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禁区:神话领域》东方江易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神明禁区:神话领域)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本台插播一则新闻,近日,我大夏境内天气异常,偶有紫色雷电出现,有关专家学者表示这是非正常现象,确切原因尚未查明……”

神明禁区:神话领域

神明禁区:神话领域》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加入八卦院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这个意思就是说人类的运动、变化、发展受到地球的制约,地球的运动变化受到太阳系的制约,事物运动变化的规律和轨迹自然而然、生生不息……”

偌大的教室里,孟道舟一手拿着道德经,一手拿着粉笔在黑板上飞快地写着注释。

他的课堂单调呆板,毫无趣味,底下的学生依旧垂头丧气,个个蔫了吧唧的,心早就飘到九霄云外去了,哪还有几个在认真听讲的。

趁着东方的旁边有个空位,钟离宇小心翼翼的一挪再挪,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响。

在孟道舟眼皮子底下私自挪动座位,钟离宇也是第一人。

不过好在孟道舟并未批评他们,这更让钟离宇肆无忌惮起来。

“嘿,东方。”

“钟离宇?”

这个周末,东方实在是累到心力交瘁的地步,直到现在手臂都还有些酸楚感。

自从赚了那三百块钱之后,光野更加坚信自己就是块做生意的料。

当晚连忙带着东方去两元店大扫荡,而东方也当了回苦力,还是免费的那种,累的骨头都要散架了。而这一切,都要拜他的光野叔所赐。

“你怎么了?看你今天有点不对劲。”

看着东方一脸的疲倦,钟离宇还是贴心问候了一句。

“没事,昨晚太热了没睡好。”

东方轻咳了一声,不敢大声说话。

知道东方没啥事后,钟离宇就放心了,又继续说道:

“前天的北街案件你听说了吗?”

东方眼含深意的看着钟离宇,真不愧是他,学习的事一概不知,但对这些小道消息,他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去情报局都有些可惜了。

“嗯。”

知道孟道舟看了他们一眼,算是第一次眼神警告,东方应付了一声。

“你不好奇吗?大白天的居然就有人敢动手,要是我在现场,非把那群人打死不可!”

钟离宇越说越上头,情绪激动之时还不由得拍了拍桌子,弄出了好大的声响。

众人都纷纷回过头来看着他,包括孟道舟。

“周末两天时间还不够你们玩?这才周一,按捺不住你们那颗浮躁的心。

看看你们都什么样子,你们的课堂表现也太让我失望了。

全班给我抄一遍道德经,钟离宇两遍,东方下课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啊……”

同学们怨声载道,钟离宇这一个搅屎棍可把全班都给害惨了。

一听到要抄两遍道德经,钟离宇只觉得五雷轰顶,再抄下去他都要成为一个真正的道士了,而且这次还连累了全班。

“叮铃铃……”

下课铃声响起,这也是上午的最后一节课了。

东方无奈的跟着孟道舟朝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钟离宇,都怪你!”

“我中午又不能睡午觉了,呜呜呜……”

“好了,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的道德经都给我来抄吧。”

钟离宇看着全班的同学都用那一脸怨恨的眼神看着他,也只好全部揽下。

哎,先在教室里抄一会儿吧,顺便等等东方。

此时,办公室里也只剩下孟道舟和东方两人。

东方也不知道自己因为什么原因会被孟道舟请到办公室里来“喝茶”。

就算是请“喝茶”那也是钟离宇才对,东方实在想不明白。

“孟老师,我做错什么了吗?”

“你没做错什么,我叫你来只是聊聊天。”

孟道舟指了指旁边的座位,示意他坐下。

学道德经的人就是与众不同些,大伙都急着往家赶,生怕错过饭点,只有孟道舟不急不慢的坐在办公室里与学生交谈。

“你今年多大了。”

“十六。”

“你和你叔叔一起生活?”

“是的。”

“还喜欢看玄幻小说?”

