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祈李洛山《重生后从贫民开始争王位》全集在线阅读_《重生后从贫民开始争王位》全文阅读

书名:重生后从贫民开始争王位

主角:默祈李洛山

简介:【重生+异世生活+小虐+无固定男主】前世作为一名天才杀手,在被亲人背叛之后竟然重生到一位被逐出王室的王女身上,这到底是阴谋还是巧合?命运究竟会把她带去何处?

重生后从贫民开始争王位

《重生后从贫民开始争王位》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双胞胎危机

随便找了个入口,默祈便进入到森林之中。

正如盘爷的笔记写的一样,草愈齿真的很常见,尖端有齿印的凹陷的药材简直到处都是,默祈小心翼翼地拔下来三株放入兜中。

不得不说,这件风衣比以前的那件好太多了,这内部一大堆的口袋,想怎么塞东西就怎么塞。

默祈往深处没走多远,就发现了一条林间小道,隐约还能看见远处有几个人影。

她现在对于流浪商人的消息还是一无所知,所以现在要寻找的无非是两个地点——大块的岩石山洞和能被阳光直射并且长有根的树干。

显然,沿着这条林间小道走可以让她更好的辨识方向,并且视野也比直接钻进树林里要好。

空气十分清新,也没有城区内那种人群的喧闹声,微微的清风迎面吹来,泛黄的树叶从枫树上飘落。

“秋天都过一半了…”默祈虽然不在乎季节,但如果冬天到来,无论是购买御寒衣物还是备用药品,对于她来说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体,娇小、羸弱,免疫力也应该不会太好,意识到这点的她叹了口气,暗暗决定了这个季度的一个小目标:“先从慢跑、蹲起、仰卧起坐做起,每天最起码得有三个小时的锻炼量。”

这种锻炼量对于她前世来说已经很少了,但如果没有摄入足够的营养,怎么练也白搭,只会变成一具强壮的尸体,更何况平时吃黑面包的她呢?

默祈正想象着未来的锻炼成效,突然发现一旁的树丛中有人在采摘浆果,她立刻钻到那些人身后,看能不能捡点剩的。

他们好像是一家三口,是一个父亲带着两女儿。

那位父亲头发泛白,身形魁梧,但那张年迈的脸上更是看不见半点光彩,甚至有些阴暗。

旁边那两女孩长相相似,应该是双胞胎,都有着一张稚嫩的小圆脸,长得比自己稍微高一点。

“这该死的身高差啊…”默祈对自己的身高很是不满,但她也只能听天由命。

比较特殊的是,她们的瞳孔颜色和头发颜色分别是红和蓝,但这些生理特征却没法从这位父亲身上看出来从哪遗传的。

红头发女孩双手上缠着绷带,但仍然在熟练地将浆果采摘进背上的木篮中,反而是背着绣有红色十字包的蓝头发女孩,摘下来的浆果五颗塞两颗进自己肚子。

红头发的女孩还是忍不住将她正准备将果子往嘴里塞的手抓住了,看了看爸爸的方向,低声说道:“烟雪…别吃那么多啊,这浆果好不容易成熟一次,待会回去还要跟爸爸妈妈分呢…”

“可是这浆果比以前成熟的时候都要甜!枫姐姐不会告发我的吧,就让我偷偷多吃点嘛…”

默祈猜测她们的姓氏是“烟”,而那位较小的叫做烟雪,较大的叫做烟枫。

烟雪说着,用另一只手摘了一颗小果子下来,拿到她面前晃了晃,诱惑道:“你也吃一颗就知道多好吃了!姐姐平时那么累,稍微放松放松嘛~”

“你这家伙…”烟枫无奈地接过果子,正要塞到嘴里,但又突然问道:“我吃了这一颗你能不能别偷吃了?”

“唔…这不还是不想让我吃吗?”烟雪毕竟不是傻子,一下就看出了弊端。

“你想想,你现在少吃一颗,带回家的果子不就更多了吗?到时候分给你的肯定也只会多,不会少。”

听了烟枫的话,烟雪愣了愣,掰出手指算了算…

“好吧,我不偷吃了,但你一定要尝尝!”

“好好好…”烟枫微笑着把果子塞入嘴里,刚咬下去,身后突然传来斥责!

“你们两个又偷懒是吧!两个败家货一天天除了吃还会干点啥!?”

她们被这声音吓得浑身发颤,烟枫几口将浆果咽下肚,朝着正快步走过来的父亲求饶道:“对、对不起爸爸!是我觉得浆果很甜所以…”

“别以为我跟你妈一样好骗!”父亲气愤地一拳打在烟枫脸上,把她打翻在地!

原本两人互相取暖的场景瞬间破碎,烟雪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姐姐!”烟雪跑到烟枫身边跪坐下来,一边扶起烟枫,一边向父亲道歉:“爸爸你别打她!不是姐姐的错!要打就打我吧!别打姐姐…”

烟枫在烟雪的搀扶下坐起来,抬头看向父亲:“我们不会再犯错了!不要生气…”

父亲用手指了指烟雪,大声骂道:“你,还有你姐!都不是啥好货!一毛钱赚不到的废物!要不是你妈一直拦着,我早把你们打死了!”

“对了还有你妈!她上一个月天天出去鬼混回来居然才给我整来几百块钱!就连他*的开盘赌的钱都不够!”光是骂还不够,他一两步跨过来一脚踢在烟雪的大腿上!

