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倒追糙汉后,被他爆宠》林夕子霍东全章节在线阅读_(林夕子霍东)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书名:重生八零:倒追糙汉后,被他爆宠

简介:【大龄糙汉&美貌软糯小娇妻】
林夕子是出了名娇气美貌,从十六岁起说媒的人就踏破了林家的门槛,林夕子仗着自己念过书这个也瞧不上那个看不顺眼,林父为女儿的婚事真是愁白了头
直到十八岁那年,村里来了一个同样读过书的会计,林夕子便芳心暗许了
父母的阻拦她不放在眼里,执意结了婚才发现这人品行恶劣不堪,动辄对她拳打脚踢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林夕子婚后上山下地,还要防备着老公在外面乱搞,日子苦不堪言,还在生孩子时被闺蜜害得一尸两命
她不甘心,等到再次有了意识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到了十八岁第一次见到渣男老公的时候,她决心报复,可是住在隔壁的那个大龄糙汉怎么对着她大献殷勤?还时不时的问她:“你觉得我没有男人味吗?”

重生八零:倒追糙汉后,被他爆宠

《重生八零:倒追糙汉后,被他爆宠》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06章 怀的是霍东的孩子

“因为我喜欢你。”

霍东竟然久违的尝到了一次手足无措之感:“咳咳。”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林夕子摸摸鼻子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脱口而出这样一句,不过,倒是这句话很有力的解释了她方才的行为,一切都变得合理了,她和霍东之间却不再这么合理。

“那个,我,其实……”林夕子低着头不敢看他:“要不你就当我没说过这话吧。”

“什么时候开始的?”

“啊?”林夕子不解的看他。

霍东一脸的严肃,可见对于女孩儿方才说的话还是放在了心上:“不是说喜欢我吗?什么时候开始的?”

林夕子此刻只能努力的让这个谎言变得更加具有说服力:“大概是,在你救我的那次吧。”

霍东犯了难,村子里确实有很多未婚甚至已婚的女人对他献殷勤,他偶尔因父母的催促叹息中也想在这中间选一个品行好的女人结婚,他从不觉得这些人有多么喜欢他,而他也在面对异性时,像是先天情感缺失一般没有任何爱慕之意,所以这样随便选择一个性格好的女人结婚,他并不抗拒。可是,林夕子这时候蹦了出来,她说喜欢自己,他信了。

“你和我并不相配。”

林夕子急忙顺着男人的话说:“是是是,我知道,我没钱,也不会干活,配不上你的。”就充当一个暗恋的小女生即可,毕竟她可没有想过嫁给霍东,至于为什么没想过呢?可能是因为在她情窦初开时,霍东在她这里就被林沁海安上了一个叔叔的名号吧。在林夕子心中,霍东是大人,是长辈,是和她完全不一样的人。

霍东叹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年龄差的太多了。”

“嗯。”

霍东见女孩儿始终低着头越来越沉默,想着这个年纪的小姑娘遇到这种事总是要哭一哭的。他也不好再陪着她走到林家去了:“你回去吧,现在得去农场一趟。”

林夕子表现的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她知道骗过了霍东,以后见面时的尴尬,以后再说先把今天糊弄过去,所以听到他说让自己先走,赶紧撒丫子跑走了。

看在霍东眼中女孩儿逃跑却成了伤心欲绝的掩饰逃避,心中竟然有些心疼。他甩甩头让自己清醒一点,他要是真的和林夕子有点什么,林沁海和冯树英还不得杀了他?

林夕子回到家时林子贺在家,她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周末,距离赵宗臣回来的日子只剩下七天了,而戏班子后天就来了。

“我昨天下学,看到赵嫂子和陈哥哥说话。”林子贺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说给林夕子:“感觉怪怪的。”

林夕子:“陈广平和赵嫂子?”

“嗯。”林子贺放下笤帚跑到姐姐身边:“他们看到我之后有些慌张。”

林夕子冷笑,原来他俩这么早就有一腿了。

林子贺苦恼至极的坐在地上,也不管衣服会不会被泥土弄脏:“还有件事儿,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呢。”

“什么事儿?”

