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陈唐虹《师父,我又把人给打了!》完整版阅读_(方陈唐虹)全集在线阅读

书名:师父,我又把人给打了!

作者:复谁在

主角:方陈唐虹

简介:我,方陈,誓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下不靠郡守的老爹,上不靠化神的师父!
爹!我把人给打了,你要给我收尾啊!
师父!我被人给打了!你要替我出头啊

师父,我又把人给打了!

《师父,我又把人给打了!》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我和我的郡守父亲

且不提捕快的这些小心机,而是镜头转回我们的方陈。

只见他刚刚拴好缰绳,就听到了那凄惨的哀嚎在郡衙的上空盘旋。

这声音,熟悉的很……

在马厩旁找了找,果然找到了那匹青骢。

“嗯?怎么回事?”尚不知自己的小老弟又闯了什么祸的方陈一时摸不到头脑。

“小老弟啊小老弟,听声音你今天的祸闯的不小啊!”

听赵峰那中气十足的哀嚎,方陈觉得应该没有什么大事,而且虎毒不食子,就算捅破天的篓子,郡尉也不至于打死自己的儿子。因此驻足倾听了一会嚎叫后,方陈前往了父亲的官署。

“奥?方儿,你怎么来了?”正在书桌前办公的郡守方天见到方陈的第一面先是心中一惊。

他很清楚自己儿子的本领。

自己的儿子不像对面郡尉家的儿子一般,大事小事的都要由自己的父亲收尾。

他可比对方的犬子有能耐多了。

因此,每当方陈来到官署找自己之际,就证明到了他捅了天大的篓子之时。

“噗通。”

方陈干净利索的跪了下来。

“父亲……”

看到这一幕,郡守方天更加惶恐了。

“完了,完了,看样子方儿这次闯的祸真的不小。”

对面的郡尉揍自己儿子的声音时不时的传来,这声声的惨叫让郡守心里也有一些仿徨。

“是该脱鞋子揍呢,还是学郡尉抽皮带?”

“抽皮带似乎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啊!”

只听方陈开口道:“父亲,不孝子可能无法在您跟前尽孝了,今天有两名修仙者指名道姓的要找我,被我暂时忽悠走了,可这不是长久之计,过不了多久他们就能找上门来。”

“如今,儿子只能先找个偏远的地方避避风头了!”

听完方陈的话,方天心里猛的一放松,语气也轻松下来了。

“这算不了什么大事!有事为父扛着。”

悄悄的穿上了鞋子,方天的说话的口气很大。

当然,他这样说自然是有底气的。

因为大乾可不只是一个普通的国家而是一个修真国度,其皇族可是整个修仙界都赫赫有名的存在。

修真界一直流传着一乾两宗四教八山一百零八府的称号,这里的一乾指的就是一枝独秀的大乾。

不过想来也是,其他的修仙帮派最多也就一山一府之地,怎能与横跨几千里广袤无垠的大乾相比?

大乾光是各种资源就能堆死其他的修真门派。

因此,体制内身为郡守的方天有资格,也有底气不将其他的修仙者放在眼里。

“吾儿莫慌,你就安静的回家等着吧,那两名修仙者找上门来,自然会有为父替你出面!”

听到父亲这样斩钉截铁的回答,方陈将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既然大乾这么厉害,既然父亲如此的自信,那么想来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想到这里,方陈也就不再慌慌张张的了,他自然的从地上爬起来,坐到了办公桌的对面,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对着父亲说道:“对面怎么回事?怎么还没有揍完?”

“听下人们说,赵家小子刚刚纵马撞了一个修仙者就跑了,对方现在生死不知。”

在心底默哀了两分钟,方陈突然想到……

撞得不会是自己忽悠过的那两个修仙者吧?

好老弟,你替哥哥出了气,哥哥不会忘记你的!等年底,等年底,哥哥就给你娶一个新嫂子!

坐了一会的方陈,听到依旧中气十足的哀嚎,觉得这顿毒打可能一时半会的结束不了,于是他决定不等了,先回家。

哼,我担惊受怕了好几个时辰,回家享受享受又怎么了!

另一边,玄阳躺在软榻上,嘴里不时的哼哼唧唧的发出痛苦的声音。

“哎吆……疼,对,就是那里。”

在他身畔,一个白胡子的中医在不断的诊断着。

“嗯,内脏、骨骼等都没有问题,可能只是一些皮外伤。”

看向了一位雍容华贵的夫人,白胡子中医下了结论。

“这些都无妨,待老夫开些许汤药安心养神即可。”

听完大夫的话,贵夫人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此事都是峰儿的错,希望玄阳道长不要见怪,吾儿自小就被溺爱惯了,但是他的品行是不坏的。”

看着眼前贵夫人那态度诚恳的道歉,玄阳两人也不好再过多的苛责什么。

“无妨,只是感觉这身子骨有点……”

尚未待玄阳说完,只见那贵夫人挥了挥手,顿时几名下人托着木盘走了进来,在玄阳面前排成了一排。

只见那木盘上堆满了黄白之物,名贵药材。

更有甚者,玄阳在托盘上发现了几支手腕粗的人参,看年份足有百年之久。

“嘶。”他倒吸了几口凉气。

“这有些不值钱的物件,权当是我们替儿子赵峰的赔礼,还望道长海涵。”

“好说,好说。”悄悄地咽了一口唾液,玄阳此时也不觉得身上有哪里疼了。

他感觉自己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等到玄阳与周师妹跨出赵府大门的时候,两人的怀里,兜里都鼓鼓囊囊的,脸上也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此行不虚啊!”玄阳望着这座府邸上的牌匾,对着一旁的周师妹说道。

“不过,茶楼的那个小子居然对我们撒了谎,谎称这里是方家,笑话,难道他把我们当傻子吗?走,周师妹,我们去找他说道说道去。”

看着师兄确实没有大碍,中气十足的样子,周师妹点了点头:“那个小子无礼的很,合着正好教育他一番!”

说罢,两人便开始折返,前往茶楼的方向。

而这时候的方陈,与来时的急迫不同,他正悠哉悠哉的骑着自己的汗血宝马往家里走去。

“嘿嘿,还是自己的胆子太小,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不深啊!早知道我的父亲这么吊,我何必小心翼翼的装孙子呢,快快乐乐的做一个特权阶级,纨绔子弟不香吗?”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更加的愉悦了几分。

“我决定了,从明天起,做一个纨绔的人,纵马,横行,肆无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