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四爷的娇妾有喜了(钱嘉美胤禛)全文在线阅读_钱嘉美胤禛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书名:清穿:四爷的娇妾有喜了

简介:钱嘉美穿越给四爷做格格,被晾了五年
四爷得了传染病,没人敢去伺候,她才不得不赶鸭子上阵
四爷原来只是装病对付太子,她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帮着四爷蒙混过关,却被太子要挟,她这才知道自己是太子安插在四爷身边的尚未启用的密探
她也明白了四爷一直防备自己的原因
四爷要重罚她,她装晕逃避,结果一不小心与四爷擦出火花,情根深种
第二次真晕,发现有喜了
从此,她只能与四爷死磕到底,成了四爷宠上天的心尖尖,独霸后宫

清穿:四爷的娇妾有喜了

《清穿:四爷的娇妾有喜了》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格格这么不值钱?

冲动之后,四爷还真是后悔,急急地离开浴盆。

他越发觉得钱嘉美是个妖精。

本来是要严惩她的,怎的就变成了……那个?

钱嘉美躺在浴盆,全身酸痛,四爷真是一头猛虎!

都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今日算是见识了。

如果是这样,算不算自己已经侍寝了?

那接下来,他会不会对自己好一点?

她穿戴好之后,要进四爷的暖房,却被苏德培挡住:“格格,爷说了,日后用不着你照顾。”

“那我可以回自己的院子了吗?”她有些生气。

四爷的性情太捉摸不透。

还以为从此就抱上了他的大腿,可以靠着他的恩宠慢慢往上晋升了呢。

做了后院的女子,要想出人头地,也只有这条路啊。

谁知他忽然就不要自己了。

那他先前……啥意思?

把自己当啥人了?

格格这么不值钱?!

“不行,必须等爷的病好了之后才能离开这个院子。你住西厢房去吧,房子已经收拾好了。”苏德培回道。

她转为失落。这四爷看来招惹不得!

也罢,他不再追究自己跟太子的事就已经不错了。

就这样,她在西厢房自己一人待了半个月,直到四爷对外宣布病彻底好了才得以被遣送回后院。

她的贴身丫鬟春妮见着她很是激动:“主子,奴婢还以为再也见不着您了!主子大难不死,这下该出头了吧?”

“出啥头?”

“主子跟四爷都相处了那么久,难道四爷他——”

“别提了,我能保住一条命出来就不错了。”钱嘉美认为自己是在鬼门关逗了一圈回来的。

那四爷太阴晴不定,人家侍寝了都有赏赐,可是自己忽然就被晾在一旁,就像啥也没发生过似的。

真够无情!

哎,都是原主造的孽,居然曾经跟太子搅和在一起,怪不得四爷不待见。

现在这风流桃花债都得自己来偿还!

估计日后这四爷只会冷着自己!

走恩宠这条路想都别想了!

但是自己不想再闷头闷脑地读几年书。

十八,在这个时代,已经是大龄青年了。

接下来再被晾着,岂不是就彻底废了?

必须想办法逃离王府。

外面的世界那么大,自己又有一技之长,难道还怕生存不下去?

她吩咐春妮上街去书馆,把有关医学方面的书籍全部买回来,日后自己的方向便是行医!

春妮出去半天回来,哭丧着脸。

“怎么了。春妮?”

春妮扑通跪在她面前:“主子,春妮很蠢,买的书让人半路截了!”

原来她到书馆买书出来,半路有个小乞丐送了她一封信,说有人请她转交钱格格。她没多想,拿着书和信继续走,拐到一个弄堂就被一个蒙面人给劫了。

“那人没抢钱?”

“没要钱。只是拿了书和信就跑了。”春妮惊魂未定地说道。

钱嘉美明白了,劫匪的目的应该是那封信。

看来春妮一直被人跟踪,给信的人与抢信的人都在盯着她。

“算了,你人没事就好。”她若无其事地安慰春妮。

但其实她内心忐忑不安。

自己在京城除了四爷,什么亲戚什么熟人也没有。

到底谁会给自己捎信?

—————————–

这些书和信现在正搁在四爷的面前。

“钱格格肯定就是那个内鬼!”庸福笃定地说道。

庸福是四爷身边最得力的护卫,有些武功,专门帮四爷干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性格十分的狠辣。

四爷打开信。

上面只是一幅画。

画上有两颗树,一颗枯树,一颗茂盛的绿树。

一只漂亮的鸟儿正飞向绿树。

画的右下角落款一个“保”字。

四爷心想,保,不就是保成吗?

(保成是太子的别称。)

钱嘉美,你还说跟太子没关系,这不,人家亲自送画给你了!

庸福瞅着画,不知所云,问四爷:“这到底是啥意思?”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庸福恍然大悟:“哦~从枯木飞到好木头上?可这枯木是指主子还是太子?”

“良禽择木而栖。太子爷会认为他自己是枯木吗?”

“那这太子是隔着纸在贬爷呢!这钱格格真不是个东西,脚踩两只船!爷,要不——”庸福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

“放肆!本爷只让你盯着,谁让你抢她的东西了,你现在已经打草惊蛇!日后,绝对不准动她!”四爷呵斥。

以钱嘉美的聪慧,会猜不出信是谁抢走的?

这张画根本不能证明钱嘉美与太子有勾结,只能证明她并没有完全依从太子,否则太子不会劝她“良禽择木而栖”。

但不管怎么说,她与太子之间的关系不浅!

就冲这一点,也令四爷内心感觉十分地痛苦。

—————————-

钱嘉美发呆地看着明月,眼里露出凄凉。

她的确猜出来了。

一定是太子写信而四爷把信抢走,万一信上写了不该写的东西,岂不是让四爷越发地不信任自己?

既然得不到信任,又怎么可能会善待自己?

再也不要做任何幻想,必须马上离开,不能继续做这个傻乎乎的囚徒!

她写了一封信,让春妮想办法送到四爷那里去。

信的大意是她自知罪孽深重,难以承受王爷之恩泽,请求遣送回原籍,自己愿意永不离开嘉兴,在那里孤独终老。

“休想!”四爷把纸撕个粉碎。

这个钱嘉美怀揣秘密,自己能让她离开吗?

就算自己想放过她,太子会放过她吗?

她只有待在自己的后院才是最安全的!

钱嘉美一直等着四爷的回复,可是杳无音讯。

接下来,四爷一如从前,从来没有翻过她的牌子,倒是在他最宠幸的侧福晋年氏来月事的空窗期,翻了耿格格的牌子侍寝。

耿格格入府十年,赶上侧福晋李氏被四爷盛宠的十年,一直轮不上她。

接着四爷最得力的干将年羹尧的妹妹年氏嫁入府中,年方十六,出身好,容貌佳,马上就脱颖而出,独霸四爷的欢心,更没耿格格啥事了。

耿格格已经二十三,已经是标准的老姑娘了,一朝被宠幸,那是使出十八般武艺地讨好四爷。

将什么都当成理所当然的年氏一时间被冷落,很是不适应,把耿格格视作眼中钉。

为了孤立耿格格,她想把钱嘉美拉入自己的阵营,忽然对钱嘉美热情得不得了,又是送东又是送西,还替她打抱不平:

“四爷太亏待你了,好歹你在四爷重病期间冒着危险伺候过那么长的时间,却只是为那个耿格格做了嫁衣裳,真便宜了那个狐狸精!本娘娘真替你不值。”

钱嘉美只是一笑了之,啥话也不多说。

她才懒得去争风吃醋。

她的目标不在于吸引四爷,而在于如何离开四爷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