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御弟)秦铮我来下个海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大唐御弟》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这是一篇肉穿文】
主角明明习武出身,
却觉醒了人教系统
以致李世民一有不决就对侍卫道:
“快,传朕的御弟!”

大唐御弟

大唐御弟》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精盐

“此盐竟细白至斯??”

“是啊,妾身也吓了一跳!”

“阿耶,阿母,孩儿觉得这不像是官盐…”

一家三口硬是把秦铮这个主人给挤到一边,围着那一盒子盐讨论得不亦乐乎。

秦铮十分无语,一盒提了纯的盐而已,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

可不料那一家三口讨论来讨论去,最终得出一个令秦铮啼笑皆非的结论:

“你竟敢私贩精盐?”

秦铮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见三人气势汹汹,大有一言不合就拿自己见官的架势,秦铮还是及时解释道:

“就是提炼了一下而已,原先的盐巴杂质太多,吃多了会吃出毛病…”

秦铮一回想起那些混杂着沙子碎石的盐巴,就觉得脖子一阵阵的难受。

这样的盐也亏古人们下得去口啊,听说好些吃不起盐的还在用什么醋布粘水,可真是不怕死啊…

李世民当然没那么容易相信秦铮的说辞。

他用指尖感受着那些细小晶莹的颗粒,目光中满是怀疑:

“提炼?如何提炼??”

大唐盐铁都是禁止民间私自开采的,更暹论贩卖?

身为一国之君李世民又岂会不知百姓们吃的是什么盐?

也正因为知道百姓们吃得起的盐不够精纯,所以他李世民还专门于贞观二年下诏,强制要求丁男每日需食盐二勺五撮,以期增强大唐男子体质。

可如果有眼前这种精盐,何须再食二勺五撮啊,一勺怕是就够了,也能减轻百姓们身上的负担!

“水煮,过滤,晒干…这有什么难办的?”

秦铮对双目圆睁的李世民感到非常不适,一惊一乍的,是吃了炮仗吗?

李世民冷冷一笑:“说得倒是轻巧,若真如你之言,倒不如演示一番?”

李世民笃定秦铮多半是私下里找到了一个直接能够提取精盐的矿井,不然哪来这么精细的盐?

这透亮的色泽,这细小的颗粒,比他这个皇帝吃得盐都还要好!

“提纯盐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完成的。”

“先生若真想学,回头教你便是。”

李世民一听也觉得有道理,大唐现在采用的提盐法拢共要五个步骤,靡费的时日至少也要月余,也不可能短短一会儿的功夫就能提出精盐来,否则百姓们还用得着吃粗盐?

“是某家心急了,小先生勿怪。”

冷静下来的李世民又恢复了几分涵养,隐忍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家常便饭。

相比盐,他更关心的是秦铮这个人,他的学识,以及他的师承。

所以他大手一挥,又吩咐自己的妻儿去买些酒水,而且要最好的,说要与秦铮共谋一醉。

人若是喝醉了,那话匣子也就自然而然的打开了,这一点,李世民在他那些功臣身上屡试不爽。

李世民拍脑门做的决定,可让那对母子遭了殃,这穷乡僻壤的,上哪去弄最好的酒水?

长孙无垢强笑着应了一声,带着李承乾再次走出了农庄的小门。

刚出来,大唐皇后娘娘与大唐太子殿下就齐齐犯了愁。

娘俩互相干瞪眼看了半天,最终决定找躲在暗中护卫的北衙禁军问问。

这次随李世民出宫一路护卫的禁军统领,是左屯卫将军、莱阳侯姜行本。

这位出自天水姜氏的皇家心腹一听到母子二人的要求也跟着犯了难。

若论酒水,三勒浆当属优等,其他如新丰酒,梨花春等味道也为上佳。

可无论是哪一种,都必须得去长安城里调,这一来一回,至少也得个把时辰。

“陛下的性子可等不了那么久…”

这一刻长孙无垢破天荒的埋怨起她的夫君来,总是想一出是一出,要饮酒,你就不能早些说?

非要等到天色将暗?待会儿长安城内怕是都要宵禁了。

“回禀娘娘,臣倒是有个法子…”

身为外臣,姜行本垂着头不敢去直视长孙无垢的天颜。

“说吧,这不是在宫中,捡紧要的说。”

姜行本闻言犹豫了一下,而后答道:

“太上皇赏赐给九江公主的皇庄就在附近,臣细细想来应该是储有美酒的…”

“道灵?”

长孙无垢眼前一亮,笑道:

“那便上她庄子上借几坛去。”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身为屯卫将军的姜行本不自觉的打了个机灵,讪笑道:

“娘娘,您也知九江公主的…臣…臣…”

身为北衙禁军一卫统御,姜行本专事负责皇宫安全,岂会不知道九江公主的名声,说一句皇宫里的恶霸也毫不为过啊…

找她借酒,还不如飞马去一趟长安呢…

瞧见他这副模样,长孙无垢哑然失笑:

“好歹也是堂堂一卫将军,被个小丫头吓成这样,罢了罢了,本宫亲自去一趟便是,前面带路!”

姜行本如蒙大赦,连忙弯腰在前头替母子二人带路。

三人走了没多久,便来到一处大宅院门前。

长孙无垢瞅着装点得富丽堂皇的宅院儿,眉头不自觉的皱了皱,侧头吩咐道:

“高明,去叫门。”

李承乾闻言立即上前,敲起了那对兽口门环。

不一会儿,紧闭大门便拉开了一条缝,从里面伸出个脑袋来,瞧头上的发饰,应是丫鬟一类的角色,她不耐烦的问了一句:

“谁啊?不知道这是谁家府邸么?不想活命了么?!”

长孙无垢眉毛上挑,厉声喝道:

“放肆!!”

那丫鬟倏然一惊,待看清长孙无垢面容后,吓得当场跪倒在地,惊颤道:

“娘…娘娘万安…”

长孙无垢对这欺软怕硬的恶奴殊无好感,冷声道:

“公主可在府上?!”

丫鬟颤颤巍巍的答道:

“回禀…禀娘娘,公主昨日便从宫中出来了。”

“叫她出来见我!”

长孙无垢也不多费唇舌,点名让九江公主李道灵出来见驾。

少顷,打扮得花枝招飐的九江公主,提着新做的五罗烟纱裙从庄内匆匆走出,她虽然生得冷艳绝伦,但声音却是酥甜软糯,见着长孙无垢的第一句话便是在撒娇:

“嫂嫂怎地来啦?也不提前派人知会一声,当妹妹的也好早早的备上酒菜恭迎嫂嫂法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