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南北叶东西(乱古剑帝)全文阅读_纪南北叶东西完结版在线阅读

书名:乱古剑帝

简介:一壶酒……喝出一个天下
一双拳……定了整个江山
一柄剑……倾覆万里河山
我是谁?
我有一壶酒,一双拳,一柄剑
人族……纪南北,请诸神赴死!

乱古剑帝

《乱古剑帝》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是她春暖花开的季节

“过段时日,囚凰台开启小世界,紧接着上京楼又开六层,齐洪天只不过想做个顺水人情,把寂灭灯残块送给夜千岁,争取多送几位弟子进去罢了。”

夔龟缓慢在木桌上爬行一圈,然后一口吞下残块,膈喉咙,将其吐出,拍到桌角道:

“山河俯首,岁月称臣,狱主一生很悲凉,一个“战”字贯穿了他的一生。

将残块收好,有狱主坟墓的消息,本龟爷和你们一起去挖挖。”

不问上下撅起嘴巴,嫌弃残块粘满龟爷的口水,但好歹是个宝贝,蹙眉收回乾坤袖。

纪南北挤眉弄眼,憋住不笑,这老龟口口声声豪言,并且一副义薄云天的模样,看不上眼师傅做那刨坟的下三滥勾当,说那是发死人财,不道德,被雷劈,而今却一改往日口风,主动请缨。

纪南北摩擦着下巴,轻佻眉毛,嘿嘿道:“龟爷,难道也有刨坟的喜好!”

“那是一般的坟吗?”

夔龟怒瞪一眼,它疲乏了,化作一道流光飞向小溪,落在青石上,打盹。

不问上下撅起的嘴巴没有放下,咕哝一声,“再不一般,也是坟。”

此事告一段落,暂时抛在脑后。

囚凰台。

上京楼。

可是赤水之北两处修炼的上佳风水宝地,比之虚神界也不遑多让。

其余四地的诸多修士,届时也会前来抢夺一个名额。

盛况空前!

只可惜囚凰台需要十滴神凰精血来开启,故此十年一开,一开只有半年。

而上京楼乃当年素王飞升时,留下的琅嬛福地,引各宗抢夺。

一场大战,拉开帷幕。

当中名不见传的夜千岁,三步杀一人,十步不留行,百步登顶天象境开十脉,如日中天,独占鳌头!

那一战,可谓是耗尽了赤水之北半数的气运,沦落到大荒五地最末的境地。

此后。

琅嬛福地上京楼,便握在了悬山剑宗的掌心,天下修士若想登楼,需要缴纳相当丰厚的天材地宝,或者拿出悬山剑宗悬赏的头颅。

这一举动,使上京楼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香饽饽,十足的金娃娃,助悬山剑宗在几十年内迅速崛起,一跃登顶一地魁首。

当然有人眼红。

也有人暗地里使绊子。

更有甚者诛心的丢出了“悬山剑宗”,大荒称尊的帽子。

只不过,智者见智,仁者见仁,不去理会,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纪南北手指有节奏的敲打桌面,转头看向嘴角边深陷两个小小梨涡的叶东西,出言问道:“师姐,囚凰台开启前,能一举打破桎梏,晋升五阳境吗?”

叶东西眸含水波,浅浅笑道:“一个月,五阳境,足够。”

纪南北点头道:“如此一来,便多了份保障。进入囚凰台寻造化,修为最高乃五阳境巅峰,想必大师兄会压制境界,等进了囚凰台再作突破。”

叶东西嗯了一声,“多数修士也会抱此心态。”

不问上下举起小手,小脸通红,两眼冒精光,兴奋道:“我也要去囚凰台,大师兄说里面的好东西可多了,进去之后见谁抢谁,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叶东西起身,走到小师妹身后,把小师妹有些凌乱的马尾辫解开,重新编织,宠溺道:“去,小师妹想去哪都行,师姐护着你。”

不问上下甜甜笑着。

纪南北嘴角勾勒出一抹弧度,有心逗逗不问上下,开口道:“小师妹,见谁抢谁,难道自己人也抢?”

不问上下乐开了花,重重点头道:“抢急眼了,哪能分辨是不是自己人。”

“抢别人的东西,还能把自己个儿抢急眼?”

