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萧明(迎将回)全章节免费阅读_(木棉萧明)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迎将回

简介:景仁四年初,大雪纷飞,寒风刺骨,周国与北蛮的交界处,三万将士浴血奋战了十个月,终究没能熬过这个冬天,鲜血染红了这片土地,却没能护得住这身后的万里河山
  木棉一夜之间从将军府嫡女变成了罪臣之女,以前的光芒变成一支支利箭将她钉在耻辱柱上,灵堂前她守了七天七夜,发誓一定要北蛮人血债血偿!
  .
  丞相府的少年有个一墙之隔的心上人,放在心上许久,眼看就要开花结果,不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道圣旨降下,木府嫡女木棉许给三皇子做正妃
  圣旨降下的当天,三皇子被人装了麻袋暴揍一顿,三个月卧床不起,木棉花下红衣少女和白衣少年相视而立,“他已经残了,你别嫁他了,嫁我吧

  少女唇红齿白,眉间英气勃发,“我木府一家满门忠烈,如今北蛮之人夺我城池,辱我百姓,国破山河在,谁有空跟你聊这儿女情长

  1V1 HE 女主一心一意为父报仇,征战沙场,男主专心致志搞对象,为女主镇守朝堂

迎将回

《迎将回》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打一顿

“刺客这边你先停一下,我有件事交代你去办,附耳过来。”

萧尘一听萧明有事交代自己,连忙将耳朵凑了上去,只是听完之后神色怪异。

“哥,真的要我去做吗?我觉得春分更合适!让他去做吧,我要是被发现了会被爹揍死的。春分武功高强肯定不会被发现,而且会做的干净利落,别说揍一顿,就是要了他的性命也不在话下。”

萧尘有些不情愿,他哥交给他的这是什么事啊,他可是兢兢业业的好孩子!

“你不愿?”萧明挑了下眉,胆子肥了,还敢挑三拣四,“是不是觉得我躺在这动不了你。”

“哥,有话好好说,我愿意,我马上去办!”萧尘麻溜起身冲出了房门,慌乱间还踩到了个什么东西踉跄了一下。

春分听到声音出门查看,萧尘的身影已经不见了,不过地上用来飞鸽传书的竹筒被踩成了两半,里面的信笺大刺刺的躺在地上。

春分……

“主子,小少爷把我们传信的竹筒踩坏了。”

告状,一定要趁热!

萧明……

你这幸灾乐祸的语气是怎么回事?他这个随从就像是一根针,就没有他挑不起来的事,活跃在八卦的最前线,乐此不疲。

“把信件取来给我。”萧明从床上坐起身子,披了件雪白的外衣。

温润如玉的公子,缠绵病榻,鬓边垂下两缕青丝,活脱脱一个病娇美人。

春分马上将字条取了出来,双手递给了萧明。

萧明盯着字条看了两眼,又递给春分,声音微凉,“烧了吧。”

.

木棉已经跟着杨兴山好几天了,杨兴山的作息十分规律,每日下了值之后就老实回家,这么多天一次也没有去过醉红楼,甚至连路边的小摊都不曾停留。

“这人过得未免太过无聊。”夏至忍不住吐槽,主仆二人此刻正在满圆楼的最高层,萧明特有的厢房内,木棉懒懒的趴在窗边,左胳膊支着脑袋,右手拿了本书时不时看一眼。

满圆楼在京都最繁华的街道上,建的又高,站在顶楼一眼望去京都的景色一览无遗,远远的可以看到皇宫的大门。

“朝九晚五本就忙碌,下了值回府休息也无可厚非。”木棉放下胳膊,翻了页书,又继续用胳膊撑着脑袋。

“话虽如此,可这杨兴山还未娶妻,家中只有父母兄弟,别的大人都忙着攀附朝中好友,他竟一次也没有同人吃酒过。不是说他与花魁暗生情愫吗,也没见两人有联系啊。”夏至还是觉得枯燥,这人实在是书呆子,不聚集朝中好友,也不幽会心中红颜,板板正正的生活,无趣的紧,也不知道小姐看上他什么了。

“耳听未必为虚,眼见未必为实。”木棉说道。

朝堂之争,风起云涌,能混进吏部做到侍郎的位置,哪里是良善之辈,只是穿着官服的杨兴山回府了而已。

杨兴山如往常一样,下了值和众人道别,到宫门坐了轿子回府,一切都如往常一样。

木棉远远的跟着,轿子转个弯拐进小巷子里,穿过小巷子便是杨府,只不过今日轿子刚进小巷子,周围突然涌出一波人,来人并未遮面,顶着一张相府二公子的脸嚣张的拦下了杨兴山的轿子。

“杨兴山,你给我滚出来。”萧尘不知从哪找了个木棍,稳稳的握在手里,用力的敲了敲墙,用木棍指着面前的轿子,十足的蛮横不讲理。

轿夫慌乱的将轿子放下,想走也不敢走,颤巍巍的看向萧尘,“大人,我们只是轿夫,什么也不知道啊,您饶我们一命。”

轿夫说着就要下跪磕头,萧尘本来也不是来为难他们的,烦不胜烦的挥了下手,“快滚。”

轿夫如临大赦,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杨兴山叹了口气,掀开轿帘走了出来,“萧二少这是何意?”杨兴山一身官袍未褪,就这么站在萧尘面前,不卑不亢,一看便是个稳重的。

木棉和夏至蹲在房顶看着巷子里的众人。

“这萧二少爷怕不是脑子不太好?”夏至忍不住吐槽,猜不透这纨绔要做些什么。

木棉轻笑了一声,道了句:“老狐狸。”

萧尘代表的是萧家,萧家拦着杨兴山的轿子揍了他一顿,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们的梁子算是结下了,萧家在夺嫡之争中并未表明态度,但是和大皇子在朝堂上却势同水火,这么一来在外人眼里就是杨兴山投靠了大皇子,萧府心生不满,将人揍了一顿。算是坐实了杨兴山投靠大皇子的传言,她在暗中相助于杨兴山,得了他的人情,也为拉拢他铺了路,算是一石二鸟。

只不过木棉少算了一条,那就是萧明看不惯木棉经常跟踪一个男人,单纯的想出口气罢了,在他这里是一石三鸟的计策。

“听说醉红楼的花魁非你不可,小爷我昨日被拒之门外,今天就过来看看能让云霓姑娘以身相许的是个什么东西,顺便断你一条腿,以示警告,老子看上的人还没有搞不到手的。”萧尘吊儿郎当的说道。

他昨日从竹园得了这个差事,心里是千百般的不乐意,他虽然草包,但是强占人家姑娘这种事是万万没有的,毕竟萧家的家训在那摆着。但是大哥的话他不敢不听,于是今天就召集了这么几个人将杨兴山堵在了小巷里,心想着赶紧打一顿完事。

“萧二少此言差矣,云霓姑娘卖艺不卖身,是众所周知的,二少这是强人所难,云霓姑娘也并未对在下以身相许,还望二少慎言,莫要污了姑娘清白。”杨兴山一手放在胸前,一手背在身后,挺胸收腹,倒是有些气势在身上。萧家有钱有势,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他只能据理力争,如若不然只能挨他一顿打,他压根就没想过反抗。

只是……

他好歹是朝廷要员,这若是被拦着打一顿,面子里子都被丢光了。不过这样一来,萧家也难逃干系。

萧尘没干过这种事,只想着赶紧结束,多一秒都会有被发现的风险。

“谁听你说那么多,上。”萧尘大手一挥,拎着棍子就要打在杨兴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