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我的十八代玄孙教我发家致富)唐玉周泽完结版在线阅读_(惊!我的十八代玄孙教我发家致富)全文在线阅读

书名:惊!我的十八代玄孙教我发家致富

简介:爹爹死了,无良爷奶把唐玉一家三口扫地出门了!
不怕,幸好她遇见了一个神仙姐姐!
神仙姐姐教她读书识字,发家致富!
唐家发家了,一家三口恨不得把神仙姐姐供起来
可是神仙姐姐却说:“供不得!我是你的十八代玄孙!”
唐玉:……

惊!我的十八代玄孙教我发家致富

《惊!我的十八代玄孙教我发家致富》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落脚

那人停在路边不动,一看就像是在专门等着母子三人。

等走近了,才发现原来是宋里正的娘,大伙儿都叫她宋大娘。

“春妮子,刚好你们来了,我正准备去迎迎你们呢!”宋大娘率先开口,陈氏闺名春妮。

“宋大娘您这是?”

“你家的事我们都听说了,这不怕你们没有落脚处,我家老大说把山脚上那间屋子给你们先住着。”

陈氏一听,立马红了眼眶,语带哽咽,“大娘,我…”在唐家遭受那样的算计,她都没有哭,反而来自外人的关怀让她一下子绷不住了。

“唉!我家老大和唐二关系那么好,你别怪他就成。虽说他是里正,但是清官难断家务事,你们家公婆也太…”好像觉得说别人是非不太好,宋大娘停住了要出口的话。

“大娘,感激都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罪。”

“那就成,我们现在就去那间屋子吧。你们也好赶紧安顿下来。”

“谢谢大娘,还让你专程跑一趟。”

“我们也很感激宋伯伯和宋奶奶!”成峰、唐玉先后说道。

宋大娘笑着摸了摸两人的头,看着两个孩子乖巧的模样,实在是想不通刘氏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不过转念一想她平时的为人,又在意料之中。

以后可有她后悔的,错把鱼目当珍珠,却把真正的珍珠扫地出门了。

“春妮子,你也放宽心。有这两孩子,你的福气还在后头呢!”

陈氏听见这话也露出了笑容,“我也不指望着他们能大富大贵,只要他们平平安安地长大成人,以后各自成家立业,我也算是对得起木生了。”

宋大娘笑着点了点头,感同身受。“谁说不是呢,都是做娘的一片心。”

几人一路走一路说,不一会儿就到了茅草屋前。

以前只是远远地看过,走近才发现这屋子不是一般的破败。看来想要住人,还得花大力气修缮一下。

“唉!”宋大娘叹了一口气。

“幸好现在天气还算暖和,凑合着还能住。在天气变冷之前,得好好修补一下。别的不说,炕得重新盘一下。”

“麻烦你了宋大娘,今天我们就不留你了。屋子太脏,等我们收拾完再请你来家做客。”

“那行,我就先回去了。家里也还有一堆杂事。”

“宋奶奶慢走!”成峰和唐玉异口同声。

“哎!乖孩子!有空了也来宋奶奶家玩啊!”

“大娘,慢走。我就不送了。”

“你赶紧忙去吧,咱们就不必客气了。”宋大娘缓步往家走去,看着母子三人的身影叹息着摇了摇头。

“娘,我们能帮你做什么?”唐玉看了一眼屋子,又看着陈氏。

“娘去旁边溪涧打点水,你和弟弟帮娘擦屋子吧。”

“知道了,娘。我和小弟保证把屋子擦得干干净净。”

“保证擦得干干净净。”成峰也举起小手说。

就在三人干得热火朝天的时候,一行人走进了大田村。

“老大,快点。你妹夫走了,春妮子还不知道过得咋样呢!”

“什么咋样,如果唐家那两个老不死的敢对我姐不好,我点了他们的房子!”

却原来是陈氏的亲娘和娘家两个兄弟。陈氏亲娘姓吴,大家却都习惯称呼她为陈老娘。四兄弟分别取名为,忠、孝、节、义。

因担心自家闺女过得不好,陈老娘带着大儿子陈忠和小儿子陈义来唐家看看。

“你快住嘴吧。以后少和那些二流子混,你看你都学成啥样了。”

“娘,那些都是我的兄弟,我们是在一起合伙做生意。”

“你快打住!生意有那么好做的,你还是赶紧收心,专心在家下地干活。我再给你娶上一房媳妇,就是我立马闭了眼,也能安心。”

“娘,你这是说的啥话,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媳妇我肯定娶,但不是现在,现在我什么也没有,能娶个啥。”

“小弟,那你想娶个啥?”

“大哥,当然是娶个漂亮的。娶个漂亮的,我看着心里也舒坦。”

“老大,你听听他说的啥话,自古娶妻娶贤,他这心里一天到晚竟琢磨些不着调的。”

“小弟,那大哥我就等着你娶一个天仙儿似的回来。”

“多谢大哥吉言了。”

陈老娘憋不住笑了,三人一路疾走很快就到了唐家小院门口。

“亲家!亲家快开门,我们来看你们了。”

周氏打开门,看见是陈氏娘家人站在外面,脸色一变,立马回身去了上房。

陈老娘心里犯嘀咕,这唐家的三儿媳以前礼数可是很周到的,怎么今天…不知想到什么,脸色一沉,立马迈步进了院门。

“娘,咋回事,我咋感觉不对劲。”

“老幺,你去你姐的房间看看你姐和两个外甥在不在。老大,你和我一起去上房,咱们去见见你姐的公婆。”

陈义转身去了唐家偏房,陈老娘和陈忠刚走到院子中间,刘氏就迎了出来。

刘氏一眼看过去没有看见陈家老幺的身影,心里先松了口气。那是个混不吝的,有他在还不知道能发生啥事。

刘氏期期艾艾地开口:“是亲家来了,快上屋里坐。”

“劳烦亲家了,怎么没有看见春妮呢?她在家的时候我总教导她,出嫁了一定要孝顺公婆。这怎么还这么不懂事,让婆婆亲自出门来迎。”

刘氏讪笑道:“亲家说笑了。”

白氏随后走了出来,看见陈老娘两人手上提着的两大包东西,立马眼睛放光,随即又想到什么,眼里的光暗了下来。

上房的气氛显得十分严肃。陈老娘坐在炕上一言不发,刘氏耷拉着脸陪坐在一旁。

“你们竟然把我姐和两个外甥赶出门了!”一声怒吼,陈义走进了上房的门。

“亲家兄弟,话可不能这么说。这是分家,我们是给粮给物了的。再说二弟妹也是同意了的。”

“你是谁?这里轮得到你说话,还是唐家现在是你当家做主?”白氏一噎,赶紧看了一眼婆婆的神情。

“你们唐家把我闺女和两个外孙赶到哪里去了?”陈老娘一拍炕桌。

刘氏表情不自然,陈老娘哪里还不知道。敢情这一大家子把人往外一扔就不管了。

陈老娘站起身来,招呼自己两个儿子往外走。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到春妮,至于唐家的账以后总能和他们算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