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我照镜子被诅咒)陆离支羽完结版免费阅读_陆离支羽全文在线阅读

书名:诡异:我照镜子被诅咒

主角:陆离支羽

简介:《诡异:我照镜子被诅咒》中的人物陆离支羽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都市小说小说,支羽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诡异:我照镜子被诅咒》内容概括:我的爷爷不见了
只留下了一张染血的皮纸,上面说,他走之前给我留下了一个礼物,就在北街的48号
阴寒诡异的杂货铺中,我收到了那份礼物,那是,一个破碎的镜片?
诡异之下,这血与肉的悲歌
夜晚的校园静默无比,突如其来的玻璃破碎声犹如恶鬼的索命符
救死扶伤的医院每到夜晚都变得残破诡异,传来病人痛苦的哀嚎
诡异之下,终将有人站出来
我叫陆离,这是,我的故事……

诡异:我照镜子被诅咒

《诡异:我照镜子被诅咒》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鬼喊人

崔峥面色难看“哼,出去了,他们绝对活不久。”

走出来的陆离也不犹豫,直接开跑,姜堂也跟着跑,其余走了出来的同学也是死命狂奔,生怕再看到那诡异的镜子。

不过令陆离诧异的是,这走廊中居然没有看到除他们以外的活人,这种情况,要么全部逃生,要么,全部死亡。

看来,是后者了。

背后的张筱筱小声的说“陆离,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能走的。”虽然她不是很想离开陆离的背,但是总不能一直赖着吧。

“能走吗?”

张筱筱点点头,陆离便停下脚步,将张筱筱放了下来。

姜堂也停了下来喘口气,身后的同学也追了上来。

“陆离,带上我们吧,我们不会拖你后腿的,好吗?”这是九班的班长,江欣钰。

“想跟着就跟着吧。”陆离并不在意,他始终觉得,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因为陆离第一个发现鬼镜的杀人规律,所以,他们还是比较服他。

“陆离,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江心钰说道。

陆离环顾四周“想必你们应该也发现了,整栋教学楼,没有除我们以外的任何人

而且,这条走廊,貌似没有尽头,所以,等,等鬼出来,找到他杀人的规律,再逃走。”他皱着眉头向前面的拐角望了望。

姜堂张筱筱和江心钰等人也都望向了前面,瞪大了眼睛,是啊,这条走廊,居然没有尽头?

刚刚太过着急恐惧,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一点,听到陆离的计划虽然有些害怕,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等鬼出来了。

突然,一名女生尖叫了起来。

“啊!不行,我不能呆在这,不能呆在这!”然后,她捂着头就冲向了那个拐角。

陆离皱着眉头“蠢货……”这种时候,她一个女生,居然敢自己一个人跑走,陆离已经预感到了她的死亡。

“小琳!”一名男生看着跑走的女生大声喊道,这男生看起来像是刚刚那名女生的男朋友。

随后,犹豫了一下后也跟着跑走了。

片刻后,走廊内又恢复了短暂而又诡异的寂静。

陆离皱着眉头思考着。

突然。

“小离,转过身来,爷爷回来了……”

陆离睁大了眼睛,这是,爷爷的声音!

……

教室内。

“崔峥,你说,我们要怎么办,虽然只要不看那么镜子就没事,可它一直堵着,这里又是五楼,我们也没办法离开啊。”

一名女生懊恼的说道,早知道,我就跟着陆离走了,呆在这里,迟早要被困死。

崔峥眼神愈加难看,该死的陆离。

就在这时,门口却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摩擦声,而且逐渐远离。

“难道?是那鬼镜子看我们根本就不看它,自己离开了?”一名男生惊讶的说道,这种猜测让留在班上的许多人都有些放下悬着的心。

“要不,谁去看一眼?”

可是,要让谁去呢,谁也不能保证它是不是真的离开了呀,如果,这是它的诡计呢,一旦上当了,那可是要死的啊。

顿时,又没有人说话了,毕竟谁都不想当那个看的人。

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后,外面的天气依然漆黑,可现在是夏天,按道理来说,不可能这么黑。

“我来吧,总得有人站出来,要不然,都得死。”他叫关染,是学校里都名列前茅的天才,他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却很少能有人做到。

牺牲小我,成全大我,多么美好的品质。

他鼓起勇气,转身看向大门。

片刻后,就有人问道“关染,那面镜子,走了吗?”

“走了,那面鬼镜,已经走了,你们都过来吧,没事了…”这是关染的声音,却显得有些,诡异?

听到没事后,大部分人都失去了警惕。

准备转过身去,一直都沉默不语的吴晓却突然大声说道。

“不要转过去!他不是关染!!”

有几个没有完全转过身的人连忙转过来,但是一些已经转过去的人却再也没有机会转过来了。

这确实不是关染,也是关染。

那是一个诡异的身影,惨白的眼球恐怖至极,苍白消瘦的面容让人毛骨悚然,而他的手中。

那是?关染的人头?!

门口的镜子一直都在,甚至,还多了一面。

寂寥,安静,诡异至极。

崔峥惊疑不定,还好,他刚刚没有轻举妄动。

呵,关染那个蠢货,想和鬼玩?死了也是白死!

就在他沉思之时,却觉得空气有些安静,诡异。

“你们接下来准备怎么做?”崔峥问道。

没有人回答,依旧是那么寂静。

怎么回事?

