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寡妇逆袭记》秀红建宇完结版免费阅读_山村寡妇逆袭记全集阅读

书名:山村寡妇逆袭记

主角:秀红建宇

简介:小说叫做《山村寡妇逆袭记》,是作者云潇寒写的小说,主角是秀红建宇。本书精彩片段:八十年代末,一场意外,让年轻漂亮的秀红变成了寡妇,她受尽了村里各色男人的欺负
迫不得已,决定背井离乡,奔向繁华的大都市,却根本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被犯罪团伙给盯上……

山村寡妇逆袭记

《山村寡妇逆袭记》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人言可畏

日子总是要过。

生活从来不会关心你爱的人是否已经死掉,它只会踩着时间的脚步义无反顾的继续。

秀红虽然每天晚上伤心绝望,但天一亮,她就得打起精神,为了生计忙碌。

因为家里没有其它人了,白天她只能带着霞儿出去干农活。

小霞儿懂事乖巧。

秀红让她在树荫下玩,她就在树荫下玩。

让她在田里头当稻草人赶麻雀,她就在田里头当稻草人。

但是有一天中午,秀红插完秧苗回来,就看到霞儿在那棵槐树底下哭。

旁边几个大点的男孩正勾肩搭背的坏笑着。

秀红连忙跑过去,护住她,问道:“霞儿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霞儿听到妈妈来了,哇的一声哭得更厉害了。

“他们,他们说我毒死了爸爸,毒死了爸爸。”霞儿抹着眼泪伤心的说道。

“别听他们瞎说,我们不理他们。”

秀红边说边恶狠狠瞪着那几个男孩。

那些男孩却一点都不怕她,反而扬起嘴角,蹦蹦跳跳的唱道:“小瞎子,傻不傻。喂她爸爸喝毒药,喝完还问要不要。要不要啊要不要……”

秀红气得浑身发抖,她抽出背后的镰刀,咒骂道:“你们这群小兔崽子,再乱说,我割烂你们的嘴。”

那群男孩吓得一哄而散。

秀红蹲下身子,抱起霞儿,匆匆往家里赶。

一路上,霞儿不停在问:“妈妈,真的是霞儿毒死了爸爸吗?真的是霞儿毒死爸爸吗?”

“别听他们瞎说。”秀红安慰道:“爸爸是自己去了天堂,他要在天堂保佑妈妈和霞儿呢。”

“天堂?天堂是在哪里?”

“在天上,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那爸爸还能看到我们吗?”

“当然可以,只要霞儿抬起头望着天,爸爸就能看到你。”

“真的嘛?”霞儿兴奋的抬起头,不顾头顶的烈日炎炎,漂亮的小脸蛋朝着天,一动不动的。

“霞儿,现在可不行,白天天上太亮了,爸爸睁不开眼睛,要在傍晚和晚上才可以。”

“嗯,霞儿记得了!”

小霞儿高兴的搂着妈妈的脖子,嘟起嘴来亲了亲妈妈。

两人快到家门口时,秀红就看到村里屠夫的大儿子王溜子,像个鬼魂似的在她家门口游荡。

他是山里头出了名的单身汉,成天抽烟喝酒,好吃懒做,谁家酒席上都能看到他醉熏熏的身影。

王溜子远远的看到秀红回来了,就屁颠屁颠跑过去,说道:“秀红啊,中午去我家吃饭呗,我家里刚杀的猪,猪肝猪肉猪腰子啥都有,给你好好补补,看你这一天到晚活忙的,小身板子扛不住了。”

“不用了。”秀红不卑不亢的说道,她知道这些男人不安好心。

“诶,我说秀红,我这天天蹲在你家门口,请你吃,请你玩,你咋都不答应呢。”

“走开,别跟着我!”秀红生气的瞪了他一眼。

“嘿嘿,你就是瞪我,我也喜欢。”王溜子满脸献殷勤的谄笑:“来,来,我帮你抱着娃。”

他说完,就伸手过来抓秀红的手臂。

“你让开。”秀红推开王溜子,把霞儿放在地上,要开自己家的院门。

王溜子并不退让,反而紧紧抓着秀红的手不放:“秀红,今天,你可一定要去我家尝尝猪腰子。”

王溜子粗壮有力的手掌趁机就往她胸前摩蹭。

秀红急坏了,刷的一下,抽出背后的镰刀。

王溜子毫无防备,手背被锋利的镰刀划破了皮,吓得连忙退后。

他边退边破口大骂道:“你个骚婆娘,连二愣子你都愿意和他搞,还不愿意和我搞,好,好,今天算你狠。你你你给老子等着!”

秀红赶紧拉着霞儿跑进家门,随后杠上大门,瘫坐在院子里,欲哭无泪。

王溜子还没有走,在外面粗俗的骂着脏话。

……

“妈妈,霞儿好饿。”

不知道过了多久,霞儿在院子里玩累了,摸过来说道。

秀红连忙爬起来去生火做饭,做完饭,和霞儿一起吃饭。

王溜子的骂声渐渐远去了。但秀红一直也不敢开门,她怕王溜子藏在外面。

还好,一直到天黑,王溜子的声音没再响起。

但秀红知道,这个地方真的是无法呆下去了。

自从家里没人之后,那些流氓无赖已经越来越肆无忌惮。

时不时在她家门口游荡;夜晚在外面叫她的名字;甚至有时候半夜还来敲她的院门。

她不得不锁上家里所有的门,晚上只和霞儿呆在房间里。

并且现在最可怕的是那些人现在开始诋毁霞儿,说霞儿毒死了自己的爸爸。

人言可畏,她可以不在乎别人的谣言,可霞儿怎么办?

她现在才五岁,慢慢的总会长大,那些谣言会伴随她一生,会让她永远活在阴影里。

她需要带着霞儿离开这里。

可是她没有钱,也没有什么文化,初中都没毕业。

一个弱女子带着一个小瞎子,能去哪里啊。

她想起那天晚上建宇炽热的眼神,还有他说过的话。

是啊,要是真的能像他说的那样,去北京,开始新的生活,那该有多好啊!

可是那样会害了建宇。

倘若她跟建宇走,岂不是真的成为村民们嘴里所说的奸夫**。

她早已是烂命一条,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名声。

可建宇是山里唯一的大学生,有着美好的人生前程,他会有体面的工作,会有漂亮贤惠的妻子,会成为山里人的骄傲,成为望子成龙的榜样。

而她,只会拖累他,会让他成为奸夫,会让他和父母的关系决裂,沦为山里人的笑柄。

不!

绝对不能害了建宇。

他是她现在唯一可以信赖的人。

也是她心中不敢触碰的那个人。

那天晚上,她做了个梦。

梦里面,建宇骑着摩托车回来了,带着她和霞儿去了北京。他们在天安门、在万里长城洒下了欢声笑语。她成为建宇漂亮贤惠的妻子,还为建宇生了一个可爱的胖宝宝,一家四口幸福快乐的生活。

她开心的笑了,笑得那么阳光,笑得那灿烂,直到将自己从美梦中笑醒。

醒来后,她却又忍不住的哭。

建宇那双炽热的眼神能融化她的心,但融化不了残酷的现实。

她不能再害建宇了,她必须要让建宇死心。就像当初建锋为了让她挣脱束缚选择自我了结一样。

她需要尽快找一个男人,把自己嫁出去。

这个男人对她好不好、爱不爱什么的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能让建宇死心,能让她和霞儿在一个安全的屋檐下生活。

她咬牙做出这个痛苦的决定,卖完今年的茶叶,和茶站结完钱。她就带霞儿离开这里,回到娘家,重新再找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