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王之王》林风庭苏愿全章节在线阅读_倒王之王全文阅读

书名:倒王之王

主角:林风庭苏愿

简介:林风庭,小时候就吊儿郎当,满嘴跑火车,用老人家的话说,嘴里塞两个石头,说起话来盘地比机器还润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不学好的穷小子,年纪轻轻,竟然就成了挥金如土的无业游民
今天,我们就来讲讲,他那花不完的钱是怎么来的…

倒王之王

《倒王之王》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斩白蛇

传闻蛇有十寸,七寸为心。

故人之言,每遇蟒,皆斩七寸。

每斩之,蛇定不能伏地而窜,是故七寸必杀。

凡不是七寸者,皆为伤蛇,而非斩蛇。

凡是七寸者,伤口之处,脊骨必有血痕,称之为蛇骨玉。

流浪汉如此和众人介绍道。

三人皆不明所以,只有林风庭惊讶地道出其中真相:

“古往今来,斩蛇而青史留名者,只有…汉高祖,刘邦!”

他惊讶地看着流浪汉,生怕对方肯定自己的回答,又怕自己猜空。

流浪汉给予林风庭肯定的回答:

“没错,此剑的材料,正是刘邦斩白蛇,所遗留下来的蛇骨玉,真正的帝王之宝!”

三人皆面露难色,表示难以相信。

流浪汉接着说道:

“当时白帝子与赤帝子双帝星下凡,乃是宫廷秘辛,哪怕是官员妄加言论都会招惹杀身之祸,不可能是一个小小的亭长刘邦能知道的事情,所以汉高祖刘邦斩白蛇而起义并非虚构。

我很早就注意到这一细节,一直在汉朝时代的野志中寻找白蛇遗骨的下落,之后在一处村志之中找到了一句话:

有宫中从侍者逃乱返乡,挟一包裹,其中无它,唯有一蛇骨,七寸浸血。

年代久远,我根本无法查到那个人及其直系后代,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一个少年脖子上戴着的这个玩意。”

三位顾客似乎并不接受这一个解释,纷纷奇怪地互相对视。

流浪汉继续解释道:

“那少年面相亏损,天庭短窄,眉眼低垂,运势不振,一生平平,无大富大贵,亦无大风大浪。但奇怪的是,他的头顶,悬着紫云之气,天子专属的紫云之气。

自从帝制衰落后,也就是清朝末期开始便再也没有出现过的天子之气。

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他身上带着前朝的帝王之物。”

说到这,流浪汉也忍不住拿起那小剑把玩道:

“帝王之物,通显灵性,肯定不会心甘情愿挂在一个平平无奇的人身上当一个装饰品,所以我更倾向于是它找到了我。”

“切。”

林风庭苦笑着,不是很理解师父说的事情。

只看整个过程,只是普通的倒卖文玩,但他对三人的解释,掺杂了不少气数运势的说法,让林风庭分不清他是在胡诌还是这也是交易的一环。

三人听完面露难色,最后那金丝眼镜男看了一眼旁边的老学者。

老学者这才开口问道:

“高人,你说的话我们是相信的,但问题是,我们虽然喜欢文玩古物,但是怎么听高人今天说的话,像是意有所指?”

“今天的东西,两样都是和帝王擦边的,如果不是为了给我徒弟见见世面,我是断然不会拿出来的。只有当你们明确需要的时候,我才会将这东西拿出来。”

流浪汉笑着解释道,随后将剑放回原位,继续说道:

“这三样东西,你们自己选,谁看上了什么选什么,选完我再报价。放心,价格已经定好了,只是怕影响你们做选择,所以才出此下策。”

“你不做推荐?”

那金丝眼镜男终于开口,语气冰冷肃杀。

流浪汉却一点也不紧张,只是说道:

“寻常文玩我肯定就推荐了,但这三个文玩涉及了气运,如果推荐属实是泄露天机,还望各位凭命数逢凶化吉~”

三人闻言,自是沉默,纷纷开始看着三样文玩。

中间的人一动不动,旁边的人也不敢动。

终于,那金丝眼镜男做出了选择:鱼吻飞龙玺。

见他拿定注意,那胖子才敢伸手去要那蛇骨玉剑。

学者自然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颜真卿真迹,这真迹看样子像是草稿,但风骨犹存。

胖子见东西分好,笑着拍了拍流浪汉的肩膀,说道:

“今天晚上我请客,你把总金额告诉我就可以了!”

流浪汉用手指点了点茶水,在桌子上写了一个1,随后开始画0。

王从光数了一下,一共7个0,一千万!