纪南北一拍手掌,玩味笑道:“师姐,听见了吗?把乾坤袖捂紧了啊,别被自家小贼给抢了。”

叶东西翻了个白眼,目光温柔。

哼!

不问上下偏过头去不想理会三师兄,只是过了短暂片刻,头便转了回来,噗呲一下笑出声,见三师兄捏着下巴坏笑,立即收起笑容,扬起小拳头,露出两颗小虎牙,恶狠狠道:“我才不抢师姐呢,就抢大师兄和三师兄,抢急眼了,我连自己都抢,怕不怕,哼。”

纪南北双手合十,作虔诚祷告一番,打趣道:“大师兄人在家中坐,祸突然就从天上来,可悲,可叹咧。”

远在黑水之南的不问左右,此时正被五花大绑在床上,床边站着一位面容姣好的女子,衣衫褴褛,轻薄的锦绣衣裳从肩头滑落,尽显老肩巨滑。

女子脸颊飘上两朵红云,如两团火燃烧,蔓延至全身肌肤白里透着红霞,娇柔妩媚。

女子挥动手里长鞭,啪啪直响。

不问左右突然打了喷嚏,心头萦绕着淡淡的不详之意,环顾一眼四周,随之打消,挣扎高声道:“我要你凶狠的痛击我,无情的抽打我,嗷………刺激!”

女子脚下生莲,伸出舌头轻舔红唇,风情万种道:“奴家,这便依了郎君了。”

“啪!”

“哦哟……刺激!”

闲时和宗门女子作乐的不问左右哪里知道,他已经被小师妹给惦记上了。

就等他上钩了。

不问上下耸了耸小鼻子,龇牙咧嘴,面朝纪南北咬了几口空气道:“看见没,我可是很凶的!”

纪南北哈哈大笑。

叶东西动作轻柔编着马尾辫,恬静看着嘻笑打闹的南北和小师妹,寒庐内很合美,倘若一直这样,不为名利,不去争抢,只有山间清爽的风,平平淡淡过一生,该有多好!

叶东西眼眸低垂,编马尾辫的动作停滞,有感而触及到了那深藏的痛苦。

她被卖掉的那个夏天,很热,冰冷贯穿了她的心脏,在胸口灼烧出一个洞。

其实没有人生来,便生性淡漠。

而是世间薄凉,浇灭了心头滚烫。

直到遇见南北,成了她的小跟屁虫,也成了她春暖花开的季节。

而南北从小就笨,像寺庙里的榆木疙瘩。

一直敲打,始终不开窍。

气死个人咧。

——————

纪南北察觉到了叶东西的异样,世间能影响她情绪的事物不多,眼珠一转便了然于心,关切道:“师姐,那段往事,我会陪你亲手解开。”

叶东西回过神,仰起螓首,使劲眨了眨眼睛,接着编织马尾辫,嗯了一声回应。

不问上下一愣,疑惑道:“师姐怎么了?”

纪南北站起身,伸出手指戳了一下小师妹洁白如玉的额头,问道:“有两个人,伤了师姐,我们该如何?”

不问上下怒拍桌子,“抢光他们。”

纪南北双手抱胸,“然后呢?”

不问上下想出一个自认为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的招数,“丢他们去苦窰赚银子,再抢光他们,再赚,再抢………直到他们含恨而终,死不瞑目。”

噗呲!

叶东西双眸荡起波澜,剜了一眼南北,笑出了声。

师姐笑了。

纪南北跟着挠头傻笑。

不明所以的不问上下,以为师兄师姐赞同她的做法,笑的很是得意。

等马尾辫编好。

三人下山,去村子里胡吃海喝一顿,买了几件合身的衣裳,抱了两坛子陈老汉酿的自家酒。

回到寒庐。

叶东西有些碎碎念的仔细叮嘱南北一番,便拉着小师妹去剑柱闭关,早日突破五阳境,若有多余的时间,再一鼓作气开出五阳境的第一个洞天。

不问上下心里虽然一百个不愿意,却拗不过师姐,唯有可怜兮兮的跟着师姐去剑柱,枯燥乏味的修炼。

寒庐安静了。

是夜。

纪南北盘膝端坐床上,自顾道:“我曾一只脚踏入五阳境,也有十足的把握在破境瞬间开出第一个洞天,师姐沉稳,厚积薄发,不会比我差。”