林子贺像是在下定什么决心似的 ,飞速飞快的说:“我听强子说,他爸经常晚上偷偷去赵嫂子家的旧庄去。”

这个林夕子是知道的,赵宗臣挣了钱之后赵家就搬了新庄子,之前的旧庄改成了羊圈,赵家的羊不多,养羊也并不上心,不过这几年好几个村都流行起养羊了,便也跟风弄了十几只。山里有狼和其他野兽,养羊的人家晚上总要时不时的去看上一看。这里也逐渐成了郑玉梅偷情的场所,自己也是和陈广平结婚后,听到他和别人聊天才知道原来郑玉梅和陈娜娜的爸爸也有一腿。

“可能是去帮什么忙吧,以后听到这些话别理会,知道吗?专心读书就可以了。”

林子贺乖巧的点点头:“知道了,那我接着去扫院子了。”

“嗯。”

晚上冯树英回来的早,说是霍东给了几条鱼,她也就没从食堂打包饭菜,赶回来给家人做饭。

林夕子听到霍东的名字,心里有些不自在,害怕妈妈看出来,只说:“霍叔叔真是个好人。”

“可不是嘛,霍东这人啊就是面冷心热,比那些见人就笑,背地里却损你的人不知道强多少倍呢。”

这说的不正是陈广平嘛?林夕子在心中进行比较。

母女俩一个人做饭,一个人生火,有说有笑的。冯树英爱和女儿说些村里的八卦,一来是增加个话题当个笑料,二来她整日也没个能放心说知心话的人。

“我看你赵嫂子好像怀孕了,而且应该有快两个月了。”

“啊?”林夕子被惊得一下子将烧火棍举了起来:“赵哥哥不都离开……”没再说下去,郑玉梅的事全村没几个人不知道的,说这些也是多此一举。

冯树英讥讽一笑:“男人在外面累死累活 的,她可倒好打扮的像只花蝴蝶,招猫逗狗没个闲。”

她对母亲的话深信不疑也是有原由的,之前村子里好几个新媳妇儿第一次怀孕没有经验,有了身孕也不知道,都是冯树英看出来的,到县城里一检查还是真是这么回事儿。林夕子也问过妈妈这其中的缘故,冯树英只说自己见得多了,等她今后生了孩子也能看出来。

所以,冯树英才不敢将这些话说给村里的女人,憋在心里又难受,只好说给女儿听,她朝门外看了一眼:“可不敢告诉别人哦。”

“我知道。”

郑玉梅那天在霍东家里的哭泣似乎也有了合理的解释,那孩子是谁的呢?林夕子又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愚蠢不堪,除了霍东还有谁呢?赵宗臣马上要回来了,两个奸夫**开始慌张了。林夕子被自己心中的污言秽语吓了一跳,之前自己也知道郑玉梅的荒唐事,心中却没有这么气愤。她慢慢反应过来,自己这种气愤并不是冲着郑玉梅,而是针对霍东的。

这个想法更令她感到害怕。

夜已深,林夕子等家人都睡着了,偷偷出去藏在家门口一个破窑的草垛子后面,下面正正对着的就是赵家的羊圈。为了看羊,大伙儿会在羊圈前栓一只狗,听到狗吠就得赶紧出来查看了。

林夕子起先蹲在后面,后面腿酸的不行又改成了坐,她在等陈广平今晚会不会去找郑玉梅。只要陈广平去找郑玉梅,她便立即下去抓奸,叫全村人都知道。赵宗臣与陈广平素不相识,他回来最多也就是难过一阵子,绝对不会自杀。总而言之,不能让郑玉梅和霍东的**被抓住,一旦事情捅破赵家是不会再留郑玉梅了,大家一别两宽再无交集。如今只有一点较为麻烦,那就是郑玉梅的孩子,如果她以孩子威胁要嫁给霍东,那么俩人的**也会被赵宗臣知道。林夕子一时头疼,不过首要任务还是要确定陈广平和郑玉梅的**。

可惜一直等到天边泛起白光也没有等到,她只好回去,要是被人看到了就不好了。

林夕子为了不引人怀疑,回去之后也没有睡大伙儿起床她便跟着起了。之后的一整天,林子贺就看到姐姐萎靡不振地呆坐着。

“我想找霍叔叔看马去,姐姐你去吗?”林子贺小声的问她。

林夕子摆摆手,连话也不想说。

“那我可一个人去喽。”

“去吧,早点回来,别打扰人家太久。”自从六匹马进了村子,林子贺早也看晚也看,上学看下学看,没有够的时候。林沁海不知说了儿子多少次,也没有用。

“知道了。”

霍东站在家门口,看到林子贺出来,便也走了过来,随意问道:“你姐姐没跟来?”

林子贺想也不想,开口答道:“我姐姐心情不好呢。”

霍东呼吸一滞:“怎么了?”

林子贺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哎,女孩子到了这年纪都会有心事的,问出来反倒不好。”

霍东低笑,没想到自己今天被一个十岁的小屁孩儿给教育了。

“那你今天回去告诉你姐姐,小虎下崽子了,让她抽空去挑一只。”

林子贺瞪大了双眼:“小虎下崽子了?昨天吗?”

