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世间所有,皆能入我手(林浩歌白凝冰)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凡世间所有,皆能入我手)全集在线阅读

书名:凡世间所有,皆能入我手

简介:《凡世间所有,皆能入我手》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乌永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林浩歌白凝冰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凡世间所有,皆能入我手》内容介绍:只要是这个世上存在的,我都能搞到手,
宝剑已存入列表,现在可以尝试当着长老的面拿他的宝剑!
那我会怎么样?
郑重宣布:引发的一切后果,比如被打伤打残打死,本系统概不负责!
………………
什么?你有大成剑意,紫府无敌?很好,现在我也有了!
什么?你是先天混元道体,同阶无敌?很好,它是我的了!
什么?你是渡劫真人?无敌于天下?很好,现在我也无敌了!
………………
少年在宗内长大,强烈的归属感枷锁般勒死了他
魂穿的蓝星人携带系统
数次死里逃生,一步步破除腐朽懦弱的执念
自由之花悄然绽放
大破腐烂宗门,斩杀仇敌,悍然离去
无拘无束、纵横天地
如今方知我是我

凡世间所有,皆能入我手

《凡世间所有,皆能入我手》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后天巅峰

“这是什么?”溪涧被无意中扫过,里面竟然内有乾坤。正想仔细查看之时,他突然感觉整个人像被抽空了一样。

随着神念的消退,他感觉自己又恢复了熟悉又弱小的身体。

“一份先天真元只维持了三息?”林浩歌心中苦笑,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毕竟先天境界与万象真人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林浩歌心中起了好奇,那溪涧后方隐约有些什么东西。

他一个纵跃跳过瀑布,进了里面。走了没几步,就看到一个人斜靠在石壁上。

“竟然有人?”林浩歌吃惊,他小心扔了一块石头也没见什么反应,又将手轻放过去感受鼻息,终于确实这个面露沧桑的中年男子已是死透了。

“嗯?”林浩歌一愣,他听到了系统传来叮的一声,面色一变,“贴贴列表还能贴死人?”

“不对,他还没有凉透,还有最后一丝体温,看来死去还没到一个半时辰。可惜,若是我早点到,说不定还能救他一命。”林浩歌看着男子,有些感叹生命无常,却好像忘了他现在也是自身难保。

贴贴列表:“1 惊雷诀(残)

2 素云功两成先天真元

3 大成级造诣风云步

4 大成级造诣震山三十掌

5 大成级造诣回风拂柳剑

6 死人衣服一套

7 破烂的先天级长剑一柄”

“惊雷决?这不是惊雷宗的秘传功法吗?还是残本?莫非是这人偷了惊雷决然后被追杀,才死在这儿的?这人应是惊雷宗之人无疑了,他身上的剑痕交错,应该是被多人追杀,走投无路躲进这里,然后伤重而亡。”

林浩歌并没有想到,自己无意之中的胡乱猜测竟然接近了事实的真相。

林浩歌果断取了惊雷决,惊雷宗与药王宗时有摩擦,惊雷宗靠着肉身强大,平时争斗中占了不少便宜,药王宗上下对惊雷决这门上等的锤炼肉身的法门早已是如雷贯耳了。

林浩歌擦去男子脸色的血迹,他准备就地掩埋了,这种先天强者的尸体不应该被野兽吞吃掉。

在整理男子衣服的时候,突然一个包裹掉落,里面的东西叮叮当当散落了一地。

“培元丹、纳气丹、养元丹,天,他到底是谁,这么多丹药,却死在了这里?”林浩歌吃惊之余也露出了微笑,现在都是他的了。

他借助丹药修炼到后天巅峰,再配上他的柳风剑法的真意,就有了先天级的战力了。

林浩歌稳扎稳打,养元丹巩固修为,培元丹、纳气丹提升修为,一晃之间就已过了三天。

黑莽妖牛,先天初级妖兽,性情暴躁。

这只黝黑的老牛,哞声阵阵,寒芒闪烁的尖角上沾染着斑驳的血痕。

“这只黑莽妖牛是先天初期妖兽,黑牛皮又糙又厚,不到先天境界都破不了他的防。以后见到就绕着走,知道吗?”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对一旁面庞柔美少女教育道。

少女下意识点点头,却好像看到了什么,她指着黑莽妖牛的方向,

“父亲,你看,有个少年人跟大黑牛对上了,他不怕死吗?”

络腮胡男子仔细观察。“他的修为是后天巅峰,身体这么单薄也不是炼体者,这样的人去面对黑莽妖牛那是必死之局啊。”

“父亲,要不要救他啊!”柔美少女心有不忍,

“以我初入先天的修为尚且自身难保,他这样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就算救了第一次,也救不了第二次。”络腮胡男子摇摇头,他也是有心无力啊。

林浩歌自然没有注意到躲在远处的父女二人,他已经正面对上了这只黑莽妖牛。

黑莽妖牛如同一道纯黑的小山,轰隆隆就撞了过来.

林浩歌神经紧绷,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死亡威胁,他施展罗烟步,险之又险的避过撞击,还没来得及调整,那妖牛竟以不符合其身躯的灵活,后蹄歪斜着顿住,前蹄高高摆起,牛头一摆,头上尖角就像最锋利的长矛,直往林浩歌胸口捅来。

林浩歌在最危险的一刻,大脑空了,他的潜意识告诉他,自己下一刻就要被牛角戳破,如同烂掉的洋娃娃,被挂在牛头上乱甩,然后被巨力掼在地上,乱蹄踩成肉泥。

时间好像静止,脑海中贴来的多个身法碎片缠绕交织,他们是残存的记忆、经验,都是每个个体最精华,最个人化的一部分,此时在一股力量的作用力逐渐粘合组成一个整体,轰,他的底蕴太过于深厚,此时好像完成了某种变化,像是一颗最为璀璨的明珠在他心中闪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