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蔚柠檬味的橘子《我只想吃瓜而系统却叫我拯救炮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曲蔚柠檬味的橘子完结版阅读

书名:我只想吃瓜而系统却叫我拯救炮灰

简介:敢动我的猪?就算你是狼王又怎么样?我手里还有猪王呢?狼王一样收拾!
男明星挺好,啥?我怀了他的孩子?那可以考虑可以去父留子!
鸡蛋碎了?大不了赔你金子!要人命就过分了啊!
标题老套但故事不老套,欢迎各位看官入坑,看系统带着佛系女主如何拯救各种炮灰小白菜!

我只想吃瓜而系统却叫我拯救炮灰

《我只想吃瓜而系统却叫我拯救炮灰》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三章修仙界2—本座欲收弟子

曲蔚接收了原剧情,手撕叛徒,她最在行了!

现在是在蓝馨入选了十个优秀弟子的时间段,曲蔚还没有收她为徒,现在正是曲蔚“心血来潮”要去看一下所谓的优秀弟子的时候,

“宿主现在是化神期,需要经过炼虚期、合体期、大乘期、才能到渡劫期,关键的渡劫期一定不能出差错,渡劫期渡了天劫才能飞升成仙,渡劫失败的话则为渡劫修士,修为会大减,而且你这个人也会随着岁月而消亡。有机缘的话,修为提升应该能快一点。原主是因为教习蓝馨的原因耽误了几千年。”

“这个我知道,修为,我想办法提,但是该走的剧情,还是要走一走的。”

说完,曲蔚飘飘然的去了明月厅,她要会一会这个带光环的女主。

“太上长老到!”

随着一声禀告,明月厅里的人呼啦啦一起行礼,蓝馨也跟着一起行礼,但她被曲蔚释放出来的气场压的差点趴地上。。。。。

曲蔚落座上座,淡淡扫了一眼伏在下首的众人,

“不必多礼。”

众人心思各异,之前也没得到消息说太上长老要来啊,这尊大佛怎么在安置新弟子的节骨眼上来了呢?

“尔等继续,本座 就是来看个热闹。”

负责人事的于长老是个老头,点点头,冲曲蔚拱手:

“太上长老请便。”

曲蔚颔首,于长老转身将那十个新来的弟子安排到外门的各个位置,做仙露山的外门弟子就是打杂,说出去也是光荣的,想进内门做内门弟子,可以,十年后看你实力咯!

要说上一世蓝馨为何修为提的高,那还不是曲蔚的原因,直接跳过打杂跑腿的内外门的磨砺,进入主峰做了曲蔚弟子,但是这一世,呵呵。

等到于长老安排完了诸多事项后,众人正要退下,曲蔚出声:

“且慢。”

“不知太上长老有何吩咐?”

于长老拱了拱手问道。

“修仙路漫漫,本座无聊,欲收记名弟子一名,传授修炼功法,金丹期以下诸位皆可在本座突破渡劫期后,凭实力取得记名弟子的身份。”

在场众人皆为震惊:

“太上长老要收弟子?”

“怎么之前没听说过?”

“太上长老现如今化神期,至少还要修炼三个千年大周期才能达到渡劫期,时间那么久,估计在座的外门弟子那会肯定都已突破金丹期,问题不大。”

“只要努力修炼,一定能抱上大佬大腿!”

“太上长老,恕小修冒昧,您突破渡劫期后,是金丹期所有的弟子们比试一场,最终胜利的那个人做您的记名弟子吗?”

曲蔚颔首,默认。

她抬手,场面瞬间安静,她淡淡的盯着蓝馨,开口道:

“这排倒数第一个女弟子,报名讳。”

倒数第一个?谁?

蓝馨几乎是跪着爬到曲蔚脚边兴奋的说道:

“太上长老说得可是小修?小修乃合江蓝氏蓝馨,现修为是筑基期。”

曲蔚看着这孩子激动的都发抖了,淡然的点点头。

“不知太上长老……”

曲蔚仿佛没听见她的话般,像是对众人说得,又像是对蓝馨说的:

“一切皆可能。”

随后拍了拍蓝馨的肩膀,飘飘然的走了。

蓝馨:莫不是太上长老属意我做弟子,又怕被人诟病只能以这种暗中激励的方式?

众弟子:太上长老莫不是属意那个蓝馨做弟子?不行,必须一定要在修为上碾压她!

。。。。。。

于是,在曲蔚有意无意的暗示下,仙露山众修仙者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努力修炼,超过那个让太上长老关注的蓝馨,争取当上太上长老的记名弟子!

当然这都是正直的人的想法,要说仙露山虽说是名门正派,也是会有那么三两个不正直的人,就比如与蓝馨同期上山的弟子偌琴。再比如比她早来一期的弟子徐子梁。这俩可是想尽一切办法打压蓝馨。。。。。。

这不,第二次外门弟子进行修炼大周天总验的那天,蓝馨一早就准备好了,却听见外面有人喊她,她一开门就被偌琴兜头泼了一盆墨汁,仙气飘飘的白色道袍瞬间变成了黑漆漆的还散发着臭味儿,一头一脸一身黑的蓝馨气的跳脚,但是她没看见是偌琴泼的,没办法只好回去洗澡换衣服。

等她收拾完了匆忙赶去议事厅,那边已经结束了,这次派发的灵石又没有她的份了,没有灵石,她拉慢了修炼的进度不说,更是打乱了她成为太上长老弟子的计划!要是她知道谁在背后使坏,看她怎么报仇!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阻挠她取得灵石了!

上一次她的灵石被人冒名顶替取走,这一次被人泼墨汁,她要找长老们要个说法!不然,下次指不定还有什么阴招等着作弄她!

蓝馨气鼓鼓的冲到派发灵石的后勤长老西康长老面前,直接跪下就开始哭诉;

“西康长老,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西康长老眉头一皱,他最烦女人在他面前哭闹:

“把你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收一收,莫要挑战本修的底线。”

蓝馨瞬间正了声音,收了哭腔:

“西康长老,小修两次大周天总验都没有得到灵石,小修怀疑是有人从中作梗!”

西康瞥了她一眼:

“证据呢?”

随后让人取来灵石登记册,蓝馨哪里有证据,只凭一张嘴。

“。。。。。小修,没有证据。。。。。。”

西康长老翻着灵石登记册,淡淡说道:

“第一轮大周天总验,你勉强达到炼气测验标准,灵石两枚,是你自己取的,有你印章为证;第二轮大周天总验,你根本就没来议事厅,不来议事厅者视为大周天未结束,自动放弃灵石,谁从中作梗?目的又是什么?”

“长老明鉴!头一次是别人冒用小修印章!这一次,小修刚出门就被泼了一身的墨汁,待小修修整好了,去议事厅时,灵石都已经发放结束了,并不是小修放弃的啊!至于谁从中作梗,小修不知,其目的……其目的当然是因为嫉妒小修!”

“哦?嫉妒你?那你倒是说与本修听听,为何事嫉妒你?”

蓝馨一时语塞,当然是嫉妒太上长老单独问她名讳!嫉妒太上长老拍她的肩膀啊!可是,这能说吗。。。。。。

西康呷了一口茶,有些发笑:

“嫉妒你长的小?还是嫉妒你每日不洗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