“对。”

“小说还在看吗。”

孟道舟看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在……还在看。”

连着几个问题,孟道舟问什么,东方就答什么。

其实孟道舟对东方颇有欣赏之意。

随后,孟道舟从抽屉里掏出一支钢笔,在一沓文件上填写着。

“嗯……我记得你是贫困户,想帮你申请一下。”

的确,东方是困难户,他的叔叔光野实际上是个残疾人,两人住在一个很狭小的城中村里。他的右腿其实是假肢,在十几年前因为一次意外断了一条腿。如果不注意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

“谢谢老师。”

东方起身深深地鞠了一躬。

在生活面前,面子又算得了什么?如果能拿到这笔助学金,至少他能替光野叔减轻一点负担。

“来签个字吧。”

孟道舟把钢笔递给了东方。

上面的所有内容孟道舟都帮他填好了,就差一个本人签字。

孟老师的字还挺好看的,他记得孟道舟还是一位书法爱好者。

……

一处僻静昏暗的地下室内。

几位中年男人对着一幅画像看了许久。

“确定是他吗?”

一位身穿黑色西服,头戴礼帽的男人取下戴了许久的眼镜,两个核桃般大的眼窝微微鼓起,而后定了定神。

这几天,因为处理某些事务,他早已有些心力交瘁。

“确定。”

说话的男人一身玄衣蔽体,嘴角布满的胡子使他增添了几分人格魅力,男人十分肯定那天的人就是他。

为首的西装男人微微点了点头,侧过头对着一旁看起来有200斤重的胖男人说道:

“大炮,看清楚了吗,高层十分重视这个人,今天务必要把他给我带回来。

虽然我们是宣传部门,但我们的形象就是整个院里的门面,在外面千万不能给院里丢人,要讲礼仪懂礼貌,而且今年我们部门的业绩不太理想,招生数额不佳。

这种人才,不可错失。”

“那要是他不肯呢?”

胖男人摸了摸自己那圆滚滚的屁股,小小的眼睛里冒出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西装男人对他的行为举止似乎早就习以为常,虽有些看不惯,但在这种特殊时刻,还是容忍了下来。

“按照一般流程,先跟他提出优惠条件。”

西装男人对这方面似乎很是熟练。

“那要是这招没用呢?”

胖男子再次提出了疑问,一旁的胡子男人有些坐不住了,厚重的手掌拍在了桌子上。虽没有过度用力,但桌子还是微微颤抖了几下,发出了些响声。

“要是软的不行,那你就来硬的。”

“你是说霸王硬上弓?”

看着胖男人一副人畜无害的脸,胡子男人有时候真怀疑他是不是传说中扮蠢的猪队友,而后骂咧咧的说了句:

“你个老小子当年还真是九年义务教育的漏网之鱼,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这词用在这里合适吗?”

大胡子男人白了胖男人一眼,显然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拌嘴了。

“你行你去啊。”

明知道自己的学历是硬伤,他还偏偏拿出这个短板来说事,彻底的伤害到了自己心里那颗幼小的自尊心,于是胖男人也毫不示弱的回了一句。

“要不是我受了伤,不然早把那小子带回来了,还轮得到你吗。”

眼看这两人的口舌之战愈演愈烈,西装男人只觉得耳边一阵如蚊子嗡嗡叫,吵得人心烦,站起身训斥道: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给我消停点。

马大炮,这个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这次任务,院里很是重视,同时也是他表现的时候。只要拉到人头,那他就会得到相应的提成。为了工资,他必须要圆满完成。

“是,保证完成任务。”

……

签完字的东方一个人朝着楼下走去,原来孟老师是在学校的食堂里吃午饭的,难怪他一点都不着急,但好在下午没课。

在他走出校门不过一公里的地方,一个身材高大肥胖的男人像是发现目标一样向他迎面走来。

起初,东方并未察觉到这一切。但这男人实在是长得太招摇了。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每走一步,整个地面都要随之抖三抖,而且他一上来就开始忽悠。

这一幕,似曾相识,像极了某个人的惯用伎俩。

“小子,我看你骨骼惊奇,要不要考虑一下加入我们八卦院呀?”

