还是宣和八魁之一。

但几年前皇宫传出消息她已经死了,难道死而复生?

门卫拿出了一封信:“四爷,这是她让我交给你的”。

陈四爷接过信封,并没有急着打开,而是抬头望着一个方向……

冬日里的夜晚冰冷刺骨,连猫狗蜷缩在窝里瑟瑟发抖。

皇城上,皇帝寝宫的房顶,一身火红袍服的魏公公手持佛尘,公鸭嗓的声音在寒风中响起:“哎~陛下也是煞费苦心,不管这件事能不能成,受伤的总是那些无辜人,就和崔皇后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