再入苦海境。

纪南北张嘴一吸,纳灵气入体信手拈来般容易,令他大感意外的是,那株新生剑草抖动草瓣垂下的万千紫气,聚少成多,正逐渐取缔苦海内的那条冥河。

一时间。

紫气大盛。

掀起滔天巨浪。

遮天蔽日。

鼎盛紫气彻底吞噬冥河,化作一条紫河流淌,归于平静。

原本灰蒙蒙,死气沉沉的苦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演化。

两条游鱼,一黑一白,畅游紫河。

岸边,一株株紫色小草,向阳而生。

生机盎然,朝气蓬勃!

这便是《极意自在功》的玄妙之处。

至于那株新生剑草又有何妙用?

纪南北引导灵气触碰它的瞬间,顿时感到天旋地转,身体一阵踉跄,瘫软倒在床上,大汗淋漓像从水里打捞上来的一般,胸膛剧烈起伏。

方才新生剑草一颤,犹如天塌地崩般可怕。

纪南北擦掉额头汗水,重新坐起,不敢再打新生剑草的主意,顺其自然吧。

手掐印决,闭上眼睛,魂入虚神界。

虚神界乃诸神合力,同时推演,演化出万道万法,再用极道神兵开辟出来的奇异世界。

造福后世人。

虚神界**大磐,矗立着一座巍峨神山,名泰山,又名岱山,岱宗。

那里是至高者问鼎的福地,在玉皇顶留下印记,可为一方雄主,冠绝天下。

刚入虚神界的纪南北,轻车熟路找到一个挑着扁担,吆喝叫卖的老者,“蛇大爷,来一两星辰沙。”

唤作蛇大爷的老者抬起满脸褶子的头,见来者是个满头白发的虚幻灵魂体,是个新来的,却张口叫出他的名字,愣神道:“刚来虚神界,认识老夫?”

纪南北不作解释,境界重修后,灵魂也跟着回归本源,虚神界内灵魂力流失太快,得尽快融合星辰沙,凝实灵魂才能在虚神界修炼,寻造化。

拿出一块如和田玉般油性十足的月华石,丢给蛇大爷,淡淡道:“哪那么多废话,一两星辰沙。”

蛇大爷淡扫一眼,掂了掂手里月华石,说道:“小道友,星辰沙涨价了,一两需要三块月华石。”

“啥?”

“涨价了?”

纪南北瞪大眼睛,月华石乃虚神界的硬通货,很是难得,一年到头攒不下几块,价值不菲。

他乾坤袖里总共就只有十五块月华石,还是偷摸着敲闷棍,费大劲抢来的。

这老家伙坐地起价,张口便要去三块!

真他娘的是癞蛤蟆打哈欠——个头不大,口气不小。

纪南北横眉怒眼,深吸一口气道:“蛇大爷,我不是新来的雏,你也别想着杀生!”

蛇大爷面露难色,苦笑道:“前段时间,从神土下来两个金光璀璨的少年,掌下道法自然,大肆抢夺月华石,杀大荒修士,导致虚神界的月华石急剧减少,老夫也要过活啊。”

纪南北不再言语,肉疼拿出两块月华石扔给蛇大爷,取了一两星辰沙,立即服下熔炼,虚幻的灵魂体逐渐凝实。

一个白发意气郎,孑然独立。

英挺剑眉斜飞,一双桃花眸子隐藏着锐利,脸若刀削,棱角分明,身着一袭玲珑袖白衣,清新俊逸,翩翩少年。

眉心浮现出一株紫色小草的印记,突显邪魅狂狷。

“告辞。”

纪南北双手抱拳,转身便走,速度很快。

蛇大爷轻抚山羊胡须,皱眉回想,这位意气郎,看着好生面熟。

想起来了。

我揍他姥姥家的二大爷!

蛇大爷猛拍额头,一蹦三丈高,“这小子敲过老夫闷棍,抢了老夫辛苦攒下的八块月华石,奇耻大辱啊!”

“可恶的小子,你别走。”

蛇大爷扔下扁担,转身时却发现纪南北早就不见了踪影。

“这小子属风的?”

蛇大爷把扁担竹筐收进乾坤袖,认准一个方向,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