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瑶》阿瑶司宸精彩小说_阿瑶司宸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名:月瑶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上上签上签

主角:阿瑶司宸

简介:很多朋友很喜欢《月瑶》这部现代言情风格作品,它其实是上上签上签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月瑶》内容概括:神灵是最受神主偏爱的物种,神主赐予他们与天同齐的寿命,凌驾于万物之上,但唯独不能生出情爱,否则便会归于混沌,但是某天神主的亲儿子也就是阿瑶的父神也生了情爱之心,到底是偏爱,于是神主放了水去历轮回劫回来就行了,于是有了阿瑶,阿瑶长大了又勾搭了上了神主的另一个亲儿子,神主气归气,最后还是只能放水,于是阿瑶只得去历轮回劫了……
简介上的亲儿子不是指血缘上的亲儿子,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非女强文,作者感情上女主控,其他男主控

月瑶

《月瑶》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将军与公主5

留在原地的阿瑶笑意渐失,气的跺脚,然后冲上去,便要扯住那人的袖子。

“你别……”走啊!

话还没说完,刚扯上这人一截衣袖的阿瑶却突然猛的被一股力量带着没站稳,险些摔了。

是面前的人猛的把衣袖扯了回去,然后后退了两步。

这次那清冷的眸光落在刚刚站稳的少女身上,如果说刚刚是淡漠疏离,如今却是冷的可怕,绯薄的唇寒声道:“萧然!”

没尽职拦住人的萧然闪身上前再次拦住阿瑶,但却只是拦住,没做别的。

之前那些前赴后继的女人别说能离那么近,就是准备靠近就被人拦下,拦住了还不死心的想要靠近的,可不会给任何脸面,直接命人扛远扔了甚至是让他们武力解决。

南岐和附近封地的大家闺秀基本都被扔怕或者是听见这些例子不敢造次了。

这次主子的反应有点奇怪,居然被一个女人近了身,还碰到了衣袖,按理说主子怎么也不可能躲不过去的,而且被一个女人扯了衣袖居然只是扯回来而已。

鉴于主子的态度,所以萧然只是把人拦着。

阿瑶眼睁睁的看着那人上了马车,然后眼前拦着她的萧然快步跟上。

第一次如此直面的认识到他忘了她了,让她有点无措茫然也有一点点委屈。

半响,看着马车渐渐消失的阿瑶红唇微抿,朝一旁小心翼翼看着她的二人道:“回宫。”

热闹喧哗的街道上,那辆尊贵奢华的马车缓缓行驶,路上看到的人都迅速的让路,这马车一看就知道里面坐着的人非富即贵,生怕冲撞到得罪了人。

马车内一人靠坐在软垫上,双眸微瞌,谪仙般的面容此刻面无表情。

外面的喧嚣仿佛半点也没传进车内,静默无声。

半响,外面传来萧然的声音:“主子,影一那边没有查到什么。”

话落,车内的人没有任何话语,似乎早已料到。

良久,才有淡淡的声音传出:“把城外的人赶进来。”

萧然怔愣了下,应了“是!”

城外乔装的蛮族一直游荡在长安城外,没有进城,如今若是设法让人进来,蛮族那边若真与摄政王勾结肯定会跟摄政王取得联系,这样只要盯着摄政王肯定能查到蛛丝马迹。

顿了下,萧然犹豫着又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主子,今日拦人的女子可要查?”

微瞌的眼眸缓缓睁开:“不必。”

声音比刚刚还淡了一点。

敏锐的察觉到主子的情绪后萧然应了声便退下了。

燕宸清冷的目光似是随意的注视着车内的一处。

想到刚刚那女子影响了他心神的那双含笑的眼,眼帘又缓缓阖上,遮住了那蔓延在眼底的冷。

受了挫的阿瑶回到宫里这一路上都情绪低迷,完全没有刚出去时兴致高昂的样子。

目睹了公主受挫全过程的景儿和玉儿瞧着那样子又焦急又难受,却不知道从何开口安慰她。

阿瑶沉默了一路走到寝殿。

殿前神色紧张的一直左顾右盼的一名宫女,看见阿瑶的身影后,眼睛一亮,忙朝着阿瑶跑过去。

“公主,端阳郡主在殿里头等您呢。”

阿瑶瞧着这慌慌张张的宫女,眉头一皱,疑惑的开口:“我人都不在宫里,她进我殿里头干嘛?”

小宫女更慌张了,连忙跪下:“端阳郡主来找您,得知您出宫了,非要进里面等您回来,我们拦不住。”

阿瑶啧了一声,默默嫌弃着这世投胎的身份,当了个公主还这么憋屈。

这要是平常,按大安朝律法擅闯公主寝宫这可是要治罪的。

今日又在李世华那里受了挫,联想到他现在是李月儿的哥哥,又来她这里找茬,阿瑶带着一股郁气。

她倒要看看她想干什么,想着,阿瑶快步走进寝殿里。

阿瑶直接往外殿走去,刚跨进殿门,便看见那一身华服的李月儿坐在那椅上。

面若芙蓉,一双凤眼甚是勾人,虽说没法跟阿瑶容貌相比,但在人间里,也确实是一个艳丽无双的美人。

一旁的侍女小心的伺候着李月儿,而殿里的宫女个个都静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阿瑶轻呵了一声:“端阳郡主好大的威风啊!”