“好,付款方式老样子,你等着收钱就好了。”

更令他惊讶的是,那胖子竟然没有讨价还价,爽快地答应了。

交易完成,金丝眼镜男率先起身离开,其他人也紧随其后,只留下林风庭师徒二人面对满桌饭菜。

“师父,他们怎么走了?”

等电梯下去,林风庭这才问道。

流浪汉拿起筷子,一边招呼林风庭开吃一边解释道:

“当你身份特殊的时候,你就不能随意地和别人在公开场合聚餐,招摇过市。”

林风庭等他开动,这才开始吃了起来。

不得不说,高级酒店的食物确实好吃,他也好久没大鱼大肉过了。

饭桌上,流浪汉一边吃,一边问林风庭:

“今天晚上这一整个流程看下来,知道我要教你什么事情吗?”

“倒卖?”

林风庭迟疑地说着,他不知道别称,只能直接指出,怕自己说错了词。

流浪汉肯定了他的说法,说道:

“没错,我就是倒卖东西的人,俗称倒爷。

当然,不止局限于文玩,只要你可以,倒卖什么都不在话下。

我今天带你参观文玩的倒卖过程,是因为这个东西的浮利是最大的。像刚刚那几个都是我的熟客,我说两句就可以了,一晚上四百万到手。

当然,只要你心够大,东西够好,一晚上几千万也不是问题,不是画饼,只是想告诉你这个行业的上限是不受限制的。”

说着,他便一边吃一边和林风庭介绍起倒卖的流程:

当倒爷,最重要的有两个部分:货源和推销。

首先,不管是什么货源,他们将货品介绍给你的时候,他们本身也是要盈利的。

价值决定价格,一旦价格超出了价值所在区间,你向别人推销不但卖不出去,甚至会损失自己的信誉。

所以一个好的货源,给你的价格会让你有足够的空间去盈利,而且保证盈利的价格会让别人认为在你货品价值允许的浮动空间内。

之后便是推销,真正的推销不是广撒网,多敛鱼,择优而从之。

真正的推销,类似于孔子的教学理论:因材施教。

我们可以拥有多种货物,向不同的人推销不同的货物,这取决于他们需求什么,需求往往是最刺激购买的。

但我们并不需要带着所有货物,就像那三个文玩,我早前收集好了它们的信息,最后将信息交给那个老头,由他出资购买,集中在他那边,等我需要的时候他就成了我的货源。

当然不是所有东西都可以这么做的,能这么做是因为文玩的价值虽然有市场参考价,但本身溢价空间大,所以可以用这一招。

林风庭一边听他讲,一边往嘴里夹东西。

只是普通的倒卖过程,在以前信息不发达的时候,交易就是这么形成的。

吃着,他忍不住嫌弃道:

“这不是基本的交易原理吗?有必要特地弄个倒爷的称号出来吗?再说了,现在这种模式不就是微商吗?”

流浪汉闻言,不屑地说道:

“别看晚上我说的这些像是胡诌,但运势玄学也是倒爷与其他职业的区别。倒爷可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随后,他不礼貌地用筷子指着林风庭说道:

“做倒爷,最基础就是要能说会道,其次便是有一个强大的关系网,最后就是尽可能地多学一些东西,技多不压身。”

闻言,林风庭倒不介意他的行为,只是问道:

“那我不是也要学那些气运玄学?”

流浪汉往嘴里丢了一块酥肉,一边咬着一边说道:

“可不止气运玄学,风水之类的阴阳流也得会,不过你放心,该学的我都会传授给你的。”

林风庭无奈地说道:

“真要学这些,我不会去找那些专修的大师学吗?为什么要跟你一个倒爷学这个?”

“哼哼。”

流浪汉冷笑两声,讥笑说道:

“门外汉的固定认知。你真以为那些收你钱然后教你这个那个的大师是真的啊?要知道,风水气运,道破天机,本身就是一门折寿的行业,更别说还利用这个赚钱,他们真的知道这些的话,会不知道这同时也在败坏着自己的财运?江湖骗子罢了。”

“那你呢?”

林风庭问道,别有意味地看着他。

流浪汉意味深长地说道:

“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当倒爷?真正懂阴阳玄学的人,是绝不可能利用这种事情来赚钱的,大多都只是用来辅助自己赚钱。天机可是最高机密,哪怕你对当事人说错一个字,都要遭受严重的惩罚,所以我刚刚才点到为止,没有向他们推荐文玩。”

说到这,流浪汉突然停了下来,叹了口气:

“诶。”

见他脸色有异,叹息之中满是悲伤,林风庭好奇地问道:

“怎么了?突然这么感伤?”

流浪汉明明没吃多少,却将筷子丢到桌子上,索然无味地说道:

“人呐,要想活得长久,平安喜乐,有时候就要懂得八个字:久积成疾,见好就收。

选错了啊,三个人都选错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