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经人谁做太监啊(何昭刘娥)热门小说_《正经人谁做太监啊》全本阅读

书名:正经人谁做太监啊

简介:穿越成为当红太监,为所欲为
奸佞当道,他被唾弃成当道的奸臣
面对异族的虎视,藩王的作乱,这个太监该干点正事了,他不想步当年老魏家的后尘
但这个反派转型有点难啊
好在他之前在工厂打过螺丝,理起朝政来也不算太差,被三宫六院的姑娘们直呼内行

正经人谁做太监啊

《正经人谁做太监啊》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狗头铡伺候

何昭见宋淑妃被之前那个何昭都吓出后遗症来了,自己无论说什么,她好像都会跟自己要谋害她联系在一块。

既然这女人这么胆小,那以后自己就带着她好了,这么美的一个女人,他也舍不得她走。

到外面去吃早餐的时候,何昭看到大厅站着二三十个丫鬟和佣人,三大桌精致的各式点心,什么花样都有,估计江浙川沪的口味都到齐了。

三四十个人的份量,就何昭一个人吃,连宋淑妃都不敢上桌,何昭叫了她几次,她才上桌。

看着两大桌这么奢侈的早餐,何昭心想自己这副身体,能活到现在还没被人打死,真是个奇迹啊。

估计也正是这个原因,所以控制自己这副身体的主人换成了自己,之前那个主人已无处寻找。

吃过早餐,何昭让厨房以后不许做这么奢侈的早餐了。

何昭今天才刚来,虽然不是穿越在那皇帝身上,而是穿越到一个大反派身上,但他也想多活一会,不想这么快死。

跟着一个小太监和四个侍卫来到皇帝的寝宫,何昭都还没走到御书房外面,就听到有个大骂自己是奸贼的声音。

直到引路的小太监敲响御书房的门,里面骂何昭是奸贼的声音才停下来。

御书房里的三个人包括皇帝在内,何昭之前都没见过,全是陌生面孔,他没有自己身体之前那个主人的记忆。

但皇帝他还是一眼能认出来。

这皇帝大概有三十多岁的模样,身体好像不太好,脸色差,像患了什么病一样。他忙给皇帝请安。

另外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文官,长着一张为人伸张正义的脸,年龄五十有余,刚才大骂何昭是奸贼的就是他。

另一个身材魁梧,四十来岁,身上还穿着轻盔甲,看起来是个武将。

何昭对那两个人拱了拱手说,“两位同僚好。”

那文官“哼”了一声,把脸转向别处,不理会何昭,那个武将则极不情愿地给何昭回了个礼。

不出意外,眼前这文官,就是之前上书弹劾何昭十多条罪状的杨继忠,因为弹劾不成功,他弹劾的奏折反落到了何昭手里,所以这会应该是来找皇帝讨要说法的。

忠臣有时总是咄咄逼人,比较无礼。

何昭想着自己这是在为自己这副身体之前的主人,来擦屁股的,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他这会如果认错,估计活不过一集,这杨继忠一定会痛打落水狗,直到把他打死为止。

对于这种朝堂斗争,何昭之前还是有一定了解。

这看现在这个皇帝,对这杨继忠都有点忌惮就知道。

而且最主要之前那些事,不是现在这个何昭干的,是之前那个何昭干的。

既然皇帝找自己过来有事,何昭就有事说事,把有关自己的话题跳过去。

原来西北边关有异族‘北桓’入侵,这一个多月以来边关守军连吃三场败仗,之前派去的援军,还是战败;现在西北边关告急,皇帝找何昭过来商议对策。

何昭不太懂军事,他说,“怎么会打这么多败仗,难道我们大景国连一个能打胜仗的将军都没有吗?连一个异族都对付不了。”

皇帝还没说话,杨继忠便气愤地说,“我大景国人才济济,威服四海,怎会没有能打胜仗之将军?只不过都遭奸人所害,抑郁不得志罢了。”

“人才济济,那人才在哪呢?”

“我身边这位白傲白将军,身经百战,少有败绩,难道何公公之前从没听说过他?”

何昭看了一眼那个叫白傲的将军说,“既然这位白将军能打仗,我们为何不派他率军去西北边关支援?”

白傲面带愠色,也不知道他之前受了什么委屈。

杨继忠‘哼’了一声说,“明知故问!”

何昭看眼前这两个人的反应,他都不知道之前那何昭又干了什么‘好事’,让自己来擦屁股。

皇帝突然不想听有关西北战事的事了,感觉影响他心情,反正大西北离这京城远着,一时半会也打不到京城来。

而对杨继忠而言,西北的战事还能拖着,但这何昭对大景国的危害,远超西北战事,于是他又开始对何昭开‘喷’了。

这次他列出了二十多条何昭的罪状,就差没有把何昭之前骚扰过一头老母猪的事给加上。

何昭在杨继忠‘喷’自己的那十几分钟过程中,只说了三句话,一句是‘你说得很对’,另两句是‘我也同意你的观点’。

这倒不是何昭在皇帝前面玩‘忍辱负重’,到时再找杨继忠秋后算账,而是他觉得杨继忠说得确实挺对的。

杨继忠罗列完何昭的罪状,就让皇帝下令把何昭推出去斩了。

何昭吓了一跳,心想这么草率的吗?

皇帝当然不会听从杨继忠的话,皇帝斩人也是要走程序的,何昭这才松了口气。

只是杨继忠这么一来,弄得何昭一点脾气都没有了,更后悔穿越在这么个奸臣身上。

安抚好杨继忠和白傲,皇帝刚要对何昭使个眼色,让何昭先告退,外面传来小太监敲门的声音,说公主到了。

皇帝让外面那小太监传公主来。

过了一会,一个锦衣华服的女人从外面走进来,只见那女人大概二十几岁的年纪,一身的珠光宝气,头上戴得金银首饰,少说有一两公斤重。

这公主本来长得挺美,但身挂着这么多东西,就像个配钥匙的一样。

眼前这皇帝的名字叫刘滢,而这女人是皇帝的妹妹,叫刘娥。

何昭心想这公主头上顶这么多东西,不重啊?

何昭还以为这公主找皇帝有什么事,与自己肯定没关系。

孰料刘娥给皇帝请过安后,只看了何昭一眼,她那张俏脸就变了。

她也开始对何昭开喷,她对何昭列出的罪状虽然没有二十多条,但也有十几条,大骂何昭是死太监,

何昭也很想对这公主说,你要骂我是太监就骂我是太监,但可不可不要加个‘死’字前面。

在公主给何昭列出的那十几罪状中,有中饱私囊,刑讯逼供,滥杀无辜等等,还有一条是何昭私自杀了她两个喜欢的婢女。

何昭心想自己又跑出这么多的罪状来了?之前那何昭到底干了什么,这种屁股谁擦得干净了?这是要给自己伺候狗头铡的节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