李月儿看见阿瑶开口愣了一下,然后仔细打量了她一下,便鄙夷道:“落了次水,命捡回来了,倒是脑子坏了,喜欢扮丑?”

对于一向爱美到近乎成为执念的李月儿自是看不上阿瑶这幅做派。

嘲讽了一顿又接着开口“不过你这扮丑还扮得挺合我心意的。”

阿瑶自是知道戳哪里是她的痛脚:“扮得再丑,恢复原貌还是比你好看。”

“你……”李月儿气的立刻站了起来,本想叫人抓了李瑶那贱人打她,但是看到自己在她的寝殿,而且才带了三个侍女,便忍下了。

“太后已经不在了,李瑶,我看你还能得意多久!”

放狠话谁不会,阿瑶也会:“放心,我一定会得意的比你久的。”

李月儿冷哼,完全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如今大安朝谁不知道她父王大权在握,小皇帝就是个傀儡,想到这不由冷笑道:“等我父王登基,我就刮花你的脸。”

李月儿这长相艳丽无双,可谓绝色,外面哪个世家公子不趋之若鹜,但是跟李瑶放在一起相提并论的时候就是被她压着一头。

李瑶的那张脸早不知被她嫉恨了多久了。

阿瑶听见李月儿这话稍稍愣了一下,这李月儿果真是除了爱美以外脑子里面装的都是草,他爹就算再想要篡位如今都不会明目张胆的说出来。

阿瑶嘴角微微上扬,笑的温温柔柔的说了一句:“长的不美,想的倒是挺美的。”

这句话对原本就爱美又嫉恨着她的李月儿可谓是杀伤力极大,当即气得李月儿就要冲过来打她耳光。

景儿和玉儿连忙上前把阿瑶护在身后。

阿瑶可不怕她,就算摄政王外面再怎么威风,现在李月儿可是在她的寝宫里,她宫里的宫女可比李月儿的多得多。

她宫里头的这些人可是之前太后留的人,可不是摄政王的人,摄政王的手还没有伸到后宫里头。

李月儿被拦着越不过去,便怒道:“你们这些贱婢竟然敢拦着本郡主,我回去要让父王把你们杖毙!”

又看向她的侍女,一脸怒容:“你们杵在那干嘛?也想要本郡主把你们杖毙吗!”

那几个侍女吓得赶紧上前帮忙,手伸过来就直接往景儿和玉儿手和头发上抓。

那几人过来时阿瑶便示意殿里的宫女也上去帮忙了。

然后不意外的变成了一帮人扭打,女子打架向来不太雅观,挠人扯头发,只不过阿瑶这边人多,李月儿那边被压着打了。

扭打间,连李月儿也不能幸免被波及到了,原本宫女们都有顾忌,不敢碰她的,但是架不住混战人数有点多啊。

终于,不小心被手划到脸发髻凌乱的李月儿惊叫了一声:“啊!你们这些该死的贱婢竟然敢打我!”

这一声倒是让人都回过神了,停了下来。

已经往椅上坐着的阿瑶瞥了一眼她的脸,原本艳丽无比的脸明显多了一个红痕。

这点程度又毁不了容,阿瑶撇撇嘴,又端着手边的茶慢悠悠的喝了一口,不以为意。

这副姿态可把李月儿气的半死,但是再蠢也知道现在讨不了好,而且她现在更紧张的是自己的脸。

狠狠的丢下一句:“李瑶,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让父王刮花你的脸!”

说完便捂着脸怒气冲冲的带着侍女扬长而去。

今日是特地来嘲讽李瑶,随便看一下她落魄的样子的,却不想反而遭了罪。

阿瑶才不怕呢,且不说如今摄政王还会有顾忌,就算真来,她也是半点不惧,神王的小公主,自出生起便万千宠爱于一身,尊贵无双,自小就不知道怕字。

至于她现在无权无势,有朝一日摄政王上位,然后连带着李月儿也得了势,真的来报仇怎么办?阿瑶才懒得想呢。

再说了,还有那么多时间呢,足够她让宸宸爱上她了,到时候他一定不会不管她的。

就算现在他对她那么冷淡,但是她却没有否认过他们之间的感情,她坚信他会爱上她,这只是时间问题,就算投胎转世没有了记忆,他对她的爱也不会消失。

能让亿万年来踏过远古蛮荒时代,同神主见证了万物诞生轮回更替都无情无欲的冥主都甘愿沉沦哪怕神魂泯灭都不悔的爱岂是一个轮回能阻挡得了的。

换句话说若是这爱真那么容易动摇,那么冥宸岂会沉沦,冥宸的心可比区区轮回道要冷的多得多。

虽说对冥宸的感情没有怀疑,但是阿瑶这几天却没有往宫外跑去找人,倒是难得有兴致跟着小皇帝呆在一起。

在他学习的时候便坐在不远处一起听着,她那对小皇帝极为严厉的外祖父也没有反对。

反倒是阿瑶坐那里,小皇帝甚至比以往学习都要认真的多。

阿瑶手肘撑着桌子,手腕托着腮帮子,眼睛盯着那边一老一小出神。

谢太师如今已是七十多的高龄,虽已满头银发,留的长胡子斑白,但却那双眼还是异常清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