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上司都是卧底)姜宵阮芝言完整版在线阅读_我和我的上司都是卧底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我和我的上司都是卧底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达子酱

角色:姜宵阮芝言

简介:两个卧底互相隐瞒身份并且在黑色组织里结成了搭档,更加努力隐藏身份的爆笑故事
“完蛋了,要暴露了!”
姜宵的额角缓缓冒出细密的冷汗,但是他的‘专业素养’让他不能在此刻露出丑态,只能不顾一切的直视着面前只围了一条浴巾的男人
“你不是出去找女人了吗?”‘浴巾男’嘴角露出一丝坏笑,眼神比自己穿的还露骨,接着道:“怎么才半个小时就回来了,才半个小时,就结束了?”
姜宵抬手摸了摸垂在额角的发丝,叮嘱自己,尽量不要因为情绪波动而影响思考能力,这大概是头一次有人质疑他的能力问题,而且还是个男人
他本来只是个刚从警校毕业的小卧底,三个月前潜入猎鹰组织,该组织是盘踞在华京市乃至多国的巨大黑色组织,其中的交易涉及多个领域,毒品,枪械,人口贩卖等等,警方多年来一直跟踪追查,组织内部系统盘根错节,所以投入了多名卧底人员,姜宵就是其中一个
而这个质疑姜宵的男人,是组织内有头有脸的大佬级人物“中央情报网”——花翎
当然花翎本名阮芝言,是国家安全委员会进去组织的卧底人员,因强大的搜集情报能力和沉默寡言的性格逐渐混成组织的中层管理
巧合的是,两人组成了搭档,互相隐瞒着自己的卧底身份,开始了一系列爆笑的黑道之路

书评专区

大影帝:作者的三本坑之一。主角是个忧郁的戏疯子,艺术家,带点原创感的剧本故事挺有意思。缺点是套路太雷同,故事太文青,更新缓慢无力。

武唐攻略:可看

穿越费伦游记:地狱咆哮+阿瓦隆+加鲁什+萨尔+格罗姆+兽人部族。配合上标题里的“费伦”二字。给个1星应该不过分

我和我的上司都是卧底

《我和我的上司都是卧底》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4章 为了我的宝贝儿,我可以不计后果

嘈杂的音乐声充斥着整间酒吧,当阮星颜下到一楼的时候,看见一男一女在楼梯口亲着,礼貌性地说了句‘借过’,其中的女人本来不耐烦地回头,脏字还没骂出口,就被眼前人精致优雅的脸吸引了目光,一瞬间盯着不放,然后抬手放开手中搂住的男人,转而走向阮星颜。

“帅哥,第一次来?”

还是礼貌性地说了句:“是的。”

“请你喝一杯?”女人特意将纤细的肩带拉下来一截,栖身而前,尽显魅力。

阮星颜的视线始终没有放在那个女人身上,微微侧身,直接走出了楼梯口。

留下女人在原地脸色青白,自言自语道:“这人谁啊这么拽?老娘这么美还看不上?”

刚刚还和她接吻现在却被他晾在一边的男人嘲笑般的说道:“你呀,眼光太高了,这家伙你可高攀不起。”

“你认识?”

“陆力的领导,花翎,我在陆力的时候见过两次。”

女人听后才惊讶道:“他就是猎鹰里的骨干花翎啊?之前总听说他的事迹,可他一次也没来过午夜波浪啊,他来做什么?Boss知道他今天来了吗?”

男人阴冷的脸上攀上一丝不安,道:“我这就去通知Boss!”

距离舞池有一段距离的角落里,齐亭淮正坐在酒桌内侧的松软沙发上,刚才下去跳了会儿舞,精神了不少,音乐也应他的要求换成了舒缓的歌曲,身边还坐着那个脸色煞白的男人,现在好像已经适应了和他相处,脸色变得十分红润。

“Boss,您的酒。”

而坐在齐亭淮旁边的,还有几个二十岁左右的男人,看装扮都是富家子弟的模样,身上的名牌数不胜数。

“齐少,你可很久没来和我们一起玩了,还以为你被你家里那个管住了呢。”

调笑的声音充斥着齐亭淮的耳朵,他喝了口酒,看着说话的人,笑笑道:“哪个?早分了。”

“啊?”众人都很惊讶地看着他,其中一人又道:“不会吧?就是那个姓姜的…好像叫什么姜宵…你当初爱得要死要活,怎么突然分了?”