看来是个骗子,你以为我会信吗,东方心里暗想着。

看到东方无动于衷,没有搭理他,胖男人也并没有放弃。今天无论如何,他都要把眼前这个少年拿下。

“同学,外面有多少人想加入八卦院还没这个资格,这对你来说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

“加入我们八卦院,每月还可以领到高额工资,我们院里很人性化的。

有团建,有休假,还帮你交五险一金,你要不要考虑考虑啊?”

胖男人说完还拿出了一张类似于广告的纸强行塞到了东方手里,他就不信开出这么优惠的条件他还会不心动。

想当年他刚加入八卦院的时候,可没这么好的待遇。

八卦院?听都没听说过,要是真有说的这么好还需要宣传吗?

“对不起,我没兴趣。”

东方一口回绝,径直往前行走着。以胖男人这点手段根本就忽悠不到自己,而且内心毫无波澜。

不过他一直跟着自己,属实有些讨厌,东方对他的感观直线下跌,这简直就是**裸的骚扰。

胖男人的耐性也逐渐消失殆尽,对待自己的亲老婆他都没这么有耐心过,更何况此时站在他面前的还是一个小屁孩。

连续几次都被东方拒绝后,他实在是没有过多的精力再继续耗下去了。

今天说什么都要完成主管交代给他的任务。

“对不住了,你先在我的背上好好睡一会儿吧。”

胖男人始终记着主管说的那句话:讲礼仪懂礼貌,不给八卦院丢人,于是弯腰90度向他行了一个礼。

东方还没反应过来,胖男人便对着他的后脑勺“哐当”一声,直接倒在了他的怀里。

胖男人露出他那经典式傻笑,不禁感慨自己的聪明,“这下不就省事多了吗,浪费我口舌。”背着东方便迈着大步流星的步子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去,竟无一人敢上前多管闲事。

不远处的钟离宇刚好目睹了眼前的这一幕。

“这个胖子想对东方做什么?”

“不好!东方有危险,这个胖子一看就不像个好人。”

钟离宇偷偷摸摸的尾随着,生怕暴露了自己。

这一条路下来惊险又刺激。

一路上,好几次差点就要被暴露发现了,但好在自己足够机智。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胖男人直接进了一条小巷子,朝着一个地下室走去。

钟离宇不敢靠近,因为不知道前方到底是什么情况,但可以确定的是,东方的确遇险了。他正想办法该如何救出东方。

昏暗的地下室里,胖男人把背上的少年放了下来。不出意外的话,很快他就会清醒过来。

“主管,我把人带回来了。”

胖男人把少年放下来的那一刻,内心无比激动,满脑子都是提成。而从房间里走出来的西装男人也表示满意的点了点头,上面交代的任务总算完成了。

“大炮,你这次表现不错,先进去开个会吧。”

西装男人拍了拍马大炮那结实的肩膀,这老小子的肌肉可不是白练的,尤其是他那无比发达的胸肌。

他可是八卦院里的大力士,能举千斤顶。在他踩踏过的领域,不知道要死伤多少蚂蚁。

空旷的房间此时只剩下东方一人,他平整的躺在一张床上,在昏黄灯光的照射下,东方慢慢的苏醒了过来。

“这是哪?”

他看着四周漆黑的墙壁,而自己则睡在一张大床上。

四下无人,东方快速的检查了下自己的身体,还好一个零件都没少。他好像是被那个胖男人打昏的,他的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隐约听到隔壁房间里传来争执的人声,东方更加笃定了内心的想法。

他急忙取下脖子上挂着的项链,项链上有一个按键,能跟光野进行远程通话,并且还在通话时具有定位功能,这是他从小就戴在脖子上的,因为光野生怕他出什么危险。

在按下按键的那一刻,他告诉自己要冷静,千万不能慌。

“东方?”

