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忆陈桥下遛狗《封渊记》完结版阅读_封渊记最新热门小说

书名:封渊记

主角:李忆陈桥下遛狗

简介:布满血痂的死婴,于死亡中复苏,枯萎又繁荣,埋藏在少年身上的是怎样一段故事?
看少年一步步解开谜团,与命运争斗,探索黑暗之下的真相
所见星辰皆虚妄,望断前路尽迷茫!
任你看遍诸天星辰,却只是一粒凡尘!
宇宙尽头看不清故乡的模样,深渊之下有无尽的守望
苍茫天地的悲鸣,苦海众生的沉沦,无法逃避的轮回

封渊记

《封渊记》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何谓愤怒

青云山,青云观。

一个身穿道袍,发须皆白的老道士,拿着手中的一柄拂尘,点指面前一个人高马大的壮汉。颤声道:

“你…你们何其残忍!周围村落一众稚童何其无辜!为何要行此伤天害理之事!”

壮汉不作声,用手托起指向自己的拂尘,打量了一番,抬起头看着老道士喷火的眼神,嘴角扯了扯,摇着头,戏谑的说道:

“伤天害理?是否又有正邪之分?万青道长,枉你一大把年纪,却还不明白,正邪与否取决的是实力!万道长可知道我们是为谁办事?”

老道士万青眉头一皱,沉声问道:“谁?

“灵秀山,名门正派,除恶扬善,道长可曾听闻?”壮汉饶有兴致的看着老道士。

老道面色大变,一脸的不可置信,显然他听说过。

灵秀山作为天海国的镇国宗门,铲除山匪、精怪,使得天海国百姓安居乐业。

永州作为天海、安平、长乐三国与外部混乱疆域的缓冲之地,由三国共同治理,三国同气连枝,老道士自然知晓灵秀山之名。

壮汉哈哈大笑,仿若一个刽子手般,残忍地继续说道:

“我们此次借用贵宝地,是为了炼制童灵丹而来,选用十四岁以下的童子,割裂他们的血管,辅以催精生血的珍贵药材,心脏剧烈跳动,血液在身体中汹涌,仿若随时要炸开般,非常痛苦却也不会死去。”

壮汉停顿了一下,看了老道越发皱起的眉头,舔了舔嘴唇。

“血液不停的在体内冲刷,从血管裂口中喷出,裂口被不断撕裂,应该会很痛苦吧?待到药效发挥的差不多,心脏也就纯净了,此时入药炼制宝丹,此丹药效非凡,甚至可以给修者延寿……”

“够了!”老道大喝一声,脸色铁青,接受不了壮汉残酷的话语。

壮汉笑了,他很喜欢看着别人如此模样,揶揄的笑道:“何须动怒,我们借用贵宝地行事,只是图个方便,血腥与诸位无关,道长们依旧超然。”

“你们在我青云观如此行事,是在羞辱我等!”老道身后一个青年道士大声的斥道。

“聒噪!”

壮汉身后一个脸上刻有刺青,气质彪悍的灰衣手下,几步就走上前去,啪的一巴掌甩在青年道士脸上,现场顿时静了下来。

“启明!”道士们纷纷惊喝出声。

“好了,把这群牛鼻子带下去吧,玩也玩够了。”

壮汉摆了摆手,一群气质彪悍的大汉立马上前,架着一群道士走了。

壮汉抬头看着观外倾洒的大雨,抚摸着胡茬,喃喃自语。

“公子的吩咐也不难办啊!”

……

青云观,后院。

浓重的血腥气扑入了李忆陈的鼻子中,将他从昏睡中呛醒。

他慢慢地回忆起来,早上他跟着几个伙伴一起去村西林子中抓麻雀,经过一群孩子翻天覆地般的找寻,终于看到了虎子说的拳头大的麻雀。

不过它的飞行速度却是比一般的麻雀快了不知道多少,一溜烟的功夫就飞没影了,耗费了老半天的功夫才又见到了它。

让人惊异的是,另一边有老鹰盘旋,这麻雀不仅不躲避,反而朝着老鹰飞去,而老鹰却被吓得飞了好远,这让他们啧啧称奇,这是一种老鹰都害怕的麻雀?

满足了好奇心,几个孩子打算组队去到村口王叔的地里,帮王叔收几个地瓜,既给王叔降低了劳动强度,又解了馋,可谓是一举两得。

走到半路却被几个灰衣大汉拦住了去路,敲晕了过去。

……

李忆陈晃了晃脑袋,还能感受到那种疼痛。他想转动身体,却发现,自己被绑缚在一个木架子上。

他挣扎着移动脑袋,却发现周围密密麻麻的全是被绑缚的孩童。

在他一旁,是一个十一、二岁左右,容貌秀丽的小女孩,她是小昊昊的姐姐王小沐,不远处虎子等一众伙伴也都被绑着。

“小沐!小沐!”