“哦,那个啊。”齐亭淮撇了撇嘴,接着道,“谈了两个月都不给睡,如果是你,你愿意吗?”

众人都哈哈地笑着。

“我记得那个人长得还可以,你还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啊?”

“我都睡不到,你还想睡?”齐亭淮伸伸手,让旁边的男人给他又倒了杯酒。

“你就是对他太温和了,得我去治治他。”

“何必呢,反正是贱坯子一个,这时候还不知道躺在哪个沙雕男人身边呢。”齐亭淮目光冷漠,讽刺的声音响起。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坐在隔壁沙发上的阮星颜听到了全程,不禁对菩提产生了一丝同情,终于理解了他不愿意来这里的原因。

按照计划,他端起一个盛满酒的酒杯,缓缓离开了自己的座位,溜达到齐亭淮那一桌,靠近,再假装失手。

果然,一杯酒就这么一滴不剩地全倒在了齐亭淮的身上。

围在齐亭淮身边的一桌人都有些懵,还是‘肇事者’最先发话。

“哎呀,对不起,我没看路。”

大哥,你也太精准了,齐亭淮可是坐在最里面的,旁边的男人想着。

“你…”齐亭淮反应过来,才瞪着面前一脸笑意的人,狠狠道:“你是什么东西?敢把酒撒在我的身上!”

“都说了对不起,你还想怎样?”阮星颜的语气完全不像道歉,倒是很欠。

“齐哥,这小子好像是故意来找茬的!”

阮星颜邪笑了一下,点点头道:“没错,听你提到了那个人,我不爽了。”

“那个人?哪个人?”齐亭淮的怒意已经上脑,但抱着自己在西京是事业发展期不能乱惹事的心态,耐心地问着。

“我家宝贝儿,姜宵。”

“?”

众人看着眼前的一幕,眼神中都添了一丝光亮,这种八卦可不是随时都有的。

“你就是那个沙雕男人?”其中一个男人嘴快,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看了眼齐亭淮,那人正恶狠狠地盯着自己,他才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

又看向面前猖狂的男人,齐亭淮当然是不信的,这种不知道哪里窜出来的野男人怎么可能会是姜宵的男朋友。

这时,一个随扈突然跑到齐亭淮的身边,附耳和他说了几句话,齐亭淮的眼神才变了变。

他是花翎?

早就听说了,姜宵因为一些事情在猎鹰组织里一路高升,同为猎鹰的骨干,难保会和那位大名鼎鼎的花翎扯上关系。

想到这里,齐亭淮的手不自然的颤抖起来,当即踩着桌子冲了出去,挥拳直指花翎的脸,可惜他身板单薄,拳头出的慢,还没到花翎的脸前,就被躲了过去。

这下真的激怒了齐亭淮,下意识地拿起手边还没开封的酒瓶,就朝前面的人摔了过去。

破碎的酒流了满地,而且声音极大,惊动了四周的保安。

“谁?谁在闹事?”一个保安模样的人揣着长棍急忙跑过来。

映入眼球的是自己的老板被一个高个子的男人抵在沙发与桌子的缝隙里,男人极尽羞辱的坐在老板身上,右手捂住老板的脖子,左手还端了杯褐色的鸡尾酒,悠哉地喝了一口,冰球敲击杯壁,发出好听的声音,接着,那颗冰球就落在了齐亭淮的脸上,一杯鸡尾酒,淋**底下人的脸颊。

阮星颜两年来也学会了不少组织做派,这里的人们做事鲁莽,不管是厌恶还是喜欢,都会比平常人更加极与极的呈现,而且论惹事,他确实没有怕过谁,在警校的时候,他就是公认的最难带的警员,虽然他自己并不这么认为。

旁边的富二代们哪里见过这种流氓做派,虽然想上去帮齐亭淮,但花翎的气势太强大,之后又三两下就撂倒了一个想救齐亭淮的人,那人躺在地上打滚,像是肋骨断了一样的哀嚎,其他人就再也没敢上,只能尖叫着,让花翎放人。

“你…”齐亭淮的脸色极差,常年的养尊处优使他在花翎面前像只蚂蚁,但他也不是一碰就碎的,他顿了顿,忍耐着这份屈辱,保持理智道:“你不怕我父亲找你麻烦吗?”

