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咒师的黑手指南)周恪庞妙、佟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周恪庞妙、佟九全文阅读

书名:念咒师的黑手指南

简介:太子假借“云中案”打压晋王,晋王亦在围猎中遇刺身亡
皇帝大怒,由是废东宫,朝中牵连者甚广
一时间太子左右及其党人无不心惊胆战,皆求自保
司徒周望,江南名门之首,被迫自杀于洛阳
长子周治一门亦遭清算,门生故吏遭斩首、流放者数千
时周望第三子周恪委质于江南武昌宫,正面临着两难抉择……
【本文三无:无穿越,无系统,无金手指】

念咒师的黑手指南

《念咒师的黑手指南》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云中大案

“云中案乃滔天大案,波及甚广。太仆寺、少府寺、御史台、尚书台等一干紧要之处皆有勾联,其中牵扯的大小官员就有数千之多。”

“晋王遇刺,陛下废东宫也是因为此案埋下的祸端而引发的。”

“云中郡盛产良马,云中马场更是北方最重要的战马产地。此案最开始,是云中马场内一马夫告发的。”

周恪听到此处嘿嘿笑了两声,朝马恭打趣道:“那马夫该不会就是你吧?”

孟湍一听就接道:“别打岔,本生兄同你一道儿进的武昌宫,你是不是真的脑子不好使?”

马恭笑着继续说道:“两年前,云中马夫向郡里告发了此事。那马夫倒是有些本事,家里世代传的就是一手养马、驯马的功夫。”

“他最先发现了那里的马有问题。按道理来说,云中马场就该是清一溜的云中马。”

“你猜怎么着?嘿,好家伙,居然有胡马、燕马混了进去,这可不得了啊。”

“云中马本就是千金难求了,京中多少达官贵人求着关系都弄不到一匹来。”

“若是在南方,怕是你出到万两黄金都找不着卖家哟。”

“这下好了,定是有人将云中马偷偷地换了出去,借机发财嘛,嘿嘿。”

“那小马夫寻了个借口到郡里告发之后,便再也没回去过了。”

“我想必然是怕被问罪,索性直接逃了。呸,胆小鬼儿。”

马恭唾了一口,又继续说道:“郡里将此事上报朝廷,大理寺很快便将云中马场的营司马拿了回去。”

“那营司马认罪得十分干脆,嘿。可廷尉大人严正何许人也?他很快便瞧出了不对劲,这罪人不仅交待得利落,更有将一干罪责一揽子往自个儿身上撂的意思。”

“你想想,云中马场这等紧要之地,兵所二三十屯,明哨暗哨不知有多少,大小关卡又层层密布,岂是他一个小小的营司马便能运作得了的?”

“无奈那小子嘴巴硬,严大人亲审都问不出更多线索来。”

“接着他便表奏陛下,要太常寺派人参与审问。”

周恪一听到这便扯了脸上绢子,一脸凝重地坐了起来。

“嘿,别急,大抵上和你知道的差不多。只不过有些卷宗上的记录,我让几个兄弟暗中帮着抄写了一些过来,会更详细点罢了。”马恭摆摆手,叫他不必如此紧张。

“那时候太常寺下属的太卜令正是周伯仁。嘿,没错,就是你亲大哥,他收到任务便派人去了。”

“你猜怎么着?他派的人还没到,犯人便死了!”

