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景文于从文(致命境地)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致命境地》全集阅读

小说名:致命境地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蕴奇

主角:于景文于从文

简介:《致命境地》是网络作者“蕴奇”创作的奇幻玄幻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于景文于从文,详情概述:大战结束后,人类蜗居在贫瘠且狭小的保留区内,而保留区则是神秘的“废墟”,那是一个充斥着各种神秘的地方
变异病毒、穷凶极恶的流浪者、恶劣的环境、隐藏的秘密,无不让人费解,让人想要解决
同时,他也是人类新的家园
为了人类的以后,人类必须要离开这片保留区,去寻找更多的生存机会
这一天机会来了
帝国成立四十年的日子,皇帝发布演说,重启文明重建计划,人类将再次进入“废墟”探索一切未知的秘密

致命境地

《致命境地》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血月传说

血月出现,必有灾祸!

这是史书中关于血月最多的评价之一。

据说大战的爆发就起源于一次长达半个月之久的血月,不过真实性尚待商榷,因为人类至今也无法掌握大战前的任何事情,只记得有这么一场大战。

之后发生了几次血月,史书中都能找到相关的记载。

新历前8年,血月出现,不久后东南区出现不明原因爆炸,百万人丧生,至今这片区域无法居住。

新历25年年8月7日,血月再次出现,史称共和国危机。这一年的联邦议会宣布解散,施行独裁制,此举引人众怒,许多势力凭空而出,共和国名存实亡,处于解散的边缘。

新历41年1月15日,45年9月12日···

关于血月的历史记载,相隔十五年左右就会出现一次,毫无疑问每次都发生了灾祸。

没人能解释其中的原因,仿佛一切被神操控。

最为关键的是,这次出现的血月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它是一轮弯月,并不是圆月。

血月发生了改变,又会带来什么样的灾祸?

是会更好,还是更坏?

···

于景文没有发现这一切,他摇晃着身体向前走,一副醉醺醺的样子,自从幻觉后身体便出现类似的状况。

时而感觉浑身无力、时而感觉头脑疼痛、以及时而模糊的双眼。

难道自己生病了?亦或者感染什么病毒?

他没空思考这些,可能就是太累,休息一晚上就好。

98号街是他家所在的地方,居住都是贫民窟中的小康家庭,算是比较繁华的一个街道。

不管多晚,总能在小广场上找到三五个闲散人员。

今天跟以往一样,广场上聚集了很多人,还有人从房间出来。

他们都在做着同一样事情,看着天空中那轮血色弯月,也都在讨论一件事情,血色弯月!

这个难得出现的东西,每次出现必定会引起一片骚乱,搞得人心惶惶。

眼前的一幕让于景文很惊讶,他抬头向天空看了看。

一阵微风带着几滴雨水从天空坠落,落在他的脸颊上。

就在他准备闭眼享受这份惬意的时候,那轮血月出现在他的瞳孔中,他把眼睛睁到最大,难以相信看到的东西。

“不好!”于景文脱口而出,又看向人群。

一个满脸皱纹的白胡子老人,用他那沧桑的声音缓缓说道:“这是上天发怒,在惩罚我们,惩罚这个帝国。”

“为···为什么?”一个戴眼镜的青年说。

“我们都是有罪之人,”老人感叹到,“帝国的这个决策,正在把我们带向深渊。”

周围的人熙熙攘攘,有的满脸忧愁,有的露出笑容,有的沉默不语,有的拼命发表自己的意见,证明他说的是对的。

于景文也彻底清醒过来,他站在一旁,看着血月,脑海中出现许多跟血月有关的记载。

可光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一样解决不了眼前的问题,甚至连灾祸是什么都无从知晓。

这才是他们这群人最大的悲哀,你知道危险会发生,却不知道具体时间,更不知道危险会有多大。

相当于身上背着一颗定时炸弹,你永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爆炸。

人群中有一名中年人,没有表现出丝毫恐惧,他一直低着头,不跟任何人讨论,面无表情,似乎灾难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他要将自己置身事外。

一条伤痕累累的胳膊正在往地上滴血,那滩血迹形成了独有的形状,和那轮弯月倒是很配衬,将两者结合到一起,刚好可以形成一个圆形。

这人很平常,在吵闹的人群中没人会注意他。

但在不久后,他就会变成这些人中的主角。

因为他不会一直平静下去。

中年人奋力挤出人群,坐在石凳子上,看着石桌上清晰的棋盘雕刻,立刻咬破手指,将血滴在那些纹路中。

这都不是他的本意,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一股神秘的力量正在支配他。

仍然没人关注他的行为。

血染红了整个棋盘,他缓缓起身,忍着疼痛清理胳膊上的伤口。

伤口足足有十几厘米的长度,深到能看到骨头,他撕破衣服,包扎在伤口上。

疼痛感消失许多,中年人看向月亮,心满意足地笑了笑,一切都尽在掌控中。

就在这时,他倒在了地上。

声音引起了旁边几个人的注意,他们凑过去想要看看。

“这人什么情况?”

