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云熙冷慕白)冷王嘶吼:吾妻不是恶女是娇娇全文免费阅读_(冷王嘶吼:吾妻不是恶女是娇娇)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冷王嘶吼:吾妻不是恶女是娇娇

作者:奶糖甜甜

角色:沈云熙冷慕白

简介:【医女+真假千金+反团宠+追妹火葬场+宠妻】真千金乡下受苦十四年,被认回后,爹娘不疼,哥哥不爱,假千金害她名声,取她性命……
医学博士、格斗高手沈云熙穿越而来,会怼人,会打脸,会虐渣,还凭借高超的医术俘获人心无数!
哥哥们追妹火葬场,跪求沈云熙原谅,沈云熙头一扬:“道歉有用吗?!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旁观者:“恶女,不顾血脉亲情……”
沈云熙还没来得及骂人,高冷燕王就怒吼道:“吾妻不是恶女是娇娇!”
沈云熙:“……???!!!!”
啥?谁是这个自恋王爷的妻?!
燕王怯生生:“云熙娇娇,你是我的妻,我的妻就是你……”

评论专区

香火成神道:高仿易鼎。

春雷1979:79年做生意很危险吧,那年头投机倒把进监狱的一大堆

零秒绝杀:NBA看多了,渐渐失去了打球的感动。失去了当时看灌篮高手那样的热血和激情。而这本书呢,就是一本题材像灌篮高手的小说。粮草,不过为作者敢写这个题材+1分

冷王嘶吼:吾妻不是恶女是娇娇

《冷王嘶吼:吾妻不是恶女是娇娇》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我们再无瓜葛

沈云熙扬起唇角笑了起来:“大哥慎言,什么叫‘害得’?这叫法网恢恢,天理昭昭!莫非你对京兆府不满?”

大郎:“……”

沈修德急眼了:“你少巧言令色!今日为父要教训你这个不肖女,谁都别拦着!”

沈修德挥鞭抽打了过来,沈云熙身子灵活跳跃,一把拽住了长鞭,将长鞭从沈修德手中夺下。

沈修德被拽了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二郎上前扶住了他。

沈云熙甩动鞭子,鞭子在空中发出响亮而清脆的“啪啪”声。

沈修德哭丧着脸嚎叫:“恶女,真是恶女!你走,你离开我们沈家,我们就只当没有生过你!”

谢氏冲过来,指着沈云熙的鼻子哭诉:“兰妮身子弱,你知道她受了多少苦吗?呜呜呜……她不会吃饭时便吃药了,我好不容易将她养成大姑娘,你居然狠心要了她的命?!”

沈云熙愤恨,她能感觉到原主的身体也充满了悲愤!

许是情绪太饱满,一席话像是水一般流淌而出:“沈修德,谢春红,你们只知心疼李兰妮,可知道你们的亲生女儿小时候饭都吃不饱?!”

“我在乡下,两三岁就下地拾麦穗、摘棉花……四五岁,才灶台高,我就学着做饭了。你们看看我的手,都是老茧!纺花织布,挑水施肥,我样样在行!村里没有哪个丫头比我能干!”

李家知道内情,几乎将原身当成一个奴仆使唤。

原身觉得,孝顺爹娘干活儿是应该的事情,居然一直都任劳任怨,从不曾怀疑。

“你们接我回府的时候,我满腔喜悦。可是,这两年来,你们嫌弃我不懂规矩,不够文雅,不会琴棋书画,嫌弃带我出去赴宴丢人!”

“可是我已经很努力在学了!你们去看看,我房间内练字的纸摞起来已经比我都高了!”

“李兰妮说什么你们都信,你们误会我,打骂我,在宴席上满不在乎地说着我的糗事,全然不顾我的脸面。你们既然嫌弃我,又为何要认我?!让我毫不知情在乡下生活不好吗?!”

“就算在靠山屯像粗使丫头一样疲累,也好过被自己的亲生爹娘、同胞哥哥鄙视羞辱!”

沈修德老泪横流:“确实,错了,我们都错了!不该认你,不该认你啊!你走吧,从此你和沈家再没有关系了!”

沈云熙看向谢氏,谢氏擦擦眼泪,挥手道:“大仇已结,我已不可能再将你当女儿看待。你既然在沈府有许多委屈,早早离开对彼此都好。”

沈云熙看向沈睿达、沈睿广和沈睿胜三兄弟,发觉他们看自己的目光如同仇人一般。

沈云熙仰头咯咯笑了起来,咔嚓一声将长鞭的杆儿折断,抛向空中,潇洒地说:“好,很好。沈修德,谢春红,云熙谢过你们二人的生身之恩,以后我们再无瓜葛!”

