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敬之穆悦心《明烛》精彩小说_《明烛》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明烛

作者:纤尘不染

角色:季敬之穆悦心

简介:民国二十八年秋,因为一起磺胺走私案,腹黑青年季敬之被迫卷入风云诡谲的暗战中,也因此遇到了自己的爱情,靠着缜密的思绪和步步为营的计谋,一次次冲破迷阵,收获爱情,成为一方枭雄
穆悦心!我想看你眼里有星辰,笑如春日暖阳的样子,但是,你我相识以来,因为我你已经受了太多委屈和伤害,接下来我要走的注定不是太平之路,我不想在自私的拉你陪我陷入黑暗了,我希望你每一天都是开心平安的,等我摆脱阴霾的那一天,再来寻你,可好?你,会忘了我吗?

评论专区

夜行骇客:作者估计挺骄傲他能弃“JB”而用“牛子”,本来对这个词没有特别的厌恶。但是你也不能每一章都说好几遍这个词,你写这个是有什么执念吗? 剧毒。

天兵在1917:……Li晓峰这个名字太艹蛋了,我不明白李晓峰到底有什么问题,一定要用Li晓峰,太影响阅读感了。

超级神基因:弃书。刘风试图杀了主角,主角却不杀刘风。

明烛

《明烛》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好戏开始

穆父看着穆悦心皱眉笑道“一个女孩子,如此不端庄,这样你以后还怎么嫁人呢,平时就是太过骄纵你了,野惯了,这次也是一声不吭往外跑,你是不知道,如今是乱世,父母不能呵护你一辈子的。”

穆悦心撅着嘴不服气的“哼了”一声,开始祸害面前的食物。

“还说是我娇惯了些,哪次不是你最后心软妥协的,反过来数落起我来了,我上哪说理去。”穆夫人一脸慈爱的给自己身边的穆悦霖擦拭掉嘴角的饭渍,一边和穆御庭说着散话,说到底还是随着穆悦心的性子,护女心切,不想让她又挨父亲的数落。

穆御庭当然知道自己夫人的小心思,恰又看到季敬之在场,也就给穆悦心留了些许薄面,只是看着爱女无奈的摇了摇头,眼神示意季敬之无需见怪,又与夫人说了几句闲话,便低头吃饭,不再言语。

饭后,穆御庭起身对夫人嘱咐道“我看啊,你这几天还是赶紧把她和安德烈的婚期定下来,省的整天给咱们找事。”

穆悦心此次南虞城之行就是为了逃避这场父母之命的婚约,听到父亲又开始安排自己的婚事,更加气愤,撅着嘴嘀咕道“瞎安排,人家安德烈对你闺女我根本没兴趣。”

在一家人“拌嘴斗气”的和谐气氛中,心事重重的季敬之也终于吃完了饭。

深夜,季敬之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终于等到穆家的人都睡去了,才坐起身,来在桌前,慎重的从怀里拿出那封信,微黄的灯光下,这封信显得异常神秘。

季敬之忍不住好奇,慢慢的打开信封,拿出信纸,信上竟然空无一字,这是为何?

正在惊讶的季敬之听到窗外有声响,不禁疑惑道“莫非穆御庭并不信任我?”想到这里,季敬之慌忙将信件装好放进怀里,随即起身,谨慎的站在窗帘后面,握紧拳头,一双如墨的黑眸,紧盯窗户处~

哗~窗户被打开了,一个白色身影鱼贯而入,季敬之扑上前将白影笼在怀里,扬起拳头作势挥下怒道“谁?”

“哎呀!”一个娇嗲的女声求饶道“是我。”

这?··竟然是穆悦心。

反应过来的季敬之这才看清,怀中之人果然是穆悦心,只好放开穆悦心叹道“你干什么,大半夜的?有门不走。”

“小~~点~~声~。”穆悦心上前一步,伸手捂住季敬之的嘴巴,悄声说道“我怕又挨骂。”

季敬之目光停留在眼前的穆悦心身上,白色的蕾丝睡衣,披散着长发,长发随意的垂在穆悦心高高隆起的胸前,如此近的距离,季敬之可以清晰的闻到穆悦心身上的香气,很好闻,像是某种花香的味道,细品还有一种甜丝丝的感觉,四目对视,穆悦心**如花瓣的唇,清透**的面庞,如三月桃花般惹人怜爱,挺拔的鼻子,清澈的眼眸,似如青山秋水,眉眼盈盈所望之处,荡起一池涟漪。

就这样如此近距离的呈现在季敬之眼前,季敬之还清晰的感觉到穆悦心绵软的手挡在自己的嘴上···

季敬之被自己不知所起的莫名情愫惊得有些愕然,于是目光流转想要逃离这窘境,却又恰好看到了穆悦心光滑的脖颈,顿时感到体内涌起一股暖流,霎时冲遍全身,下意识季敬之推开穆悦心怒道“走开,走开!”