“嗯。”

林子贺喃喃自语:“那我也去看看。”

“嗯。”

两人去马圈看了一会儿就回去了,马还没有被驯服,霍东喂草和饲料的时候都得格外警惕,自然也不敢让孩子靠太近。

“霍叔叔,等你驯服了,能让我骑一骑吗?”

霍东点头答应下来。

“再见,霍叔叔。”林子贺站在分岔路口,两家离得不远,但是霍东走另一条路能更快到家。

“我和你一起走。”

林子贺没觉得有异样,自己家这条路确实更加平坦一些。等走到林家,林子贺便热情邀请霍东进来坐坐,他之前见父母和人分别时说的也是这样的话,通常别人是不会真的进来打搅的。但是,霍东这次却受邀走了进来。林子贺一愣,赶紧将他请进主窑,又去给他倒水。

林夕子待在自己的窑里补觉,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刚有了困意就听到门外有人说话,仔细一听是林子贺。她睁眼看着窗帘,想等林子贺进来安定下来再睡。可这小子,从窑里跑出跑进,一刻也不消停。她忍无可忍喊了一句:“小北,消停点行吗?”

林子贺这时候正在将自己洗好的香瓜拿给霍东,听到姐姐的怒吼吓得脖子一缩,动作也轻缓了些。随后又抱歉的看了眼霍东:“不好意思啊霍叔叔,我姐姐今天心情确实不好。”

霍东自然不会怪罪,他只觉得女孩儿这样大发雷霆是源于自己:“我过去看看她,你先别过来,有些话她可能不好意思跟家人说。”

林子贺跟了两步又停下,觉得霍东说的非常正确,安心待在窑里。

霍东没有敲门的习惯,整个村子的人都没有,他走进去就看到女孩儿将毯子盖在头上平躺着。

林夕子以为是林子贺进来,不耐烦:“出去。”却听到进来的人没有任何动作,平时林子贺是非常听自己的话的。反了还,她一把将毯子拉下来,怒目瞪圆,竟然看到出现在自己眼前人高马大的霍东。

“这么生气?”

林夕子点点头:“本来想睡觉的。”

霍东轻笑:“那怎么样才能不生气呢?”

林夕子不知从何作答,索性不说话,她面对霍东总是局促的很。

霍东不会哄女人,他一直觉得在这方面非常没有天赋,即便是哄最多也就说句:“别哭了。”但直觉告诉他,林夕子不吃这一套,突然之间计上心头:“小虎下崽了,去挑一只吧。”

转移话题是他能想到的,最棒的哄人方式。

林夕子反正也睡不着便答应了,她也对这个将来会属于自己的小狗娃子充满了期待。

林子贺自然也要跟着去,有了他的加入,霍东和林夕子倒没有那么尴尬了。

小虎下了崽之后更凶了,但凡听到脚步声便狂吠不止,家里只有霍东能将其治住。

“小虎现在更吓人了。”林子贺躲在霍东身后。

其实林夕子也有点害怕,但是自己毕竟是大人只能强装坚强:“为母则刚嘛。”

霍东没敢让两人靠近,自己走到狗窝旁蹲下身子,小虎自己蹲的更低,几乎要贴在地面上,头还亲昵的蹭着霍东的大腿,嘴里“嘤嘤嘤”。霍东伸手提出一只小狗,小虎立即紧张的站在小狗下面,眼睛滴溜溜的在霍东和小狗崽之间转来转去。

林夕子等到霍东走到小虎够不到地方,赶紧走过去将小狗娃接住,感觉到这个小东西软趴趴的窝在自己胸口:“你别这么提着它。”

霍东想要反驳,看到女孩儿嗔怪又撒娇的眼神,最后只点点头没有说话。

林夕子俯下身子让林子贺也看看小狗,这时候霍婷婷也走出来:“西西,你,你,你,要,要养狗娃子?”

林夕子笑道:“是啊。”又转头问霍东:“你帮我挑的这只?”

“嗯。”

“眼睛还没睁开呢,这能看出来好赖吗?”

霍婷婷说道:“我,我,我哥,看的很准的。”

霍东也看着她,那表情倒像是在等着表扬一般,林夕子嘴角弯起,没有理他。

夜晚林夕子继续蹲点,她就不相信陈广平会不去找郑玉梅。她依旧躲在原来的位置,原本以为今晚又是空等一场。几声狗吠让她又再次打起了精神,她仔细听着,正是赵家羊圈那里传来的,然后隐隐约约有男女说话声。

没看到陈广平下去,林夕子想那一定是郑玉梅其他的姘头了,郑玉梅怀着孕还来私会,要么是女的太放荡,要么这就是孩子的父亲。她偷偷走到羊圈上方,躲在树后,一男一女走到狗窝前,那狗立即摇摇尾巴,钻进了窝里,不出来。

“怎么办?宗臣马上就回来了。”这是郑玉梅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