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陀龙王路明非)若陀:路明非是我在泰拉的铁哥们全本在线阅读_《若陀:路明非是我在泰拉的铁哥们》完整版阅读

书名:若陀:路明非是我在泰拉的铁哥们

主角:若陀龙王路明非

简介:若陀龙王灵魂碎片来到泰拉
原神的诸位在这里与干员们相遇
更多世界里的存在涌现在这片大地
尘世闲游,遗尘漫步
钟离和凯尔希,带着不同而类似的领悟,引动时代的智慧共鸣
诗显歌哑,幕前酒洒
来自异乡的风之诗人,唤醒了剧团猩红沉醉的血钻
天下人心,唯我永存
残缺的双生魔神与断冕的兄妹君主,这是一次为了“种族永恒之延续”的战争
当枫叶飘过海岸,黄金生命之花悄然绽放
当葡萄酒滴在冰洁的山顶,即将上演的是冰火盛会
当家族融入组织,理念转为现实,白鹭与雪怪依存
当火焰焚烧切尔诺伯格,手持水刃的战士抵抗在前
当骑士竞技开始,骑士团相互碰撞,并非只有骑士才能照耀大地
这是我心中酝酿的故事
现在我想分享给你们
(主要为原神x明日方舟,其中稍微也加了点别的要素
比如龙族,崩坏,战双,和我未来可能想加进去的)
(私设贼多,不喜勿进
更新随缘,全看心情)
(男主是若陀和路明非)

若陀:路明非是我在泰拉的铁哥们

《若陀:路明非是我在泰拉的铁哥们》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1 岩土之龙王,死因是溺水

千年有多长?长到让人忘记自我。

千年有多短?短到不过心破梦醒。

一眨眼,眼前的黑暗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汪清澈碧潭。

男子神情恍惚的注视着水中倒影,黑发绿眸,青底白衣,翩翩少年郎。

是他的模样,却又不全是他的模样。

若是几千年前,身处归离之地的时候,这副模样自然不错,可如今他已被封入地下无数岁月,怎可能还保持这副模样。

更何况,他可没能力破除摩拉克斯设下的封印,自然不可能存在于这种优美环境之中。

近千年来,陪伴他的只有无尽的黑暗与孤独。

可…他还是忍不住三番打量水中自己的倒影。

他蹲下身子,伸手触摸清水,与之对应的倒影一同伸出了手掌。

手掌入水,水波荡漾,倒影破碎。

就像虚幻的梦一样,一触即碎。

呵……是自己过于无聊了吗,竟会幻想出如此场面。

还是说,自己太过于思念曾经那段安详时光,以至于见到了自己当时的样貌?

可当仔细注视着水中曲折摇晃的脸庞,若陀的内心却有些微微刺痛。

…摩拉克斯……

他在长叹一声,然后缓缓站起身来,水中倒影也一同远离着水面。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了一副狰狞龙首。

他在心中默念着自己的名字。

若陀,龙王若陀。这是那个人赋予自己的名字。

若陀扯了扯身上衣袍,触感稀碎。

他拨了一下大褂,发现表面完好的衣物其实早已片片撕裂,上半身衣袍褴褛,若是自己方才动作幅度大一点,怕不是还会走光。

这可真是…

自己是孤独太久导致心理变态了吗?不然为什么会幻想出如此草率的衣物?

