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恐求生)凌宽苏寒最新热门小说_(社恐求生)全本阅读

异世界地球参军,与虫族交战
……当危险来临时,成为站在最前面的人,或许是信仰,或许是无可奈何……
与虫族的交战无关对错,只为生存

ps:从冷漠到沙雕

社恐求生

社恐求生》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水蛭

的确是他们,当时跟自己在车内,而且脑袋被撞碎已经确认过死亡的那三个人。

‘居然是人贩子吗?’自己还以为是这具身体的亲人,当初还耗费了不少心力掩埋,倒是显得有些不值了,凌宽低眉思考…

______________

【在崖底,处处耸立着五六人都无法合抱的巨树,浓密的树冠完全遮挡住了阳光的照射,其下显得比较暗沉。

只有其中一小片地区的树冠因为一辆疑似越野车的车辆从山顶落下而被砸开了一小处缝隙,给这阴暗的崖底带来了一抹亮色。

越野车坠落着地后因为惯性又陆续向后侧翻了四次才停下,

因为落下时是轮胎底面着地,所以即使发生翻滚但整体框架也没有发生什么大的变形,

但也能从侧面说明这辆越野车的质量的确很优越。

此时在车辆落地后又过了数分钟,在车辆底部和旁边的苔藓类植物覆盖的地面下有几处在缓缓膨胀。

似乎里面有什么东西在挤压,想要冲破束缚出现在地面,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膨胀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变大,此时已经快要冲破了,

“砰!”

突然间,这辆车右侧后座的车门被瞬间踢开,声音在这一片空旷里显得有点大,

一个个膨胀的地面在瞬间停止,收缩,苔被又变回平整。

车门歪斜在一边,从车里身形踉跄着走出来了一个脸上满是血迹的胖子,胖子神色有些惊愕,仿佛发生了什么让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

仅过了少许,胖子回过神,忍住恶心看了看车内,在确认过那三个人的伤势已经没可能存活后,

捂住头走到旁边巨树坐下,大口喘着粗气,奇异的是头上流出的血液竟然冒着一丝丝寒气,

但胖子似乎并没有发现,脸上还带着一丝丝的心有余悸,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时,车上的血液正从车间缝隙内缓慢流出,并缓缓开始渗入到苔被的缝隙里,

然后就仿佛突然间发生了化学反应,平坦的苔藓地面开始剧烈凸起,并在瞬间被冲破了根系,

一只暗红色蠕动状的超大型生物破出。

接着如雨后的春笋,眨眼间又有数十个突起被冲破,这次出现的蠕动状生物中甚至有跟人类头颅一般大的。

它们的速度并不快,但目标却出奇一致,都是那辆突然出现的越野车,

好像都是因为它的出现才打破了森林长久以来所拥有的安详和静谧,而它们就是保卫和平的战士,开始前仆后继的冲向它。

眨眼间,灰绿色的车身上就爬满了蠕动生物,密密麻麻一个个狭长蠕动的身体,从车窗缝隙或车门争先恐后挤进车内,

爬上那三人正在流血的伤口,胖子甚至好像听到了它们吮吸血液的声音。

胖子呆住了,这些颠覆常识的东西让他迷茫了。

自己明明不应该是一个因为心脏病发而即将濒临死亡的36岁大龄都市白领吗?

自己应该是刚刚被推进手术室,此时应该正在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等待命运对自己的安排才是。

而不是在这里看这种现实版的怪物世界,虽然自己好像也并不排斥,

难道这是梦吗?好真实的梦啊!

但头上的痛感和脚边传来的濡湿感,却又无情的打破了幻想,可奇怪的是自己好像并没有太多害怕的情绪。

徒手将它从脚背上抓起,这只还不算太大,一只手刚好够握住,挣扎着在手掌中扭动,胖子仔细观察着,其背上有一条条波澜状花纹,

“真的是水蛭,”胖子低语,自己以前在农村经常见到,自己的爷爷还经常拿来泡酒,胖子确信自己不会认错,

似乎是被抓住的太久,手中的水蛭口中发出一种较尖锐的怪声,诉说着它的不满。

在它像象鼻般的嘴里有着无数细小的白色尖牙,密密麻麻,盘根错节,很难想象要是被它吸一口的感觉。

自己的力气好像变得很大,只不过稍一用力捏它,它的口器内就流出了不少的褐色黏液。

思索间,胖子瞳孔转动,仿佛福至心灵一般,意念一动,在自己手掌中扭动的水蛭身上浮现出结晶状‘外衣’,

同时水蛭的身体也开始了疯狂抽动,但依然被钳制在手掌中

没一会,就成了一个被冻僵的扭曲状态,在阳光的照射下冒着一丝丝白气,

并且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胖子的手掌连着出现了一大坨冰块。

看着被冰包裹着的整只手,以及里面被冻僵着还栩栩如生的巨型水蛭,胖子的表情显得有些凝重……】

警车后排右座,凌宽拿着一个蓝色文件夹。眼神空洞

自己还是一个孤儿吗?,也好,要是突然间多出一些亲人,自己应该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吧。

“怎么样,看得懂吗?”驾驶座**小哥的声音把凌宽拉回到现实。

“嗯,大部分字都可以看懂,也能够理解。”

“哦,那就好,那应该很快就能适应,融入社会了。”

**小哥笑道。

“还有啊,等一下我就不带你回警局了,先带你去洗个澡,然后就直接去医院检查,

等你检查完大概华南区的兄弟也到了,他们会送你回去。”

“谢谢、麻烦了”

凌宽真诚道。

小哥的安排很妥当。今天是5月16号,也就是说自己在野外足足呆了两个多月,的确是该好好检查一下了。

无话,凌宽看着车外眼神发散。一样的建筑,一样的街道,一样的人,并无二致,

但大部分人的身高和体型看起来都变大了不少,是饮食习惯改变了吗?还是这里的生活条件更优渥?…

华中第一中心医院内,

“确定可以全部报销吗。”凌宽穿着刚买的新衣服问道,

凌宽是个有原则的人,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凌宽都不喜欢欠别人。

“当然了,全身检查很贵的,要不然我怎么可能会舍得。”小哥笑回

“而且你是觉醒者本来就应该免费,放心吧。”

“哦!免费,觉醒者的身份很高吗?”胖子抓住了关键字

“嗯,挺高的,有关于觉醒者的案子都由特别行动局来处理,比如你的失踪案子,一发生都是由他们直接接管,我这种级别根本查不了太多。”

“而且还有许多社会福利,不论是生病,就业,生活,住宅方面等等都有,可以说只要是能觉醒,这一生就不愁了,真让人羡慕,

虽然**发布过通知说觉醒是随机的,能人为提升概率的可能性很小,但现在市面上所谓有关能增加觉醒几率的东西,还是贵的离谱。”

小哥一脸唏嘘。

哦,是吗,这个世界上会有免费的午餐存在吗?大部分没有代价的好处才是最难拿的吧,凌宽眉头微皱。

‘是这里的**有意促成这种社会环境吗?

是需要很多觉醒者吗?还是觉醒者的作用太大了?’凌宽思绪涌动。

不论是军用还是民生,自己对觉醒者知识了解的太少,实在不好推测。

可惜我现在的人设是失忆人员,很多问题都不能问,也不敢问。

不然很容易被有心人察觉,有些得不偿失,还是谨慎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