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智魅狐《威震山河》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威震山河完整版免费阅读

  拿起了战刀,跨上了战马,纵横驰骋,马踏天下

威震山河

威震山河》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23章

  收了山匪过山风,并没有在常胜营里激起多少浪花,毕竟比起穷凶极恶的蛮寇,过山风等人已经可以算是良善有家了,除了一些好奇宝宝们连着几天到冯国营外偷偷瞧一眼鼎鼎大名的过山风外,一切风平浪静。

  崇县百姓的编营有了许云峰青天大人的大力支持,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出于对许大人的信任,毕竟是带他们逃出生天的官老爷,再加上对李智的敬畏,那是能让他们活下去的人,而且以后也要依靠他活下去,百姓们按照规划分成了不同的营。在李智的计划中,眼下还是供给制,到以后能自给自足的时候,便将这些人散出去,以家庭为单位,青壮闲时为劳力,战时招来便能成为合格的战士,全民皆兵。

  打猎已停了下来,除了姜奎的部下还在砍树造物,其余的青壮已开始了军事训练,崇县残余五万余人口中,青壮有五千之数,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需要好好地操念,没有武器,便削木为枪,在常胜营老兵的带领下,开始整日操念,只是可惜粮食不够,不能大运动量地练习,否则以李智的练兵法,造就一个合格的士兵用不了几个月,但即便这样,这数千丁壮在短时间内,也是有模有样了。至少站得齐队列,晓得左右了,李智自信这些人只要有了武器,拉出去便可以作战了。

  “你真想动手?”尚海波看着李智,有些忧心忡忡。

  “只能动手!”李智一挥手,断然道。“我们的粮食不够,怎么办,路先生不知消息,没有粮食,我们过不去这个坎,只有去抢,抢谁,只能去抢蛮族,我已派了冯国带着过山风去探查鸡鸣泽对面的蛮族部落。”

  “可现在我们只有千余士兵,实力不足啊!如果有足够的武器,我们可以武装起更多的人,是不是再等等,也许老路很快就来了呢?”尚海波不放心,这点人马算是李智的老本,要是一招不慎,折了进去,那才真是灾难。

  “等不起,万一老路那里有什么意外,我们都没地方哭去,要下雪了,必须要在下雪前筹足足够的粮食。”李智已下定了决心。

  “既然将军已下了决心,那便干了!”尚海波也不是一味小心谨慎的人物,他也深知这个冬天便是李智的一个劫,“既如此,那便要好好地谋划一翻。”

  “偷袭,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这是我们唯一的思路。”李智一挥手,道:“否则正面对垒,我们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常胜营一千老卒被集中了起来,一天两干,还加上了肉食,每日的操练也分外严格了起来,在众多士兵不明所以,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些久细阵仗的老兵已是知道要打仗了,但不解的是去哪里打仗呢?

  常胜营一切都准备妥当,就等着冯国与过山风回来。

  五天后,冯国与过山风从鸡鸣泽返回,不顾两人的疲劳,李智立即便招集了众人到他的大帐。

  “大人,对面的是我先前说过的安骨部落,有一千帐,能招集二千骑兵,他们整个部落足足有一万两千余人。”过山风道。

  “一千帐怎么有这么多人?”李智奇道。

  “奴隶,大量的奴隶,这杀千刀的安骨部落参于了这次的入寇,发了大财,足足掳掠了数千奴隶!”冯国咬牙切齿地道。

  “打他娘的!”王启年一捶砸下去,将李智面前的案桌击得一跳,看着李智恼火的目光,不由讪讪地收回了手。

  “还有一个好消息。”过山风道。

  “什么消息?”

  “慕兰节,蛮族的慕兰节。”过山风笑道。

  “慕兰节?”众人大都不知这是什么节日。

  “慕兰节是蛮族最大的节日,嗯,就和我们过年差不多吧。”过山风解释道,“我们潜进安骨部落后,我打听到蛮族此次要大庆慕兰节,是以所有部的首领都要到蛮族的龙城去,安骨部落的酋长也会去。”

  李智眼睛一亮:“这也就是说这家伙会带走不少兵?”

  “对,将军一语中的!”过山风道:“至少这位酋长会带走最为精锐的大帐兵,这样我们干起来便轻松多了。”

  李智笑道:“真是天助我也,想必这安骨部落也要过这劳什么子的慕兰节了,对了,慕兰节还有几天?”

  过山风道:“六天,想那酋长离开部落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情。”

  “好,慕兰节那天我们准时对安骨部落发动袭击,这一仗,我们不仅要胜,还要胜得干脆利落,要将损失降到最低。大家都下去准备吧。”李智兴奋地道。

  将领们兴奋地走出帐去,“许大人,我们这一次带走了全部的老卒,青壮也要带走一部分,这里的老营,就要麻烦许大人安抚了。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

  许云峰点头道:“这个大人放心,有我在,便决不会出什么乱子,只是这些青壮以前都是些农夫,这一上战场,能顶用么?”

  李智摇摇头:“这一次却不需他们上战场,我带上他们,其一是让他们见见血,看看战场是什么样子,其二却是要让他们搬东西,要知道,这一次安骨部落抢了我们不少东西,想要搬回来,需要不少人手呢?”

  许云峰不由笑起来,“那好,我先祝将军马到成功,大捷归来。”

  李智哈哈大笑,“借你吉言了,明天我们准备出发,大军将在慕兰节前一天抵达攻击前哨,冯国已找好了隐蔽的地方。许大人,你就准备找地方装东西吧。”

  “尚先生?”李智转向尚海波。

  “大人,这一次我跟你去。”尚海波微笑道,“将军曾言书生何不带吴钩,这一次我也想见识见识战场上的血雨腥风呢!”

  李智一笑,“也好,有先生在我身侧谋划,却是成算大增。”

  凌晨时分,一队队的士卒开始开拔,离开崇县老营,老营里一片安静,李智和许云峰给大家的借口是常胜营练兵,将开拔到附近山里进行为期一旬时间的操炼,大家都是波澜不惊地目送着大队人马消失在清晨之中。

  而老营则开始了一天的喧嚣,只有许云峰不免有些忧心肿肿,患得患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