若陀微微扶额,无话可说。

他环视了一下周围,池阔林深,入眼皆是水面与树林。斑驳光影从叶间透过照在身上,森冷寒意涌上心尖,无比真实。

他已经不知多久没有见到过阳光,感受过温度了。

若陀微微仰头,尽量让那稀疏光点落在脸上,使自己眼中尽是白亮一片。

没有哪个岩元素生物会不渴求光明,尤其是经历过那些美好之后。

偶有飞鸟掠过树冠发出簌簌声响,虽不静谧,但却让若陀的心逐渐安定。

真好啊……

哪怕只是幻境,也请让我再多沉浸片刻吧。

他闭着眼,尽可能的多享受这一时刻。

一道异响却突兀传入他的耳中。

缓缓抬眸,若陀将视线投向这潭清水的另一边,那个声音所发出的地方。

光线的影响下,那远处的水面显得有些碧绿,翠若凝晶。落叶飘下点在水面,接着被一只洁白的手掌托起,手掌轻拨水面推波送去,那落叶便作小船一般远游。

少女的半个身子没在水中,玉藕一般的手臂拍打水面激起阵阵白花,晶莹水珠落在她的肩上、背上,为这雪肌玉肤再添几分透明质感。

她不时的在水中起伏,玩的不亦乐乎。

像是感受到了后方的视线,少女忽然转过身来,漆黑的长发沾着甩起大片水花,接着落在侧肩上,湿漉漉的往下滴水。

那一瞬间,若陀看清了少女的样貌。说不上倾城,但也颇具美色,大眼眸子直勾勾的看来,略微前倾的身子使她柔软浑圆的细削香肩正好落在阳光底下,无比惹眼。水珠顺着脖颈流注,缓缓注入颈下那副……

若陀当即闭眼转身。

再看下去可就有点危险了。

少女黑长的睫毛微颤,一剪秋水般的眼瞳微动,似是看到了什么珍宝般露出微笑,接着极快的向着对岸游来。

波光潋滟,少女在身后划出长长的水纹。

此时的若陀正在内心疯狂质疑自己是否已不再纯洁,否则不可能幻想出这幅景色。

他可是龙王啊,岩元素结晶创生之物,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世俗之人的无趣想法。

呵,我可是正人君子。

不知不觉间,若陀已经在内心对自己完成了万字检讨。

他还在想着怎样结束这尴尬的幻境,却突然身上一凉,接着背后就传来一个柔软的触感,以及独属于少女的欢快声音。

“来啦?”

完蛋。

若陀缓缓睁开了眼睛,但并未转身。

他忽然想通了事情的始末,这压根就不是幻境,而是切实存在的事实。

在少女的柔软娇躯贴上他背后的一瞬间,感受无比清晰的若陀才明白了这一回事。

毕竟想他数千年单身老狗从未牵过女人手,怎么可能幻想出如此真实的触感。

所以说……

自己可能大概也许摊上事了。

他沉默片刻,迟疑开口。

“那个……你先放开我。”

“嘻嘻,好吧。”

少女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他察觉到对方赤身**的在他背后蹭了蹭,接着才松开了环抱着的双手。

嗯…从感觉上来说,好像比刚才惊鸿一瞥中的规模还要大一些…

这就是传说中的近大远小么。

真软。

若陀眨了眨眼,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难道这疑似二次穿越的事情使自己沉睡千年的心灵复苏了吗。

这不正常。

他这才反应过来,仔细感受了眼下状态,结果却发现自己并不完整。

准确来说,是“作为龙王并不完整”,他现在只有自己本来不到百分之一的实力,并且这些实力仍在缓缓消失。

他感觉自己不完整的不只是力量,还有一些其他东西随着这次不清不楚的穿越一同消失了,但他暂时还不清楚消失的是什么。

啧……麻烦。

尚在思索中的若陀保持沉默,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少女逐渐不满的神情。

“哥?你怎么又不说话了?”

嗯?哥?

好像不太对劲?

若陀疑惑的下意识转身,想要问一下少女某些事情,却忘记了此时的少女仍未穿上衣服。

于是在看到某些不该看的东西之后,他脚步一顿,接着迅速把身体往回转。

不想少女却是嘿嘿一笑,猛虎扑食般往前一蹦,抱在了若陀身上,接着整个人往上一挂,任由重力将她向后扯去。

“欸!”

若陀一时不察导致重心不稳,惊呼一声后直直的倒了下去,噗通一声坠入水中。

“嘿嘿,老哥来玩会嘛,整天苦大仇深的做什么。”

少女在把若陀拉下水中后松开,接着如鱼儿一般轻轻荡到一旁,从水里探出头来甩了甩长发,呜呼一声后绕着若陀开始转圈圈,看起来无比欢快。

然而若陀就不那么美妙了。

乍一入水,惊慌之下一顿挣扎使他飞速向水下沉去,就像石块沉水一般毫无上浮动静,与一旁轻快的少女形成鲜明对比。

但若陀可不管这些,他只觉得要命。

气泡咕噜噜的涌出,若陀呛着水,眼前逐渐模糊。迅速向自己游来的身影,少女焦急的脸庞好像有些重影。

隐约间,他好像看到少女的头上生着一对白嫩的短角。

也是龙吗?

但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堂堂龙王不会就这样淹死了吧…

我他妈不会游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