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公主逃亡史)谢斐李乐忧全文在线阅读_《亡国公主逃亡史》最新章节阅读

书名:亡国公主逃亡史

简介:火爆新书《亡国公主逃亡史》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织夏,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腹黑疯批狗皇帝vs明艳张扬亡国公主+相爱相杀+甜虐向+双洁】
大周朝一夜覆灭,李乐忧成了亡国公主
她怎么也没想到,是自己的夫君登上了皇位,逼自己父皇退位
“从此以后,你只是宫中朕的侍婢

李乐忧跪在地下,含泪吞下所有屈辱,他想囚着她,让她赎罪,她应下便是
后来,李乐忧假死逃亡,他为她疯魔成狂,更把她留下的女儿宠上天
李乐忧带兵逼宫,他倒在她剑下,
“乐忧,属于你的公主之尊,我奉还于你”

亡国公主逃亡史

《亡国公主逃亡史》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由不得你

“陛下,这姑娘的手已经溃烂,得尽快拔掉钢针。”

“动手吧。”谢斐冷冷的,没什么表情。

谢斐把一块叠好的布巾塞到李乐忧嘴里咬住,“咬紧了。”

李乐忧咬着布巾,愤愤地看着谢斐,恨不能把他生吞活剥。

“啊——”

钢针拔出,李乐忧痛的钻心,手指软趴趴地,额头上沁出一层薄汗。

李乐忧痛的起身,又被谢斐紧紧按住,“继续!”

“啊!”

第二根拔出,李乐忧直接疼的昏了过去。

再拔后面的几根的时候,李乐忧又痛的醒了过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布巾也掉到了地上。

“啊——”

李乐忧一口咬上了俯身按着她的谢斐,谢斐吃痛闷哼一声。

不知过了过久,十根钢针才取完,李乐忧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再次疼的昏了过去。

谢斐拿过布巾,按了按被她咬出伤口流的血,“好好照顾她。”

“是——陛下。”

李乐忧做了一个梦,梦里她还是大周最无忧无虑的小公主,打马而来,纵歌而去,草长莺飞,翩翩少年。

突然,谢斐出现。

他一刀砍死了父皇,一箭射死了皇兄,他们倒在自己面前,鲜血直流。

她哭着喊着跑过去,“父皇——皇兄——”

“别离开乐忧,别离开乐忧,乐忧不想一个人——”

她跑着奔着,却发现父皇和皇兄离自己越来越远。

而她身后,是谢斐。

他要来抓她。

“陛下,李姑娘发烧了!”御医看着眼前的男人,战战兢兢地禀报。

“伤口化脓,如果今晚不退烧的话,很可能,很可能就——”

御医擦擦汗,后面的话他不敢再说。

谢斐看着床上被梦魇住的女人,表情很痛苦,因为发烧看着脸颊通红,粘**额前的碎发。

“朕知道了。”

是夜。

李乐忧觉得自己被什么抱着,凉凉地,很舒服,让她情不自禁地想靠近,她太热了,像有一把火在胸腔里烧一样。

次日,李乐忧醒来,汗水已经打**身子,全身脱力。

“李姑娘,你醒了?”御医见状,赶紧上前来看。

李乐忧嘴唇嗫嚅着,嗓子很干,说不出话。

御医赶忙倒了一杯水,“姑娘,水。”

李乐忧喝了口水,才觉得有些感觉。她低头看去,十个手指都包了纱布,全身的伤痕也都做了处理,但又被汗水浸湿,胸口那一刀更是隐隐作疼。

她又想起皇兄,谢斐那种性格,怎么会放过皇兄。

李乐忧啊李乐忧!

你现在是孤家寡人了,父皇死了,皇兄也不在了,你干嘛还活着。

御医正端着药过来,却被李乐忧打翻在地上。

“别为我费心思了,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李乐忧静静地躺着,看着破败的床顶,感受着生命慢慢地流逝。

“李姑娘,这可是陛下吩咐——”

“出去。”

“这——”

御医被赶出来,只能紧赶着去向陛下回禀。

昨晚上,他可是瞧得真真的,这李姑娘对陛下可是非同一般。

那么大的雪,外面那么冷,陛下足足在外面站了一个时辰,回来抱着李姑娘,就为了给她降温。

如今这李姑娘一心求死,他得赶紧去回禀,否则他就怕这条小命还保不保得住。

“你说什么?她一心求死?”

“啪——”一个茶盏砸在地上,承乾宫里,众人跪了一地。

李乐忧!朕不让你死,你敢死!

李乐忧正望着床顶,身上的疼痛似乎消减了些,但她此时已经无力再管其他,虚弱像被抽走了魂魄。

“啪——”

房间的门被一脚踢开,李乐忧扭头,看着怒气冲冲的谢斐进来。

他看着躺在床上,心如死灰的李乐忧,一把把她揪了起来。

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捏开李乐忧的嘴,就要往里灌。

“给朕喝!”

“咳——咳咳”李乐忧被他这突然的发疯行为震惊,呛地难受,全吐了出来。

“谢斐,你干什么?你放过我吧!”李乐忧脸色惨白,唇色毫无颜色,脆弱的就像一片枯树叶一样,一碰就能折断。

谢斐放下了碗,看着女人这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他紧紧掐着李乐忧的脖子,恶狠狠道“李乐忧,朕告诉你,你要是敢死,李辰业定会跟你陪葬!”

什么?

皇兄他还没死?

“皇——皇兄,你没有杀他?”

“你要是死了,那朕可说不准了。”

“好,我喝我喝——”

李乐忧端起药碗,把剩下的一饮而尽。

“李乐忧,你给朕记住,朕要你死,你才能死,朕不要你死,你休想!”

谢斐俯身看着她,语气里像淬了冰。

李乐忧被丢到床上,看着谢斐扬长而去。

呵呵呵——

如今,她连这条命都不能自己做主了,他不就是想留着她折磨她,羞辱她,好,她遂他心愿。

只要,只要皇兄能活着。

谢斐回了承乾宫,但还是满面怒容。

“陛下,太上皇请您过去一趟——”

太上皇?

谢斐拧眉,父亲叫他去干什么?莫非是——

康寿宫。

一老人面色红润,鹤发童颜,保养得当,但是却少了一只眼睛。更绝的是他的宠物是一只海东青,此刻正落在他的胳膊上,他正在给它喂食。

“见过父亲——”

谢斐双手拱起,向眼前的人行礼。

那老人见谢斐来了,“去吧,翔哥儿。”

那鹰展翅飞走,落在一边的架子上。

那老人转过身来,不是旁人,居然是众人以为已经死在那场战役中的晋安军主帅——谢安。

众人皆知谢斐有个养父,被尊了太上皇,却不曾想,这人竟然是谢安!

“斐儿,听说你抓到了李辰业?”

“是——”

“那为什么不杀了他!”

“斐儿自有考量。”

“你有考量?!”

“啪——”谢安把一个茶盏扔在了谢斐脚边,“你是觉得你现在皇位坐稳了是吗!可以高枕无忧了是吗?!”

“斐儿不敢,只是如今周朝旧部还很多,四散在各处,而把李辰业扣在手里,不怕没人自投罗网。”

“呵——你是这么想的就好,你如今是帝王之尊,不要动那些不该动的感情,知道吗?”

“斐儿明白!”

“当初让你娶那女子,是为了大业,如今大业已成,你要是真的喜欢,留在身边也无妨,但切不可因为此女坏了大事。”

谢安眯了眯眼睛,拍了拍谢斐的肩膀。

“斐儿谨记。”

谢斐走后,谢安向跟前的人招了招手。

“留意着。”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