光野知道一般不出什么大事的话东方是不会随意给自己打电话的,而今天迟迟没有回家,那就说明他一定遇到了什么麻烦。

“叔,快来救我,我好像被忽悠进传销组织了。”

“什么?!”

对方传来一阵急促声,正在吃饭的光野在听到这句话后立马把嘴里的食物喷了出来。

十秒钟后,光野只是淡定的说了一句“别怕,等叔来救你。”

天杀的传销组织,他既受大哥的嘱托,那必然是不能让东方少一根汗毛的。

东方在光野的身边一直都被保护的很好,但今天居然会发生这种事。

他快速朝着东方所在的位置走去,眼眸里的血液扩充开来,原本黝黑的双眼在此刻间变成了蚀红色,一股杀气围绕在他的四周。

在观察了许久这里的地形之后,差点就要报警的钟离宇被一股冷风吹的瑟瑟发抖。

奇怪,这可是阳气最鼎盛的时候。

不远处突然出现一个看起来极不好惹的寸头男人,正打算朝着地下室走去。

莫非,是他们的同党?

钟离宇壮着胆子悄悄地跟在光野的后面。

爷爷曾经教过他,兄弟有难,不能见死不救,不然那样就枉为兄弟了。

虽然他与东方之间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他对于东方却总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这个地方,一般没什么人会来,所以并没有守门的,反而一路畅通无阻。

但越往里走,便越觉得阴森。

呵,果然是个传销组织。

光野在电视上可看到过不少被拐骗进传销组织男男女女的新闻,就是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瓦解他们的意志,然后再给他们洗脑,不听话便会殴打他们。

光野越想越恼火,仿佛已经联想到东方此刻正被欺负的场景。不费吹灰之力,直接一脚踹开了大门。

房间里正在激烈讨论的几人在听到剧烈响声后,都纷纷走出房间。

面前已然站了个寸头男人。

此人长了一副凶神恶煞的脸,豹头环眼,双目一瞪,不怒自威,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不由得让人对他生出几分忌惮。

他似乎气焰很高,一双红眼恶狠狠的盯着面前的这三人,仿佛有杀父之仇一般。

“你是谁?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

西装男人眼里闪过一丝疑虑,但依旧保持着表面上的礼貌。这个地方是他们的秘密基地,再没有第四个人知晓。

三人同时都保持着一定的警惕性,面前这人来者不善。

光野并未理会他们,一字一句的说道:

“把我的侄子交出来。”

语气略带些许强硬,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敢抓我的侄子?

“侄子?马大炮,你抓了他侄子?”

西装男人侧过头看向一旁的胖子,这胖子平时就一副看起来不太靠谱的样子,难道他带错人回来了?大家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如果真是一个美丽的误会的话,那他完全可以归还这个少年,并且诚恳道歉。

“主管,我怎么可能会抓他的侄子啊,我根本就不认识他。”

胖男人很是委屈,他明明是按规矩办事。

在听到光野的声音后,房间里的东方快步走了出来,眼里看到了一丝希望。

“叔,你终于来了。”

光野上前把他护在了身后。看到东方相安无事,光野就放心了,幸好他们没把他怎么样。

原来是家属找上门来了。

“东方,离叔远一点,待会儿小心打到你。”

“叔这就替你出气。”

光野虽没有完成觉醒,但手臂上的伤疤足以看得出他青年时也绝不是个好惹的主,毕竟他的过去可是有一段辉煌的战绩。

东方乖乖的退后了数十步,眼看就要打起来。

昏黄的灯光下,与他们对立的大胡子男人早就按捺不住,率先站了出来,对着东方说道:

“小子,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东方透过一丝微弱的灯光,根本看不太清他的脸,只知道他身穿一身玄衣,而且他的声音很是耳熟,这不是……

就在他感到惊讶,想起来之际,一个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东方,我来救你了……”

听到里面一片混乱声,钟离宇正想趁机把东方给解救出去,但他没有刹住车,硬是闯到了两方的正中间。

而他的手上还拿着一根生了锈的铁棍,身体还略微有些发抖,毕竟他也是第一次入狼窝,心里还是有些犯怵。

众人:????

