尧尘可儿(阴司事务所)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阴司事务所完整版免费阅读

我,是一个阴官,也就是你们口中的阴差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光明啊,你所接触不到的黑暗,只不过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罢了

阴司事务所

阴司事务所》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坐下来讲讲道理

傍晚时分,尧尘独自坐在热闹的街边,盘算着计划,可是想了半天都没什么头绪,

“嚓,这能想出来什么计划?又不是什么大案,晚上直接去一探究竟不就完了?”

尧尘自嘲的笑了笑,端起手中的饭菜继续吃了起来。

很快到了深夜,街边人群早已散去,热闹的景象现在一片寂静,明明是深夜,天空中却不是一片漆黑而是灰暗,阴风阵阵,吹得尧尘的风衣肆意飞舞。

尧尘心中总有种不好的预感,可他又说不出来是什么,难道陈安赐的鬼魂化作了厉鬼?可这不应该啊,一个傻子,就算被人打死,怨气理应不大,猛鬼都很难形成,顶天了是只恶鬼…

如果这不好的预感不是来自陈安赐的鬼魂,那到底是什么呢?尧尘百思不得其解,但还是缓缓向着护城河畔的槐树走去。

平静河面轻轻随着微风泛起涟漪,寂静一片,尧尘静静站在那,看着河面,忽然!尧尘的耳边好像传来了一些细微的声音!

尧尘汗毛炸起,看来还是没有完全适应这种跟鬼打交道的日子,尧尘按捺下心中恐惧,聚精会神的竖起耳朵仔细聆听。

“护城河…槐树下…与君相约不见君…”

空灵的声音,诡异的歌曲,尧尘能感觉到歌声离自己越来越近!不过他大概能猜到这歌声是谁唱的了。

“净眼!”

尧尘开启神通净眼,双眼镀上一层银色光芒,随后往身边看去,果然!一席青衣的李金水就漂在尧尘不远处,空洞的眼神,苍白的脸,对着河面轻轻诉说着自己的等待。

“奴家见过阴差大人。”李金水一曲唱完过后,微微转身对着尧尘弯腰示意,随后不等尧尘回答,李金水接着说道,

“阴差大人为何来此,要是夫君亡魂在此奴家也不会找上阴差大人了,今日子时是阴气最重的时候,红白双煞将会路过此地,奴家不得已需要离开,明日再来,还请阴差大人担心。”

李金水好似知道尧尘为什么会来这里似的,直接开口一连串的说完,说的尧尘哑口无言,但据城隍所说,陈安赐的鬼魂确实在这出现过,

没办法,沉默的看着李金水离去,尧尘只能在这寻找到答案以后才能给李金水一个解释。

“等等,红白双煞?那是什么?”尧尘突然反应过来,李金水说子时阴气最重,红白双煞将会路过这里,李金水还必须得离开?

尧尘一脸懵逼,低头看了看手表,离子时只有一分钟时间了,红白双煞到底是什么东西?

“红白双煞?!”

尧尘还在喃喃自语时,突然耳边传来一声惊慌失措的尖叫声!而后,一袭白裙的苏婉凭空冒出。

一改往日温柔似水偶尔有些调皮的苏婉,此时满脸惊恐,苍白的小脸居然有些急得微红,这哪像一个鬼?

“老…老板!快跑,不,快逃!我就奇怪怎么刚才在过来的路上碰见李金水急急忙忙的离开,原来是红白双煞!”

苏婉急的不顾形象对着尧尘吼道,随后小手一把抓住尧尘的手腕,就扭身准备直接逃!