花翎的视线低垂,落在齐亭淮的脸上,瞬间柔和了很多。

“为了我的宝贝儿,我可以不计后果。”

齐亭淮眸子里的理智因为这句话正在逐渐流失。

如果姜宵在这里,他肯定也会浑身起鸡皮疙瘩,甚至作呕连连。

可惜这时候姜宵注意到楼下的动静,才刚下楼,并没有听到花翎的这一番豪言壮语。

“别用那么恶心的称呼叫他,你是变态吗?还有快点放开我!”

“我不要。”花翎笑笑,继续着自己无所畏惧的态度。

气氛僵持,保安用无线电紧急召集着其他保安过来,还特地叫停了灯光和音乐,本来在舞池中嗨舞的人们见音乐停了,都有些抱怨情绪,再一仔细看,才发现酒吧一侧似乎上演着某些更有意思的戏码。

这对齐亭淮来说无疑不是雪上加霜,自己被压制住已经是屈辱事件了,现在灯光音乐一停,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自己的方向窃窃私语,更是屈辱至极!

保安!炒鱿鱼!

“花翎!”这时,一个声音骤然响起,把正处于怒火中的齐亭淮吓了一跳。

“宵宵?”

只见姜宵拿着一件竖条纹的西装外套,面露急色的朝他们走了过来。

“你怎么在这里?”齐亭淮现在的脸色才是真实的与草地一样翠绿,他很期待能再次见到姜宵,但绝对不是在这种奇葩的场景下,同时感觉到身上的压力消失了,才发现花翎已经缓缓地站起身,朝姜宵迎了过去。

“宝贝儿,给我送西服啊?”花翎的语气温柔至极,是姜宵听了都会虎躯一震的声音。

“啊?”

花翎背对着齐亭淮的方向,伸手接过了姜宵手里的外套,同时贴近姜宵的左耳,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着:“别忘了,今晚都听我的。”

说完,回头看了看齐亭淮。

“真不巧,好像遇见你前男友了。”

眸子凝在地上狼狈躺着的男人身上,姜宵的心头蒙上一层雾气。

花翎搞什么鬼,竟然当着齐亭淮的面叫他宝贝儿?之前没听说有这一part啊?

容不得他再想,因为花翎的目光正紧紧地定在他身上,像是在催促他,赶紧接话。

考验演技的时刻到了。

“咳…那个,花翎你不要伤他,要我做什么都行…”姜宵一转以往的冷面,眉目带着忧愁,仿佛一个受了伤的小白兔。

阮星颜是没见过他这个样子的,瞬间眉头微皱,对菩提的印象又刷新了一个层次。

“宵宵…真的是你?还以为你不愿意再见我了…”

确实不怎么想见你,姜宵想着,说道:“怎么可能呢,我很想见…”

‘你’字还没说完,他惊恐地看向花翎的方向,像是害怕什么一样,目光闪躲,没再说下去。

齐亭淮早就捂着肚子站起身,此时将姜宵的神情看在眼里,气得咬牙切齿。

“你怎么了?他是不是威胁你了?!”齐亭淮其实有些顾忌,但是见到姜宵那副‘梨花带雨’的模样,他就无法再想别的了。

“没…”姜宵颤颤巍巍道。

还没等齐亭淮说话,花翎倒是一把先抓住了姜宵的手腕。

疼。

姜宵不着痕迹地看了花翎一眼,心道这个人的演技堪比一众老戏骨啊,这被‘捉奸在床’的真实感,简直让他莫名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怎么?心疼了?可惜,他现在是我的。”花翎眯着眼,语气咄咄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