他小心翼翼的将头转了三十度。

却看了他这辈子看到过的最可怕的一幅画面,也是最后一副画面。

一群眼球惨白面容枯瘦苍白无比的诡异身影手中齐齐拿着教室中同学们的脑袋,就这样诡异的看着他。

“啊!啊!!~”

崔峥:卒,那些诡异的人影重新走回了枯黄的铜镜中。

就在陆离要转过头时,那道无比凄厉的惨叫叫醒了他。

“我在做什么!那绝对不是爷爷,他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这是那面镜子新的杀人方式!”陆离瞬间思考了过来。

看到身旁面容呆滞就要转过身的张筱筱和姜堂,直接将他们拉住。

“张筱筱,姜堂,醒醒,不要转过去!”陆离大声喊到。

“陆离,我刚刚那是?”张筱筱醒了过来,她面色难看,揉了揉脑袋。

陆离面色凝重“鬼喊人,回头必死。”

姜堂就比张筱筱惨一点了,他的面色有些苍白,估计是因为回了一半的头的缘故。

“陆离,那江心钰他们呢?”张筱筱面色担忧的问道。

陆离沉吟片刻“多半,死了。”

张筱筱沉默着低下头,叹了口气。

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在这种情况下安全的活着,至少目前来说,还很困难。

“救救我,救救我们!我们还活着,还活着!”这是一道虚弱的男声,陆离记得他,好像是叫陈久歌。

姜堂有些惊讶,就要转头,陆离当即按住他。

“不能回头,后面还有没有危险谁也说不定。”陆离摇了摇头。

姜堂愣住了,冷汗直流,自己刚刚居然差点回头。

陆离缓缓趴下,往后爬去,一只脚伸向后面。

“抓住我的脚。”陆离轻声说道。

陈久歌好像没有力气说话了,陆离只感觉有人抓住了他的腿,有一些重。

他缓缓往前爬,姜堂想要拉他,他轻轻拍地制止。

片刻,他就停下了,这里距离刚刚有十来米的距离了。

感到腿上一轻,他缓缓爬了起来。

姜堂有些诧异“陆离,你的力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看着旁边躺着的三人,姜堂有些不可思议。

虽然陆离确实挺强壮,打架也从没有输过,但是力气也不至于一只腿负担三个平均体重最低一百斤的成年人往前爬几十米啊。

陆离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看那另外两人是谁。

一个是江心钰,另一个也是一名女生,但是陆离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她是谁。

陆离没有选择质问,他向陈久歌质问道。

“你是怎么把她们救下来的?

或是说,你是怎么在听到鬼喊人的声音后不回头,要知道,人,可怎么样都比不上鬼。”

陈久歌什么都没说,只是将左脸转了过去,那边的耳朵上有着一只小巧的机器。

助听器?

“鬼喊人的时候,我的助听器正好掉在地上,所以没有它的声音被影响。”

陆离默不作声,注意到了陈久歌的左手紧紧的握着江心钰的手,江心钰此时正低着头。

陆离心中有了定数,和一旁的姜堂说了些什么,姜堂眼神飘忽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久歌继续说道“陆离,接下来该怎么办?这栋教学楼里的鬼层出不穷,该怎么活下去?”

陆离没有接话,而是看向张筱筱,张筱筱一脸担忧的听着几人说话。

“筱筱,你是不是走不了路了,我抱着你走吧。”说着,也没等张筱筱说话,就把她抱在了怀里。

张筱筱脸红心跳加速“陆离,我,我能,走的…”说到后面越来越小声。

随后,陆离看了姜堂一眼,姜堂此时正在江心钰的身旁。

就在陈久歌的目光在陆离身上时,姜堂一脚将陈久歌踹翻,将江心钰一把背起,转身就跑,陆离见状也直接用最快的跑向那个拐角。

“快!”

他们不敢停下,径直跑进了拐角。

快步走下楼梯,来到了第四层楼梯口,才停下了脚步。

陆离将张筱筱放下,喘了几口气,张筱筱一脸震惊的看着陆离。

陆离没有说话,姜堂喘了几口气,脸上的苍白都好了一些。

“陆离,你是怎么知道陈久歌和那个女的是鬼的?”姜堂有些惊疑不定的问道。

陆离看了看楼梯,平静的说道。

“第一,鬼喊人的时候,不只是耳朵听见,脑子也会有声音,就算他没戴助听器,也会听见

第二,你记得陈久歌,有戴过助听器吗,那第三个女的,你们应该根本不记得她是谁吧

我推测,这和那个鬼镜是不同的鬼,这只鬼,具有更改人记忆的能力,但是能够改变记忆,却无法更改逻辑。”

陆离面色平静的解释道,姜堂恍然大悟。

“所以,陈九歌就是那只鬼!”

陆离微微摇头“不,真正的鬼,是那第三个女生,陈久歌,应该只是一个被迫“活着”的死人。”

“嘶!”姜堂忍不住深吸一口气,如果刚刚没有走的话,估计他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那你是怎么判断江心钰是活人?”姜堂好奇的问道。

陆离看向江心钰,解释道。

“因为,他们三个中,我唯一没有对江心钰产生记忆的偏差

而且,就一个陈久歌带着一个我们根本就不记得的女生,更值得怀疑,江心钰,只是让我们相信他们是活人的道具罢了。”

这时,姜堂才恍然大悟,张筱筱也一脸震惊,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些,她甚至觉得那第三个女生就是她们的同学!

此时江心钰也清醒了“啊!救我!”

“捂住她的嘴!”陆离赶紧说道。

在江心钰身旁的姜堂迅速把江心钰的嘴给捂住。

“闭嘴!江心钰,你好好看看,我是姜堂,那是陆离和张筱筱!”

这时,江心钰才停止了叫喊,只见她满脸惊恐,眼泪横流,一把抱住了姜堂。

“我好怕,我看到了鬼,我还看到,他们全都死了!呜呜……”江心钰哭的撕心裂肺。

姜堂皱了皱眉头,只能将她抱住,拍着她的背安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