尧尘虽然不明白红白双煞到底是什么,但看到苏婉此时的模样,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可是,此时尧尘却无奈的笑了笑,

“苏婉,来不及了…”

话音刚落,伴随着苏婉的回头,铛!的一声敲锣声响起,恐惧瞬间充斥进苏婉漆黑的双眼之中。

尧尘也随即回头,接下来看见的恐怖景象成了尧尘永远都无法忘记的回忆。

护城河东边的道路不知从哪升起茫茫迷雾,迷雾聚集到了一起,颜色竟有些深红,如同一团血雾,转头看向西边,居然也升起迷雾,不同的是,西边雾气颜色是白雾。

尧尘和苏婉,一人一鬼就这么站在中间,一边传来锣鼓齐鸣,另一边传来震耳唢呐,在这只有一丝月光的漆黑深夜中好似索命的序曲。

下一刻,冥婚与葬水鬼的队伍就这么同时从两边的红白迷雾中走出,冥婚队伍中七八只穿着破旧红绿布条的小鬼抬着红花轿,敲着锣打着鼓,跳着怪异的舞姿,

丧葬队伍则是七八只穿着白衣披麻戴孝的小鬼扛着一口雪白的棺材,伴随着唢呐的声响走了出来。

红花轿顶上盘坐着个头盖红色喜布,十指交叉,穿着红色长衣的姑娘,雪白的棺材上则躺着盖着白布的水鬼。

“警告!警告!”

大贤者的声音突然在尧尘脑海中传出,

“这对红白双煞,均为千年厉鬼!三等阴差尧尘,迅速离开!已通过中控司法系统通知了黑白无常以及附近的阴司,但常驻人间的阴司很少,这附近没有阴司,黑白无常以及地府其他阴司都在迅速赶来!尧尘迅速离开!否则将魂飞魄散!”

大贤者的声音不断在尧尘脑海中回荡,可是现在的尧尘,又怎么离开得了?尧尘努力压制住内心的恐惧,尝试挪动双脚,却根本挪动不了半步!

苏婉就别提了,光是厉鬼的气势,就足够压制她这小小的游魂了。

尧尘咬紧牙关,不仅双脚不能动,现在随着两支队伍的靠近,渐渐的连身体都不能动了!

“草,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就感觉有一股无形的力压在我身上?这,这不符合常理啊!”

“解析,确实不符合常理,这是灵与灵之间的压制关系,当对方灵体存在时间远超你的灵体时,你的灵体便会产生恐惧以及臣服反应。”

大贤者给出解答,尧尘正想抱怨这个解答根本没什么用时,突然眼睛一亮,当论灵体存在时间长短就能产生压制关系,那阴官对所有鬼魂不也有压制?

“本相!”

尧尘咬牙喊道,额前红光一闪!瞬间,尧尘恢复了行动!而那一瞬间,尧尘也回归了自己的真正样貌,阴差!

头发暴涨而后凭空飞舞,风衣变成黑袍,双眼血红面色苍白,右手缠绕着一条铁链!

离地漂浮,看向已经距离自己不到五米处的两支队伍!两支队伍的小鬼也被这阴差吓了一跳,停住了脚步,

红花轿上,女鬼头顶的喜布飞开,双眼之处只有两个窟窿,流出两股血泪,死死盯着尧尘!

棺材上躺着的尸体也突然炸起,坐起身子,惨白的脸,黑乎乎的嘴,头发湿漉漉的。

“阴差,尧尘!”

“阳有阳规,阴有阴律!既然已死,为何还要扰乱阳间?”

回归真正阴差样貌的尧尘又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不要说眼前这个红衣女鬼和那个水鬼了,就是阎王在他面前他都不惧!

当然,这只是他自己的想法罢了!

“哎…还以为只是两个简单的小鬼,抬手灭了就罢,没想到居然还有个阴差?”

红衣女鬼盯着两个血窟窿看向对面的青年水鬼,

“不过三等,阴差,罢鸟,就粘,阴司来鸟,额…额们都…不罢!洪!杀鸟算鸟!”

这个水鬼居然还是个外地来的,还有口音…

尧尘听到水鬼这么一番话,心中徒然一抖,阴司都不怕?

“两位,我只是路过,来找一个小鬼的,他叫…”话还没说完,红衣女鬼已经一跃而起!

凄厉的尖叫声响起,原本涂着红唇的小嘴以一种夸张的姿势张开,直接撑满了她的脸!朝着尧尘扑去!

“哎等等!我们先坐下讲讲道理啊!握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