“流了好多血,估计是受伤了吧。”

“来几个人把他送医院!”一人招手说道。

正当那些人走到他身边时,中年人一把抓住其中一人的腿,猛地抬起头,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看向他。

那人哆嗦一下,心脏怦怦跳,许久之后才缓过来。用一副诧异的表情看着他说道:“原来你没事啊,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中年人没回答什么,突然大笑起来,将那人一把拉倒在地,并掐着他的脖子。

“来人!”那人奋力反抗,声音越来越沙哑,“出人命了!”

旁边的几人刚准备帮助,可当看到中年人的那双眼睛后,吓得接连后退。

那眼睛根本不正常,呈现出一种黑色,异常空洞,仿佛可以将看到的一起吞噬。

于景文发现了那里的动静,他立刻跑了过去,作为护送员,这种事情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随便开两枪吓唬一下就行了,不过考虑周围都是人,以防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不会随便开枪。

他把特殊子弹取出,换上普通子弹,又把枪放到枪托中,他不考虑直接用。

“这位先生,请你冷静一点,会闹出人命的!”

中年人听到声音后转身看去,双手仍没有松开的意思,他痴痴的笑着,尖锐的声音让人产生不适。

“请你放开他!”于景文再次警告。

中年人将那人扔出去,随后站起身来,摩擦着牙齿,原本还在关注血月的人纷纷把目光投向了他。

“怎么回事啊?”

“这人一定是有问题。”

人们议论着。

可事情不会那么轻易结束,中年人虽说放开了那个人,却把目光盯向了于景文。

在他准备离开时,他一把将其拉住,对于经历过长期训练的于景文来说,这点力量不算什么。

轻轻一推,那人便向后退了几米,还差点摔倒在地上。

于景文看着他,说道:“如果你不愿意离开,我是不会跟你客气的。”

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不是他想象中的样子,现在他所面对的是一个没有任何理智的人。

中年人再次看向血月,眼神中闪过一丝亮光,嘴里重复说一些话。

说完之后,那名被掐的晕厥过去的人也逐渐清醒,睁开双眼,两名医生正抬着他,

见他苏醒后,医生松了口气,病人的情况比想象中的好。

突然,他一把抓住其中一名医生,并用同样的动作掐着医生的脖子。

医生反应强烈,可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很快便被按到地上,另一名医生一脸惊慌,没有帮助朝夕相处的同事,而是趁机逃跑。

医生绝望的看着离去的同事,原来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友谊,每个人最爱的始终是自己。

几分钟后,他的身体再也无法动弹。

那名中年人见此场景后高兴的笑了起来,此时,他旁边的那几人也立刻变副模样,正一步步的往于景文的方向靠近。

“仇人!仇人!仇人!”

他们齐声呼喊着口号。

“消灭他,我们才能活下去!是他在让我们痛苦!”中年人指着前方说。

于景文打了个寒颤,不光是因为他指的人是自己,更多的是对眼前这一幕的疑惑。

到底怎么回事?

是因为幻觉再次出现了?

他们重复着相同的动作,一样的声音,而那个中年人则是一副指挥者的样子,他在支配这些人。

而广场上的那群人也有所变化,他们目光呆滞,整齐的站在一起,如同雕塑一般,对眼前的事情选择视而不见。

那名侥幸逃离现场的医生准备通知安全部,作为医生,他知道现在的情况。

遇到了精神变异,还是群体性的!

这在整个帝国史上也是非常罕见的。

如果不及时控制,后果不堪设想。

喜欢研究“废墟”的于景文自然比谁都清楚,只是以他当前的经验无法做出正确判断,毕竟没有真正见过精神变异的人。他拿出手枪,大声说道:“全都后退,不然我就开枪!”

“报仇!报仇!报仇!”他们手牵着手齐声喊道。

“砰砰砰!”

他朝天空连续开了三枪,打破了寂静的夜空。

昏沉沉的天空,血红色的月亮,几个不正常的人,让环境变得极其压抑。

枪声让他们停住脚步。

“所有的一切无法阻挡我们!”中年人喊道。

那几人恢复过来,再次朝他围去。

他们喊着口号,发出笑容,蹦蹦跳跳的围成了一个圆圈,将于景文围在其中。

这是他第一次感到真正的恐惧,绝望充斥着他的大脑,他判断不出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空气变得阴冷,他紧紧握着手中的枪,迟迟没有扣动扳机。

因为这些人的表情,甚至声音,都让于景文想起了幻觉中的父亲。

表现的如此相似,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此时的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不确定自己该怎么做,如果这次也是幻觉,那会怎么样?

会不会错杀一个人?

如果不是幻觉,自己的生命会不会在这里结束?

这是个关键的决定,他的选择,将会彻底决定自己的命运。

圆圈逐渐减小,他不能犹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