没想到,有些用力过猛,竟然失手将穆悦心推倒在地。

“哎呀。”

心情还未平复的季敬之,看到倒地的穆悦心,赶忙俯身去扶,不料竟被穆悦心用力一拽,整个人毫无防备的趴了下去,而早有准备的穆悦心早以转到旁边,看到季敬之焦急又窘迫的神情,得意的笑道“谁让你刚才暗算我的。”

季敬之无奈的起身,苦笑道“你报复心理还真重。”

“来而不往非礼也。”

“这词说的好像不是这个意思吧?”说罢,季敬之上下打量着穆悦心慢悠悠嘀咕道“来而不往~~非礼也?”

“······”

穆悦心边后退边嘀咕道“你干嘛?”

“你觉得我要干嘛?”季敬之对着穆悦心步步紧逼,穆悦心昂头挑衅道“这可是我家。”

此时,门外下人敲门喊道“季先生?看外面变天了,夫人怕您冷,说我们这里的秋天,气温多变,让我给您送床毯子,麻烦您开下门。”

“不用了,我不冷。”

季敬之没有理会门外的下人,仍然步步紧逼,穆悦心见状退到窗前想要离开,侧头却不见长梯了。

许是听见房间里面有动静传出,门外下人仍在锲而不舍的敲门,慌张之下穆悦心推开季敬之,躲进浴室去了。

季敬之浅浅一笑,转身上前将门打开,接过毯子,有意侧身漏出屋内场景,那名下人伸头向屋内张望一番,没发现什么异常,便离开了。

看到下人离开后,季敬之关了门,折转走到浴室门口。

恰巧穆悦心也正预备出来,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衣裙的丝带挂在花洒的控制龙头上,季敬之根本来不及提醒和阻止,一片凉意从头倾泻而下·····

浑身湿透的穆悦心,又羞又窘的望着季敬之,季敬之同样窘迫的说道“我的大小姐,你还真是~”

穆悦心委屈的撅着小嘴,任由水流滑下脸颊,她此刻只觉得自己羞愤至极,以至于不知该如何是好。

季敬之伸手拂开穆悦心脸上的头发,扫了一眼湿身的穆悦心,赶紧随手拿起洗漱台上的宽大浴巾披在穆悦心身上说道“这可不怪我。你~没事吧?”

“我这样能没事吗?”穆悦心打着寒颤,满脸通红羞愤的嘀咕道“哎,湿身了。”

“你还是穿了衣服的,我也没看到什么,这算什么**?那不如,我对你负责?”季敬之情不自禁地看着粉落香肌衣未干的穆悦心,说出了一句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

穆悦心闻之,更觉得自己羞愤不已,哪里还有心情和季敬之斗嘴,只想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于是两颊更显通红。

二人怔在原处,都不说话,气氛略显尴尬,季敬之说道“等会,我出去看看,安全了,你就从门出去好了。”

见穆悦心低着头,没有说话。

季敬之慢悠悠说道“你这身材有什么看的,没发育似的。”

“···”穆悦心低头看了看自己,不屑的瞪着季敬之,狠狠裹了裹身上的毛巾,开门离去。

待穆悦心走后,季敬之关好门,不自觉又想起穆悦心湿身的画面来,脸颊似夭桃拂面,眼眸如春日潭水,杨柳腰肢软绵绵,娇羞不语的样子分外妩媚惹人爱怜。

所谓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大概讲的就是这种感觉了,季敬之诧异自己怎会有如此反应,定了定神,这才发现自己竟也满身水迹,不好!季敬之慌忙拿出衣袋里的信来,完全**,这可如何是好?

季敬之小心的将信取出摊开,放在桌子上,小心的用火柴去烤,刚才的空白信纸被水打湿后竟然出现了字迹。

上海吴淞街附近的巷子里,一间民房内,昏暗的灯光下,李暖暖披着衣服坐在桌前,打开抽屉,拿出一张照片,是她依偎在一个外国男人怀里的合影,李暖暖望着合影陷入沉思·····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但她就是不能有感情,从她对着蒋校长的照片宣誓的那一刻,军统特务的纪律规矩就深深印在她们的脑子里了,除非死亡,否则永远不能背叛。接近法国记者安德烈是她的一个任务,但是与安德烈真心相爱却是任务之外的意外,感情的种子一旦发芽,想放弃真的很难。李暖暖再次看着两人的合影,许久,还是决定将照片撕碎,让这段不该发生的感情消失。

次日早晨,穆宅内,餐桌前,穆御庭看着奇怪的穆悦心,忍不住问道“心心,你怎么了?不舒服?”

“没事啊。”穆悦心将手里的面包撕的一片一片的,瞪了季敬之一眼。

穆夫人关切的对着季敬之问道“季先生昨夜休息好了吗?”