“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沈修德瞪大眼睛跳脚:“你还想分我们沈府的钱财不成?!你别想,我们要留着银子,为兰妮上下打点!”

沈云熙将袖子里的兜掏了个干干净净,将碎银子全部撒在了院子里,冷笑着说:“你想多了,我不要银子,我只想要一个人,那就是念柳!”

“我担心她留在沈府不安全,你们同意最好,即便你们不同意我也要将她带走!”

“把她的身契拿出来,我立刻离开,否则,呵呵,我一定将沈府闹个天翻地覆!”

谢春红嫌憎地挥挥手:“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念柳这样的贱婢我们沈府自然不会留用!三郎,去把贱婢的身契拿出来,让他们赶紧滚!”

沈睿胜匆匆去了。

沈云熙哼了一声,瞪着谢春红骂道:“你才是无知愚蠢的贱妇!把嘴巴放干净些,别逼着我对你动手!”

谢春红难以置信地愣在当场,沈云熙居然敢骂她?!

大郎冲过来:“你敢骂娘?我打死你……”

沈云熙伸腿将大郎绊倒了:“莽夫,有勇无谋,怪不得你当不了锦衣卫!一把年纪了,还得你爹给你托关系谋职位!”

趴在地上呈狗啃泥状的大郎又羞又恼,直以拳捶地。

沈修德跳脚红着眼睛骂:“你目无尊长,你……你……”

沈云熙冷笑一声:“你什么你?你怎么好意思叫修德?!你哪里有德?!人家都说父慈女孝,母慈女孝,你们既然不慈,凭什么腆着脸要求我孝?!”

说完,沈云熙扫视了众人一眼:“都是头一回当人,我凭什么就得让着你们?!”

沈云熙一番疯狂输出后,偌大的庭院居然鸦雀无声。

拿到念柳的身契以后,沈云熙抱拳道:“沈修德,你们生我一场,待你们咽气以后,我会遥遥为你们上一柱香。”

沈修德和谢春红气得浑身颤抖,翻着白眼几乎立时昏死过去。

沈云熙招手将念柳唤过来,挺直脊背,几乎是带着几分雀跃,两手空空走出了沈府。

到了街上,沈云熙拉着念柳的手,轻声说:“我是个六亲无靠的人,生身这边断了亲,养父母那边,因为他们偷换之事,彼此已经有了隔阂。”

“但是,请你相信,我是讲义气的人,有我一口吃的,就必然有你一口。”

念柳抹了抹眼泪,哽咽道:“奴婢知道,奴婢一直都知道,姑娘对我们极好。”

沈云熙帮念柳理了理头发,笑道:“傻丫头,别自称奴婢了,我们是两个流浪的人而已,哪里还有什么丫鬟小姐?”

“你比我还小半岁,要不,你就叫我姐姐吧?”

念柳破涕为笑,却还是坚持要称沈云熙为姑娘。

沈云熙只得随她去,反正只是个称呼而已。

沈云熙开始给念柳画大饼:“念柳啊,其实我会的东西可多了,你放心啊,姐能养得起你,不会让你饿肚子的。”

念柳坚定地点了点头。

现代沈云熙出生于中医世家,她自己考取了医学院,作为寡王一路拼到了博士,刚刚回到家乡省会城市,进了全省最好的三甲医院。

还是干老本行吧。

沈云熙摸了摸鼻子,想了想,说:“念柳,我们去集市上摆个摊儿吧。”

念柳惊讶地问:“摆摊儿卖什么啊?我们可是一点本钱都没有。”

沈云熙信心满满地说:“到了你就知道了。”

沈云熙带着念柳,特意往偏僻的地方走,走到实在困乏不已了,她才找了个集市,用石灰在地上写了几个字:“神医看病,医术高,诊金低。”

念柳听沈云熙读了,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姑娘,你会看病?”

沈云熙点点头,骄傲地挺起了胸脯:“不是夸海口,我会的事情可多了。你以后慢慢就知道了。”

一开始,赶集的人来来往往,都好奇地看着沈云熙,年纪这么小的一个姑娘家,会能看什么病?真有病了,不如去村头的张麻子那里要点符水喝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