“接下来这些可能你都没听过,嘿嘿。”

“犯人是在受审的过程中暴毙的。大理寺这边等着你大哥的人过来,可手上也没闲着,十二个时辰轮番审着那人,片刻都不曾停歇过。”

“那天在场的主审官、陪审官以及狱卒有七八个人。后来经了你大哥逐一查验,证实了他们确实是没有撒谎。”

“太诡异了,犯人四肢都铐着铁锁链,受审的时候是被牢牢锁在了刑架上的。”

“然后莫名其妙的,他头颈便分了家。在场几人看到掉在地上的那颗头颅都是惊恐万分,有个狱卒更是当场便晕过去了。”

“事情到此已经不是严大人能处理的了,他又亲自去请了你大哥一回,将这份差事彻底交到了伯仁手上。”

“你说这早不死晚不死,偏偏死在了那时候?”马恭说到这里就眯起了眼睛似乎是在思考。

“大兄的燃字诀会深入灵魂,将其表面遮掩的东西烧个精光,然后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周恪将右手食指按在了左掌背上,有节奏地敲了几下,然后说道。

“唉,伯仁大兄精妙绝伦,只可惜英年早逝…”孟湍低着头惋惜道。

“哎,我接着说啊。伯仁领了差事,自然不敢懈怠,他查了大半年,终于有了些眉目。”

“卷宗上记载,半年之内他撒了不少人出去,遍及了关东、关西、河北,还有江南。”

“除了找寻刺杀要犯的凶手与那些被换了出去的云中马,还有一条便是要找到那个告发此案的小马夫。”

“可惜,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哦,云中马倒是找回了不少。顺着这条线,伯仁摸出了不少牟利的官差,该杀的杀,该罚的罚。大家倒也都知道利害,伯仁便也不再深入计较。”

“又查了有大半年,那次他收到消息,说小马夫曾在太原的晋王府周围出现过。”

“兹事体大,伯仁不敢胡乱行事,他连夜见了司徒大人。”

周恪一愣,接着问道:“我那个便宜老爹?”

“嘿,怎么说话呢,他送你到武昌宫这儿为质的事,你还一直怪着他么?”马恭笑吟吟地骂了两声,又认真说道:“不得已而为之,你不要怪他。”

“无所谓,习惯了。”周恪看似随意地回道,右手指却已是将左手背按得通红。

“再后面就事关晋王声誉了,卷宗记载也就没那么清楚了。”

马恭叹了一声,接着说:“皇太子巡壶关,晋王设宴。宴间太子问王,语焉不详,太子拂袖而去。”

“晋王围猎,遇刺而亡。刺客毕行,汝南死士,行刺后当场自尽。”

“天子震怒,命廷尉严正严查。”

“廷尉严正,吴郡人士,于晋王案中徇私,妄图以假乱真。按律死罪,判具五刑。”

“太中大夫朱禾,豫章人士,妄议朝政,肆意污蔑,判枭首。”

“……”

“监察御史贺荣,察举舞弊,严重失职,死罪。”

马恭一股脑儿将卷宗原文说完,接着他喘了口气,又说道:“就这些了,后来我在中书监办差的弟兄也涉案折进去了,便没有人再传消息来了。”

孟湍方才闭着眼摇头晃脑的听了好一会儿,这时猛然睁开了双眼问两人道:“发现没有,被撸掉的那些可都是你们南人!”

“可不就是。从这儿开始,一切都变得疯狂起来了。”

“可事情往往就是朝着人们难以预料的方向发展,不是么?”马恭苦笑着说。

“然后短短一年不到,我爹就在司徒府喝下毒酒自尽?”

“赐死,你觉的这是真的么?”周恪双手紧紧掐在一起,禁不住地抖了起来。

“当然不是,周大人一身本事,若他不想死,谁能奈何得了?”马恭笃定地答道。

“可信中说他确确实实是死了,难道是大兄欺瞒我不成?”

“可如今他也没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爹和你大哥肯定干了些什么,否则不可能有如此遭遇。”马恭拍了拍周恪的肩头,又接着说:“如今倒是还有一人,他应该知道更多。”

孟湍听到这儿一下接过了话茬,他重重地吐了两个字:“太子!”

“嘿,是前太子喽。他在宗正寺待了不久,就被秘密送去了中山。”

周恪与孟湍同时吃了一惊,异口同声道:“这你都知道?”

“嘿嘿,江湖路子,不奇怪。”马恭干笑了几声,又补充道:“可具体在哪儿,就真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