“哪里冒出来的小鬼?”

光野没想到居然还会有人搞背后偷袭,在他冲过来的同时身体往右一侧,差点就要被他得逞。

而且居然还是位少年,看来是被他们洗脑成功了的。

“不……不好意思啊,没有及时刹住车。”

钟离宇尴尬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他好像把事情搞砸了。

“钟离宇?”

听到是钟离宇的声音,东方下意识的横过一步,上前一把拉住他,退到了光野的身旁。

“叔,他是我的朋友。”

在听到是东方的朋友后,光野稍微松懈了一点。本来是三对一,要再加上一个孩子的话,这就不太好打了。

“东方,你没事吧?”

“我没事。”

大胡子男人走向一旁,打开了第二盏灯的开关。只一瞬间,原本有些昏暗的地下室突然之间亮堂了起来,能清楚的看见对方的真容,他微笑的看着东方。

在强光的照射下,东方下意识的用手挡了挡眼睛,而后又看向了那个玄衣男人。

在看到他的面容后,东方竟有些感到不可思议,紧接着兴奋不已,这竟然有种梦境照进现实里的感觉。

“叔,他就是梦里面救了我的那个大叔。”

东方的语气很是激动,也十分肯定就是他。

“梦里?”

光野实在不明白东方到底在说什么,他在梦里认识了这个男人?

“没错,是梦里。”

为首的英俊西装男人向前踏出一步,站了出来。

“东方就是我们所要寻找的人,很抱歉用这种方式把你带了回来,还闹出了这么大的误会。”

“你是……”

面前这个男人的年龄大概有四十一二岁,不过他的皮肤保养的很好,想必是有精心护理过,穿着打扮也与旁边两位的不同。可以看出,他在他们三人之中具有一定的话语权,就连他举手投足间都散发出一种绅士的感觉。

“你们好,我是八卦院三院主管——纪添灵。”

西装男人绅士且优雅的回答了东方。

“三院主管是什么?”

钟离宇从来没有听说过八卦院,自然也不知道院里的主管是什么,于是他大胆的问了一句。

纪添灵淡然一笑,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名片,分别递给了东方等三人。

“主管?顾名思义就是主要管理八卦院三院的人嘛。”

八卦院?东方接过名片看了眼,而且还是个国家机构,看来那个胖男人没有在骗他。

“所以,北街案件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是的,现在这件事已经全权交给我们八卦院处理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个怪物到底是什么?”

纪添灵解释道:

“我们院长当年偶然发现一本宇宙古史,上面记载着一种能伪装成人的生物,名叫鬼面人。

它们混迹在人类当中,并且寿命接近永生……恐怕,现在他们早已取代人类,甚至我们都不知道……”

这么变态的生物,多少有些细思极恐,未来也会威胁到人类的生存。

“那你们为什么要找我?”

东方不解。

“这是高层所下达的命令,我们也只是奉命执行而已。”

“大概,是你已经觉醒了你的超能力吧。”

“我……觉醒了我的超能力?”

东方还是感到莫名其妙,自己好像什么都没做,到底是如何觉醒的他也不知道。

“如果我没判断错误的话,你的超能力是——预知未来。”

“预知未来?”

