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想靠近你(李铭城C答案)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多想靠近你)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多想靠近你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C答案

角色:李铭城C答案

简介:喜欢上你,并不是你长的好不好看的原因,而是你在特殊的时间里给了我别人给不了的感觉
就像歌词里讲的那样,
多想靠近你,
告诉你我其实一直都懂你
把爱全给了我,把世界给了我,
从此不知你心中苦与乐
多想靠近你,真实地靠近你
不论是华丽地落幕还是黯淡地离场

评论专区

无仙:这本书啊。。。作者绝对是m,被人各种虐待 蔑视 吊打 侮辱都不反击

日本人民在前进:觉醒的人民是最震撼人心的力量。

仙武道纪:看了开头就弃了,好好的仙侠小说硬给写成了《天下粮仓》。猪脚那么心怀百姓,关心民生,那还练什么武,修什么仙。老老实实考科举当官不就行了。

多想靠近你

《多想靠近你》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新年时刻 烟火绽放

“铭城,明天就过年了。”父亲对我说。

“是啊,转眼间的功夫。”我边向自己碗里夹着菜边回应道。

他走到窗边,挂上一个火红的福字。他用手轻轻的摆弄着,问我:“好看么?”我告诉他“很好看,在哪买的?”

“你奶奶做的。”

我和他都不说话了,他对着那手工福字盯了好久,我也默默地注视着那福字,算不上很大,但洋溢着喜庆,边边角角都裁的很好,我奶奶生前就有一双勤劳灵巧的手,家里的缝缝补补都是她的活,棉鞋不知道做了有多少双,很多,以前柜子里都是,只不过现在都消失了。

夜幕又一次降临,十二个时辰后天又会亮,提醒着人们生活还在继续。我看向夜空,只有几颗孤独的星发出微弱的光,星星不会对我说晚安,我也没在做不可能的梦。

“铭城,你过来。”父亲的声音从他的房间传到我的耳朵里。我走进他的房间,很黑,他叫我把灯打开,我看到了他床上零零散散的东西,有我熟悉的,也有不熟悉的,我已经知道他把奶奶生前的东西都火化掉,让她带走的,其余的他都收纳起来,好好保管着。我一眼看到的,那个顶针是我奶奶踩裁缝机时经常佩戴的,还有跟它放在一起那个金戒指,也是她的。

离我最近的那件衣服,是一件她从来都舍不得穿的衣服,是我父亲跟同行到外地办事给她买回来的,一开始她嫌父亲买这么贵的衣服给她,说他糟蹋钱,那件衣服也只不过才三百多块,可她不知道一双球鞋都要上千。

她的衣服大多是在市场上买的,大多七八十,她也要讲价,非要四五十才肯买下,相中了,哪怕多一块钱她也不干。那衣服其实放现在并没有多漂亮,算不上时尚,暗黄的配色显得这件外套很普通,她说这是秋天丰收的好兆头,是叶落的金秋时节,咱家会越来越好的,当时我嘲笑她,一件衣服哪有这么多说头,嫌她啰嗦,她也难得理我,说小孩子长大就懂了之类的。

那张照片我已经半年没见了,再次看见她还是面带微笑。她坐在椅子上,我和父亲站在她的两旁,她一只手牵着小时候的我,另一只手握住父亲的手。

这几天父亲跟我讲了很多奶奶的事情,在她住院的时候,那时的她已经瘦了一圈,但气色很好。她总是跟父亲说她想吃草莓了,父亲就去超市给她买,后来她经过放疗化疗,已经吃不下任何东西了,熬好的小米粥也是一点也不进胃,每天躺在病房里,靠打营养液来维持生命,她跟父亲讲她想回家了,父亲打算再到大城市里为她治病,她拒绝了,她总是跟父亲说铭城什么时候回家,父亲告诉她我在读书,她说她想我了,父亲说打电话让老师给铭城发几天假好不好,她摇摇头,父亲便依着她。

“国军啊,你说妈是不是不该剪头啊,现在变得很丑。”

“你说铭城将来会到哪里去啊,也不知道他离开咱们能不能好好的。当父亲的要和他好好说,他还是个孩子,别老当着他的面发脾气。”