李忆陈压低着声音,呼喊着旁边的女孩。

“嘶~好痛,忆陈哥,我们这是在哪?”

女孩眼睛慢慢睁开,脸上露出吃痛的表情。

“我们被那群灰衣人打晕了绑到了这里,看周围的样式,好像是青云观!”

李忆陈打量了周围一眼,对着女孩说道。

“小屁孩,挺聪明啊!竟然看出了这里是青云观?不用害怕,我们是来给你们补身体的!”

一阵轻佻的话语突兀地传入二人耳中,二人一惊连忙向门口望去。

只见从门口走进了一帮人,说话之人正是当头的一个带着眼罩的独眼男子。

独眼男子打量了四周的孩童,点了点头,转身看向身后一个郎中模样的中年男子。

“加快进度,摸骨、采药,就从这个小子开始。”

中年郎中点头称是,走上前来在李忆陈身上一阵摸索,不久便张口说道:“符合”

独眼男子身后立刻走出两人,从旁边一个大桶里舀了碗黑色的粘稠液体,掰开了李忆陈的嘴,往里灌药。

“这可是好补药啊!来上那么一点,青楼里的小娘子都要直喊求饶,小子运气不错!”独眼男子砸吧着嘴。

李忆陈喝下药,片刻,便感觉心脏扑通直跳,浑身血脉喷张,仿若随时要炸开般,他痛苦的大叫出声,瞬时就惊醒了还在昏睡中的众人。

“放血!”独眼男子开口。

闻言,刚刚喂完药的两人,便从腰间摸出了匕首,分别在李忆陈的手和腿上,开了四处寸许长的伤口。

瞬时,鲜血就顺着伤口喷涌而出,他们也不处理,任凭着鲜血在地面淌过,场面血腥吓人!

剩下的孩童,瞬间被吓得不敢作声,空间内只能听到呜呜的哭泣声回荡。

“忆陈哥!你们是混蛋!”

寂静的氛围被一声尖叫打破,王小沐在架子上挣扎着,向着前面这群魔鬼大喊。

中年郎中刚要摸骨的手停在了她的面前,郎中转身看向独眼男子。

“小妞子,挺烈的呀!郎中,这些女孩先别摸骨,我有大用!”

独眼男子淫邪的看了一眼王小沐,舔着嘴唇。

……

随着惨叫声依次响起,摸骨、放血依旧在继续,直到郎中皱着眉头,看着面前一个壮实的孩童。

“十四岁,不符合!”

气氛瞬时变了,就连痛苦中的李忆陈也清醒了点,因为那站在郎中面前的少年,分明就是虎子!

郎中看向独眼男子,独眼笑了笑,淡淡的声音传出。

“废药,留着干嘛?宰了。”

简简单单一句话,便决定了一条人命,而他仿若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般,浑然不放在心中。

闻言,立刻走出一人,拔出腰间长刀,一刀捅进了虎子的胸膛,血水顺着刀身而下,流进下方鲜血汇成的血泊中。

整个后院只听得虎子凄厉的大叫声,不久便渐渐消失。

……

前院的某个房间中,一群道士被软禁在此,在他们中间,一个老道士席地而坐。

凄厉的惨叫声突兀地从后院传来,声音中还夹带着丝丝稚气,雨水哗啦的落下,也丝毫没有将之压盖。

老道士万青的脸上浮现极度的愤怒,紧随其来的便是莫大的悲哀。

抓着拂尘的手指也因用力变得泛白了,低沉到极点的声音从喉咙中传出。

“这群畜牲,畜牲啊!”

“啊!”

李忆陈耳中还残留着虎子最后的惨叫,虎子是他最好的玩伴,经常帮他教训那些骂他没娘、野孩子的小孩。

他们也曾一起抓蟋蟀、偷地瓜、上山逮大鸟…

少年好似被定住了般,瞪大了眼睛看着虎子的方向,嘴里一直细细念着:“虎子死了,虎子死了…”

他此刻胸膛阵阵剧痛传来,就像是有着熊熊烈火燃起。

少年疼的龇牙咧嘴,心脏的跳动越来越快,甚至隐隐能听到“咚咚咚”的声响从胸口传出。

滋~

如冰雪消融般的声音从他胸口响起,有一缕非常暗淡的乌光亮起,渐渐地,他手上脚上的伤口竟然在点点的愈合!

他的眼睛变得血红,死死的盯向独眼男子一群人的方向,低沉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

“你们都是畜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