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配她弱柳扶风(宫尚春兔子今年十万岁)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宫尚春兔子今年十万岁完结版在线阅读

大魔王宫尚春被妖仙两方势力设计陷入无限轮回
每次轮回之地,宫尚春都会变成弱势的一方
妖仙两族希望通过这种方式磨灭宫尚春的意志,进而击垮她
然而宫尚春在无限轮回中浪的飞起,看得上的男人那就逗一逗,等看不上了,不是逃逸,就是死遁
不要指望大魔王有良心,她只有自己
大魔王很任性,想组CP,就有CP
不想的话,作者也无能为力

快穿之女配她弱柳扶风

快穿之女配她弱柳扶风》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被浸猪笼的表妹3

老夫人笑:“可不就是这个理,待天气暖和了,你也出来多走动走动。这走动的多了,胃口也就上去了。”

宫尚春听话的点点头。

林芝眼珠子一转,计上心来,“过两日,安平伯府老夫人寿宴,表妹不如同我一起。”

这种能够进入京城众夫人视线的机会,林芝相信宫尚春不会不答应。

宫尚春确实不想答应,这大冷天,她躺在暖房里吃香喝辣的不要太爽。

但不出去的话,就没办法见识一下林芝的招数,唉,她不容易啊。

邹芸芸不赞同道:“阿春,还是等天气暖和了再出去吧,到时候让韵丫头带着你。”

周小凤笑道:“弟妹,知道你担心阿春的身子,但咱们这样的人家,车接车送的,风吹不着雨也淋不着。”

邹芸芸眸子一闪,算了,她已经提醒了,若是宫尚春执意找罪受,那她也管不着。

宫尚春娇弱一笑,“大姐姐这般想着我,我便去吧。”

从寿安堂出来,林芝走到宫尚春跟前,佯笑道:“安平伯府的老夫人最不喜小姑娘穿的过于艳丽,表妹可不要犯了忌讳。”

宫尚春柔柔的微笑,眼里都是真诚的感激,“多谢大姐姐提点。”

待林芝与宫尚春走远,林韵的心腹丫鬟彩霞小声道:“大小姐明显不安好心。”

林韵冷笑:“刚刚寿安堂里,谁不知道这个蠢货又要耍毒计了。”

彩霞惊讶的双眼圆睁,“那表小姐怎么还答应呢?”

林韵想到宫尚春最近的表现,眼神微冷,“她也十三了,想要出去寻点机遇也很正常。”

说完,转身离去。

彩霞连忙跟上,心道:表小姐真惨,居然没一个人帮她。

被念叨真惨的宫尚春,此时正在被紫鹃念叨。

“小姐,这天这般冷,你这身体哪能受得了?”

“更何况,不怀好意这四个字,大小姐就差直接写在脸上了。”

宫尚春躺在塌上,左手撑着脑袋,右手吃着苹果,一边看紫鹃狂轰乱炸,一边敷衍的道:“你说得对。”

看到这样的小姐,紫鹃心好累。

自从那次病好后,小姐再也不像从前那般小心翼翼,但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过于放飞自我。

不过看着面色红润了许多的主子,紫鹃又觉得这般也好,人生在世,没有什么比健康更加重要。

安平伯府老夫人大寿这天。

林芝捧着手炉坐在马车内,眉头拧成一团,“人怎么还没来?”

林韵笑道:“天冷地滑,走得慢些也很正常。”

林芝嗤笑:“人都不在,倒也不用在我面前装善良。”

林韵神色半分未变,“姐姐说的话,妹妹怎么听不明白。”

林芝不再搭理她,看着就恶心。

也就是这个时候,紫鹃搀着宫尚春慢腾腾的走了过来。

上了马车后,林芝跟林韵看着宫尚春的穿着,顿时两心不悦。

只见她,头戴金镶珠石蝴蝶簪,耳著明月珰,身穿粉霞锦绶藕丝缎裙配织锦镶毛斗篷,脚踩云头锦履。

这一身没个千八百两根本下不来。

都说宫家很有钱,但宫尚春在侯府中向来低调,林芝跟林韵从没把她看在眼里。

但这几天宫尚春不仅穿上了裳衣阁的衣服,还次次不重样,愣是将她俩比成了破落户。

宫尚春感受到车厢内凝固的气氛,哟,这就很气着了,才刚起步呢。

一时间,车厢内静悄悄的。

到了安平伯府,见了主人家后,小姑娘们都被领着去了后面的院子。

安平伯府的嫡小姐肖玉儿笑道:“大家快坐下暖暖,红菱,上茶点。”

等身上的寒气散了,室内的气氛才逐渐热闹起来。

三个女人一台戏,一群云英未嫁的小姑娘威力更甚。

指桑骂槐,含沙射影,指鸡骂狗,一语双关,啧啧,但凡没点脑子,被骂了还不知道。

林芝将宫尚春抛在一边,直奔多日未见的小姐妹那。

林韵笑的温润,“大姐怎么独留你一人在这,也不给你引见一下。”

宫尚春抿唇而笑,声音软软糯糯,“大姐姐想必是见友心切吧。”

林韵眼睛微眯,脸上笑容不变,“既如此,我领表妹认认人吧。”

宫尚春轻咳两声,脸色仿佛苍白了两分,如小鹿般湿漉漉的眼睛带上了歉意,“二姐姐,我身体有些不适,想再坐坐。”

林韵本也不是真心,既然如此,自不会勉强。

虽如此,但宫尚春那一身实在亮眼,很快就有软萌的妹子找上门来。

许子晴露出两个小酒窝,笑眯眯的打招呼,“我是许子晴,你是定远侯府的吧。”

许子晴长着一张小圆脸,笑的时候不仅有一对小酒窝,还有一对小虎牙。

可爱好像是为她量身定制的一般。

宫尚春想挼,但脸上却带上红霞,羞怯的道:“嗯,我是侯府的表小姐,要坐坐吗?”

许子晴麻溜的坐下,好奇的问道:“你才来京城吗?”

宫尚春摇头,“已有大半年了,我身体不太好,一直在养身体。”

许子晴了然,毕竟看着就不大健康,“你这身衣服是裳衣阁新出的吧?”

宫尚春微微颔首,轻声道:“嗯,第一次出门做客,便想着精神一些。”

正说的高兴的林芝,猛然间瞥见,宫尚春竟然跟户部尚书的嫡孙女许子晴相谈甚欢。

刚刚还暗自得意的好心情,顿时落入谷底。

她也曾多次故意接近许子晴,但都以失败告终。

而现在,许子晴却跟一个孤女谈笑风生,这人是不是有眼疾?

祝寿怎能不听戏,很快大家都移步去了西园。

许子晴还是跟宫尚春挤在一处,她发现这个病弱的小姐姐很有意思,说话不急不缓很有韵律,行动间虽弱柳扶风但又带着一丝肆意。

戏曲吱吱呀呀的开腔,许子晴不一会儿就摇摇晃晃。

早上起得太早,这催眠曲一唱,她就犯困。

宫尚春趁机握住许子晴的小胖手,戳了戳上面的肉窝窝,又忍不住的捏了捏,触感一级棒。

小五从云州赶回来,就看见这一幕。

“主人,你这样会让人误会的。”

宫尚春不管,依旧我行我素,“你要是闲得慌,就给我盯着林芝。”