烟雪闷哼一声不敢反驳,用她的手捂着腿,低着头卑微地说道:“打我吧…别再打姐姐和妈妈了…”

“别、别冲动爸爸…我们明天就能工作了,明天就能…”烟枫还没说完,父亲已经用两只手十分用力地抓住烟雪的破衣裳,撕开了一道口子!

那本就勉强遮住身体的衣服一下子破了个大洞,烟雪下意识地用手遮挡。

“你…你疯了!不行!不能这样对烟雪啊!!”烟枫恨不得一脚把他踢开,但身上隐藏的伤口现在又开始痛了起来,使不上力气。

他猩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烟雪,一边抓着她的肩膀,一边说:“你以为我打你就够了?我今天带你们来这不仅要打你!我还要像跟你妈生你那样!再爽一次!!”

烟雪的眼神黯淡下来,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从眼角流了出来,小声地自言自语:“如果能让爸爸你不生气的话…”

就在这时,烟雪的视野中,看见一把匕首缓缓抵住了父亲的脖颈。

“够了。”甜糯的声音却说出了冷冰冰的话,刀尖的冰凉让这位父亲松开了手。

烟雪很是果断地拉着烟枫躲出了父亲的攻击范围,然后一边用手遮着身体,一边观察两人的情况。

“怎么?我教训我女儿你也要管?”

“教训?我只知道现在的你在犯罪。”默祈的刀贴的更紧了些,补充道:“而且是死罪。”

“我可不能死,如果我死了,那两家伙可就没人罩着了。”说着,他还指了指在灌木后瑟瑟发抖观察的两人:“我在家里的时候,别人最起码还知道家里有个男人,但如果我死了,她们可就危险了。”

默祈听他的话可不像是在说“我可不能死,死了他们就没人照顾了”,而是“要是你杀了我,她们没爹了更惨”。

看着那对双胞胎,默祈深吸一口气:“关我屁事?”

沉默片刻,男人突然暴起,想要挣脱默祈的控制,但默祈快速将刀换了个方向,直直插入男人的脖颈,并且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发出声音。

他的眼睛瞪得很大,双手捂着脖子,两条腿到处乱蹬,很快便没了动静。

默祈扶着他平躺在地上,将他的眼眸闭上:“愿你的灵魂在地狱安康。”

随后,她转头看向那两位女孩,烟枫在烟雪的搀扶下站起来,两方互相对视,都没能说出话。

这对双胞胎的父亲虽然不是什么好人,或者说不上是人,但在这个贫民窟里,家里几口人连个能打架的都没有,确实很危险。

默祈也因此在旁边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出了手,她此时犯了难,这两家伙她都养不起,更别提她们的妈妈了…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烟枫先张嘴说了话。

“我叫默祈。”

烟枫烟雪上下打量了一下默祈,一身黑色的风衣下只能依稀看见银白色的刘海和精致的面容,气质非凡,看起来倒还有几分帅气。

然后两人小心翼翼地一齐问道:“能让你当我们的新爸爸吗?”

默祈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她胸也不平啊,哪里像男的了?身高也没她们高,声音也没伪装,为什么要她来当爸爸?为什么为什么??

见默祈沉默,烟雪补充道:“我、我们会听话的,只要你保护我们就好…”

“这样吧,我先帮你们把浆果采完,顺便好好互相了解一下?”

说着,默祈还将自己身上的风衣脱了下来,由于没法把全部的东西都拿走,所以她只是将一把小刀和纸袋拿在了手上。

“先披着,不要碰里头的东西。”

两人盯着默祈有些出神,她重新晃了晃风衣,烟雪才乖巧地接过风衣披好,遮蔽身体。

而默祈将男子的木篮子拿走,由于他也没装多少果子,所以不算特别重。

“姐姐你就在这歇着吧,我把果子摘下来给你!”

“没事…我不怕疼,我还能动。”

“别逞强!待会新爸爸可能还会带我们走远路呢。”

烟雪说着,还从那个绣着红十字的小包里拿出一块毛巾,一道蓝光从她的手上闪出,一小泼水便打**毛巾。

烟枫慌忙地看了看默祈看过来的眼神,叹了口气道:“喂…不是不让你在别人面前用这个吗?”

烟雪一边用湿毛巾擦拭着烟雪脸上的泥土,一边反驳:“怕什么,新爸爸应该不是坏人!”

可能是“同龄人”之间的信任吧,默祈确实不会对自己救下来的这两个家伙动什么手脚,就算真想动,也会被心中那股奇怪的良心谴责。

默祈无奈地笑了笑,问道:“没想到你居然会魔法啊,都会些什么?”

“我只会变出一点水出来…”烟雪的话突然停下来,又接着说道:“如果我的魔法有杀伤性的话,也不会被以前的爸爸欺负了。”

“不是你的错,你们都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界。”默祈说着自以为很中二的话,但两人听到之后,没有说话。

过了良久,默祈将果从上的浆果尽数摘下来之后,回头看向两人。

“烟枫,你还能走远路吗?”

“只是走路的话没问题。”烟枫不在意默祈为何知道自己的名字,只是当她提前在这附近埋伏好了。

“你们谁知道这里有没有类似山洞或者大块的岩石吗?”

烟雪抬了抬手,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一直往东走有一块特别大的石头堆!而且那里有废弃的矿井,也算是山洞吧?”

“好,待会我们就往那走,你带路。”

烟雪点了点头,同意了。

三人背着两个木篮子,重新走在了林间小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