季敬之抬头看了看穆悦心,对着穆夫人平静的回道“还好吧。”

“穆悦心!”穆御庭大喝一声。

“啊???”穆悦心低头看到一桌子的食物残渣,赶紧低头拾起来塞进嘴里,生活富足的穆家并不缺少食物,但穆御庭却教育子女俭以养德,平常也最不喜欢浪费食物,这会,穆悦心将食物折磨的散了一桌子,穆父看到自然是少不了教育的。

季敬之看到穆悦心的慌张样子,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吃罢饭,穆父又将季敬之喊到书房,递给他一个任职通知书说道“从今天起,你是我法租界巡捕房的特别警员,专门负责这个磺胺走私案。”

接过任职通知,季敬之还是有些疑惑的看着穆父“我可以吗?”

“我相信你。”

“嗯。”看着穆御庭坚定的眼神,季敬之也不再犹豫,将任职书装进衣服口袋内,又和穆父说了几句,便出了书房,没走几步,又看到穆悦心鬼鬼祟祟躲在不远处的房间门口向这边张望着。

季敬之很是无奈,本想直接离开,但嘴角划过一抹邪笑后,径直朝着穆悦心走了过去,打趣道“我说大小姐,你在家都是这个样子的吗?”

“什么样子?”

“鬼鬼祟祟,不是翻窗,就是偷窥····”

“我哪有,我光明正大的好不好,我那是闲情逸致,我就喜欢翻翻窗户,靠在门边欣赏我家,再说,我家,我想怎么样就怎样,不行吗?”

季敬之直故意将那张任命通知书漏出一半,确保穆悦心注意到后,故意说道“行,大小姐继续欣赏,我就不奉陪了。”

“这是什么?”穆悦心拦住季敬之一把扯出那张任职通知书,“就你还特别警员?还说没和我父亲说什么,这是什么,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秘密,我爸爸怎么就这么信任你了?快说,你不会是有什么阴谋吧?想害我爸爸?”

“快拿来吧!”季敬之假装生气的抢过任职通知书,气愤的回道“你的问题还真多。”

“哼!我是怕你没安好心,我想了想,万一你和火车上的凶手是一伙呢?我要帮我爸盯着你。”穆悦心狐疑地看着季敬之说道。

季敬之不可思议的看着穆悦心,提醒道“那你不觉得你觉悟的有点晚了吗?我没空陪你疯了大小姐,我的办事去了。”

一辆黑色福特轿车行驶在上海繁华的街道上,坐在后排穿着一袭暗红旗袍的卢令令正一脸严肃的数落着开车的男人,“一点事都办不好,这次消息真实可靠吗?”

助手兼司机的阿峰回道“可靠。”

“可靠就惨了。”卢令令靠在座位上叹气道“一个麻烦还没解决,又来一个。”

“什么?”

“信呢?”卢令令神情严肃的看着阿峰问道。

阿峰从后视镜里看到怒视着自己的卢令令,吓得差点撞车。

“干什么呢你?想杀我吗?车都开不好。”惊魂未定的卢令令怒斥阿峰道“今村英子身份暴露了?她的密信呢?杀她的人是谁?”

“派去接头的人回来说看到那个箱子被一个陌生男人拿走了,那个人和穆御庭的女儿在一起,本想去抢回来,但是没有遇到合适的时机~~~~”

“不管用什么办法,暂时这封信还不能暴露,我的想办法去一趟南虞城啊。”

上海淞沪**局,警长办公室内。

听完李暖暖的耳语,警长一脸的不可思议,许久缓缓说道“还有这回事呢?真是没想到,真是这样事情就严重了,暖暖啊,我一向很看重你的,这次就寄希望于你啊。”

“您只要按我的计划做,就可以。”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

警长看了李暖暖一眼,对着门外喊道“进来说吧。”

卢令令推门进来后,看到李暖暖也在,略显惊讶,点头示意后,站在警长面前问道“不知李处长也在这里?~~”

“我也不知道你会来这里”李暖暖有意激怒卢令令。

“什么事?”胖警长催问。

卢令令瞥向警长,将火车上日本女人被杀一案的移交办案文书递给警长回道“这个案件请警长特批我到南虞城查寻真相?”

李暖暖神情复杂地看着卢令令问道“你就是要和我过不去是吗?”

“是你不该插手我的案件?”卢令令怒气冲冲的回道。

“你插手我的案件还少吗?”李暖暖怒视着卢令令驳斥道。

“别的我不管,但是这个案件一开始就是我经手的,理应由我侦查处一查到底?”卢令令怒怼道。

“你们俩平时不是称姐道妹的吗?”警长蹙眉加重语气训斥道“都是为了查明案件,你们这是干什么?让法租界看我们笑话吗?吵吵吵,吵得我头疼死了,这个案件本就意义深远,你们就应该好好合作才是。”

李暖暖突然异常气愤的说道“不行,她去我就退出。”

“本来就不是你主管的案件,要退就退,随便你。”

“你们怎么到一起就吵架呢,都是我的左膀右臂,这还怎么合作,要我说,暖暖你就正好休息吧,这个案子一开始确是卢令令负责的,就让她有始有终吧。”

“谢谢警长。”卢令令得意的看着李暖暖向警长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