“家里米不够的话,去东边那家买,他家米好。”

“别一天到晚老坐在车里头,对身体不好。”

“是不是嫌妈烦了啊,哎,一辈子操心的命。”

父亲说她每天在床上躺久了,就抬手让父亲扶她坐起来,不停地叹气。她被治疗折磨得已经说不出话来,每天躺在床上,什么也不说,我和我父亲都知道奶奶是个一辈子要强的人,很痛苦,可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就一个人默默地遭罪。父亲后来给她办理了出院手续,她就在房间里躺着,手背上多了好几处针眼,每天打着营养液,眼睛有时瞪得大大的,有时闭上好像睡着了一样。

医生问她感觉怎么样,她坐着闭上眼没有回答。那个时候她已经开不了口了,也听不清楚了。医生对着父亲摇摇头,父亲开车把他又送回了医院,当时我也在,我握住她的手,问她“奶奶,还认识我吗?我是你的孙子。”我坐在地上哭了,她费劲的说话:“奶没事。”那是她对我说过的最后的话,我紧紧攥着她的手,生怕她离开了我,却又不敢使劲,怕弄疼了她,我哭着说我不是个好孩子,我是个畜生,我没有好好的孝顺你,她微微抬手,我以为她又要上厕所,我擦干鼻涕和眼泪去扶她的胳膊,她摇摇头,到现在我知道那刻她想摸摸我的头,告诉我,她从来都不怪我。

我和奶奶是在一个房间里。一个房间里中间是拉门隔开,那晚父亲睡到我的床上方便照顾我奶奶,那晚三个人都没睡。我坐在沙发上,父亲出来喝水看见了我,他叫我去睡觉,我躲进了他的房间,听见客厅里打火机“咔嚓”的声音。

“铭城,你说爸爸是不是很差劲?”父亲坐在床边,声音有些哽咽。

“爸。”我接下来不知说些什么,静静地望着他。

“当初我还是个一穷二白的傻小子,可你妈妈还是不顾娘家人的反对嫁了我,当初婚礼娘家那边没来人,我问她嫁给我真的不后悔么,她扬起脸来看着我问‘娶我你后悔么?’我真的很幸福,她和你奶奶一样要强,当初我俩在外面打工,她灰头土面的,我很心疼,我发誓一定不要她再跟着我受苦,后来她跟我讲想去旅行,看看外面世界的风景。”说到这,他突然停住,脸上浮现出有说不出的苦涩。

“后来,她怀孕了,那是最幸福的日子。她在家里总是给我打电话,问我那边天气有没有变化太大,叮嘱我记得吃饭,不要和工友起冲突,每一次打电话她都有说不完的话。再后来,她生下了你就离开了,当初在产房她问我希望是男孩女孩,她希望是男孩,因为家里男丁太少,家里就她和奶奶,希望生个男孩。”

我是初次听到他讲我母亲的故事,在这个往日一向暴躁的父亲身上一改往日的柔情,我想他一定比我更痛苦,妻子和母亲都离他而去了。我像个木头一样地站在原地,一时间竟说不出安慰他的话。

父亲把她和她的东西都收好重新放在了床柜里面,把那张熟悉的照片和金戒指递给我,叫我好好保管,我冲他点点头。他带着歉意的说道“你母亲的照片,我不能给你。”我摇了摇头连忙说到:“没关系的。”

我退出了他的房间。

在一片向日葵田边,一位面容刚毅的男士正搂着身披婚纱的少女,她笑颜如花,他的眼里全是她,时间永远静止在那刻。

新年之夜,欢快的气息弥漫在中华大地上。

家里的桌上放着两盏小灯,父亲说打算正月十五给奶奶和母亲送过去。

我俩都是第一次包饺子,我来打下手,煮出来的有几个饺子破损了,但好在也就那几个。

在张灯结彩的繁华街道上,我坐在父亲的车上,拿出手机记录漫天的烟火。烟火虽然一瞬间绽放地华丽又漂亮,但烟火会消散,可回忆会留下来。

余光看到坐在驾驶座的他也在看烟火。也许,从未,当漫天的烟火绽放,有人在看烟花,也有在想你,彼此也曾约好,便不枉此生。

简单又美好,永恒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