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大茂九尾云天)四合院:许大茂总想挑战命运全章节在线阅读_许大茂九尾云天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四合院:许大茂总想挑战命运

简介:重生成《四合院》里的反派人物许大茂,未来命运多舛,怎么让人接受?刚刚与娄晓娥成亲,还好一切都来得及改变,一切都未可知……嗯?女主是娄晓娥好呢还是秦京茹好呢?

四合院:许大茂总想挑战命运

《四合院:许大茂总想挑战命运》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傻柱别当舔狗

贾东旭死了,在近年根儿的时候,死在了工线上。

出事儿的时候当场就没气儿了,连医院都没进,但是省的遭罪了。

死去的人是幸运的,活着的人是悲哀的。

当贾张氏和贾秦氏得知贾东旭死讯的时候,整个人都哭晕了。还不懂事儿的棒梗和小当,也只是因为害怕而躲在屋角不敢动弹。

之后,就是贾张氏带着一家子人去轧钢厂门口堵着。

大院里的邻居也去了不少,一是看热闹,二是壮声势。

“大茂,你回来没遇上他们?怎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娄晓娥有些好奇,许大茂可是一个喜欢凑热闹的主儿,这么大的事儿竟然不知道。

“有热闹看了!贾家,可不是善茬儿。娥子,没事儿别去凑热闹,咱们就在家好好待着。这快过年了,咱们到时候去你娘家一起过年。”

这个年代真没什么娱乐节目,回了家也是没什意思。要么喝酒,要么打牌,能有个戏匣子听的都不是一般的主儿。

赶上这会儿经济改革,物资都是限量供给,买东西都得凭票,无疑是限制了人们的消费。

许大茂有心和岳家搞好关系,可这送什么礼却是犯了难。

娄家底子厚,无论是钱财还是勇度都是许大茂够不着的。人家把女儿嫁给他一个工人阶级,就是为了成分。

娄晓娥虽然吃苦了一些,却好在嫁了许大茂后成分变了,对后代的发展是有利的。

这也是娄父的先见之明。

只可惜没人能想到,许大茂肚子里是一囊坏了芽的死种。

这事儿也是许大茂心里的一个结儿,谁活一辈子愿意当个绝户?

不过有系统在手,许大茂还是相信会有希望的。

“大茂?跟你说话呢,想什么这么入神?”

娄晓娥从背后推了一把许大茂,把他叫醒。

“哦?啊!娥子你说什么了?我刚刚没听清楚。”

许大茂尴尬的笑笑,话题是他挑的,也是他走神儿的。这事儿办的有点儿不地道。

“今年是咱们结婚后第一个年,不去和公婆一起过吗?去我家过年,我怕有人说闲话。”

娄晓娥家教很好,遵守孝道,成亲那天即使许家公婆没有露面,都不曾有过埋怨。还一直说是自己的不是,想着怎样讨好公婆搞好关系。

“那俩老东……这不是跟他们闹翻了吗?今年就不过去了,冷静冷静,等年后再去看望也是一样。”

许大茂差点儿把粗口脱口而出,被娄晓娥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我还是觉得不妥,要不还是按照老礼儿,除夕去婆家,年后去娘家吧。”

娄晓娥倒不是真的在乎闲言碎语,百善以孝为首,她那善良的心性就做不出违逆孝道的事情。

“这么说吧,我就是不想见他们。我结婚这么大的事儿,里里外外讲了八百遍,他们死活都是反对。这要不是我坚持,一好媳妇岂不是白白错过了?”

许大茂拐着弯儿的夸娄晓娥,讲的那人儿开心得不得了。

“许大茂,我还以为你这嘴就会损人呢,没想到夸人还这么有水平。你倒是说说,我哪里好了?”

娄晓娥笑吟吟的看着许大茂,给他出了一个大题。心中想到,若是回答的不满意,晚上就休想睡床上去。

许大茂瞪大了眼睛,这女人莫不是也是穿越来的?这个年代的女人不都挺好哄的吗?

不等许大茂回答,就有客登门了。

“好客不登门!傻柱,又是你。干嘛,又来喝酒?我可没菜呀。”

许大茂见是傻柱,没好脸色的道。

“许大茂,你……好了我不是来喝酒的。贾东旭的事儿你知道了吧?走,帮个忙去!”

何雨柱难得没有跟许大茂怼劲儿,说完就上手拉许大茂。

“别别别,你放手!贾家什么事儿,跟我有啥关系?又跟你何雨柱有什么关系?你站一边儿看戏就得了,往前凑什么热闹啊?”

许大茂甩开何雨柱的手,梗着脖子说道何雨柱。

“任务开启!”

“选择一:帮着何雨柱舔秦寡妇,奖励红包两个。”

“选择二:为何雨柱树立新三观,奖励红包五个。”

许大茂乐了,系统这是为难他啊!

帮着傻柱舔秦寡妇,想想这事儿就恶心。当舔狗都当出境界来了。这个肯定是不能选的。

帮傻柱树立新三观?系统你杀了何雨柱得了。这特么更难好不好?这人要是能改,狗都不吃那啥了。

但选还是得选第二个,就算最后完不成任务,许大茂也认了。

“大茂儿,邻里街坊的,都住一个院儿,人家里死了人,你怎么能不帮一把呢?这话到了三个大爷那儿,怎么说你都没理吧?”

何雨柱急了,许大茂在厂里巴结领导,与各个领导的关系可比他何雨柱瓷实些。贾家这事儿占理,但想要最大收益拿到补贴,跟领导关系绝对不能闹掰了。

今儿贾张氏带着死人把厂长办公室给堵了,已经抽了领导的脸。若是说不是好话,解不开这个疙瘩,贾家肯定吃亏。

何雨柱就是来找许大茂托关系的,给秦淮茹多挣一些好处。

“傻柱你不用跟我说这个,他们家不容易我知道,但忙我帮不了。你不是跟领导关系好吗?都爱吃你做的菜。你去,比我好使。”

许大茂将何雨柱往外推,即使要树他的新三观,也不急于一时。

“我就一厨子,他们吃饭的时候想得起我来,吃饱了谁还认识我傻柱?这还得是弟弟你呀,跟哪个领导没喝过酒?你说话,比哥哥好使。”

何雨柱为了秦淮茹,倒是真能拉的下脸来。刚刚还张牙舞爪想吃了许大茂,转脸又低声下气的劝说许大茂。

若是换个人,还真没准被傻柱给骗了。

可许大茂不能,他不信何雨柱的每一句话。这人除了在秦淮茹身上一而再,再而三的吃亏,其他人可没谁占过他的便宜。

“傻柱啊傻柱,我也是为了你好。来,咱们好好谈谈,我让你弟妹做几个菜,好好喝一杯。娥子,把昨儿我拿回来那五花肉切片儿,配上辣椒抄了。还有我床底下的酒也取来,今天我要跟傻柱喝个痛快。”

许大茂为了红包,可是下了狠劲儿血本。他的工资不低,在大院里也是混的不错的。虽然不能天天吃肉,但也是吃得起的。

昨儿拿了二斤精五花,本是想给娄晓娥补补,解解嘴馋的。为了任务,豁出去了。

“唉!”

娄晓娥虽然不知道许大茂要干嘛,但出于对许大茂的信任还是照做了。

何雨柱是来拉许大茂帮忙的,说不通强拉过去也无用。能喝上一顿酒,还有肉吃,不吃白不吃,吃了不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