除了这三人,在场的东方,光野以及钟离宇都惊掉了下巴。

“没错,将梦境作为你的主场,在你的梦境里,你可以随意发挥。

这……便是你的超能力。”

纪添灵继续解释道。

想到梦中那惊险的一幕居然是真的,东方的后背还是有些发冷。

“这样说起来,你救了我一条命。”

东方走到大胡子的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他向来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更何况梦里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如果不是大胡子的话,自己估计早就落入鬼面人之手,躺在了北街那堆枉死的尸体里。

“不,你才是我的救命恩人。

要不是因为你在梦中觉醒,恐怕我现在就不能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了。”

大胡子连忙摆了摆手,这种功劳他可不敢认,纪添灵又继续说道:

“不过,你的这个超能力有一个缺点,就是你不能随时运用它,它这是不定期的。

以你目前的修行,你还不能完全的去掌握它。

所以这次,大胡子运气很好,捡回了一条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才是他的救命恩人。而遇到危险,保护群众也是我们异探的职责所在。”

“现在你已经觉醒了你的超能力,你想要去履行你的使命吗?”

“这是院长让我来问你的。”

众人都看着东方。

这句话,孟若弗也曾说过,他说觉醒之人必将有他的使命。

自己既然已经觉醒了超能力,他又有什么理由拒绝,这不正是他梦寐以求的吗。

“东方……”

光野叫住了他,似乎是有什么话想说,但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东方知道,光野叔一定不愿意自己加入八卦院,因为他的心愿就是他能够平安顺遂,简单的过完这一生。

可是这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光野知道东方平时是个很听话的孩子,但只要遇到他认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这一点跟他的父亲还真有些相像。

在听到东方拥有的是这个罕见的超能力时,光野欣慰的笑了,不愧是大哥的儿子。

“叔,这一次,就让我自己做个选择吧。”

罢了,自己拦得了他一时,拦得了他一世吗。

他终究,还是踏上了这条路。

“那好,我尊重你的选择。我也加入八卦院。”

东方本以为光野会不同意,但没想到他居然……

“我也要申请加入八卦院。”

眼前这么好的机会要是不抓住的话,估计下辈子都不会再有了。

钟离宇做梦都想当大侠,耍威风,这样的人生才够刺激,比平凡的生活精彩多了。

东方正色道:“钟离宇,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没必要为了我加入这个组织。”

钟离宇摇了摇头,“你还记得课堂上我说过的话吗。

我希望我是废物。这样我就能挡在你们面前,哪怕先做出无谓的牺牲。

但同时我又不希望我是废物。因为这样,我就没理由退缩。

我相信,我终有觉醒的那一天。”

钟离宇用那坚定的眼神告诉着东方自己此刻所下的决心。

他明白,钟离宇这次并不是头脑发热,一时冲动。

“可是,没有觉醒超能力的人是不能加入八卦院的。”

本是煽情的一幕,却硬生生被打断。

大胡子表示很遗憾,众人在听到结果后也一阵犯难。

耳麦里传出一些细碎的声音,但也只有主管纪添灵一人可以听到。

“上级刚刚下达命令,破例让他们两个加入八卦院,这是院长的亲笔手谕。”

纪添灵的手在空中拖起,手里凭空出现了一封文件。

“小子,你很幸运,一进来就在八卦院直属机关部门。”

大胡子拍了拍东方的肩膀,而后看了眼光野和钟离宇。

“你们两个跟着他沾光了。”

光野冷哼一声,一脸不屑。

要不是为了东方,他才不会加入这个组织。

“我居然也加入八卦院了。”

钟离宇用力的摇晃着东方的脑袋,而后又掐了掐自己的胳膊,心中难掩激动之色。直到感觉到了疼痛,才敢确定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并不是在做梦。

告别三人后,光野带着两人回到了小破屋内。

光野一路上都心事重重的,但二人还沉浸在刚刚的喜悦之中,并未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

虽然加入了八卦院,但该抄的道德经还是要抄。

“上课说话这事我也有份,我跟你一起抄吧,这样也能让你减少一点精力。”

从此以后他们就是患难与共的兄弟了,自然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你们先抄着,叔出去有点事。”

这是光野第一次这么神经兮兮的。

“东方,你叔刚才好霸气,简直是我心目中的真男人!”

“嗯,有时候他的确挺爷们的。”

东方望着光野离去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